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入夜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走吧,把尸体弄回去。”程文看见尸体, 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 恨恨的瞪了王潇依一眼,“算你命好。”

    王潇依露出恐惧的表情,打算躲到林秋石身后去。这次林秋石没让她这么做,他一把抓住了王潇依的手腕, 道:“别怕他, 有我们在呢, 程文, 你有病吧,吓个姑娘干嘛?”

    程文说:“她根本就不是人,我全都看见了!”他似乎精神上像是出了点问题似的,情绪一直很暴躁。不过被林秋石说了几句,好歹没有再威胁王潇依, 而是低着头和熊漆一起将雪坑里的尸体挖了出来。

    这尸体在雪地里被冻了几天, 还是之前的模样,甚至于腰腹上被砸断的地方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脏和脊椎,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如果是林秋石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想吐了。但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此时的林秋石看见尸体已经是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想再研究研究。

    “怎么搬回去?”小柯发问, “背吗?”

    “拖回去吧。”熊漆道, “虽然不太尊重死者,可也总比再死两个活人好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背一下死人或许没什么,但门内的世界太过诡异,谁知道后背上的死人会不会突然活过来。

    “行。”林秋石表示赞同。

    于是他们两人用绳索把尸体捆了起来,然后将之前带来的木板子放在尸体下面,做成了一个简易的雪橇,便于在雪地上拖行。

    “走。”搞完之后,熊漆和林秋石一人拉一边,带着尸体便顺着小道往前。姑娘们则走在前面,林秋石一边拖一边将注意力放到王潇依身上。

    他刚才故意抓了一下王潇依的手腕,感觉并没有什么异样,人体的温度和肌肤的触感都很正常,难道刚才在树林里是他的错觉?不……林秋石下一刻就否决了自己的怀疑,在这个世界里,就算是错觉也该多加小心,毕竟踏错一步,可能就会没了性命。

    几人一路往前,阮白洁走在林秋石的身后,两人靠的很近,她低声道:“你看见什么了?”

    林秋石说:“两个影子。”

    阮白洁心领神会的哦了一声。

    林秋石道:“是人吗?”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的问话,轻轻笑了一声,她说:“我说是人就是人了?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林秋石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你好看?”

    阮白洁:“这话我爱听。”她停顿片刻后,又道,“不太确定,但是大概率是人,但是也不能放松,毕竟虽然本体是人,谁知道身边带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林秋石觉得很有道理。

    山道很窄,好在尸体不算太重,他们下了山道之后都松了一口气,至少路上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

    “快点回去吧。”熊漆看着天色露出担忧的表情,“这天快要完全黑了。”

    “嗯。”林秋石应了声。

    夜幕降临后,整个村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雪花落地的沙沙声,反而将周围衬托的更加静谧。

    就在众人继续往前时,走在前面的王潇依,突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呛住了,身体也跟着弯了下来。

    “王潇依,你没事吧?”站在旁边的小柯询问。

    王潇依没说话,一只手轻轻的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谁知道下一刻,本来情绪已经稳定的程文突然暴起,抓着手上的铁铲就冲着王潇依砸了过去。

    “你做什么!”林秋石及时拦下了程文,他道,“程文你疯了!”

    程文眼眶赤红,仿佛一个没有了理智的疯子,嘴里嘶哑的吼叫着,“她是鬼怪!!你们不要拦我!!”

