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阮南烛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林秋石和程千里坐在后座位上, 两人没有太多的交谈,车内的气氛非常安静。直到车驶上了高速公路, 林秋石才忍不住发问:“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程千里道。

    林秋石:“我问了你们告诉我?”

    程千里:“我不会。”

    林秋石:“……”你们可真有意思。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郊区的一座独栋别墅外面。

    林秋石从车上下来, 观察着眼前的建筑。这别墅独门独栋,周围不见人烟,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在荒郊野岭。

    别墅周围种满了茂密的草木, 站在门外, 便能听到嘈杂的虫鸣声。

    阮南烛停好了车,三人便顺着小道一路往前。林秋石拿出手机看了眼, 发现现在刚好凌晨一点, 大约是这里太偏了,手机信号很弱,只有那么一小格。

    阮南烛走在前面,到了别墅门口, 抬手推门而入。

    林秋石进了门后才看见别墅里面灯火辉煌,一楼客厅里坐了三个人,似乎正在讨论事情。三人是两男一女, 见到他来, 都对他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阮哥。”其中一人叫着阮南烛,从态度上来看非常的恭敬, “你回来了。”

    阮南烛微微点了点头, 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 抬手示意林秋石坐在他的旁边。林秋石犹豫片刻,还是听从了阮南烛的意思。

    阮南烛道:“你才从门里出来吧。”他手一伸,“纸条呢?”

    林秋石微微一愣,没想到阮南烛如此的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铺垫,便直接找他索要那张纸条。

    “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情况么?”林秋石道,“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带到这里来,什么也不说就问我要东西?”

    阮南烛道:“千里,你解释。”

    程千里耸耸肩,一脸无奈的模样,他起身,拿起面前的笔记本,打开之后敲击了一阵子,然后顺手递给了林秋石。

    林秋石莫名其妙,还是接过了笔记本,看见上面打开了**个网页:“什么东西?”

    程千里:“你看看。”

    林秋石滑动鼠标,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网页页面,发现这些网页全是昨天的新闻,大部分都是意外死亡事件。其中一条林秋石很眼熟,说的是x市发生了一起车祸,司机超速驾驶,撞在了护栏上面直接死亡。看着新闻里姓氏的缩写和照片,林秋石终于意识到这些内容到底是什么。

    网页里所有死掉的人,都和他之前在门内看到的人是同一批人。他们几乎在同一个晚上,都死了,虽然死法千奇百怪,有自杀也有他杀。

    林秋石:“……门里死了,外面的人也会死?”

    程千里点头:“我先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做好心理准备,那门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噩梦,在里面出了事儿,在外面人也没了。”

    林秋石道:“我知道了,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难用科学来解释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本来就是违反常规的。”程千里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阮南烛,“你刚从门里出来吧,你快点把你从门里得到的那张纸条拿给我们,那东西很重要。”

    林秋石:“我那纸条我没带在身上。”

    “没带没关系,你记得上面写了什么么?”程千里发问。

    林秋石点点头,他稍作迟疑,面对众人的注视,还是说出了纸条的内容:“菲尔夏鸟。”

    “查。”阮南烛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作了起来。

    看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搞得林秋石也跟着有点紧张,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明白……”

    阮南烛道:“你最近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机,“一些预兆之类的东西。”

    林秋石道:“预兆?”

    阮南烛:“对,预兆。”他解释,“比如看见一些以前没有看见的东西,出现一些细小的意外,亦或者……”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家里的动物不让碰了?”

    林秋石:“有有有,我家猫不让我抱了,你看我这毛病还有得治吗?”

    程千里:“没得治了,割了吧。”

    林秋石:“……”

    阮南烛看了程千里一眼,程千里赶紧做出一副我在认真工作的表情。阮南烛道:“你快死了。”

    林秋石愣住:“啊??什么意思?”

    阮南烛:“字面上的意思。”他慢慢道,“但是只要你能撑过十二扇门,就能活下来,彻底脱离门的控制。”

    林秋石:“门的控制?”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有无数的问题涌上了脑海,但他又不敢全都问,看这个阮南烛,怎么都不像是个耐心特别好的人。

    果不其然,阮南烛道:“你不用急着发问,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慢慢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千里,交给你了。”

    程千里:“我发誓这是我最讨厌的新手问答环节。”

    林秋石:“……”委屈你了啊。

    “那我今天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林秋石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是目前最重要的。

    “什么问题?”程千里道。

    “那个……阮白洁是你们什么人啊?”林秋石问道,“她跟你们肯定有关系吧?”

    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程千里的表情非常的奇怪,甚至说得上扭曲。林秋石研究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憋笑。

    “以后你会知道的。”阮南烛温声道,“不要急。”

    林秋石:“……”你们表情怎么都那么奇怪啊。

    他们对话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查出了菲尔夏鸟和一些相关的资料。

    阮南烛听完众人的汇报之后宣布:“程千里,带着他认识一下大家,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程千里:“好。”

    阮南烛说完就走了,没一会儿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被留下的林秋石和程千里面面相觑,最后程千里站起来,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卢艳雪,我们团队里的唯一一个姑娘,胆子比男人还大,性格比男人还糙。”

    卢艳雪:“卧槽,程千里你会不会说人话?”

