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佐子呀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其他人纷纷点头。

    屋子里的女主人一共给了他们四把钥匙, 这四把钥匙分别对应了十四楼的四家住户。阮南烛在楼上转了一圈, 把能开的门都开了,发现这些房型基本都是一样,一门一窗一张床,房子小的如同棺材, 层高又很低,躺在床上的感觉当真像是躺在棺材里似得。

    “我想洗个澡。”之前那个情绪非常暴躁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 “这里连浴室都没有?”他现在满脸都是鲜血, 眼神里还带着惶惑的味道。但好歹是从稳定下了情绪,没有像之前那样天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有倒是有,好像是在走廊的尽头。”林秋石道, “我上来的时候看见那里有个公共浴室, 待会我们过去看看?”身边站了个满身是血的人总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而且总有股子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好。”中年男人点点头, 做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叫曾如国, 是个做珠宝生意的,他言语之中,还带着些自傲,看来在现实的世界里的确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只可惜来到了门内之后,现实成了一捧黄土, 这里的那些鬼怪可不会因为你有钱手软片刻。

    “分房间吧。”阮南烛说, “我要和余林林一组, 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最后经过讨论,找到了各自的同伴。许晓橙和唐瑶瑶,另外两个男生则约在了同一间房,而曾如国则理所当然的被大家排斥了。他脸色铁青,被气的半晌没说话,但这里可没人给他面子,大家都装作没看见。

    阮南烛对待他的态度倒也没有很差,还温声劝他早点去把身上的血洗干净。

    “难道我要一个人住么?”曾如国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死了,现实里也活不下去,但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颤声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唐瑶瑶对待这中年人的态度很不客气:“你放心吧,要死的早晚会死,和谁住都一样。”

    曾如国还想再说什么,但看见大家都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只能作罢。

    大家分好房间之后,阮南烛又提议他们去楼顶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唐瑶瑶表示同意。

    这楼十四层就是顶楼,再往上是楼顶的天台。天台上的门挂着一把锈蚀的大锁,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林秋石接着门缝往天台往里面看,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去楼下看看吧,楼上好像什么都没有。”

    “等明天天亮了再来看吧。”唐瑶瑶提议,“现在马上要天黑了,我们洗漱之后赶紧睡觉。”

    “就不能聚在一起互相守夜吗?”那个第一次进门的年轻男孩子提出了之前林秋石也纠结过的问题,“大家人多力量大,这么分散了晚上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行。”阮南烛说,“大家如果聚在一起,到了某个时间点一定会睡着,作为一个老人,我给你们的建议是越早睡着越安全,晚上出现什么意外都不要出来看。”

    那男孩子闻言只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先去洗漱吧。”阮南烛道,“趁着现在时间早。”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虽然依旧算得上是下午,但天边的乌云却将整个天幕盖的严严实实,仿佛下一刻世界就会落入黑暗之中。

    队伍里的四个男人先到了公用的澡堂,曾如国在他单独住的那间房里找到了换洗的衣物,看起来是想洗个澡。

    林秋石觉得洗澡太麻烦,打算简单洗漱就回去。

    其他人似乎也不打算在浴室里多待,手上的动作都很匆忙。

    林秋石边洗脸,边观察着这浴室。这浴室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地板上全是滑腻腻的污渍,无论是墙壁还是旁边蹲坑,都给人一种肮脏的感觉。因为天色有些暗了,天花板上的灯亮了起来。这灯光呈现出的是一种黯淡的黄色,投射在浴室里,让人感觉周遭的一切仿佛成了张加上滤镜的旧照片。

    两个住在一起的男人已经解决完毕,准备回去,他们对着林秋石唤了一声,“余林林,我们先走了。”

    林秋石点点头,他也弄的差不多了,拿起自己的毛巾便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

    “余林林。”在沐浴间的曾如国却突然叫住了他,“你就走了吗?”

    林秋石道:“嗯。”他也知道曾如国肯定是有些怕,“你还有多久?我等你一会儿?”

