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找出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在其他人看来, 林秋石能和阮南烛这么漂亮的美女一起住一间房那真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 但林秋石自己心里却很清楚, 阮南烛可完全不像是他在这个世界里表现的那么温柔可爱。

    “先去看看其他房间吧。”阮南烛道, “确定一下大家都住在哪儿。”

    其他人纷纷点头。

    屋子里的女主人一共给了他们四把钥匙,这四把钥匙分别对应了十四楼的四家住户。阮南烛在楼上转了一圈,把能开的门都开了, 发现这些房型基本都是一样,一门一窗一张床, 房子小的如同棺材, 层高又很低,躺在床上的感觉当真像是躺在棺材里似得。

    “我想洗个澡。”之前那个情绪非常暴躁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 “这里连浴室都没有?”他现在满脸都是鲜血, 眼神里还带着惶惑的味道。但好歹是从稳定下了情绪,没有像之前那样天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有倒是有, 好像是在走廊的尽头。”林秋石道,“我上来的时候看见那里有个公共浴室,待会我们过去看看?”身边站了个满身是血的人总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而且总有股子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好。”中年男人点点头,做了自我介绍, 说自己叫曾如国, 是个做珠宝生意的, 他言语之中, 还带着些自傲, 看来在现实的世界里的确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只可惜来到了门内之后,现实成了一捧黄土,这里的那些鬼怪可不会因为你有钱手软片刻。

    “分房间吧。”阮南烛说,“我要和余林林一组,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最后经过讨论,找到了各自的同伴。许晓橙和唐瑶瑶,另外两个男生则约在了同一间房,而曾如国则理所当然的被大家排斥了。他脸色铁青,被气的半晌没说话,但这里可没人给他面子,大家都装作没看见。

    阮南烛对待他的态度倒也没有很差,还温声劝他早点去把身上的血洗干净。

    “难道我要一个人住么?”曾如国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死了,现实里也活不下去,但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颤声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唐瑶瑶对待这中年人的态度很不客气:“你放心吧,要死的早晚会死,和谁住都一样。”

    曾如国还想再说什么,但看见大家都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只能作罢。

    大家分好房间之后,阮南烛又提议他们去楼顶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唐瑶瑶表示同意。

    这楼十四层就是顶楼,再往上是楼顶的天台。天台上的门挂着一把锈蚀的大锁,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林秋石接着门缝往天台往里面看,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去楼下看看吧,楼上好像什么都没有。”

    “等明天天亮了再来看吧。”唐瑶瑶提议,“现在马上要天黑了,我们洗漱之后赶紧睡觉。”

    “就不能聚在一起互相守夜吗?”那个第一次进门的年轻男孩子提出了之前林秋石也纠结过的问题,“大家人多力量大,这么分散了晚上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行。”阮南烛说,“大家如果聚在一起,到了某个时间点一定会睡着,作为一个老人,我给你们的建议是越早睡着越安全,晚上出现什么意外都不要出来看。”

    那男孩子闻言只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先去洗漱吧。”阮南烛道,“趁着现在时间早。”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虽然依旧算得上是下午,但天边的乌云却将整个天幕盖的严严实实,仿佛下一刻世界就会落入黑暗之中。

    队伍里的四个男人先到了公用的澡堂,曾如国在他单独住的那间房里找到了换洗的衣物,看起来是想洗个澡。

    林秋石觉得洗澡太麻烦,打算简单洗漱就回去。

    其他人似乎也不打算在浴室里多待,手上的动作都很匆忙。

    林秋石边洗脸,边观察着这浴室。这浴室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地板上全是滑腻腻的污渍,无论是墙壁还是旁边蹲坑,都给人一种肮脏的感觉。因为天色有些暗了,天花板上的灯亮了起来。这灯光呈现出的是一种黯淡的黄色,投射在浴室里,让人感觉周遭的一切仿佛成了张加上滤镜的旧照片。

    两个住在一起的男人已经解决完毕,准备回去,他们对着林秋石唤了一声,“余林林,我们先走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也弄的差不多了,拿起自己的毛巾便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

    “余林林。”在沐浴间的曾如国却突然叫住了他,“你就走了吗?”

    林秋石道:“嗯。”他也知道曾如国肯定是有些怕,“你还有多久?我等你一会儿?”

    曾如国连声道谢。

    林秋石便站在浴室门口,等着曾如国出来。

    这里每间浴室都有一个小小的浴帘,浴帘后面就是喷头。浴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水流落地的声音。

    “怎么洗不干净啊。”过了一会儿后,浴室里的曾如国突然道,“我身上的血怎么洗不干净啊。”

    林秋石道:“怎么了?”

