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第十扇门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我想洗个澡。”之前那个情绪非常暴躁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 “这里连浴室都没有?”他现在满脸都是鲜血, 眼神里还带着惶惑的味道。但好歹是从稳定下了情绪,没有像之前那样天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有倒是有, 好像是在走廊的尽头。”林秋石道,“我上来的时候看见那里有个公共浴室, 待会我们过去看看?”身边站了个满身是血的人总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而且总有股子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好。”中年男人点点头, 做了自我介绍, 说自己叫曾如国, 是个做珠宝生意的,他言语之中, 还带着些自傲, 看来在现实的世界里的确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只可惜来到了门内之后,现实成了一捧黄土,这里的那些鬼怪可不会因为你有钱手软片刻。

    “分房间吧。”阮南烛说, “我要和余林林一组, 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最后经过讨论,找到了各自的同伴。许晓橙和唐瑶瑶, 另外两个男生则约在了同一间房, 而曾如国则理所当然的被大家排斥了。他脸色铁青, 被气的半晌没说话, 但这里可没人给他面子, 大家都装作没看见。

    阮南烛对待他的态度倒也没有很差,还温声劝他早点去把身上的血洗干净。

    “难道我要一个人住么?”曾如国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死了,现实里也活不下去,但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颤声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唐瑶瑶对待这中年人的态度很不客气:“你放心吧,要死的早晚会死,和谁住都一样。”

    曾如国还想再说什么,但看见大家都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只能作罢。

    大家分好房间之后,阮南烛又提议他们去楼顶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唐瑶瑶表示同意。

    这楼十四层就是顶楼,再往上是楼顶的天台。天台上的门挂着一把锈蚀的大锁,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林秋石接着门缝往天台往里面看,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去楼下看看吧,楼上好像什么都没有。”

    “等明天天亮了再来看吧。”唐瑶瑶提议,“现在马上要天黑了,我们洗漱之后赶紧睡觉。”

    “就不能聚在一起互相守夜吗?”那个第一次进门的年轻男孩子提出了之前林秋石也纠结过的问题,“大家人多力量大,这么分散了晚上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行。”阮南烛说,“大家如果聚在一起,到了某个时间点一定会睡着,作为一个老人,我给你们的建议是越早睡着越安全,晚上出现什么意外都不要出来看。”

    那男孩子闻言只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先去洗漱吧。”阮南烛道,“趁着现在时间早。”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虽然依旧算得上是下午,但天边的乌云却将整个天幕盖的严严实实,仿佛下一刻世界就会落入黑暗之中。

    队伍里的四个男人先到了公用的澡堂,曾如国在他单独住的那间房里找到了换洗的衣物,看起来是想洗个澡。

    林秋石觉得洗澡太麻烦,打算简单洗漱就回去。

    其他人似乎也不打算在浴室里多待,手上的动作都很匆忙。

    林秋石边洗脸,边观察着这浴室。这浴室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地板上全是滑腻腻的污渍,无论是墙壁还是旁边蹲坑,都给人一种肮脏的感觉。因为天色有些暗了,天花板上的灯亮了起来。这灯光呈现出的是一种黯淡的黄色,投射在浴室里,让人感觉周遭的一切仿佛成了张加上滤镜的旧照片。

    两个住在一起的男人已经解决完毕,准备回去,他们对着林秋石唤了一声,“余林林,我们先走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也弄的差不多了,拿起自己的毛巾便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

    “余林林。”在沐浴间的曾如国却突然叫住了他,“你就走了吗?”

    林秋石道:“嗯。”他也知道曾如国肯定是有些怕,“你还有多久?我等你一会儿?”

    曾如国连声道谢。

    林秋石便站在浴室门口,等着曾如国出来。

    这里每间浴室都有一个小小的浴帘,浴帘后面就是喷头。浴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水流落地的声音。

    “怎么洗不干净啊。”过了一会儿后,浴室里的曾如国突然道,“我身上的血怎么洗不干净啊。”

    林秋石道:“怎么了?”

    曾如国说:“洗不干净……”他的声音惶惑无比,暗藏着巨大的恐惧,“全都是血。”

    林秋石朝着曾如国缩在的浴室方向看了过去,虽然灯光昏暗,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曾如国的脚下在不停的流出血水,顺着凹槽灌入了下水道。就算曾如国身上全是血液,但洗了这么久还洗不干净也太奇怪了。

    曾如国越来越恐惧:“还是洗不干净——”

    林秋石感觉到了点什么,他道:“洗不干净就别洗了吧,你快出来。”

    曾如国突然就不说话了。

    林秋石正欲发问,那薄薄的浴帘突然被一双手拉开。林秋石看到了站在浴帘后面的曾如国——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曾如国会洗不干净身上的鲜血。

    只见浴室的喷头上面,趴着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那肉块看起来像是一具婴儿的尸体,血水不断的往下淌着,顺着喷头一直往曾如国的身上流——这他妈能洗干净,就有鬼了。

    林秋石道:“你别洗了,快出来吧!”