    曾如国连声道谢。

    林秋石便站在浴室门口,等着曾如国出来。

    这里每间浴室都有一个小小的浴帘,浴帘后面就是喷头。浴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水流落地的声音。

    “怎么洗不干净啊。”过了一会儿后,浴室里的曾如国突然道,“我身上的血怎么洗不干净啊。”

    林秋石道:“怎么了?”

    曾如国说:“洗不干净……”他的声音惶惑无比,暗藏着巨大的恐惧,“全都是血。”

    林秋石朝着曾如国缩在的浴室方向看了过去,虽然灯光昏暗,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曾如国的脚下在不停的流出血水,顺着凹槽灌入了下水道。就算曾如国身上全是血液,但洗了这么久还洗不干净也太奇怪了。

    曾如国越来越恐惧:“还是洗不干净——”

    林秋石感觉到了点什么,他道:“洗不干净就别洗了吧,你快出来。”

    曾如国突然就不说话了。

    林秋石正欲发问,那薄薄的浴帘突然被一双手拉开。林秋石看到了站在浴帘后面的曾如国——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曾如国会洗不干净身上的鲜血。

    只见浴室的喷头上面,趴着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那肉块看起来像是一具婴儿的尸体,血水不断的往下淌着,顺着喷头一直往曾如国的身上流——这他妈能洗干净,就有鬼了。

    林秋石道:“你别洗了,快出来吧!”

    曾如国见林秋石表情难看极了,赶紧拿着毛巾就跑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拿。

    曾如国往外跑的时候,那趴在喷头杆子上的肉块也慢慢的抬起了头,林秋石没敢多看,赶紧转身离开了浴室。

    两人匆忙的跑了出来,正好遇到站在走廊上的阮南烛。

    这会儿曾如国还光着屁股,全身上下都是血,阮南烛:“……你们两个在厕所里那么久干嘛呢?”

    林秋石:“我看着他洗澡!”

    阮南烛表情有些微妙:“……你爱好可真特别。”

    林秋石:“你想哪儿去了??”他面露无奈,把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阮南烛,阮南烛听后朝着还在瑟瑟发抖的曾如国看了眼,“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

    曾如国点点头,狼狈的回去了。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面色深沉,林秋石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情,刚欲发问,就听到阮南烛来了句:“太短了吧。”

    林秋石:“啊?”

    阮南烛:“没事,回去睡觉。”

    林秋石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阮南烛那句太短了是什么意思,他表情扭曲了一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盯着人家那儿看——”

    阮南烛:“是啊。”他压低了声音,“一个姑娘掏出来比你还大,你好意思吗?”

    林秋石:“……”不得不说,阮南烛用他这张漂亮的脸蛋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林秋石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阮南烛倒是一副皮惯了的样子,说溜了溜了,天要黑了,得赶紧回去睡觉。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屋子,躺在了那张木床上。

    不得不说,这屋子太窄了,窄到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地步,林秋石一翻身就能看到灰色的墙壁。并不干净的天花板也好像随时会压下来。阮南烛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入睡,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林秋石也闭了眼,缓缓进入深眠之中。

    这一对双子虽然穿的衣服不同,发型上也有细微的差别,但是模样当真是一模一样,至少目前林秋石看不出什么差别。

    他和程千里又说了声晚安,回到了二楼,这次他走的格外小心,害怕走廊尽头又冒出来一个三胞胎之类的。

    当然,三胞胎肯定是没有了,林秋石成功的进入了程千里说的那间卧室,卧室门口还挂着一个名牌,上面写着林秋石的名字,大约是怕他走错地方。

    卧室里的环境很不错,中间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大床,旁边是电脑,靠窗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有水果和零食。

    林秋石打开了电脑,又用网页搜了一下今天程千里给他看的那些新闻,但是当他看到某张照片时,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条社会新闻,说的是某个王姓女子在桥上自杀身亡,自杀的全过程被旁边的路人拍摄了下来。

