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长剑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林秋石担心阮白洁身体受不了,一路都护她。小柯在旁边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你们感情真好。

    “女孩子。”林秋石道, “多照顾一点总归是应该的。”

    阮白洁柔弱的贴在林秋石身上, 朝着小柯看了一眼, 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小柯则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眼神, 看起来对她很不待见。

    总算是到了砍树的地方, 众人又行动了起来。这次大家选了两颗没那么粗的树, 打算今天一口气就砍完。这天气虽然很冷,但砍了一会树之后他的身体便有些发热,林秋石伸手解开外套的扣子, 站着休息了一会儿。

    阮白洁靠在旁边的树上, 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瞥她一眼:“你看什么呢?”

    阮白洁:“屁股挺翘啊……”

    林秋石差点没被手里的斧头闪了腰,他转过头盯着阮白洁:“你说什么?”

    阮白洁:“我没说话啊, 你听错了吧。”

    林秋石满目狐疑。

    阮白洁:“不然你重复一遍我刚才说了什么?”

    林秋石:“……”这货就是算准了他不好意思是吧?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砍树, 偶尔和队伍里的其他男人轮换着休息, 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之前,就砍倒了两棵树。

    砍树的时候没事儿,搬运却成了众人心中的心魔。

    昨天被树压死的那两个队友已经被厚厚的积雪埋了起来,可就算看不见了尸体, 他们凄惨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

    “不扛了。”熊漆道,“用绳索套在上面, 拖着走吧。”

    “那谁来拖呢。”张子双问。

    熊漆说:“男人分成两组, 都拖。”

    这法子就很公平了, 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那再死了就单纯是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林秋石没怎么说话,伸手接过了熊漆手里的绳索,跟着另外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队友,开始努力的拖动沉重的木材。在狭窄的山路拖动木材,比杠更加困难,但是好歹安全,不至于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故。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路上大家都很警惕,直到离开了山道到了木匠家门口,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老人家。”熊漆唤道,“我们把木材送来了。”

    门内嘎吱嘎吱处理木材的声音停了,片刻后,门缝里冒出来了一张满是皱褶的苍老面容,木匠慢慢的推门出去,示意他们将木头送进去。

    “老人家。”熊漆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白色雪沫,“我们把木材送来了,之后去庙里拜一拜,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老人吸了一口手上长长的烟杆,吐出浓郁的白色烟雾,含糊的说了句:“带着人去就行了。”

    熊漆闻言皱了皱眉。

    “必须要晚上去。”老人说,“天黑之后,一个一个的进庙,拜完之后再出来。”

    阮白洁听到这个要求,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林秋石以为她会说点什么,但最后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神色微妙的笑了起来。

    “必须要一个一个的进去?”熊漆似乎觉得这要求有些奇怪,“不能一起进去么?”

    “一起进去?”老人冷笑了一声,“你们可以试试。”

    “谢谢您了。”熊漆没有再继续问,转身招呼着大家离开了木匠家里。

    林秋石总觉得这人怪怪的,他道:“村子里的人都不会骗我们么?”

    “有的会。”熊漆说,“但是关键人物一般都不会说谎,如果他们给我们的钥匙线索是错的,那我们还有什么可努力的。”

    直接等死算了。

    林秋石哦了声。

    众人把木头送到木匠那里之后,便回了住所,升起火堆开始取暖外加讨论之后的事。

    阮白洁中途说想上厕所出去了一趟,结果半天都没回来。

    林秋石等了一会儿,实在是有些担心她,也跟着跑了出去,结果在厕所里没见到人,他在屋子旁边找了一圈后,却看见阮白洁一个人坐在井口旁边。

    她似乎已经在井口边上坐了一会儿了,身上头上,都堆了一层白白积雪。林秋石试探性的叫了一下她的名字,阮白洁却好像没有听见似得,根本头也不回。

    “阮白洁?”林秋石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你在做什么呢,外面这么冷。”