    曾如国见林秋石表情难看极了,赶紧拿着毛巾就跑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

    曾如国往外跑的时候,那趴在喷头杆子上的肉块也慢慢的抬起了头,林秋石没敢多看,赶紧转身离开了浴室。

    两人匆忙的跑了出来,正好遇到站在走廊上的阮南烛。

    这会儿曾如国还光着屁股,全身上下都是血,阮南烛:“……你们两个在厕所里那么久干嘛呢?”

    林秋石:“我看着他洗澡!”

    阮南烛表情有些微妙:“……你爱好可真特别。”

    林秋石:“你想哪儿去了??”他面露无奈,把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阮南烛,阮南烛听后朝着还在瑟瑟发抖的曾如国看了眼,“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

    曾如国点点头,狼狈的回去了。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面色深沉,林秋石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情,刚欲发问,就听到阮南烛来了句:“太短了吧。”

    林秋石:“啊?”

    阮南烛:“没事,回去睡觉。”

    林秋石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阮南烛那句太短了是什么意思,他表情扭曲了一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盯着人家那儿看——”

    阮南烛:“是啊。”他压低了声音,“一个姑娘掏出来比你还大,你好意思吗?”

    林秋石:“……”不得不说,阮南烛用他这张漂亮的脸蛋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林秋石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阮南烛倒是一副皮惯了的样子,说溜了溜了,天要黑了,得赶紧回去睡觉。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屋子,躺在了那张木床上。

    不得不说,这屋子太窄了,窄到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地步,林秋石一翻身就能看到灰色的墙壁。并不干净的天花板也好像随时会压下来。阮南烛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入睡,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林秋石也闭了眼,缓缓进入深眠之中。

    但是几人一回去,就感觉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不太对劲,几人面色惨白的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空气中一片死寂,这气氛简直比众人刚到这里时还要糟糕。

    林秋石的目光移到几人身上,迅速的清点了一下人数,在确定人并没有少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熊漆发问。

    里面坐着的一个男人发着抖道:“楼上,楼上的尸体不见了。”

    “只是尸体不见了?”熊漆说,“你们是新人么,尸体不见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被吃掉了。”旁边的女生呜呜咽咽,眼泪流个不停,“到处都是血……”

    熊漆和小柯对视一眼,知道他们是没办法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于是四人便决定去三楼看看情况。

    他们顺着楼梯往上爬,到二楼的时候,林秋石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二楼墙壁上也有了血渍。

    因为是木制结构的房子,所以墙壁也是木头的棕褐色,林秋石看到墙壁上附着了一些黑色的斑点,像是什么东西溅射了上去。

    “小心点,上面可能有东西。”熊漆走在最前面。

    终于到达了三楼,林秋石终于明白了他们口中的被吃掉了,是什么意思。

    原本摆放着尸体的地方空空如也,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尸体没了,却多了点别的东西。只见满地都是肉和骨头的碎末,好像尸体被什么东西凶残的撕扯开,啃了个稀巴烂,只余下残破的碎片。

    林秋石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的脸色一白,感觉胃部不适的翻腾起来。

    “吃的挺干净啊。”小柯倒是习惯了,“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唉。”熊漆叹气,“走吧,把三楼锁了,今天都住二楼。”

    “嗯。”小柯,“我去问下他们具体的情况。”

    他们重新回到一楼,又详细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楼下的人这才将屋子里的事告诉了他们。

    原来熊漆他们走后,一群人就在楼里搜查了一下,结果搜到二楼的时候,他们听到三楼传来了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咀嚼什么东西,外带着狼吞虎咽的吞咽声。

    然后大家数了一下人数,确定三楼没有他们的人之后,就开始冒冷汗了。

    众人没敢上去看,僵硬在二楼观察着情况,等到咀嚼声消失的时候,他们才壮着胆子去三楼看了情况——却只看到了一地的碎肉和骨头。

    “太可怕了。”团队里另外一个年长的姑娘神情已经有些呆滞,她说:“我才是第三次进门里,怎么会就遇到了这样的世界,我们能活着出去么?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屋子里寂静一片。

    熊漆微微叹气,说自己饿了,想找点东西吃,问有没有人跟他一起去厨房。

    林秋石道:“我陪你去吧。”

    阮白洁坐在林秋石旁边,细声细气道:“秋石,我也饿了,我想吃面条。”

    林秋石:“我去看看有没有,有就给你煮一碗。”

    “好。”阮白洁弯着眸子,温柔的看着林秋石,“注意安全哦。”

    林秋石点点头。

    厨房在客厅的左边,这里没有天然气,只有最原始的木柴。

    熊漆和林秋石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厨房,熊漆低着头生了火后才说了句:“我不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们。”

    “什么意思?”林秋石愣了一下。

    熊漆沉默的望了眼门口处,确定外面没有人后,才小声道:“我不能确定我们的团队里都是人。”

    林秋石的后背因为这句话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熊漆说,“我们以为的队友其实并不是队友,而是那些东西。”

    林秋石道:“那你为什么相信我?万一我也是那些东西呢?”

