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第二个祭品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天终于亮了, 在院子里坐了一晚上的林秋石恍如隔世,他道:“都结束了吗?”

    阮白洁不置可否,只说了一句或许吧。

    砍了树,拜了庙,填了井,剩下的事,便是去木匠那里拿棺材。

    众人脸上都是疲惫之色, 但疲惫之下,又暗藏些许兴奋。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步了, 只要拿到钥匙, 再找到那扇铁门,他们便可以离开这个可怖的世界。

    所有人都这么想着,连带着走路的步伐也跟着轻快了不少。

    白天的村庄, 没有夜晚的那般阴森恐怖, 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住着一群淳朴的村民,没有鬼怪, 也没有死亡。

    他们去木匠那里时,正好要经过王潇依死去的地方, 但林秋石在那里什么都没有看到。地上只剩下白色的积雪,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的尸体被吃掉了么?”林秋石问了句。

    “应该是吧。”阮白洁, “那东西胃口还挺大的。”

    他们到了木匠家, 看见木匠坐在门口慢慢的抽烟, 林秋石先到,便和他打了个招呼,道:“老人家,我们来取棺材了。”

    那木匠也不说话,随手指了指屋内。

    大家依次进了屋子,看了一座漂亮的红色棺材立在不大的屋子里。这棺材非常的漂亮,制作精良,每个细节都严丝合缝,完全不像是短时间内赶工的产品。

    林秋石总感觉刷在棺材上的油漆有点奇怪,他伸手摸了一下,发现这油漆上带着腥味,手感还有些滑腻。

    阮白洁比他反应快了很多,脱口就是一句:“是血浸的吧。”

    “应该是。”熊漆说,“哪有油漆这样的。”

    “算了,管它是什么浸的,先带回去再说。”阮白洁道,“走吧。”

    本来林秋石以为这棺材应该会很重,谁知道真的抬起来居然轻飘飘的,两个人都能轻松的扛起来。

    程文目前状态完全不行,整个团队里就剩下林秋石和熊漆能干力气活儿。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将棺材抬起,朝着住所的方向去了。

    “接下来怎么办呢?”林秋石抬着棺材问。

    “先回去看看棺材里有没有东西吧。”阮白洁道,“我猜那钥匙就在棺材里面,等把钥匙拿出来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林秋石心中默念希望如此。

    到家之后,本来被打晕的程文醒来了,他神情呆滞的坐在大厅里,见到抬着棺材回来的大家也没有打招呼,看表情简直像是个智障似得。

    林秋石见状有点担心,小声道:“我不会把他打傻了吧?”

    阮白洁:“唔……”

    林秋石:“卧槽,我就随手那么一打……”

    阮白洁安慰他:“傻了就傻了呗,反正又没人要你负责,而且傻子还不怕鬼,这不是刚好帮了他么,你是他的恩人啊!”

    林秋石:“……”阮白洁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因为程文昨天的表现,大家都不太想搭理他,熊漆和小柯直接装作没看见。

    “开棺吧。”熊漆将棺材放下后宣布。

    “好。”林秋石点点头,和熊漆一人抬起了一边,然后一起用力,将棺材盖子掀开了。

    嘎吱一声,棺材开了盖,一股子属于木材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小柯是情绪最紧张的,她一看到盖子打开,就连忙支了个脑袋进去,想要看棺材里面有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找到了!!!!钥匙!!!”下一刻,小柯狂喜的声音传来,她几乎喜极而泣了,情绪激动的不得了,“真的有,真的有!!”