    “别动。”阮白洁突然出声。

    林秋石脚下顿住。

    阮白洁说:“别靠近我。”她的语气冷极了,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温柔似水,“离我远点。”

    林秋石说:“出什么事了?”他敏锐的察觉到,阮白洁态度突如其来的变化和她身边的那口井有着莫大的关系。

    阮白洁摇摇头,并不回答。

    林秋石大着胆子又朝着阮白洁走了两步,到了更加看清楚井口的距离。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林秋石浑身上下直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井口之内被一层黑色的东西覆盖,起初林秋石以为那是水,后来发现那些东西在慢慢的蠕动,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井口里面,堆满了黑色的头发。

    阮白洁的脚似乎被这些头发缠住了,身体根本无法移动。

    “别过来,林秋石。”阮白洁说,“你会被一起拉下去的。”

    “没关系。”林秋石声音轻轻的,他害怕自己太大声,会惊动那些黑色的发丝,“没关系的,不要怕,我来帮你了。”

    阮白洁转头看着林秋石,她的眼神里没了之前那样的柔情似水,此时变成了一汪深不见底的湖,黑沉沉的让人莫名有些害怕,她道:“何必。”

    林秋石说:“你等我一会儿,坚持住。”他想起了什么,朝着屋内跑去。

    坐在客厅里的熊漆看到了狂奔的林秋石,疑惑的问他出了什么事,林秋石却没有理会他,直奔厨房去了。

    到了厨房,他拿起了几根柴火,迅速用火石点燃,又转身奔向了屋外。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林秋石点火时手在不住发抖,他在害怕,害怕自己回到井口边上时,那里只剩下一口空空如也的井。

    好在当他拿着火把回来时,阮白洁还坐在那里。

    “我回来了。”林秋石气喘吁吁,“待会儿我过来,把火丢进井口里,你抓住我的手……别放开。”

    阮白洁:“你不怕吗?”

    林秋石一愣:“怕什么?”

    阮白洁道:“当然怕死。”

    林秋石笑了:“死谁不怕?但是总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他虽然对这个世界还有些疑惑,可还是能感觉到阮白洁救了他几次。如果没有阮白洁,第一天晚上他或许就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一。

    “好了,我要过来了。”林秋石怕耽搁久了,阮白洁体力不支,他缓缓移动着脚步,朝着阮白洁身边走了过去。

    等到了足够近的位置,他便一把抓住了阮白洁的手,然后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还在翻滚着的头发里。

    “啊——”一声凄厉的尖啸,有女人的声音从井口传出,那些头发被火点燃,剧烈的蠕动了起来,恍惚之中,林秋石竟是在井里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林秋石还是认出这张脸他曾经在屋子里见过,就是那晚伪装成阮白洁的声音的女鬼的模样。

    “快跑!!”阮白洁脚上的头发一断,林秋石拉着她就开始狂奔。

    阮白洁也没反抗,由着林秋石的动作,两人冲进了屋子,疯狂的喘着气。

    “怎么了?”屋子里的人都很讶异。

    “井里有东西……”林秋石喘息着道,“大家离井远一点,白洁刚才差点被拉下去了。”他说完话,转头看向白洁,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阮白洁道,“我没事。”

    林秋石闻言将视线投到了她的脚下,却是看见阮白洁的脚踝上面被缠出了一圈血红的痕迹,还在慢慢的往下滴着血,他道:“这叫没事?你赶紧坐下,我给你包扎一下。”

    阮白洁似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受伤了,她歪了歪头,最后还是听林秋石的话,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

    林秋石在屋子里找到了伤药,半跪在阮白洁的面前,让她的脚踏在自己的膝盖上,开始慢慢的处理伤口。他的动作很轻,也很认真,似乎担心把阮白洁弄疼了。

    “你对女孩子都这么小心翼翼么?”阮白洁突然发问。

    “这和女孩子有什么关系。”林秋石随口答道,“就算你是个男的,莫非我就对你粗手粗脚的了?”