    熊漆看了他一眼:“你不像。”

    林秋石:“……”

    熊漆继续说:“而且他们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几次这种事情的人,都太慌了,比你还慌。”

    林秋石被这么夸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挺怕的。”

    熊漆听到这话自嘲的笑了笑:“你这算什么怕,我第一次进到门里的那天晚上尿了三次裤子。”

    林秋石想到了昨晚那个恐怖的女人,沉默的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心想自己还好把持住了……

    熊漆:“我建议你也最好保留一些线索,不要全部说出来。”

    林秋石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可以问一下你进来过几次了么?”

    熊漆:“六次了。”

    “哦……”林秋石尽量消化着熊漆给他的信息,关于门,团队,还有一些隐藏的线索。

    “你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尽量活着出去。”熊漆自嘲的笑了笑,“虽然我看这个世界是悬了。”

    炉灶里的火被点燃,将铁锅里的水烧的滚烫。

    林秋石在旁边找到了一个装着食材的筐子,里面有面有鸡蛋,甚至还有一些绿色的蔬菜,他把面下下去,又煎了个蛋,食物的香气弥漫在厨房里,祛除了那种阴凉的恐惧。熊漆见状赞了一句:“手艺不错。”

    “还好。”林秋石笑了笑。

    面煮了四碗,熊漆小柯,林秋石还有阮白洁,其他人林秋石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阮白洁也是饿了,捧着碗就开始吃面条,平常人吃面总会有点声音,她却是悄无声息的把整碗面吃了个干净,连汤都没剩一口。吃完之后也不吭声,转头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被她火热的视线盯的发毛,无奈道:“你没吃饱?”

    阮白洁:“吃饱了。”话语刚落,她肚子很配合的响了一下。

    林秋石:“……你吃吧,我再弄点别的去。”

    阮白洁:“不了不了。”

    林秋石:“真的不了?”他作势要继续吃,却见阮白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模样实在是太可爱,让林秋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好了,你吃吧,我差不多了。”

    “好好好。”这次阮白洁没客气。

    两碗面下肚,出去一趟的那种寒冷感总算没了,熊漆一边吃,一边把他们从木匠老人那里得来的信息告诉了大家,当然,他没有说全部,保留了最后一个填井的线索。

    “会不会钥匙就在棺材里?”团队里还是有相对比较冷静的人,其中一个名字叫张子双的男人道,“既然关键线索是棺材,那我觉得大概率就是这样……”

    “唉,希望是吧。”熊漆道,“我计划明天早晨一起去山上砍树,男人都去,女人也可以跟在旁边,实在是怕冷的,就躲在屋子里吧,不过屋子里出了什么事,我们就帮不上忙了。”

    众人讨论之后,都同意了熊漆的提议,虽然有人觉得这种风雪天气上山太过危险,但在这个世界里最危险的其实不是天气,而是那些神出鬼没的脏东西。能早一点造好棺材,离开这里,显然才是上上策。

    这么一耽搁,天色又暗了下来。

    夜幕降临后大家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便早早的回了房间。林秋石提问说为什么不能大家聚在一起,熊漆道:“因为聚在一起,会在固定的时间全部睡着。”

    “什么意思?”林秋石有点蒙,“意思是到了点,所有人都会睡着?”

    “嗯。”熊漆道,“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机制吧,只要在同一个屋子里的人数超过了一个数值,大家就会在固定的时间睡着,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没办法。”

    “那我们岂不是只能束手就擒?”林秋石蹙眉。

    “其实那些东西也不能随便杀人。”熊漆说,“他们杀人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门里世界难度越高,条件就越宽泛,而且有些条件非常的……让人难以理解。”

    林秋石:“比如?”

    熊漆道:“比如可以杀脚上穿了鞋的人。”

    林秋石:“……”他默默的看了眼自己脚上的鞋。

    熊漆见他的模样,笑了起来:“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而已,万一这个世界的条件是可以杀脚上没穿鞋的人呢,你脱了鞋反而死了。况且这些条件不是单一的,有的需要很多条件叠加在一起,所以经过总结规律,晚上一觉睡到天亮反而是比较安全的做法。”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当然,前提是你要能睡着。”

    林秋石因为熊漆的话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他看了眼身侧手里抓着一把瓜子正在漫不经心磕着的阮白洁,总觉得昨夜的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

    似乎只要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变成三楼里那两具冰冷的尸体之一。

    “去睡吧。”熊漆道,“晚安。”

    林秋石点点头:“晚安。”他又唤了阮白洁一声,叫她一起去睡觉。

    阮白洁打了个哈欠,把剩下的瓜子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她揉揉眼睛,嘟囔着:“好困啊,今天早点睡吧。”

    林秋石道:“好,早点睡。”

    三楼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不能使用了,于是所有人都搬到了二楼。

    林秋石依旧和阮白洁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次他有了准备,决定先把窗户锁好,打算把窗帘也拉上,但是这窗帘好像很久没有用过了,怎么都拉不动。

    阮白洁穿着睡衣躺在被窝里哼哼唧唧:“秋石,好冷啊。”

    林秋石还在研究窗帘,闻言头也不回:“冷就多穿点。”

    阮白洁:“……你没女朋友吧?”

    林秋石莫名其妙:“女朋友,为什么要有女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