    林秋石一看,发现小柯手里多了一把陈旧的青铜钥匙,那钥匙的造型古朴简单,透着时间的气息。钥匙的把手上沾着红色的液体,如果是之前林秋石会觉得是油漆之类的,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一抹红色是人的鲜血。

    “我们有钥匙了,有钥匙了!!”小柯抱着那把钥匙,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看起来情绪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看来虽然平日她表现得很冷静,但是到底还是快要承受不住死亡的压力了。

    “门应该也出来了,可以开始找门了。”熊漆的语气里有些疲惫,他道,“一定要快点,我们没剩几个人了。”

    “一般门都会出现在哪里?”林秋石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一般都是我们住的地方附近,不会特别难找。”熊漆说,“但是十三个人的世界,我也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也不清楚。”

    “好吧。”林秋石看着小柯手里的钥匙,心想至少找到钥匙了。

    阮白洁倒是没有表现出太激动的情绪,她道:“钥匙呢,钥匙归谁保管,让她来我可不放心。”

    受到质疑的小柯满脸怒意:“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不放心?难道你保管我们就放心了?”

    阮白洁似笑非笑,“这可不光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如果你把钥匙弄丢了,我们全都得死在门里,你确定要保管么?可想清楚了。”

    小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正欲说什么,熊漆就按住了她的肩膀:“秋石,你来保管吧。”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这事儿突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正欲推辞,阮白洁却表示了同意,还凑到了林秋石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就拿着吧。”

    林秋石蹙眉:“可是我是第一次进门,没什么经验……”

    “没事。”熊漆说,“我们都对你很放心。”

    “好吧。”林秋石只好同意。

    他伸手接过钥匙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感觉如果不说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铜钥匙而已。

    熊漆提议说大家累了一晚上,先去吃点东西,再讨论门的位置,林秋石表示同意。

    于是熊漆和小柯去了厨房做饭,林秋石和阮白洁坐在客厅里守着程文。

    “他们为什么要把钥匙给我?”林秋石还是有点不解。

    “因为这钥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阮白洁道,“拿着的人,都死的特别快。”她笑了起来,伸出手一根手指在林秋石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当然,你不用担心。”

    林秋石道:“嗯?”

    阮白洁突然低头,浅浅的咬了一口林秋石的耳廓,低语:“我找到门了。”

    林秋石瞬间瞪大了眼睛:“什么?”

    阮白洁:“嘘,小声点。”

    林秋石赶紧收声,压着嗓子道:“你说什么?你找到门的位置了?”

    “对啊。”阮白洁笑眯眯,她似乎对林秋石的耳朵起了浓厚的兴趣,手指头在林秋石的耳廓上划啊划啊,搞得林秋石直痒痒,“你想知道在哪儿吗?”

    这如果是平日,林秋石的所有注意力肯定都得放在阮白洁玩他耳朵的那双手上,但阮白洁此时说的话太让人惊讶,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你知道在哪里为什么不说……啊??”

    耳垂上突然一阵刺痛,林秋石倒吸一口凉气,“你干嘛?”他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右耳上面被阮白洁硬生生的扎了个耳钉上去。

    “没事。”阮白洁还满脸无辜,“就是你戴这个耳钉应该蛮好看的。”

    林秋石摸着耳钉惊了,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先追问门还是追问耳钉的事,阮白洁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道:“那门就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晚上我们就能回去。”

    “小柯和熊漆呢?”林秋石问。

    “他们?”阮白洁似乎对于这两个人的印象不太好,“看我心情吧。”

    林秋石道:“如果可以……也带他们一起回去吧。”小柯虽然脾气差,但熊漆对待他们的态度到底还是不错的,况且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你呀。”阮白洁道,“你就是太心软。”她笑着,“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林秋石被这么说着,莫名的有点脸红,他道:“你别逗我了。”

    阮白洁但笑不语。

    被阮白洁这么一打岔,林秋石直接忘记了问耳钉的事儿,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晚上。直到熊漆他们回来,问他耳朵上怎么多了个东西,他才恍然阮白洁又把他给忽悠了。

    “不好看吗?”阮白洁说,“你为什么要嫌弃我,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林秋石:“……你不要无理取闹。”

    阮白洁化身嘤嘤怪:“你居然说我无理取闹,你好过分,嘤嘤嘤。”

