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雕塑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就在林秋石思考着自己到底还要走多久的时候, 头脑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他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想要扶住旁边的墙壁,没想到却真的摸到了一堵冰冷的墙。这冰冷刺的林秋石睁开了眼, 看清楚了面前的景色。

    普通的楼道, 普通的住户,淡色的白光从头顶上小小的灯罩里投射出来,周围的一切是这样熟悉——他竟是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上。

    他回来了?林秋石一时间有些茫然, 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思考片刻后,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七月十七号, 星期五, 晚上八点, 他回到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节点。

    林秋石记得很清楚,十七号晚上,他和朋友约了夜宵, 然后正准备出门, 推门而出后,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描述的景象。

    走廊上面原本普通的住户所在的位置, 变成了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当时林秋石被这一幕吓到了, 他在走廊上站了好久,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铁门冰冷的触感,却在告诉他这的确不是幻觉。林秋石观察了一下四周, 发现其他可以离开走廊的位置全部已经消失, 甚至包括自己家。

    黑洞洞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 寂静像是虫子,啃食着人的灵魂。

    林秋石开始尝试性的想要将铁门拉开。然而面前的铁门却纹丝合缝,根本无法拉动分毫,林秋石就这样一扇一扇的试,直到他拉了最后一扇门。

    门居然被轻松的拉开了。

    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重重的拉了一下,接着整个人跌入了门中,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那个可怖的小山村里。

    而现在,林秋石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和口袋……那里的确出现了一颗小小的耳钉,和一张白色的纸条。

    林秋石在这一刻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的确不是在做梦,而是经历了一个比噩梦还要可怖的故事。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林秋石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朋友打来的电话。

    “喂,林秋石,你做什么呢?”朋友的名字叫吴崎,是林秋石的同事,“怎么还没下楼?”

    林秋石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崎在楼下等着他下去,两人好一起去吃饭。他看了下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一刻钟——如果以现实的时间来计算,他在那个村子才待了十五分钟而已。

    “林秋石?”吴崎有点奇怪,“你怎么不说话?”

    “哦,没事。”林秋石道,“刚才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下来。”

    吴崎说了声好,把电话挂了。

    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下了楼。此时正值七月盛夏,气温炎热,虽然已经八点钟,但太阳还没落下,火红的光芒将地平线那头晕染成了漂亮的红色。路边有行人摇着扇子悠闲的走过,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林秋石紧绷的身体逐渐松懈了下来,吴崎站在小区门口,见他来了赶紧冲他招招手,说今天太慢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化了个妆呢。

    林秋石笑了笑没应声。

    两人边走边说话,目标是小区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吴崎抱怨说林秋石他们小区的蚊子太多了,站了半个小时就被咬的惨不忍睹,还露出自己的小腿让林秋石看。

    林秋石瞅了一眼:“毛太多了看不见。”

    吴崎:“卧槽,你还嫌我毛多,要不是有着这点毛撑着我能等你那么久?”

    林秋石:“……辛苦你了行吧,晚上我请客。”

    吴崎:“好的好的。”

    烧烤店的生意很火爆,两人点了烤串,又叫了一箱啤酒,便开始边吃边聊。

    吴崎问林秋石:“你真的打算辞职回老家?”

    林秋石:“啊?”

    吴崎奇了怪了:“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不在状态啊?你叫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说这事儿么?”

    林秋石喝了一口冰啤酒,含糊道:“没事,只是下午做了个噩梦,没缓过来。”他脑子里还想着门里面发生的事情,他有种隐约的预感,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哦。”吴崎说,“你最近状态确实不好,去医院检查了么?”

