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倒计时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男人旁边一个瘦弱的姑娘正在悲伤的哭泣, 似乎被这场面吓到了。剩下几人脸上要么是茫然,要么是冷漠,另一个年轻男人冷嘲热讽道:“你要走就走呗, 说得好像谁会拦你似得。”

    那中年男人冷笑一声,竟是真的转身就离开了这栋屋子。

    除了眼前这一栋孤楼,其他的建筑全部掩映在黑暗之中,好似有浓雾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了起来。那中年男人的胆子也是很大,居然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黑雾,林秋石刚想感叹一句这人脾气真大, 结果还没到一分钟, 那黑雾中就传来了那中年男人凄惨的叫声。

    随后,黑雾中踉踉跄跄的跑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甚至看不清楚长相和模样, 只能从身高体型来判断,这人就是刚才跑进黑雾中的那个。

    “也是运气不错。”站在人群中的一个高个子御姐不咸不淡的开了口,“居然没死。”

    林秋石将眼神投到了这个御姐身上。她个子很高, 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带着微卷,面容精致神情冷漠,因为她站在人群里面, 林秋石也没有看得太清楚, 直到她朝外面走了两步后, 林秋石才注意到她的穿着——和进门之前的阮南烛一模一样。

    卧槽——林秋石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在心里骂了好几句卧槽, 脸上还是做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那个一直在哭的小姑娘看到这一幕之后哭的更惨了,“我好害怕……”

    “门的世界。”伪装起来的阮南烛如此说道,“我叫祝萌,第二次进来,你们呢?”

    “我是余林林。”林秋石随便想了个名字,“也是第二次。”

    “哦。”阮南烛点点头,很温和的说,“你也别哭了,这里虽然很可怕,但是也能活着出去的,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抽泣着道:“我叫许晓橙。”她大约是进门就开始哭,这会儿已经哭的两眼红肿,“这里好可怕。”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做了自我介绍,加上外面那个中年男人,人数一共是七个,其中三个都是新人。许晓橙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都是第一次到门里,许晓橙在哭,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则脸色发青,看起来一副随时可能会厥过去的模样。

    阮南烛在队伍里起到了主导作用,他和上个本的熊漆一样,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家需要做的事,便提议先进楼里看看情况。

    “那他呢?”老人有一男一女,女的是个面容普通的年轻姑娘名叫唐瑶瑶,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第三次进门了,她指了指狼狈逃回来,浑身上下都是鲜血那个中年男人,“不管他了么?”

    阮南烛看了眼那中年男人,态度非常冷淡:“我懒得管,你要管你管吧。”

    “好吧,那就不管了。”唐瑶瑶点点头。

    那中年男人喘着粗气,见到众人都打算走了,赶紧跟了上来,他的眼神惊恐无比,也不知道在浓雾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这楼是很老旧的单元楼,只有一部摇摇欲坠的老式电梯。这电梯一次最多装五个人,于是只能分成两拨,大家都想和老手阮南烛走在一起,便在电梯门口卡住了。

    阮南烛见状温声道:“不如这样吧,我先带几个老手上去看看情况,你们在底下等着,待会儿我再坐电梯下来接你们。”

    “好。”一直在哭的许晓橙这会儿终于止住了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阮南烛,“姐姐,你一定要下来呀,我好害怕。”

    “嗯,我会的。”阮南烛应声。

    于是林秋石阮南烛,还有剩下的两个老手,四人一起进了电梯。

    这电梯显然超过了使用年限了,电梯周围画满了乱七八糟的涂鸦,有广告,有骂人的话和一些不知何种意味的图案。

    电梯的数字是从一到十四,阮南烛本来想一层一层的看,但是却发现一到十三楼都按不动,只有十四这个数字能按亮。

    “只能去十四楼了。”阮南烛说,“走吧。”

    林秋石点点头。

    根据阮南烛的说法,这个本的难度应该不高,而且他还说了自己接了活儿,却又没有解释那个活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梯缓缓上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四人都没说话,表情甚至说得上凝重,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林秋石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害怕有什么东西出现在门口。但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呈现在林秋石面前的,是一条老旧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半掩着的门,门里正在传出电视机的声音,这家住户应该是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阮南烛神色平静,直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你们来啦。”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了门后,她穿着围裙,似乎正在忙着做饭,看见门外的四人,笑了起来,“进来吧。”

    阮南烛抬步进了屋子。

    林秋石和唐瑶瑶跟在身后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陈旧的老屋,三室两厅,看起来还算宽阔。屋子里虽然看起来很陈旧,但看得出经过很认真的打扫,连比较偏僻的地方都看不到一丝灰尘。

    林秋石走到了客厅中央,看见了那台发出声音的老旧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出动画,咿咿呀呀的有些吵闹。

    但吸引住林秋石目光的,并不是电视机,而是坐在电视机前沙发上的三个小姑娘。

    她们的长相,居然一模一样。除了长相,穿着和发型也别无二致,见到四个陌生人,她们只是移动了一下眼神,似乎对于来者丝毫不感兴趣。

    “这是我的女儿。”中年女人说,“谢谢你们来参加她们七天后的生日。”