    这段视频大概上传不久,还没有被和谐,于是林秋石点开之后看清楚了全过程。

    其实在门里的世界里,林秋石只记得张子双和王潇依的衣着。两人的衣服比较特别,一个人穿的是制服,一个人穿的cosplay的装束。

    视频很清楚,甚至拍摄下了自杀者的面容,林秋石将画面放到最大,看着视频里的人露出狐疑的表情。

    这人穿的和王潇依一样,可是模样却完全不同。门里的王潇依很普通,视频里的姑娘却非常的漂亮。

    怎么会长得不一样?林秋石觉得奇怪极了,然而最奇怪的,是他有种感觉,眼前的人虽然和王潇依不同,但的确就是王潇依本人。

    视频播放到最后,那姑娘无视了所有人的劝阻,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桥。视频下面还有文字描述,说尸体已经找到了,死者是xx大学的大一学生,本来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动漫展,却突然失踪,最后出现在了一座很远的大桥上面。至于自杀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这情况显然就很奇怪了,程千里他们故意隐瞒了这件事,林秋石皱着眉头,又想寻找相关新闻看一下死者的具体情况。但很遗憾的是,其他几人都没有正面照片,不过从衣着上来看,的确就是门里死掉的那几个。

    怎么回事呢,林秋石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程千里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这天晚上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他六点多钟下楼的时候,看见程千里坐在屋子里,旁边趴了条狗。那狗屁股圆嘟嘟的跟个土司似得,一看就是只柯基。

    “你们还养狗了?”林秋石有点诧异。

    谁知道程千里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林秋石一眼,没理他。林秋石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不是程千里,是程千里他哥程一榭。

    好吧,又认错人了,林秋石有点无奈。

    夏天亮的早,六点左右,整栋别墅里的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林秋石听到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片刻后,阮南烛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见到林秋石坐在客厅里发呆,道:“这么早?”

    林秋石:“有点饿了。”

    阮南烛:“程一榭,你去做饭。”

    对谁态度都挺冷淡的程一榭居然真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去了厨房。

    林秋石对阮南烛投来了佩服的眼神,看来阮南烛在这个团队里的地位的确不一般。阮南烛在林秋石旁边坐下:“知道多少了?”

    林秋石:“没多少,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阮南烛从兜里掏了根烟:“不介意吧?”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不介意。

    阮南烛点上:“因为我打算下次和你一起进入门里。”

    林秋石一愣:“还能一起进去?”

    阮南烛:“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熊漆和小柯为什么认识?他们两个也是老手了。”

    林秋石:“……等等,熊漆和小柯?”结合昨天他发现的异常情况,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林秋石的脑海里,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白、白洁?”

    阮南烛吐了口烟:“嗯。”

    林秋石:“卧槽!!!我不信!!”

    阮南烛:“有什么不信的,你见过一米八的女生?”

    林秋石:“可是你为什么进到门里会变成女的??”

    阮南烛纠正了林秋石的错误:“不是变成女的,是穿上了女装。”

    林秋石:“……怪不得你胸那么平。”

    阮南烛似笑非笑:“我下面还特别粗呢。”

    林秋石:“……”这笑容倒是有阮白洁的几分风韵,他就该知道,怎么会有那么高的姑娘,虽然模样的确是挺漂亮的。但说实话,面前阮南烛的样子如果扮成姑娘,大概也比阮白洁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你为什么扮成姑娘啊?”林秋石道。

    阮南烛:“爱好。”

    林秋石无法反驳。

    阮南烛:“女人总比男人方便一点。”他笑了笑,“至少不用去扛树。”

    林秋石:“……”这倒也是。

    “每一扇门都会留下下一扇门的线索。”阮南烛的一根烟抽完,将火灭了,“你的下一扇门,就是菲尔夏鸟。”

    菲尔夏鸟,真是一个让人觉得不愉快的童话故事,林秋石蹙眉。

    阮南烛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随手递给了林秋石:“这是你刚离开的那个门的线索。”

    林秋石接过来,发现这也是一张纸条,只是上面写的内容不一样“ 一人不入庙,二人不观井,三人不抱树,独自莫凭栏。”