    没交过女朋友的林秋石露出绝望的表情。

    想到门内的光景,眼前的食物都变得食不知味了起来。吃完饭后,阮南烛真的如他说的那样送了林秋石回家,全程两人都没什么交流,直到林秋石下了车,阮南烛才说了声:“周五见。”

    林秋石冲着他点点头,温声道谢。

    阮南烛开车离开,而林秋石则回到了家中。

    栗子见到林秋石回来了,还是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林秋石叫它的名字它也不动,只是慢慢悠悠的挥舞自己的尾巴示意自己知道了。

    林秋石趁着这机会赶紧上去撸了两下,栗子好歹是不怎么躲了,只是态度还是不热情。

    林秋石:“栗子,再让爸爸抱抱嘛。”

    他才刚伸手,栗子的后腿就抬起来给了他一个飞踹。被踹中的林秋石流下了悲伤的泪水,知道自己暂时是没办法获得栗子的恩宠了。

    第二天,星期一。

    林秋石照例上班,并且再次和自家老板说了一下辞职的事情。

    老板听到林秋石想辞职,自然是千万般的挽留,并且当场承诺说可以给林秋石加薪升职。

    林秋石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如果说之前他还对这份工作怀有不舍和犹豫,那么现在就是毫无留恋了。人都要死了,自然要做想做的事,林秋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下一扇门里出来,所以他并不想将这些珍贵的时间花到上班这件事上。

    老板见劝不动,只能面露遗憾,同意了林秋石的辞职申请。

    终于不用每天加班了,林秋石长舒一口气,决定好好享受这珍贵的几天时间。

    人和人心态的差距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有的人等待的时间里焦虑不安,有的人却是好好享受着最后的时光。

    五天时间一闪而逝,眼见就到了周五晚上。

    这几天林秋石也去了图书馆,查了不少关于菲尔夏鸟的资料。但无论他怎么查,这也不过是一则有些血腥的童话,并没有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周五晚上八点,林秋石家里的门被敲响了。

    他走到门边,拉开后就愣住了,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女人,女人非常的漂亮,穿着一袭长裙,脸上画着淡妆,她的模样是典型的古典美女,此时神色淡淡的看着林秋石:“林秋石?”

    林秋石:“卧槽!阮南烛!”

    阮南烛:“叫我阮白洁谢谢。”

    林秋石瞪圆了眼睛:“你为什么要穿女装??”

    阮南烛:“爱好。”

    林秋石:“……”虽然之前阮南烛就说过是爱好,可是真当他看见阮南烛这么穿的时候还是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作为一个天天沉迷加班,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女装大佬的老实人,林秋石失魂落魄的给阮南烛开了门,表情悲伤到了极点。

    “你这模样怎么回事。”阮南烛说,“你是知道自己快死了吗?”

    林秋石:“没、 没事。”他太悲伤了,乃至于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神情。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阮南烛画的妆容,原本毫不女气的模样此时却变得楚楚可怜了起来。一颦一笑皆是十足的风情,除了身高和声音之外任谁都看不出他是个男人。

    “和命比起来,尊严就没那么重要了。”阮南烛坐在林秋石家的沙发上,栗子直接跳到了他的膝盖上,“当然我也不是每次都会这样,这次接了活儿。”

    “什么活儿?”林秋石看着撸毛的阮南烛,面露艳羡……他也想撸猫嘛。

    阮南烛:“你眼神很变态耶。”

    林秋石:“……有吗?”

    阮南烛:“有。”

    林秋石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阮南烛又看了眼表,便让林秋石去换身衣服,最好穿他平时不怎么穿的那种。林秋石也没问为什么,先去乖乖的换了,换完之后,阮南烛才告诉他:“最好不要让游戏里的人在现实里把你认出来。”

    “什么意思?”林秋石,“认出来会怎么样?”