    王潇依咳的越来越厉害,她半跪在地上,因为剧烈的咳嗽声甚至开始不住的呕吐。

    小柯离她近,当看清楚了她呕出来的东西时,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秋石转身,看见王潇依的嘴里居然全是黑色的头发,她用手抓着颈项,表情痛苦至极,那些黑色的头发从她的嘴里涌出,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地上不住的蠕动。

    “我要杀了她!!不然她会杀了我们的!!”程文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人在极限下爆发出的力量非常恐怖,几乎是片刻之间,他就用力的甩开了林秋石。林秋石重重的倒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文挥舞着铁铲,一铲子砸在了王潇依的头上。

    “啊啊啊!!!”王潇依发出凄厉的惨叫,脑袋直接被劈成了两半,滚烫的鲜血溅射在白色的雪地里,冒出袅袅白烟。她呕吐的动作也停下了,就这样保持着痛苦的姿态,缓缓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她死了。”程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用脚踢了一下王潇依的身体,还在笑,“哈哈,我们可以活下去了。”

    没人说话,剩下的四人,都沉默的看着这骇人的一幕。

    王潇依呕吐出来的头发逐渐开始变淡,最终消失不见,她眼睛大大的睁着,仿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哈哈,哈哈。”程文松了手,沾满了鲜血的铁铲落在地上,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众人要么恐惧严么厌恶的表情,“你们这样看着我什么意思?是我救了你们!”

    “沙沙沙……”

    就在气氛凝固之时,雪地里传来的沙沙声,打破了沉默。

    林秋石转头,清楚的听到山林那边传来了这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摩擦着朝这里靠近。

    “这是什么声音?”林秋石感觉很不好,“我们快走吧。”

    “嗯。”熊漆也脸色微变,没有精力再去管杀了王潇依的程文和林秋石默契的拉起了绳索朝着家的方向奔跑了起来。

    这次大家奔跑丝毫没有留下余力,但松软的积雪和厚重的衣物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林秋石喘着粗气,却是不敢停下脚步,他清楚的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程文也在跟着跑,还跑在了队伍最前面,他是第一个到达住所的。

    “程文,快把门打开!”熊漆暴躁的大喊。

    程文慌乱的打开了门,按理说他下一刻动作应该是冲进去,结果不知道他看到了门里的什么东西,竟是抓着手里的铁铲对着空气就是一通乱劈,嘴里不住的大叫:“有鬼啊,有鬼啊——”

    林秋石开始以为是他情绪崩溃了,但是仔细观察后,他愕然的发现程文的确除了问题,他被月光映照的影子变成两个。一个是属于他自己的,一个则是一个长发的女人,那女人伸出手,牵住了程文,两个影子就这样静静的并排躺在地上,仿佛已经脱离了程文的**。

    “有鬼!!有鬼!!”程文凄惨的叫着,恐惧已经要将他最后一根神经压垮,最后还是林秋石看不过去,上去就给了他一记手刀,直接将他人劈晕了,他才没有再胡乱惨叫。

    “快进来!!!”阮白洁在屋子里叫,“那东西快要来了。”

    林秋石和熊漆分工合作,一个人搬尸体,一个人搬人,刚好将尸体和人都搬进了屋子,就听到那刺耳的沙沙声到了门口。

    “咚咚咚。”有人敲了门。

    屋子里剩下的四人都在喘气,无人应和。

    “咚咚咚。”敲门声还在继续,似乎是察觉了他们不会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开开门呀,我好饿啊,你们给我点吃的吧。”

    林秋石听到饿这个字,马上想起了木匠口中的那个邪神。

    “我好饿啊。”女人碎碎念着,声音越来越大声,“你们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

    “卧槽。”小柯突然骂了脏话,“你们看围墙!”

    林秋石闻言朝着围墙看了过去,竟是在围墙上面看到了半个支出来的脑袋和一双黑色的眼睛,这院子里的围墙足足两米高,正常人类根本不可能从后面冒出头。

    “我好饿呀。”那双眼睛慢慢的移动,发现了站在院子里的他们,“我好饿呀,你们不给我吃的,我就只能自己来找了。”

    “怎么办?”林秋石嘴巴发干。

    阮白洁道:“走,不管她,先把尸体扔下井再说。”

    “好。”林秋石同意了阮白洁的话,和熊漆一起夹着尸体,朝着井口去了。阮白洁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直到到了井口,她居然还大着胆子的朝着井里看了一眼。

