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时光
    ( )

    黑曜石, 又被称为阿帕契之泪,传说里, 这是为死去亲人流下的泪水化成的黑色石头, 谁拥有了黑曜石, 就意味着永远幸福,不再哭泣。

    林秋石是很久之后才知道黑曜石这个名字的含义的,他问阮南烛,黑曜石这个名字是谁取的。

    阮南烛说,取名的是他的前辈。

    那时候待在黑耀石里的还是另外一群人,只是时光变化, 人们来来去去,不变的,唯有名字而已。

    在察觉了林秋石异样后, 阮南烛休了一个长假,他把林秋石带到了一个热带岛屿上。

    那个岛屿温暖潮湿, 海水是漂亮的蔚蓝色,有白色的沙滩和高高的椰子树, 偶尔还能看见可爱的寄居蟹在沙发上匆忙溜走。细细的沙滩,赤脚踩在上面, 会有些烫,柔软的沙子从脚趾缝隙里滑过, 带来些许痒痒的感觉。

    阮南烛站在海水里, 裤脚挽起正在低着头摸着什么东西, 林秋石坐在不远处的太阳伞底下, 看着阮南烛突然停住了动作,转身朝着他走了过来。

    这是个小岛,人很少,格外的清静,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阮南烛白皙的肌肤被晒黑了不少,不过变成巧克力色的阮南烛反而看起来更可口了,此时他顺手脱掉了湿乎乎的t恤,露出漂亮的,小麦色的腹/肌。肌肤上还有水珠滑落,顺着颈项到胸膛,再隐没入劲瘦的腰线。

    阮南烛走到了林秋石的面前,伸手递给了他一个东西,林秋石接过来看,发现是一只很漂亮的彩色大海螺,他笑着接过来,道:“能吹响吗?”

    “不知道。”阮南烛在林秋石旁边坐下,盘起腿随手拿起一个椰子破开,插进吸管慢慢的喝。

    林秋石则开始尝试吹海螺,但是没什么经验的他,果然没能吹出声音,他歪了歪头,露出略微有些苦恼的表情。

    阮南烛见状顺手接了过来,研究一会儿后,指着海螺的底部道:“好像这里要磨掉。”

    林秋石:“那磨掉试试?”

    “待会儿去找工具。”阮南烛说,“晚上想吃什么。”

    林秋石伸了个懒腰:“我来做吧,你不是借了烧烤架么……不吃鱼啊。”

    阮南烛嗯了声,然后两人就躺在太阳伞底下打起了瞌睡。

    谁知道过了一会儿,天公却不作美,厚厚的乌云覆盖了蓝天,海平线上也荡起了波澜。阮南烛先醒过来,他转头看见了躺在旁边还在熟睡中的林秋石,心中一动,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把他唤醒:“要下雨了。”

    林秋石迷迷糊糊的睁眼,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阮南烛直接抱了起来,转身进了身后的小屋。

    林秋石被放在了柔软的床上,有一双修长的手在他发丝间穿梭,舒服的感觉让他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他含糊的开口:“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阮南烛问。

    “我梦到你死了。”林秋石说,“我很害怕。”

    阮南烛抓住了林秋石的手,亲吻着他的手指:“不要怕,我就在这里。”

    “我还梦到了千里。”林秋石说,“我梦到他就坐在我旁边,问我要不要看电影,但是那部电影我看过好多遍了。”他睁开了眼,“好真实……”

    阮南烛看见林秋石的模样,心中微微一痛。

    之前对于死亡,林秋石的反应都很淡漠,直到程千里离开,他所有的情感却突然爆发了。

    那些积累在他灵魂深处的情绪全部涌了出来,压的林秋石喘不过气。

    林秋石絮絮叨叨,说着他那些光怪陆离的梦,他还梦到阮南烛参加了谭枣枣的电影,一举成为了大明星,谭枣枣也没死,她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说着说着,林秋石的声音便低了下来,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述说的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梦境。

    阮南烛叫他的名字,吻他,让他从这种臆想的状态之中抽离了出来,他道:“秋石,我在呢。”

    林秋石神情恍然,他瞪大了眼睛,道:“南烛。”

    阮南烛说:“我不会丢下你。”看到了程一榭的模样,他心中的某些念头更加坚定了,他说,“如果我出事了,我不勉强你一定要活下来。”