    阮白洁:“唔……”

    林秋石随口来了句:“你不会真的是男的吧,个子这么高,胸又那么平。”不过阮白洁的确是长得漂亮,至少林秋石就不信世界上有这个模样的男人。

    “是啊。”阮白洁感叹,“胸还没你大呢。”

    林秋石:“……”

    阮白洁补了句:“屁股也没你翘。”

    林秋石:“……你话怎么那么多。”

    阮白洁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秋石帮阮白洁处理好了伤口,这才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熊漆他们。其他人的反应还好,倒是熊漆和小柯的脸色都不大妙,显然是想起了老人告诉他们关于做棺材的最后一个步骤——填井。

    棺材和井有什么关系呢?是这个村独有的习俗还是那个木匠给他们布下的陷阱。

    阮白洁却好像知道熊漆在想什么似得,微笑道:“不用想那么多,该怎么做怎么做,命这种东西,都是定好的。”

    熊漆微叹:“我们计划今晚就去拜庙,你要一起么?”

    “我?”阮白洁道,“我脚伤了,走不了路,秋石,你背我去吧。”

    林秋石点点头。

    小柯在旁边道:“就这么点伤怎么就走不了路了?”

    阮白洁闻言也不生气,只是甜甜的笑,说小姐姐你多包涵一点,我在家里都是娇生惯养,出来了自然也要娇气一些。

    小柯道:“你就冲着林秋石脾气好继续折腾吧,这门里的世界谁也不认识是谁,凭什么要惯着你。”

    “哦,我还以为你和熊漆是认识的呢。”阮白洁若无其事的说了这么一句。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来,小柯和熊漆的脸色都变了,眼神里更是出现了警惕之色。

    林秋石瞬间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

    “你这话什么意思?”小柯反问。

    “没什么意思啊。”阮白洁道,“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关系好而已……不会你们真的认识吧?”

    “怎么可能。”小柯神情很不自在。

    阮白洁笑笑,倒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当然小柯也没有揪着阮白洁不放,她没有再阻拦阮白洁让林秋石背着她去庙里,面色沉沉的转身走了。

    “我想洗个澡。”之前那个情绪非常暴躁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这里连浴室都没有?”他现在满脸都是鲜血,眼神里还带着惶惑的味道。但好歹是从稳定下了情绪,没有像之前那样天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有倒是有,好像是在走廊的尽头。”林秋石道,“我上来的时候看见那里有个公共浴室,待会我们过去看看?”身边站了个满身是血的人总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而且总有股子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好。”中年男人点点头,做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叫曾如国,是个做珠宝生意的,他言语之中,还带着些自傲,看来在现实的世界里的确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只可惜来到了门内之后,现实成了一捧黄土,这里的那些鬼怪可不会因为你有钱手软片刻。

    “分房间吧。”阮南烛说,“我要和余林林一组,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最后经过讨论,找到了各自的同伴。许晓橙和唐瑶瑶,另外两个男生则约在了同一间房,而曾如国则理所当然的被大家排斥了。他脸色铁青,被气的半晌没说话,但这里可没人给他面子,大家都装作没看见。

    阮南烛对待他的态度倒也没有很差,还温声劝他早点去把身上的血洗干净。

    “难道我要一个人住么?”曾如国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死了,现实里也活不下去,但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颤声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唐瑶瑶对待这中年人的态度很不客气:“你放心吧,要死的早晚会死,和谁住都一样。”

    曾如国还想再说什么,但看见大家都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只能作罢。

    大家分好房间之后,阮南烛又提议他们去楼顶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唐瑶瑶表示同意。

    这楼十四层就是顶楼,再往上是楼顶的天台。天台上的门挂着一把锈蚀的大锁,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林秋石接着门缝往天台往里面看,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去楼下看看吧,楼上好像什么都没有。”