    因为有了上个门的经验,林秋石一下子就抓住了女人说话的重点,七天后,参加生日,似乎就是他们来到这扇门的目的。

    知道这个目的林秋石松了口气,参加生日什么的总比做棺材好多了。

    女人说完了话,便自顾自的表示要去做饭了,然后给了他们几把钥匙,告诉他们旁边的屋子都能住。

    阮南烛把钥匙放进了怀里,让他们先在楼上等一会儿,他要去楼下接那几个新人上来。

    林秋石和唐瑶瑶点点头,看着阮南烛又进了电梯。

    “你是第二次进门么?”唐瑶瑶问道。

    林秋石点点头,他观察着屋子里三胞胎,想起了菲尔夏鸟这个故事里的三个姐妹。

    唐瑶瑶见林秋石魂不守舍,便息了声,安静的看起了电视节目。

    几分钟后,阮南烛带着剩下的新人上来了,没想到其中还有那个浑身是血的中年人。

    大约是在黑雾里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这中年人现在都看起来很是魂不守舍,他脸上的血液已经干涸,变成了一种让人觉得不愉快的酱黑色。

    “条件已经出现了。”阮南烛道,“在这里住七天,参加完三个三胞胎的生日。”他把中年妇女给他的钥匙放在手心里,“这有四把钥匙,分别是四个房间,你们看着选吧。”

    “我们不能住在一起嘛?”新人许晓橙虽然不哭了,但是还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小声道,“人如果够多,我们就不用害怕了。”

    阮南烛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拿着钥匙去了最近的一间房间,然后把钥匙插了进去。

    嘎吱一声轻响,眼前的门开了。

    “这屋子怎么这样啊?”许晓橙看到屋后的景象,被吓了一跳,这屋子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正常房型,而是只是一个单间,这单间只有一扇门窗,最中间摆放着一张木制的床。乍一看上去,简直像个整整齐齐的棺材。

    “房子太小了,没法一起住。”阮南烛说,“分一下。”

    “我想和你一起。”许晓橙直接举起了手,“小姐姐,我和你一起吧,我太害怕了。”

    她这么说了,阮南烛却没有理她,而是看了眼林秋石,指了指他:“你和我一起。”

    林秋石:“我、我吗?”

    阮南烛:“嗯。”

    其他人闻言,都对着他投来艳羡的目光……

    林秋石:“……”别瞪我了,这并不值得羡慕好吗!

    其他人纷纷点头。

    屋子里的女主人一共给了他们四把钥匙,这四把钥匙分别对应了十四楼的四家住户。阮南烛在楼上转了一圈,把能开的门都开了,发现这些房型基本都是一样,一门一窗一张床,房子小的如同棺材,层高又很低,躺在床上的感觉当真像是躺在棺材里似得。

    “我想洗个澡。”之前那个情绪非常暴躁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这里连浴室都没有?”他现在满脸都是鲜血,眼神里还带着惶惑的味道。但好歹是从稳定下了情绪,没有像之前那样天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有倒是有,好像是在走廊的尽头。”林秋石道,“我上来的时候看见那里有个公共浴室,待会我们过去看看?”身边站了个满身是血的人总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而且总有股子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好。”中年男人点点头,做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叫曾如国,是个做珠宝生意的,他言语之中,还带着些自傲,看来在现实的世界里的确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只可惜来到了门内之后,现实成了一捧黄土,这里的那些鬼怪可不会因为你有钱手软片刻。

    “分房间吧。”阮南烛说,“我要和余林林一组,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最后经过讨论,找到了各自的同伴。许晓橙和唐瑶瑶,另外两个男生则约在了同一间房,而曾如国则理所当然的被大家排斥了。他脸色铁青,被气的半晌没说话,但这里可没人给他面子,大家都装作没看见。

    阮南烛对待他的态度倒也没有很差,还温声劝他早点去把身上的血洗干净。

    “难道我要一个人住么?”曾如国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死了,现实里也活不下去,但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颤声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唐瑶瑶对待这中年人的态度很不客气:“你放心吧,要死的早晚会死,和谁住都一样。”

    曾如国还想再说什么,但看见大家都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只能作罢。

    大家分好房间之后,阮南烛又提议他们去楼顶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唐瑶瑶表示同意。

    这楼十四层就是顶楼,再往上是楼顶的天台。天台上的门挂着一把锈蚀的大锁,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林秋石接着门缝往天台往里面看,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去楼下看看吧,楼上好像什么都没有。”

    “等明天天亮了再来看吧。”唐瑶瑶提议,“现在马上要天黑了,我们洗漱之后赶紧睡觉。”

    “就不能聚在一起互相守夜吗?”那个第一次进门的年轻男孩子提出了之前林秋石也纠结过的问题,“大家人多力量大,这么分散了晚上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行。”阮南烛说,“大家如果聚在一起,到了某个时间点一定会睡着,作为一个老人,我给你们的建议是越早睡着越安全,晚上出现什么意外都不要出来看。”