    林秋石说:“检查了,报告还没出来。”

    吴崎叹气:“我们这行啊,就是容易出事儿,前几个月所长辞职的那事你知道吧?好像就是因为差点猝死。”

    林秋石道:“嗯……”

    两人正聊着天,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发生了车祸似得。这烧烤店就临街开着,外面就是大马路,食客们听到声音有人站了起来,有人则支着头朝着外面观望。吴崎的位置靠窗,他看了一眼窗外,惊讶道:“出车祸了呀。”

    林秋石站起来,跟着众人走到门边,看清楚了门外巨响的来源。

    居然是一辆私家车撞到了一棵树上,那私家车的速度也不知道有多快,整个车头都撞了稀巴烂。

    看样子司机室里的怕是凶多吉少。

    旁边有人帮忙打着120了,警车和救护车很快都来了。

    吴崎这货也是个心大的,一边看热闹还一边吃烤猪心,吃的津津有味的说:“这人肯定超速了,车头能撞成这幅德行,速度怎么也得有个一百码吧。”

    林秋石不太赞同:“这是闹市区,怎么开一百码。”况且这会儿正好是周五晚高峰,到处都是车,不太可能开出这种速度。

    “不知道。”吴崎说,“别看了,回来吧,你点的烤鱼来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在转身之前,又朝着出车祸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出了车祸的人正好被警方从驾驶室里抬出来,几乎是一片血肉模糊,但身上的衣着搭配,却让林秋石觉得有几分熟悉。

    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身衣服。刚进到山村里,大家还没换上冬装的时候,他们团队里似乎就有人穿着这一身,林秋石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张子双来着。

    林秋石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没敢继续再看,转身回了烧烤店,但也无心继续吃东西了。

    吴崎:“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晚上一晚上都在神游啊。”

    林秋石摇摇头。

    吴崎:“还有你什么时候打的耳钉?”他伸手想要摸一下,却被林秋石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哇,你变了,你以前都让我摸的。”

    林秋石:“卧槽,我让你摸什么了。”

    吴崎:“你忘了那天晚上……”

    林秋石知道吴崎又开始准备胡说八道,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表示这耳钉是刚打的,有点疼,怕脏手摸了发炎。

    吴崎这才作罢,不过还是有点介意,说你为什么要打耳钉,难道是打算谈恋爱了?

    林秋石:“一屋子的大男人我找谁谈恋爱,找你啊?”

    吴崎羞涩道:“你别这样一来就这么直接,我考虑一下好吧?”

    林秋石无情的说:“滚。”

    两人插科打诨,眼见天色就要黑了下来。如果是平日里,林秋石看见天黑估计无所谓,但是今天刚从那地方回来,看见天黑总是觉得有点慌,况且还念着纸条上的字,便提出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吴崎没有阻拦,叮嘱林秋石好好休息,说他最近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

    两人到了小区门口相互道别,林秋石匆匆忙忙的回了家。

    掏钥匙,开门,林秋石进屋之后松了口气,他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看见他家的猫栗子乖乖的坐在玄关的位置,冲着他喵喵的叫。

    “栗子!!”林秋石冲过去就想抱住它,栗子却转身一扭,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后扭着自己圆嘟嘟的屁股走了。

    林秋石:“栗子……让爸爸抱抱啊。”

    栗子:“喵~”它动作轻盈的跳到了林秋石给他制作的猫爬架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又不让抱,林秋石叹气。

    栗子是只两岁大的狮子猫,虽然外表看起来颇为威武,但是性格非常的好,平日里乖巧粘人,很会哼哼唧唧的撒娇,是林秋石最爱的小宝贝儿。

    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栗子开始变得嫌弃林秋石,不但不让抱了,还开始对着他竖飞机耳甚至于哈气,如果林秋石企图强抱,那肯定是一手的伤。

    林秋石实在是弄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今天栗子的态度好歹是好了一些,没有对着林秋石伸爪子了,又叹了口气,林秋石看着自家的祖宗,决定先去洗个澡在做他算。