    “等明天天亮了再来看吧。”唐瑶瑶提议,“现在马上要天黑了,我们洗漱之后赶紧睡觉。”

    “就不能聚在一起互相守夜吗?”那个第一次进门的年轻男孩子提出了之前林秋石也纠结过的问题,“大家人多力量大,这么分散了晚上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行。”阮南烛说,“大家如果聚在一起,到了某个时间点一定会睡着,作为一个老人,我给你们的建议是越早睡着越安全,晚上出现什么意外都不要出来看。”

    那男孩子闻言只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先去洗漱吧。”阮南烛道,“趁着现在时间早。”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虽然依旧算得上是下午,但天边的乌云却将整个天幕盖的严严实实,仿佛下一刻世界就会落入黑暗之中。

    队伍里的四个男人先到了公用的澡堂,曾如国在他单独住的那间房里找到了换洗的衣物,看起来是想洗个澡。

    林秋石觉得洗澡太麻烦,打算简单洗漱就回去。

    其他人似乎也不打算在浴室里多待,手上的动作都很匆忙。

    林秋石边洗脸,边观察着这浴室。这浴室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地板上全是滑腻腻的污渍,无论是墙壁还是旁边蹲坑,都给人一种肮脏的感觉。因为天色有些暗了,天花板上的灯亮了起来。这灯光呈现出的是一种黯淡的黄色,投射在浴室里,让人感觉周遭的一切仿佛成了张加上滤镜的旧照片。

    两个住在一起的男人已经解决完毕,准备回去,他们对着林秋石唤了一声,“余林林,我们先走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也弄的差不多了,拿起自己的毛巾便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

    “余林林。”在沐浴间的曾如国却突然叫住了他,“你就走了吗?”

    林秋石道:“嗯。”他也知道曾如国肯定是有些怕,“你还有多久?我等你一会儿?”

    曾如国连声道谢。

    林秋石便站在浴室门口,等着曾如国出来。

    这里每间浴室都有一个小小的浴帘,浴帘后面就是喷头。浴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水流落地的声音。

    “怎么洗不干净啊。”过了一会儿后,浴室里的曾如国突然道,“我身上的血怎么洗不干净啊。”

    林秋石道:“怎么了?”

    曾如国说:“洗不干净……”他的声音惶惑无比,暗藏着巨大的恐惧,“全都是血。”

    林秋石朝着曾如国缩在的浴室方向看了过去,虽然灯光昏暗,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曾如国的脚下在不停的流出血水,顺着凹槽灌入了下水道。就算曾如国身上全是血液,但洗了这么久还洗不干净也太奇怪了。

    曾如国越来越恐惧:“还是洗不干净——”

    林秋石感觉到了点什么,他道:“洗不干净就别洗了吧,你快出来。”

    曾如国突然就不说话了。

    林秋石正欲发问,那薄薄的浴帘突然被一双手拉开。林秋石看到了站在浴帘后面的曾如国——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曾如国会洗不干净身上的鲜血。

    只见浴室的喷头上面,趴着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那肉块看起来像是一具婴儿的尸体,血水不断的往下淌着,顺着喷头一直往曾如国的身上流——这他妈能洗干净,就有鬼了。

    林秋石道:“你别洗了,快出来吧!”

    曾如国见林秋石表情难看极了,赶紧拿着毛巾就跑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

    曾如国往外跑的时候,那趴在喷头杆子上的肉块也慢慢的抬起了头,林秋石没敢多看,赶紧转身离开了浴室。

    两人匆忙的跑了出来,正好遇到站在走廊上的阮南烛。

    这会儿曾如国还光着屁股,全身上下都是血,阮南烛:“……你们两个在厕所里那么久干嘛呢?”

    林秋石:“我看着他洗澡!”

    阮南烛表情有些微妙:“……你爱好可真特别。”

    林秋石:“你想哪儿去了??”他面露无奈,把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阮南烛,阮南烛听后朝着还在瑟瑟发抖的曾如国看了眼,“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