    林秋石愣愣的看着阮南烛,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其实是好事。”阮南烛说,“如果没有门,我或许已经死了,不会加入黑曜石,也不会遇到你们,这是偷来的时间,不能太过贪心……”他说着,又给了林秋石一个安抚的亲吻。

    林秋石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屋外下起了大雨,连带着海风呼啸,吹的窗帘簌簌作响。

    他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眼神渐渐清明:“雨什么时候才能停。”

    “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阮南烛说,“不急,反正还早。”

    于是两人便趴在床边看着外面下雨,这种纯粹浪费时间的举动实在是太幸福了,他们不用去思考门,不用去担心失败的后果,只是相伴相依,只用看着彼此就好。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停了,阮南烛先出去,找酒店的餐厅借了烧烤的用品,然后又开始处理食材。

    他对做饭不怎么拿手,低着头正在研究怎么切牛肉。

    林秋石看着他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便走过去道:“你生火吧,我来弄菜。”

    “好。”阮南烛点头。

    其实如果嫌麻烦,可以直接去找酒店的厨师让他帮忙弄,但林秋石和阮南烛却都选择了自己动手。

    在经历了某些事情之后,现实里的一切都好像变得美好了起来,甚至于麻烦琐碎的事情也并不让人厌烦。

    林秋石把阮南烛拿来的牛肉切了,又准备了些蔬菜,两人便站在海边烤食物。

    用来烧烤的牛肉是顶级的,稍微用盐腌制一下烤出来就非常美味,林秋石烤好一块就往阮南烛嘴里塞一块,配上阮南烛那黑黑的肤色,他莫名的感觉像是在投喂动物园笼子里黑熊,于是喂着喂着,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阮南烛自然是察觉出自己被林秋石嘲笑了,他把嘴里的牛肉咽下去,说:“你笑什么?”

    林秋石道:“你觉不觉得我在喂一头熊?”

    阮南烛挑眉。

    “哈哈哈,就是动物园里的那种……”他话刚说一半,就被不高兴的巧克力熊在脖子上来了一口。

    巧克力熊咧开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白色牙齿,道:“再笑熊就把你吃了。”

    林秋石勉强息声,但肩膀还是在抖动,显然无法压抑住那澎湃的笑意。

    阮南烛伸手就把他抱了起来,林秋石这么个成年男人,在他手里跟玩具似得,似乎一点重量都没有,林秋石直接被扛到肩膀上,嘴里叫道:“别……别……火、火还燃着呢!”

    阮南烛道:“没事。”他扛着林秋石就进了屋子。

    之后的事,自然是不能描述。

    温存之后,林秋石觉得有点饿了,他晚上还没吃东西呢,便支着脚尖点了点阮南烛的背,道:“我饿了。”

    阮南烛站起来,伸手把汗湿的头发抹到了脑后,起身出去看了眼他们两个留下的烧烤摊,无奈道:“全焦了。”

    林秋石怒道:“能不焦吗?都这么久了……”

    阮南烛说:“你等会儿,我给你去找吃的。”他回屋子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就出去了。

    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趴在床上开始发呆,他从旁边拿起手机,,看见里面有几条未读短信。这些短信是半个月前发来的了,但是他一直没有看,事实上到这里之后他就没怎么用过手机。

    林秋石想了想,点开之后发现很多人都给他发了信息,有的是担心他们的情况,有的则在询问他们的现状。

    林秋石粗略的回了一下,便听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他抬头,看到了阮南烛端着一个很大的餐盘,艰难的用脚开着门,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怎么拿了这么多?”林秋石放下手机,过去帮阮南烛接过了东西。

    阮南烛挑眉:“这不是还早么,怕你晚上也饿。”

    林秋石:“……”他哪里会听不懂阮南烛的意思,耳根莫名的红了一片,道,“差不多就行了啊。”

    都是成年人,在这岛上二人世界,于是几乎百无禁忌,能做的都做了。

    阮南烛很不要脸的来了句:“吃不够怎么办。”

    林秋石:“……”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阮南烛的脸皮这么厚。

    不过他倒是真的饿了,伸手拿起了餐盘里的食物,开始慢慢的吃。

    阮南烛看见了放在一旁的手机,道:“怎么,有人给你打电话?”这一个月时间林秋石几乎都没有怎么碰过手机,阮南烛也不问,反正如果真有什么急事,这些人会联系自己的。

    “没有。”林秋石说,“我只是看看之前的消息……”他停顿片刻,小声的说,“有一榭的消息了吗?”