    “救命啊——救命——有人要杀我,救命——”这声音略微有些熟悉,林秋石确定应该是来源于团队里的某个姑娘,她声嘶力竭的吼叫着,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林秋石无法确定这声音到底是真的还是自己的错觉,他呼吸微微有点乱,因为那惨叫声离他越来越近了。

    “救命啊——”求救者似乎就在二楼,她在走廊上奔跑者,用力的拍打着走廊上每一扇门,“有人要杀我,救命,求求你们开开门!!求求你们开开门啊——”

    并没有开门的声音,众人仿佛都陷入了深眠,根本听不到这刺耳的求救声。

    林秋石躺在床上也没动,直到求救者到了他的门口。

    “救命啊,救命啊。”姑娘哭叫着,重重的拍打着门板,“求求你开开门,他疯了,他要杀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求求你救救我吧!!”

    林秋石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他却没有动,沉默的思考到底要不要去开门。

    本来应该在他身侧熟睡的阮白洁却轻声开了口,“你想救下她么?”

    林秋石道:“我能救?”

    阮白洁眨眨眼睛,隔了一会儿,才道:“如果你想的话。”

    林秋石感觉外面大概率是人的声音,又看见阮白洁不打算阻拦他,便迅速站起走到门边,咬咬牙拉拉开了门锁。

    这一开门,门外的场景把他吓了一大跳,只见喊救命的姑娘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她手臂似乎受伤了,一边哭一边用另一只手捂着,见到林秋石开了门,疯了似得扑了过来:“救命——救救我!”

    林秋石道:“出什么事了?”

    “他想杀我——”姑娘哭叫着,“他想杀我!!”

    林秋石后退一步,让她先进了屋子:“谁想杀你?”

    姑娘说:“程文!!”

    这名字林秋石有点印象,似乎是团里的一个男人,他还想再问什么,就听到楼梯处传来了哐哐哐的砸门声。一楼和二楼之间有一扇破旧的木门,平日大家睡觉的时候都会关起来,大约也就是这扇门,救了面前这个姑娘一命。

    林秋石示意她进来,然后随手锁上了门。

    姑娘的抽泣着,浑身上下都在发抖,一副被吓的不轻的模样。

    门外哐当一声,一楼到二楼的木门在暴力的破坏下终于坚持不住,很快他们外面的走廊上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姑娘口中被叫做程文的男人显然是在寻找她,程文道:“跑哪里去了——你们快点把王潇依交出来,别让她进门!!”

    王潇依因为害怕小声的啜泣起来。

    阮白洁也下了床,面对这样的情形,她倒是一点也不急,还在慢吞吞的整理自己的头发。

    程文的脚步在林秋石的屋外停住了,走廊上的血迹断在了林秋石的门口,这个痕迹太过明显,让他一下子就找到了王潇依的所在之处。

    “开门!!林秋石!!!”程文大叫,“王潇依是不是在你的屋子里!!”

    林秋石没说话。

    阮白洁娇滴滴的开了口:“这么晚了你们闹什么呢?”

    程文说:“你们快点把她交出来——她不是人!!别被她骗了!!”

    林秋石:“你什么意思?”

    程文似乎十分烦躁,充满了不耐烦和狠辣:“她真的不是人,你们信我——”

    王潇依闻言哭叫了起来:“你才不是人,程文,你居然想用这种借口来杀我,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活下去了么?”

    程文听到这话,语气一下子下子狰狞了起来,他道:“王潇依,你别装了,你就是藏在我们中间的那个怪物,我已经发现了你的秘密!!给我滚出来!!”他说着开始重重的撞门,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这门本来就有些破旧,以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如果铁了心想要撞开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林秋石站在门边骂道:“你要是杀了王潇依,就算是活着出去了,你也是杀人犯!”

    程文道:“林秋石,你别多管闲事!”