    阮南烛:“你以后就知道了。”

    他说完这话,便道了句:“差不多了,出门吧。”接着便放下了栗子,起身走到了门边。

    林秋石跟在他的身后,当他看着阮南烛推开门后,竟是发现门后的景色出现了变化。原本普通的走廊不见了,十二扇寒冷的铁门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铁门之中的一扇上面贴上了血红色的封条,这扇门,应该就是林秋石上次去过的地方。

    第二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林秋石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快速跳动了起来。

    阮南烛做了请的姿势,林秋石便开始尝试拉开铁门。

    一扇,两扇,直到快到尽头了,林秋石才感到把手微微松动,看起来沉重无比的大门,被他嘎吱一声拉开了。

    和之前一样,林秋石才拉开门,就感到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被这力量推着直接进入了门中。随后景色一转,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栋孤立的高楼。

    高楼四周,都淹没在黑暗之中,唯有眼前的楼宇,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像是在呼唤着他过去。

    林秋石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阮南烛的身影,甚至于他身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迟疑片刻后,林秋石还是迈着步子,走向了眼前的楼宇。

    走到门口之后,林秋石看见了六七个人聚集在楼梯口,这些人有的神色平静,有的却好像要崩溃一般,在大声的质问着什么。

    林秋石走过去,听见有人在咆哮:“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我要报警!!”

    林秋石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咆哮的男人,似乎是第一次来到门内的世界

    这一对双子虽然穿的衣服不同,发型上也有细微的差别,但是模样当真是一模一样,至少目前林秋石看不出什么差别。

    他和程千里又说了声晚安,回到了二楼,这次他走的格外小心,害怕走廊尽头又冒出来一个三胞胎之类的。

    当然,三胞胎肯定是没有了,林秋石成功的进入了程千里说的那间卧室,卧室门口还挂着一个名牌,上面写着林秋石的名字,大约是怕他走错地方。

    卧室里的环境很不错,中间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大床,旁边是电脑,靠窗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有水果和零食。

    林秋石打开了电脑,又用网页搜了一下今天程千里给他看的那些新闻,但是当他看到某张照片时,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条社会新闻,说的是某个王姓女子在桥上自杀身亡,自杀的全过程被旁边的路人拍摄了下来。

    这段视频大概上传不久,还没有被和谐,于是林秋石点开之后看清楚了全过程。

    其实在门里的世界里,林秋石只记得张子双和王潇依的衣着。两人的衣服比较特别,一个人穿的是制服,一个人穿的cosplay的装束。

    视频很清楚,甚至拍摄下了自杀者的面容,林秋石将画面放到最大,看着视频里的人露出狐疑的表情。

    这人穿的和王潇依一样,可是模样却完全不同。门里的王潇依很普通,视频里的姑娘却非常的漂亮。

    怎么会长得不一样?林秋石觉得奇怪极了,然而最奇怪的,是他有种感觉,眼前的人虽然和王潇依不同,但的确就是王潇依本人。

    视频播放到最后,那姑娘无视了所有人的劝阻,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桥。视频下面还有文字描述,说尸体已经找到了,死者是xx大学的大一学生,本来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动漫展,却突然失踪,最后出现在了一座很远的大桥上面。至于自杀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这情况显然就很奇怪了,程千里他们故意隐瞒了这件事,林秋石皱着眉头,又想寻找相关新闻看一下死者的具体情况。但很遗憾的是,其他几人都没有正面照片,不过从衣着上来看,的确就是门里死掉的那几个。

    怎么回事呢,林秋石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程千里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这天晚上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他六点多钟下楼的时候,看见程千里坐在屋子里,旁边趴了条狗。那狗屁股圆嘟嘟的跟个土司似得,一看就是只柯基。

    “你们还养狗了?”林秋石有点诧异。

    谁知道程千里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林秋石一眼,没理他。林秋石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不是程千里,是程千里他哥程一榭。

    好吧,又认错人了,林秋石有点无奈。

    夏天亮的早,六点左右,整栋别墅里的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