    阮南烛摇摇头。

    意料之中的答案,却让莫名有些失望,林秋石敛了眸子,继续吃东西。

    “但是我猜到了一点他会去哪里。”阮南烛说,“你还记得卓飞泉么?”

    林秋石猛地想起了什么,他瞪圆眼睛看向阮南烛:“你是说卓飞泉的妹妹——卓鸣玉?”

    “对。”阮南烛道,“程一榭或许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他料到了双人其中一人的死亡,却没有料到死掉的那个人,会是他的弟弟。

    “那他……”林秋石心里有些想说的话。

    阮南烛却摇了摇头,道:“一切都只是猜测。”

    林秋石心中微叹,没有再继续追问。

    二人世界的时光总是美好的,不用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事,只要好好享受人生便已足够。

    每天睡到自然醒,吃美味的食物,看美丽的风景,和爱人相伴,这样的生活逐渐治愈了林秋石,他的精神状态开始恢复,虽然恢复的很慢,但发呆的情况的确是有了很大的好转。

    看到这样的林秋石,阮南烛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

    两人在外面足足休息了两个月,才重新回到黑曜石。

    这段时间都是陈非在带着顾龙鸣过门,陈非虽然没有阮南厉害,但也算是高手了,带着顾龙鸣拿着线索刷了好几次低级门,基本是让顾龙鸣渐渐习惯了在黑曜石里的生活。

    看到林秋石和阮南烛休假归来,顾龙鸣十分的激动,道:“林哥,你终于回来了!”

    林秋石道:“嗯,感觉怎么样?”

    顾龙鸣道:“感觉挺好的。”他说话的时候,栗子就缩在他的怀里,看顾龙鸣撸猫的手法,应该也是个隐藏的猫奴,“你怎么黑了这么多?”

    林秋石和阮南烛两人都黑了不少,肤色朝着巧克力色上靠,不过男孩子黑起来也没什么关系,倒是显得更健康。

    林秋石看了眼自己的黑乎乎的手臂,笑道:“晒的。”

    顾龙鸣笑道:“那还晒的挺均匀啊。”

    林秋石心想其实也不是很均匀,脱了裤子就那一块是白的……特别是阮南烛……唔……还挺性感的……

    当然,他肯定不敢把这话说出来,毕竟阮南烛还在旁边坐着呢,于是他便岔开了话题,问了些黑曜石的近况。

    虽然程千里离开这件事对他们打击颇重,但大家都在努力的从沮丧的状态中脱离出来,逐渐恢复了之前过门的那种日常状态。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但林秋石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那些事情才发生在昨天。

    阮南烛回来的第二天,白铭就上门来了,说是找阮南烛有些事情。

    “你多久没有过门了?”白铭坐在客厅沙发上,问出的话一针见血。

    “半年。”阮南烛的回答倒是很坦然。

    “半年?!”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白铭显然有些惊讶,他上下打量了阮南烛一番,道,“你真的是阮南烛,别不是什么人把你换走了吧?”

    阮南烛瞅了他一眼:“有话直说。”

    白铭扬扬下巴,示意去楼上的书房。

    阮南烛转头对着正在看电视的林秋石道:“你也一起。”

    林秋石指了指自己:“我?”

    “嗯。”阮南烛给出确定的答案后,已经转身朝着楼上去了。

    白铭和林秋石一样惊讶,不过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眼神里多了点别的意味,他笑道:“真羡慕你们。”

    林秋石心想你羡慕我们做什么,能和自己偶像在一起的人,可是屈指可数。

    三人到了书房,白铭和阮南烛开始谈事情,白铭说的第一句话,就抓住了林秋石的所有注意力,他说:“阮哥,你真的见过过了十二扇门的人么?”

    阮南烛回答了两个字:“没有。”

    气氛凝滞了片刻,白铭道:“没有?”

    “没有。”阮南烛道。

    白铭道:“可是那怎么可能,根据门的规则……”

    他话只说了一半,便被打断了,阮南烛说:“不用提门的规则了,我现在怀疑第十一扇和第十二扇门的规则和之前的会有所不同。”

    白铭蹙眉。

    阮南烛道:“我曾经和一个过了第十一扇门的人聊过。”

    白铭看着阮南烛。

    “他没什么想说的,但反复重申了一件事。”阮南烛道,“不要对其他人怀有歹意。”

    白铭:“……什么意思?”他一时间没办法理解阮南烛口中的话。

    阮南烛道:“字面上的意思。”

    “意思是不要杀人?”白铭站起来,在屋子里缓缓的踱步,他道,“那第十二扇门呢?第十二扇门又是怎么回事?”