    林秋石道:“我他妈今天还就管定了,你有本事进来,老子弄不死你。”他被外面这人气的直接撸起了袖子,喘着粗气就开始在屋子里寻找反击的工具。

    程文也察觉了林秋石的怒意,撞门动作微微停了下来,最后他哑着嗓子说了句:“林秋石,今天我来当这个坏人,你把她弄出来,只要死了人,我们就能回去了。”

    林秋石:“你做梦。”

    程文:“你——”

    林秋石说:“你走吧,我不会让你杀了她的。”

    外面安静了一会儿,居然真的传来了离开的脚步声,林秋石也没想到程文会这么容易放弃,他愣了片刻后才对着王潇依说:“他走了。”

    王潇依再次抽泣起来。

    下面的大半夜,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没怎么睡。林秋石帮王潇依处理伤口的时候,阮白洁就坐在窗边沉默的看着外面。

    林秋石问她在看什么,阮白洁道:“我在看外面那口井。”

    “这有什么好看的?”林秋石对那口井没什么好印象。

    阮白洁温声道:“多看几眼挺好的,说不定最后我也要去井里呢。”

    林秋石道:“我不会让你去井里的。”他慢慢的把地板上的血迹擦干净,认真的说,“就算要去,也是我先去。”

    阮白洁笑了起来,最后说了一句:“你是个很有趣的人。”

    王潇依还是活了下来,虽然右手受了伤,但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林秋石本来以为第二天程文会心虚的不出现,谁知道早晨他竟然一副无事发生过的模样,坐在了一楼的大厅里吃着早餐。

    王潇依看见他时朝着林秋石身后躲了一下,差点没又哭出来。

    林秋石冷冷道:“程文,你还有脸出现?”

    程文无所谓的看了林秋石一眼:“为什么不能出现。”

    “你居然想杀了王潇依。”林秋石无法理解他的理所当然,“她是个活生生的人!”

    程文冷笑一声,不说话了。

    队里其他人听到两人的对话,有的对着程文投来了厌弃的眼神,有的却是眼神麻木,根本无动于衷,好似杀掉队友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熊漆似乎也有些不高兴,他说了句:“那么有本事去杀鬼啊,对自己队友动什么手。”

    程文往嘴里塞着东西,压根不应话。林秋石怕他突然暴起,一直在谨慎的观察他,他总感觉程文的状态有点不对头,但一时间又找不到违和点在哪儿。

    直到吃完饭,他和阮白洁回到屋子里,阮白洁突然问了一句:“你觉得接下来的三天,那鬼怪还会杀人么?”

    “什么意思?”林秋石一愣。

    “那玩意儿显然是有智慧的。”阮白洁说,“如果我是她,我接下来三天一个人都不会杀。”

    林秋石:“……”

    阮白洁修长的手指慢慢剥去了红薯上的皮,薄唇轻启,在柔软的红薯上留下了一排整齐的牙印:“如果三天之后,我们还没有死物来填井,你猜会发生什么?”

    林秋石明白了阮白洁的意思,他的喉头动了动:“队里会出现不止一个程文。”

    阮白洁点点头。

    林秋石突然就开始怀念起了有困难找警察这句话……程文这要进去了,基本是稳坐杀人未遂的罪名,被判个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林秋石叹气::“那怎么办。”

    阮白洁道:“等吧,事情总会结束的。”无论更好还是更坏。

    大家都在等着夜幕降临,虽然众人都没有说,但大部分人心中都在隐隐期盼第一个死者出现。然而事与愿违,连着两天晚上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原本危险的夜晚此时却变得无比的宁静,仿佛除了风雪,再也没有剩下别的。

    林秋石找了个时间去问了木匠如果三天之内不能填井会发生什么,木匠说,那你们只有再去砍一次树,拜一次庙了。

    这个答案让大家的心情更加沉重,他们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如果再重复一遍之前做的事,整个团队都有可能团灭。

    “其实也不用太紧张。”小柯说,“每个本至少会活下来一个人。”她自嘲的笑了笑,“万一那个人就是自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