    那男孩子闻言只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先去洗漱吧。”阮南烛道,“趁着现在时间早。”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虽然依旧算得上是下午,但天边的乌云却将整个天幕盖的严严实实,仿佛下一刻世界就会落入黑暗之中。

    队伍里的四个男人先到了公用的澡堂,曾如国在他单独住的那间房里找到了换洗的衣物,看起来是想洗个澡。

    林秋石觉得洗澡太麻烦,打算简单洗漱就回去。

    其他人似乎也不打算在浴室里多待,手上的动作都很匆忙。

    林秋石边洗脸,边观察着这浴室。这浴室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地板上全是滑腻腻的污渍,无论是墙壁还是旁边蹲坑,都给人一种肮脏的感觉。因为天色有些暗了,天花板上的灯亮了起来。这灯光呈现出的是一种黯淡的黄色,投射在浴室里,让人感觉周遭的一切仿佛成了张加上滤镜的旧照片。

    两个住在一起的男人已经解决完毕,准备回去,他们对着林秋石唤了一声,“余林林,我们先走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也弄的差不多了,拿起自己的毛巾便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

    “余林林。”在沐浴间的曾如国却突然叫住了他,“你就走了吗?”

    林秋石道:“嗯。”他也知道曾如国肯定是有些怕,“你还有多久?我等你一会儿?”

    曾如国连声道谢。

    林秋石便站在浴室门口,等着曾如国出来。

    这里每间浴室都有一个小小的浴帘,浴帘后面就是喷头。浴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水流落地的声音。

    “怎么洗不干净啊。”过了一会儿后,浴室里的曾如国突然道,“我身上的血怎么洗不干净啊。”

    林秋石道:“怎么了?”

    曾如国说:“洗不干净……”他的声音惶惑无比,暗藏着巨大的恐惧,“全都是血。”

    林秋石朝着曾如国缩在的浴室方向看了过去,虽然灯光昏暗,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曾如国的脚下在不停的流出血水,顺着凹槽灌入了下水道。就算曾如国身上全是血液,但洗了这么久还洗不干净也太奇怪了。

    曾如国越来越恐惧:“还是洗不干净——”

    林秋石感觉到了点什么,他道:“洗不干净就别洗了吧,你快出来。”

    曾如国突然就不说话了。

    林秋石正欲发问,那薄薄的浴帘突然被一双手拉开。林秋石看到了站在浴帘后面的曾如国——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曾如国会洗不干净身上的鲜血。

    只见浴室的喷头上面,趴着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那肉块看起来像是一具婴儿的尸体,血水不断的往下淌着,顺着喷头一直往曾如国的身上流——这他妈能洗干净,就有鬼了。

    林秋石道:“你别洗了,快出来吧!”

    曾如国见林秋石表情难看极了,赶紧拿着毛巾就跑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

    曾如国往外跑的时候,那趴在喷头杆子上的肉块也慢慢的抬起了头,林秋石没敢多看,赶紧转身离开了浴室。

    两人匆忙的跑了出来,正好遇到站在走廊上的阮南烛。

    这会儿曾如国还光着屁股,全身上下都是血,阮南烛:“……你们两个在厕所里那么久干嘛呢?”

    林秋石:“我看着他洗澡!”

    阮南烛表情有些微妙:“……你爱好可真特别。”

    林秋石:“你想哪儿去了??”他面露无奈,把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阮南烛,阮南烛听后朝着还在瑟瑟发抖的曾如国看了眼,“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

    曾如国点点头,狼狈的回去了。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面色深沉,林秋石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情,刚欲发问,就听到阮南烛来了句:“太短了吧。”

    林秋石:“啊?”

    阮南烛:“没事,回去睡觉。”

    林秋石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阮南烛那句太短了是什么意思,他表情扭曲了一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盯着人家那儿看——”

    阮南烛:“是啊。”他压低了声音,“一个姑娘掏出来比你还大,你好意思吗?”

    林秋石:“……”不得不说,阮南烛用他这张漂亮的脸蛋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林秋石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阮南烛倒是一副皮惯了的样子,说溜了溜了,天要黑了,得赶紧回去睡觉。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屋子,躺在了那张木床上。

    不得不说,这屋子太窄了,窄到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地步,林秋石一翻身就能看到灰色的墙壁。并不干净的天花板也好像随时会压下来。阮南烛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入睡,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林秋石也闭了眼,缓缓进入深眠之中。

    阮白洁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并不显得惊讶,她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看着客厅里众人越来越神经质的模样,忽的轻轻开了口:“你们忘记了吗,还有一个地方有尸体?”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落入干涸大地里的雨水,一下子滋润了完全干涸的的气氛,熊漆道:“什么地方?”

    林秋石道:“是坟地?可是我之前也去找了,这村子里的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直没有找到。”

    “自然不是坟地。”阮白洁说,“这个世界下葬应该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是哪里?”林秋石发问。

    阮白洁说:“还记得几天前你们扛树的时候,被树压死的那几个人么?”

    林秋石恍然:“对啊,他们几个不也算是死物么……”

    “走吧,找个时间去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来,填井的事情不久解决了么。”阮白洁说,“大家也不用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