    “扔吧。”阮白洁说。

    林秋石和熊漆同时松手,那具残破的尸体顺着井口滑下,但却许久听不见落地的声音。

    不过虽然没有落地的声音,里面却很快多了点别的声音……一种让人不愉快的咀嚼声。

    “真好吃。”围墙外的女人突然说,“真好吃……”

    林秋石重重的松了口气。

    雪天路滑,大家都走的格外小心。

    熊漆提着油灯在前面开路,招呼着大家慢慢来。

    原本雪只是星星点点的往下落,然而在他们往回走的路上,雪突然大了起来,如鹅毛一片,飘飘洒洒布满了整个天空。

    阮白洁并不重,林秋石背着她还算轻松,他低着头仔细看着脚下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

    风声越来越大了,甚至到了有些刺耳的程度,飘落的雪花遮挡了林秋石大半的视野,他开始有些看不清楚面前的人。

    这种感觉非常的糟糕,林秋石脚步微顿,正欲停下,却听到耳边传来了阮白洁的声音,她说:“别停,继续走。”

    林秋石闻言只好继续往前。

    然而越往前走,他越觉得有点不对劲,起初林秋石以为是天太冷自己被冻糊涂了,但随着路途渐远,他终于察觉出了违和感的来源。

    太轻了,他身后的人太轻了,仿佛已经没了重量一般,林秋石吞咽了一下口水,尝试性的将背上的人往上送了一下。

    ——果然不是他的错觉,伏在他背上的人很轻,如同纸糊的一般,虽然形态俱在,但是却毫无重量。林秋石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唤道:“白洁。”

    没有声音。

    “白洁。”林秋石继续叫。

    “怎么啦?”阮白洁把脸贴到了林秋石的颈项上,她的脸冰冷一片,皮肤又湿又软,给了林秋石一种不太妙的联想,她说,“你叫我做什么。”

    “没事。”林秋石道,“就是问你冷不冷。”

    “我不冷。”阮白洁说,“一点都不冷。”

    林秋石不敢停下脚步,之前他一直埋头走路,此时抬目观察四周,却是发现自己和前面的人相隔很远。

    大雪之中,他只能隐约看见前面模糊的油灯和几个在风雪中行走的背影,他背上背着的,似乎也不是阮白洁,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林秋石微微咬了咬牙。

    “你在发抖。”背上的东西,有着和阮白洁一样的声音,她轻轻的,柔柔的说,“你很冷吗?”

    “还好。”林秋石道,“只是有点冷。”

    “你想去一个不冷的地方么?”她这么问,“一个温暖的,不会下雪,不会天黑的地方。”

    林秋石心想接下来是不是他该问是什么地方,但是他一点都不想问这个问题,于是干脆沉默下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她道。

    “因为我在想。”林秋石干巴巴的回答。

    她问:“在想什么?”

    林秋石的脚步停了片刻,大声道:“我在想怎么把你丢下去!”他说完这话,瞬间撒手,然后也没回头,朝着前面狂奔而去。

    显然他的抉择是正确的,因为他撒手之后,没有听到任何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东西绝对不是个人。

    林秋石拔足狂奔,抓着空隙朝着身后望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没把他心脏病吓出来。只见那个被他扔下来的东西,身躯毫无生气的趴在雪地上,而脖子却越来越长,朝着他狂奔的方向一路延伸,披散着黑色头发的脑袋在雪地里摩擦,歪着头追问他:“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林秋石怒道:“我他妈喜欢你个头——”

    越来越长的头:“……”

    林秋石压根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只求快点追上前面的伙伴。但是让他绝望的是,无论他跑得多快,前面的人影和灯光都没有靠近一点,他仿佛是在追逐梦境中的海市蜃楼。

    而身后的那玩意儿,却离他越来越近。

    完了,在那东西即将追上他的时候,林秋石心中泛起了绝望。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都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卧槽!”林秋石跌了个狗吃屎,乃至于啃了好大一口雪,不过这个动作让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出来,随后他感到有人把他从雪地里直接拎了起来。

    “林秋石,林秋石,你行不行啊,我有那么重吗?”是阮白洁的声音。

    林秋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扭过头,看到了蹲在他旁边正用手指戳着他脸颊的姑娘。

    而熊漆则是那个将林秋石从雪地里拎起来的人,他道:“没事吧?”