    程千里没理她,又介绍了另外两个人:“陈非,易曼曼,陈非是戴眼镜的那个,另外一个叫易曼曼,这人很事儿,废话也特别多,最好离他远一点。”

    陈非对着林秋石点了点头,易曼曼:“程千里你是皮痒了还是怎么着?”

    “这位是林秋石,你们都知道了吧。”程千里说,“阮哥带回来的人。”

    三人从态度上来看,还是都挺友好的,但都话不多,没有要和林秋石交流感情的意思。

    程千里似乎看出了林秋石的想法,很真诚的解释:“你不要怪他们不欢迎你,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你能活多久,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感情是很难受的事。”

    林秋石:“……”你这么说,我就好受多了——才怪啊,什么叫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至少要撑过下一扇门吧。”程千里说,“不过你的下一扇门阮哥应该会带着你过,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林秋石:“那阮白洁……”

    程千里:“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林秋石:“……”你这话题也拐的太生硬了吧。

    林秋石没饿,半夜被叫起来后也睡不着,于是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们做事。他们似乎都在查找关于菲尔夏鸟的事情,虽然这只是个童话的名字,但他们却好像要挖地三尺,找出所有的线索。陈非和易曼曼还在讨论明天去图书馆一趟。

    程千里说林秋石闲着没事儿可以上楼睡觉,房间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右手最靠里面的那一间,里面还有电脑什么的,林秋石要是闲着没事儿还能打打游戏。

    林秋石:“……那我去睡觉了。”

    程千里:“晚安。”

    林秋石噔噔噔上了楼,刚转进右手,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他本来以为是住在别墅里的其他人,正欲上前打个招呼,结果林秋石刚看清楚那人的脸,他后背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原本应该坐在楼下的程千里,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程千里?”林秋石慢慢的后退一步,“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眼神冷漠,气质和程千里完全不同,听到林秋石的话,淡淡开口:“我不是程千里。”

    林秋石:“那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程千里他哥。”

    林秋石:“啊?”

    那人说:“程一榭。”

    林秋石陷入了迷之沉默,他没说话,转身跑回了一楼,看见程千里的确是坐在客厅里正在和卢艳雪聊天,见到他跑回来,疑惑道:“怎么了?”

    林秋石:“你有个双胞胎哥哥啊?”

    程千里:“哦,对,我忘了。”

    林秋石:“……”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吗?而且你们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啊,一榭千里,一泄千里???

    “走吧,把尸体弄回去。”程文看见尸体,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恨恨的瞪了王潇依一眼,“算你命好。”

    王潇依露出恐惧的表情,打算躲到林秋石身后去。这次林秋石没让她这么做,他一把抓住了王潇依的手腕,道:“别怕他,有我们在呢,程文,你有病吧,吓个姑娘干嘛?”

    程文说:“她根本就不是人,我全都看见了!”他似乎精神上像是出了点问题似的,情绪一直很暴躁。不过被林秋石说了几句,好歹没有再威胁王潇依,而是低着头和熊漆一起将雪坑里的尸体挖了出来。

    这尸体在雪地里被冻了几天,还是之前的模样,甚至于腰腹上被砸断的地方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脏和脊椎,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如果是林秋石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想吐了。但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此时的林秋石看见尸体已经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研究研究。

    “怎么搬回去?”小柯发问,“背吗?”

    “拖回去吧。”熊漆道,“虽然不太尊重死者,可也总比再死两个活人好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背一下死人或许没什么,但门内的世界太过诡异,谁知道后背上的死人会不会突然活过来。

    “行。”林秋石表示赞同。

    于是他们两人用绳索把尸体捆了起来,然后将之前带来的木板子放在尸体下面,做成了一个简易的雪橇,便于在雪地上拖行。

    “走。”搞完之后,熊漆和林秋石一人拉一边,带着尸体便顺着小道往前。姑娘们则走在前面,林秋石一边拖一边将注意力放到王潇依身上。

    他刚才故意抓了一下王潇依的手腕,感觉并没有什么异样,人体的温度和肌肤的触感都很正常,难道刚才在树林里是他的错觉?不……林秋石下一刻就否决了自己的怀疑,在这个世界里,就算是错觉也该多加小心,毕竟踏错一步,可能就会没了性命。

    几人一路往前,阮白洁走在林秋石的身后,两人靠的很近,她低声道:“你看见什么了?”

    林秋石说:“两个影子。”

    阮白洁心领神会的哦了一声。

    林秋石道:“是人吗?”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的问话,轻轻笑了一声,她说:“我说是人就是人了?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林秋石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你好看?”

