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不知底线的须佐
    在须佐能乎右拳砸下的同一时刻,其左手臂横扫而出,直接将另外几名冲上来的元婴期修士逼退。

    至于其中混杂的几名金丹期修士,此刻偷鸡不成蚀把米,瞬间被须佐能乎恐怖的气息扫飞了出去,吐血而归。

    轰!

    蓝色的庞大水灵力骤然爆发,一个全身浴血的狼狈身影从须佐的拳头下挣脱,直接突出一口元婴精血暂时阻挡了须佐的骷髅手臂,不要命的逃遁而出。

    这一刻,面对再次出现的须佐能乎,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此强大的手段,如此诡辩的心智,这个之青龙的恐怖,正在不断的刷新着众人对于金丹期的认知。

    “哼!不知死活!我倒要看看,谁还敢打我九转裂丹典的主意!!!”

    林川裂开嘴角,映衬着面颊上流淌的血泪,显得狰狞而可怖,阴冷杀戮的气息不断的从血色的须佐骨架上弥漫着,似乎是在等待下一个挑衅者的出现。

    半响后,没有人一个人敢于轻举妄动。

    一抹不屑的冷笑在林川嘴角浮现,这一次,他直接将须佐能乎全部收起,盘膝做了下来,一双万花筒写轮眼藐视的看着在场所有人。

    “我知道你们想要抢夺九转裂丹典,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可想清楚了,命丢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川冰冷的声音落下,轻轻合上了双眼,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修炼恢复。

    “他还真是好算计呢,如此一来,还真没几个人敢过去送死!”太子骸望着盘膝而坐的林川,深吸一口气喃喃说道。

    其实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青龙已经是樯橹之末,他的须佐能乎绝对不可能长时间使用。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青龙的极限在那里,也不从判断须佐能乎到底能够持续多长时间。

    贸然上去,下场很有可能就跟刚刚那个中年修士一样,被须佐能乎直接一拳重伤,若是在配合上那恐怖的黑炎,估计没几个人能够逃脱这杀伐的手段。

    现在仙府的阵法压制之下,简直让青龙的恐怖发挥的淋漓尽致,使得元婴期的修士在他那里讨不到半点好处不说,还面临着生命的危险。

    众人此刻全都面面相觑,大部分的人全都停止了打斗,因为他们清楚,青龙有须佐能乎这种级别的毁灭法术,九转裂丹典已经距离他们无限遥远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都近不了青龙的身。

    那个身着黑底红云风衣的英挺少年,就那么满脸鲜血的端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磅礴之势,那杀戮的气息令的在场数位元婴期修士都不敢轻举妄动,试问还有那个金丹期修士能够达到这般地步。

    血灵公子虽然自诩天赋过人,血煞灵身的强大众人有目共睹,但是面对此刻的青龙,他提不起半点勇气去面对。

    而凌弘,太子骸等人,虽然也有保命的手段,但是面对林川的须佐能乎,依旧感觉亚历山大,没有绝对的把握。

    不远处的丰台老祖已经停止了战斗,因为再纠缠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他即便能够战胜佩恩天道,也无法战胜林川的须佐能乎,何况他仅仅面对一个天道就已经捉襟见肘,再来一个六道的话,他估计也只能退避三舍。

    整个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僵局,一方面,众人抢夺九转裂丹典的心不死,另一方面又忌惮林川的实力,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林川恢复的可能性就越大,越是让众人的不敢在去挑衅,这直接让场面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众人都盯着林川的方向,想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实力,然而晓袍的存在,却隐藏了林川的一切气息,使得他们半点都探测不到林川的虚实。

    正在所有人都疑惑不定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便看到一个少年从众人的最后方走出,脸色带着一点腼腆的微笑,摸着脑袋越过众人。

    “那个……青龙神使对吧……在下阮世止,刚刚看到你的须佐能乎,真的是非常了不起,想要跟兄台你切磋一下!不知道可以吗?”阮世止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轻声细语的说道,似乎生怕惊扰了修炼中的林川。

    似乎是没有听见阮世止的声音,林川端坐在那里,完全不为所动。

    而此刻守护在林川身边的孟惊仙却是挑了挑眉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突然走出来的少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先前此人一直站在第六层藏经阁的最边缘地带,没有参与战斗,只是安静的旁观。

    “这人谁啊?我没听错吧,他说他叫软柿子?”孟惊仙偏头询问身边的凌弘,感觉这个名字真的是够奇葩的,比他曾经的小名二孟子还要奇葩。

    “是阮世止,不是软柿子……”少年一脸无语的解释道,不过看其无奈的样子,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听错了。

    “还是软柿子啊……”孟惊仙一脸惊讶的回道,完全没有听出来两者有什么区别,“凌弘你听到的是什么?”