    林秋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他妈以为我死定了。”

    阮白洁歪着头:“为什么?”

    林秋石简单的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说还好最后被绊了一下,不然怕是已经凉了。

    “哦。”阮白洁道,“我说你为什么摔倒了,我还以为是我太重了呢。”

    林秋石:“还行,不是特别重。”

    阮白洁弯起嘴角。

    熊漆道:“快点起来吧,他们都要走下山坡了,这天要黑了,我们也得快点。”

    林秋石点点头,爬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膝盖有点疼,估计是刚才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伤到了。但他没有提这事儿,而是跟着熊漆他们继续往前走,本来他还想背着阮白洁,最后却被阮白洁拒绝了,表示林秋石太瘦了,被他背着咯胸。

    林秋石听后幽幽的小声问了句:“你有胸吗……”刚才背着阮白洁时他感觉阮白洁的胸前一片平坦,完全没有任何柔软的感觉。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这句话就怒了,气道:“好好好,你胸大你先说!”

    林秋石:“……”

    三人加快脚步,想要赶上前面的人,可就在此时,林秋石却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你们听到了吗?”林秋石问,他担心这也是他的幻觉。

    “听到了。”熊漆脸色发黑,“快点,出事了。”

    三人直接跑了起来,等他们到了前面时,却看到了可怖的一幕。

    原本扛着木头的三人死了两个,他们的身体被木头直接砸成了两半,最恐怖的是虽然身体断了,可他们却还是有意识,嘴里冒着鲜血,不住的发出惨叫和求救。

    而剩下的那个则瘫软在地上,裤裆湿了一片,嘴里崩溃的嚎啕大哭:“救命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熊漆问。

    小柯道:“他们本来走在路上,结果突然都松了手,木头直接下滑,砸在了前面两个人的腰上。”

    熊漆还没说话,剩下的那个幸存者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一路狂奔,嘴里哭嚎着:“有鬼啊,救命,有鬼啊——”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着他狂奔着消失在了雪幕之中。

    而地上剩下的两人,也奄奄一息,眼见断了气。

    “怎么办啊……”团队里的女人哭了起来,嚎啕之声连绵不绝,“我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儿了。”

    熊漆的胡须上挂满了雪花,他叹了口气,神情倒也说得上平静,他道:“走吧,先把木头扛回去。”

    这木头砸死了人,谁还敢扛,大家都不肯动,最后还是林秋石主动出来和熊漆一起扛起了这沾满了血液的木头。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还好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两人先将木头送到了木匠那儿。木匠老头看到木头上的血液一点也不惊讶,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只是哑着嗓子提醒他们:“还差两根。”

    熊漆和林秋石都没说话,转身回了住所。

    那木头砸下来的事情实在是蹊跷,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林秋石觉得自己又躲过了一劫,他看着面前的火堆,发着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茫然状态。

    阮白洁坐在他的旁边,突然说:“我想吃面条耶。”

    “嗯。”林秋石道,“我先休息一会儿。”

    阮白洁说:“你怎么了,累了吗?”

    “没有,我只是在思考我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林秋石说,“本来我在原来的地方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走出家门,发现走廊上出现了十二道铁门,然后我开了其中一扇……”

    阮白洁安静的听着。

    “接着就出现在了这里。”林秋石道,“铁门的意思只是意味着恐惧和折磨?”

    阮白洁闻言笑了起来,她说:“我觉得现在想这些是没有意义的,不过这样的经历或许不是折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