    曾如国说:“洗不干净……”他的声音惶惑无比,暗藏着巨大的恐惧,“全都是血。”

    林秋石朝着曾如国缩在的浴室方向看了过去,虽然灯光昏暗,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曾如国的脚下在不停的流出血水,顺着凹槽灌入了下水道。就算曾如国身上全是血液,但洗了这么久还洗不干净也太奇怪了。

    曾如国越来越恐惧:“还是洗不干净——”

    林秋石感觉到了点什么,他道:“洗不干净就别洗了吧,你快出来。”

    曾如国突然就不说话了。

    林秋石正欲发问,那薄薄的浴帘突然被一双手拉开。林秋石看到了站在浴帘后面的曾如国——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曾如国会洗不干净身上的鲜血。

    只见浴室的喷头上面,趴着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那肉块看起来像是一具婴儿的尸体,血水不断的往下淌着,顺着喷头一直往曾如国的身上流——这他妈能洗干净,就有鬼了。

    林秋石道:“你别洗了,快出来吧!”

    曾如国见林秋石表情难看极了,赶紧拿着毛巾就跑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

    曾如国往外跑的时候,那趴在喷头杆子上的肉块也慢慢的抬起了头,林秋石没敢多看,赶紧转身离开了浴室。

    两人匆忙的跑了出来,正好遇到站在走廊上的阮南烛。

    这会儿曾如国还光着屁股,全身上下都是血,阮南烛:“……你们两个在厕所里那么久干嘛呢?”

    林秋石:“我看着他洗澡!”

    阮南烛表情有些微妙:“……你爱好可真特别。”

    林秋石:“你想哪儿去了??”他面露无奈,把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阮南烛,阮南烛听后朝着还在瑟瑟发抖的曾如国看了眼,“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

    曾如国点点头,狼狈的回去了。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面色深沉,林秋石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情,刚欲发问,就听到阮南烛来了句:“太短了吧。”

    林秋石:“啊?”

    阮南烛:“没事,回去睡觉。”

    林秋石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阮南烛那句太短了是什么意思,他表情扭曲了一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盯着人家那儿看——”

    阮南烛:“是啊。”他压低了声音,“一个姑娘掏出来比你还大,你好意思吗?”

    林秋石:“……”不得不说,阮南烛用他这张漂亮的脸蛋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林秋石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阮南烛倒是一副皮惯了的样子,说溜了溜了,天要黑了,得赶紧回去睡觉。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屋子,躺在了那张木床上。

    不得不说,这屋子太窄了,窄到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地步,林秋石一翻身就能看到灰色的墙壁。并不干净的天花板也好像随时会压下来。阮南烛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入睡,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林秋石也闭了眼,缓缓进入深眠之中。

    夜色沉沉,众人举着火把行走在凛冽的寒风中。

    之前飘飘洒洒的大雪已经停了,但风还是冷的吓人,林秋石的脚踩在地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穿着厚厚的衣服,将帽子拉起遮住了耳朵和下半边脸,身体微微弓着,身后背着一个漂亮的姑娘。

    这一路上大家都没有任何的交谈,气氛安静的可怕。

    待那木匠口中的庙宇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时,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这是庙?”张子双开口,“这庙看起来……也太古怪了吧。”

    夜色中的庙宇,看起来的确十分的古怪。乍看起来十分的陈旧,但若是细细的观察,会发现这庙其实非常的精致。光是门口两根柱子上的浮雕便不似凡品。

    林秋石把阮白洁放下,举着火把看了看柱子上浮雕的具体内容,他发现浮雕上面雕刻的是关于十八层地狱的景象,无论是恶鬼还是受苦的灵魂,在柱子上都显得栩栩如生。

    “这柱子真漂亮。”阮白洁突然夸了一句。

    “是挺漂亮的。”林秋石也赞同。

    这些浮雕完全不像是眼前这个落后山村的产物,甚至已经快要称得上工艺品了。

    要不是现在大家还有更重要的事,可能林秋石会花时间好好观察一下。

    “谁先?”熊漆发问。

    他问的是谁先进去,但却无人应话。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进庙是触发死亡的条件,那先进去的岂不是将会成为牺牲品。

    “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进去呢。”阮白洁忽道,“如果那个老头子是骗我们的怎么办?”

    熊漆说:“但是听他的总比和他对着干好。”

    阮白洁:“这可不一定。”她扭头看了眼林秋石,“秋石,我害怕,我们两个一起进去吧。”

    林秋石闻言略微有些犹豫:“可是如果双人入庙才是触发条件呢?”

    阮白洁说:“现在一切答案都不知道,我宁愿赌一把,毕竟一个人进去,真出了什么事儿,也没人知道。”她说完,看了眼在面前黑暗中的庙宇,“毕竟……进去的是个人,出来的时候是个什么别的东西可就不一定了。”

    她这话让众人身上起了一身薄薄的鸡皮疙瘩,连林秋石也不例外。他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了眼阮白洁的表情,最后咬咬牙:“好。”

    熊漆皱眉:“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两个人才是……”

    他似乎还欲在劝,却被阮白洁打断了,“万一一个人才是呢?这事情谁说的准?”