    “死了。”阮南烛道。“他没能过去。”

    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但却莫名的让人失望,白铭叹息:“所以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第十二扇门能不能通过?这如果是个骗局呢?根本没有什么新生。”

    阮南烛却没说话,他的手指在黑色的圆木桌上画着圈,道:“你在焦虑什么?”

    白铭却不语。

    阮南烛观察着白铭的表情,却好似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某种东西,他眼神似笑非笑,道:“白铭,你陷进去了?”

    白铭不客气的指了一旁坐着没说话的林秋石:“难道你没有?”

    “我有。”阮南烛笑了起来,这笑容里多了点嘲笑和幸灾乐祸的味道,“但我不怕,他成长的很快,我们可以同生共死。”

    白铭冷笑:“你舍得?”

    “为什么舍不得?”这要是以前,阮南烛还会真被白铭抓住要害,但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他此时此刻终于意识到,被留下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活下来就是快乐么?那倒也未必。

    白铭瞪着阮南烛,他想从阮南烛眼神里看出动摇,但最后却失败了。

    阮南烛很坚定的,坚定的让他嫉妒,坐在他身边表情温和的林秋石仿佛成为了他的支柱,支持着他继续一往无前。

    但白铭,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扬声长叹,道:“栽了啊。”

    阮南烛大笑:“你不是说你只是玩玩么?”

    他这个好友,别看一副活泼好相处的模样,其实性子薄凉的很,身边男男女女来了又去,没想到也有栽的一天。

    “我哪能知道呢。”白铭在阮南烛面前从来不伪装,靠在沙发上叹气,“他怎么就那么可爱,我当初也只是想玩玩而已——”

    “好玩吧?”阮南烛道。

    “真他妈的好玩死了。”白铭苦笑。

    “对了,你第十一扇门是后年对吧。”白铭说,“线索是什么能说么?”

    “可以。”阮南烛无所谓,“无解。”

    白铭:“啊?”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阮南烛说的话,“无解?”

    “字面上的意思。”阮南烛道,“我进去了两次,线索都是无解。”

    白铭:“……”他表情扭曲了一下,最后终于是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这辛辛苦苦的进门又出来,最后得出了结论是无解,这不是耍人么。

    “你就不慌??”白铭道,“你就带着这么个线索和你家小可爱一起进去?”

    林秋石在旁边纠正:“我不是小可爱,他比我小。”

    阮南烛来了句:“虽然年龄比你小,但总有地方比你大。”

    林秋石:“……”阮南烛不要脸!

    白铭:“卧槽,你们还打情骂俏!”

    阮南烛:“船到桥头自然直,急也没用。”

    白铭无话可说,对阮南烛做了个佩服的手势,赞扬阮南烛这之前从未有过的乐观。

    都说深爱的人是铠甲又是软肋,现在看来林秋石的确给阮南烛带来了很多,至少看着眼前的好友,白铭实在是没办法把他和曾经那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阮南烛联系起来。

    每个人都在成长,林秋石如此,阮南烛也是如此。

    “好吧,我先走了。”白铭说,“我晚上还和他约了饭,最近他在拍新片,能抽出时间见我也不容易。”他站起来,打算走了。

    “不送。”阮南烛对着他摆摆手。

    “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能帮的我肯定帮。”白铭说,“离十一扇门还有两年,好好加油啊,阮南烛。”

    “嗯,会的。”阮南烛应声,看着白铭离开了书房,下楼去了。

    林秋石本来也想走的,却被阮南烛一把拉住了,他莫名其妙的看向阮南烛,却见他脸上多了点微妙的笑意,他道:“秋石。”

    林秋石道:“嗯?”

    阮南烛指了指面前的书桌:“我想在这里试试。”

    林秋石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阮南烛什么意思,他耳根子瞬间红了,骂道:“阮南烛,你不要脸!”

    阮南烛坦然道:“对啊,我就是不要脸。”

    林秋石:“……”一时间,他竟是有些怀念起了当时那个高岭之花般的阮南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