    入庙,观井,抱树,和门里发生的一切一一吻合,到此时,林秋石才明白为什么在门里的世界里,阮白洁为何能万事先知。

    “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进来了?”林秋石道。

    “说来话长。”阮南烛说,“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解释。总而言之,住在别墅里的都是一群一样的人,大家都必须进入门内的世界,所以互相照应。”

    这时候程一榭做好了早餐,端到了桌子上:“阮哥,吃饭了。”

    阮南烛道:“走吧,吃点东西。”

    林秋石点点头。

    程一榭的手艺很不错,熬了个粥,还炒了两个小菜。三人吃饭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下来了,林秋石得到的信息太多,一时间很难处理完,于是全程安静的吃着饭,也没有再问问题。

    刚下楼的程千里见他这么安静,很感动的表示:“好久没有见过情绪波动这么小的新人了,之前来的那几个不但是个十万个为什么,还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林秋石:“……别墅里还有其他人?”

    程千里:“还有两个,进门里去了,鬼知道他们能不能出来。”他尝了口程一榭煮的粥,嘟囔道,“都不多加点糖。”

    程一榭听到这话面无表看向自己弟弟。

    程千里赶紧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这对双胞胎的互动,倒是很有意思,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就听到程千里说:“你估计下周又要进门,不过不用担心,到时候阮哥陪着你一起进去,应该问题不大。”

    林秋石看了眼旁边的阮南烛在暗暗的叹息,心想完全想象不出门里的阮南烛居然是那样的姑娘,他道:“对了,是不是门里门外,我的长相会发生变化?”

    程千里:“对啊,门里我可丑了。”

    程一榭:“你现在也不好看。”

    程千里:“……”

    “那我门里长什么样?”林秋石有点好奇。

    阮南烛吃了最后一口饭:“下次进去的时候你照照镜子不就行了。”

    也对哦,林秋石觉得挺有道理的。

    “准备一下。”阮南烛说,“菲尔夏鸟的世界应该不会太难,通常第一次进入门里,都不会太难,只要拿到了提示,一切好说。”

    林秋石:“可是为什么我的第一世界感觉挺难的?”

    “因为门里有三个老手。”阮南烛,“除去我,熊漆和小柯也是老手。”他擦干了嘴,“他们应该隶属另外一个组织。”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内情在里面。

    阮白洁并不重,林秋石背着她还算轻松,他低着头仔细看着脚下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

    风声越来越大了,甚至到了有些刺耳的程度,飘落的雪花遮挡了林秋石大半的视野,他开始有些看不清楚面前的人。

    这种感觉非常的糟糕,林秋石脚步微顿,正欲停下,却听到耳边传来了阮白洁的声音,她说:“别停,继续走。”

    林秋石闻言只好继续往前。

    然而越往前走,他越觉得有点不对劲,起初林秋石以为是天太冷自己被冻糊涂了,但随着路途渐远,他终于察觉出了违和感的来源。

    太轻了,他身后的人太轻了,仿佛已经没了重量一般,林秋石吞咽了一下口水,尝试性的将背上的人往上送了一下。

    ——果然不是他的错觉,伏在他背上的人很轻,如同纸糊的一般,虽然形态俱在,但是却毫无重量。林秋石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唤道:“白洁。”

    没有声音。

    “白洁。”林秋石继续叫。

    “怎么啦?”阮白洁把脸贴到了林秋石的颈项上,她的脸冰冷一片,皮肤又湿又软,给了林秋石一种不太妙的联想,她说,“你叫我做什么。”

    “没事。”林秋石道,“就是问你冷不冷。”

    “我不冷。”阮白洁说,“一点都不冷。”

    林秋石不敢停下脚步,之前他一直埋头走路,此时抬目观察四周,却是发现自己和前面的人相隔很远。

    大雪之中,他只能隐约看见前面模糊的油灯和几个在风雪中行走的背影,他背上背着的,似乎也不是阮白洁,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林秋石微微咬了咬牙。

    “你在发抖。”背上的东西,有着和阮白洁一样的声音,她轻轻的,柔柔的说,“你很冷吗?”

    “还好。”林秋石道,“只是有点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