    事实的确如此,熊漆沉默。

    “你们怎么安排顺序我们懒得管。”阮白洁声音柔柔的,“这天儿太冷了,秋石,我们先进去,早点回家睡觉吧。”

    大约是提到了睡觉两个字,让众人想起可怖的夜晚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他们再在这里磨蹭,极有可能会整完都浪费在这里,到那时会遇到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控的。

    “走吧。”阮白洁挽着林秋石的手,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林秋石已经习惯了阮白洁的粘人,点头之后咬咬牙道了声走。

    两人便迈着步子,朝着庙里去了。

    其他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一种短暂的沉默之中。

    庙是木门,半掩了起来,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阮白洁伸出手,轻轻的推开了面前的门。

    嘎吱一声脆响,门应声而开,里面的空气扑面而来。

    林秋石嗅到了一种属于淡淡的香气,这种气息很淡,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却非常的格格不入。

    林秋石借着火把微弱的火光,看清楚了庙宇里的装饰。

    庙并不大,构造也非常的简单,中间摆放着香案和一些神仙的雕像,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功德箱。功德箱上似乎还刻着什么字,因为距离太远了,林秋石有些看不清楚。

    “走吧。”阮白洁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向神像面前的蒲团。

    神像是一座佛像,什么佛林秋石不认识,但看上去面目慈祥,透着股普度众生的的味道。

    阮白洁的表情很平静,她在蒲团上跪下,朝着佛像拜了一拜。

    林秋石站在旁边屏住了呼吸。

    安静的等待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佛像依旧慈悲,半闭的眼眸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信徒。除了呼啸的风声,庙中一片让人安心的宁静。

    林秋石松了口气。

    “没事。”阮白洁站了起来,排干净了膝盖上的灰尘,“你来吧。”

    林秋石点点头,把火把递给阮白洁,自己跪上蒲团拜了拜。阮白洁拜的时候怎么想的林秋石不知道,反正他拜的时候非常的虔诚,祈求着眼前神明的庇护。

    “好了。”短短的几个动作,却好似让人耗尽了力气,当拜完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后,林秋石大大的松了口气。

    “走吧。”阮白洁转身,“我们该出去了。”

    于是两人缓步离开了的庙里。

    站在外面的人看到他们两个完好无损的出来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熊漆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林秋石摇摇头:“没有。”

    大家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也有人犹豫起来。

    “不如我们就两个两个的一起进去?”熊漆说,“既然前面的人都没事……”

    “你确定他们没事?”有个团员却是警惕的看着阮白洁和林秋石,“刚才她还说过,进去的是人,出来的可就不一定是什么了,你们怎么就能确定他们两个还是人?”

    被怀疑身份的林秋石正欲解释,阮白洁却是手一挥,阻止了他说话,她不咸不淡道:“我们不劝,你们随意。”

    “熊哥,我也怕。”小柯道,“我们也一起进去吧?”

    熊漆显得有些犹豫。

    其有胆子小的团员开始找伙伴,也有人固执的还是不肯违背木匠老人的说法。

    “那就按自己的想法来吧。”最后熊漆下了决定,“小柯,我们一起进去。”

    小柯惊喜的点点头。

    按照之前他们决定的顺序,第二组进庙的是一个独身的男人。他一个人进去,也一个出来,全程同样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只是他出来的时候表情里有些疑惑,似乎想要说什么。

    但他还没来及说,第三组的人就已经进去了。

    “你们在庙里看到了什么?”那个独生进身的男人小声的对着林秋石发问。

    “没看见什么。”林秋石说,“就是神像和蒲团。”

    “你们不觉得那个神像有点奇怪吗……”男人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像。”

    林秋石闻言愣了愣,没明白男人的意思。

    男人低声道:“你难道见过?那神像的模样也太奇怪了……”

    林秋石摇摇头,不太明白男人的意思,不过他转念一想,脑子里便出现了一个让人后背发凉的念头:“你……看见的神像什么样子?”

    “是一个女人。”这句话一出,林秋石脸上的笑容就没了,那男人还在低低诉说,没有发现林秋石脸上的表情不对劲,“说是菩萨也不想菩萨,就笑眯眯的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东西也不像神像手里的法器,更像是……”

    “像什么?”林秋石干巴巴的问。

    “更像是,砍树用的斧头。”男人说完这话,朝着庙里看了一眼,“而且我拜完之后,她好像动了一下……”他说到这里,终于发现林秋石的神情不对劲,“你们呢?你们是不是也看见了?”

    “没有。”虽然很残忍,但是林秋石还是告诉了男人真相,“我们看到的佛像和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男人一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你们看到什么样了神像了??”

    “一尊佛……”林秋石道,“男的。”

    男人脸色惨白如纸,看向庙里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他浑身哆嗦,嘴里开始道:“不、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怎么会,有问题的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他说完这些话,又警惕的看向周围,似乎害怕自己说话的内容被别人听了去。

    第三组人是熊漆和小柯,两人出来时表情同样也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接下里就是第四组……第五组……这些分组有男有女,有一个人有两个人,但林秋石很快发现了规律,只要是一个进去的,出来时表情都不太妙。

    当最后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众人终于确定了某种规律——一个人进去和两个人一起进去时,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神像。

    林秋石他们看到的是佛像,而一个人进去的,都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笑容怪异,抱着斧头的女人。

    “一定是他们错了,我们按照的是木匠的提示……”有人在发现这个事情后情绪开始逐渐崩溃,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不会出错的,我们不会出错的,神像一定就是那个女人……对,就是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