    “额……我听到的好像也是软柿子……”凌弘无语的说道。

    “就是说嘛!那个什么软柿子,看你一脸诚恳的份上,我们也不为难你,你赶紧走吧,就你那点实力,还不够我青龙大哥塞牙缝的呢,没看到刚刚元婴期的修士都退下了吗,你一个金丹初期的小子,瞎凑什么热闹!”

    孟惊仙一副大哥的样子,像是教训小弟一样教训着阮世止,而后者则是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小心,他的实力应该很强!”冷眼旁观的林胧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了?”佩恩天道转头看向林胧,如果是别人说的话他可以不在乎,但是林胧既然判断这个人不简单,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小心应对了。

    “如果我们记错的话,第六重藏经阁考核开始之时,将所有参与的人都传送到了这里,而且按照通过考核的程度不同,距离青龙的远近程度也不同,而当时这个人就站在第四层的边缘,也就是说,他已经通过了第四层的考核,正在去第五层的路上!”

    “更重要的是,之前在藏经阁之外,我并没有看到过这个少年,也就是说他进入藏经阁的时间比我迟,但却走在了我的前面!”

    林胧冷静的说道,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她已经判断出这个名叫阮世止的少年不简单,如果没有林川在第六层的考核,说不定此人现在已经通过第五层了。

    “额……也没有什么,这些考核其实挺简单的,我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听到林胧似乎在夸他,阮世止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真这么厉害?”孟惊仙惊讶道,根据林胧的意思,这个阮世止冲击藏经阁的速度可谓是极其惊人了,而且从其说话的口气来看,来历似乎很不简单。

    “你们放心,我不需要王级的秘典,就是看到青龙神使的须佐能乎这般强大,想要切磋一番,没有其他意思……”少年诚恳的笑道。

    此刻,他们几人的谈话已经吸引了在场所有的修士,众人都对这个突然出现在阮世止投去了疑惑的目光,不过却也没有任何人阻止他。

    这个人与青龙战斗的死活他们不想去管,但是用其验证一下青龙的须佐是否耗尽,也是一个不错的工具。

    “青龙大哥的须佐能乎也是你说切磋就能切磋的?我跟你来一场切磋怎么样?”孟惊仙自告奋勇的说道,提着手中的匕首就走了出去。

    “额……那个,虽然你的黑暗属性很厉害,但你现在至于筑基期的修为,等你实力提升到金丹期咱们再说吧!”阮世止为难的说道。

    “嘿!你软柿子,你竟然还敢嫌我修为低!!!”孟惊仙着实被阮世止气得不轻,黑暗灵力一爆就像冲上去,却陡然发现一道诡异的力量作用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身不由己的朝后飞了回去。

    这种感觉孟惊仙并不陌生,当时在去陶波宗的路上就享受过,因此非常熟悉,只能无奈的转回头,看向一脸平静的佩恩天道。

    “你不是他的对手!”

    佩恩天道的一句话,彻底让孟惊仙蔫了。

    “如果你真想切磋,那么我来!”佩恩天道开口说道,他想要看看,这个阮世止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我……”阮世止眉头微微一皱,他只想想要试一试须佐能乎的威力,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阻拦他与青龙比试,他又不是要抢东西,也不至于防着他啊!

    “阮世止对吗?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来代替青龙跟你切磋吧!”说话间,太子骸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缓缓走出,同时身上爆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这气息一闪而逝,却让阮世止面色骤然一变。

    “好!我跟你切磋!”阮世止郑重的点头道。

    太子骸轻笑一声,头也不回的对着林川说道,“青龙,你欠我一个人情了!”

    感谢狱血¢鬼刹1888书币的打赏,又一个舵主!谢谢!

    感谢逗比阿飞588书币打赏!

    (本章完)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