    阮白洁:“这话我爱听。”她停顿片刻后,又道,“不太确定,但是大概率是人,但是也不能放松,毕竟虽然本体是人,谁知道身边带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林秋石觉得很有道理。

    山道很窄,好在尸体不算太重,他们下了山道之后都松了一口气,至少路上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

    “快点回去吧。”熊漆看着天色露出担忧的表情,“这天快要完全黑了。”

    “嗯。”林秋石应了声。

    夜幕降临后,整个村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雪花落地的沙沙声,反而将周围衬托的更加静谧。

    就在众人继续往前时,走在前面的王潇依,突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呛住了,身体也跟着弯了下来。

    “王潇依,你没事吧?”站在旁边的小柯询问。

    王潇依没说话,一只手轻轻的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谁知道下一刻,本来情绪已经稳定的程文突然暴起,抓着手上的铁铲就冲着王潇依砸了过去。

    “你做什么!”林秋石及时拦下了程文,他道,“程文你疯了!”

    程文眼眶赤红,仿佛一个没有了理智的疯子,嘴里嘶哑的吼叫着,“她是鬼怪!!你们不要拦我!!”

    王潇依咳的越来越厉害,她半跪在地上,因为剧烈的咳嗽声甚至开始不住的呕吐。

    小柯离她近,当看清楚了她呕出来的东西时,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秋石转身,看见王潇依的嘴里居然全是黑色的头发,她用手抓着颈项,表情痛苦至极,那些黑色的头发从她的嘴里涌出,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地上不住的蠕动。

    “我要杀了她!!不然她会杀了我们的!!”程文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人在极限下爆发出的力量非常恐怖,几乎是片刻之间,他就用力的甩开了林秋石。林秋石重重的倒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文挥舞着铁铲,一铲子砸在了王潇依的头上。

    “啊啊啊!!!”王潇依发出凄厉的惨叫,脑袋直接被劈成了两半,滚烫的鲜血溅射在白色的雪地里,冒出袅袅白烟。她呕吐的动作也停下了,就这样保持着痛苦的姿态,缓缓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她死了。”程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用脚踢了一下王潇依的身体,还在笑,“哈哈,我们可以活下去了。”

    没人说话,剩下的四人,都沉默的看着这骇人的一幕。

    王潇依呕吐出来的头发逐渐开始变淡,最终消失不见,她眼睛大大的睁着,仿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哈哈,哈哈。”程文松了手,沾满了鲜血的铁铲落在地上,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众人要么恐惧严么厌恶的表情,“你们这样看着我什么意思?是我救了你们!”

    “沙沙沙……”

    就在气氛凝固之时,雪地里传来的沙沙声,打破了沉默。

    林秋石转头,清楚的听到山林那边传来了这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摩擦着朝这里靠近。

    “这是什么声音?”林秋石感觉很不好,“我们快走吧。”

    “嗯。”熊漆也脸色微变,没有精力再去管杀了王潇依的程文和林秋石默契的拉起了绳索朝着家的方向奔跑了起来。

    这次大家奔跑丝毫没有留下余力,但松软的积雪和厚重的衣物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林秋石喘着粗气,却是不敢停下脚步,他清楚的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程文也在跟着跑,还跑在了队伍最前面,他是第一个到达住所的。

    “程文,快把门打开!”熊漆暴躁的大喊。

    程文慌乱的打开了门,按理说他下一刻动作应该是冲进去,结果不知道他看到了门里的什么东西,竟是抓着手里的铁铲对着空气就是一通乱劈,嘴里不住的大叫:“有鬼啊,有鬼啊——”

    林秋石开始以为是他情绪崩溃了,但是仔细观察后,他愕然的发现程文的确除了问题,他被月光映照的影子变成两个。一个是属于他自己的,一个则是一个长发的女人,那女人伸出手,牵住了程文,两个影子就这样静静的并排躺在地上,仿佛已经脱离了程文的**。

    “有鬼!!有鬼!!”程文凄惨的叫着,恐惧已经要将他最后一根神经压垮,最后还是林秋石看不过去,上去就给了他一记手刀,直接将他人劈晕了,他才没有再胡乱惨叫。

    “快进来!!!”阮白洁在屋子里叫,“那东西快要来了。”

    林秋石和熊漆分工合作,一个人搬尸体,一个人搬人,刚好将尸体和人都搬进了屋子,就听到那刺耳的沙沙声到了门口。

    “咚咚咚。”有人敲了门。

    屋子里剩下的四人都在喘气,无人应和。

    “咚咚咚。”敲门声还在继续,似乎是察觉了他们不会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开开门呀,我好饿啊,你们给我点吃的吧。”

    林秋石听到饿这个字,马上想起了木匠口中的那个邪神。

    “我好饿啊。”女人碎碎念着,声音越来越大声,“你们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

    “卧槽。”小柯突然骂了脏话,“你们看围墙!”

    林秋石闻言朝着围墙看了过去,竟是在围墙上面看到了半个支出来的脑袋和一双黑色的眼睛,这院子里的围墙足足两米高,正常人类根本不可能从后面冒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