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第四扇门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天终于亮了,在院子里坐了一晚上的林秋石恍如隔世,他道:“都结束了吗?”

    阮白洁不置可否, 只说了一句或许吧。

    砍了树, 拜了庙, 填了井,剩下的事,便是去木匠那里拿棺材。

    众人脸上都是疲惫之色,但疲惫之下, 又暗藏些许兴奋。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步了,只要拿到钥匙,再找到那扇铁门,他们便可以离开这个可怖的世界。

    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连带着走路的步伐也跟着轻快了不少。

    白天的村庄, 没有夜晚的那般阴森恐怖,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 住着一群淳朴的村民,没有鬼怪,也没有死亡。

    他们去木匠那里时, 正好要经过王潇依死去的地方,但林秋石在那里什么都没有看到。地上只剩下白色的积雪,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的尸体被吃掉了么?”林秋石问了句。

    “应该是吧。”阮白洁, “那东西胃口还挺大的。”

    他们到了木匠家, 看见木匠坐在门口慢慢的抽烟, 林秋石先到,便和他打了个招呼,道:“老人家,我们来取棺材了。”

    那木匠也不说话,随手指了指屋内。

    大家依次进了屋子,看了一座漂亮的红色棺材立在不大的屋子里。这棺材非常的漂亮,制作精良,每个细节都严丝合缝,完全不像是短时间内赶工的产品。

    林秋石总感觉刷在棺材上的油漆有点奇怪,他伸手摸了一下,发现这油漆上带着腥味,手感还有些滑腻。

    阮白洁比他反应快了很多,脱口就是一句:“是血浸的吧。”

    “应该是。”熊漆说,“哪有油漆这样的。”

    “算了,管它是什么浸的,先带回去再说。”阮白洁道,“走吧。”

    本来林秋石以为这棺材应该会很重,谁知道真的抬起来居然轻飘飘的,两个人都能轻松的扛起来。

    程文目前状态完全不行,整个团队里就剩下林秋石和熊漆能干力气活儿。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将棺材抬起,朝着住所的方向去了。

    “接下来怎么办呢?”林秋石抬着棺材问。

    “先回去看看棺材里有没有东西吧。”阮白洁道,“我猜那钥匙就在棺材里面,等把钥匙拿出来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林秋石心中默念希望如此。

    到家之后,本来被打晕的程文醒来了,他神情呆滞的坐在大厅里,见到抬着棺材回来的大家也没有打招呼,看表情简直像是个智障似得。

    林秋石见状有点担心,小声道:“我不会把他打傻了吧?”

    阮白洁:“唔……”

    林秋石:“卧槽,我就随手那么一打……”

    阮白洁安慰他:“傻了就傻了呗,反正又没人要你负责,而且傻子还不怕鬼,这不是刚好帮了他么,你是他的恩人啊!”

    林秋石:“……”阮白洁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因为程文昨天的表现,大家都不太想搭理他,熊漆和小柯直接装作没看见。

    “开棺吧。”熊漆将棺材放下后宣布。

    “好。”林秋石点点头,和熊漆一人抬起了一边,然后一起用力,将棺材盖子掀开了。

    嘎吱一声,棺材开了盖,一股子属于木材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小柯是情绪最紧张的,她一看到盖子打开,就连忙支了个脑袋进去,想要看棺材里面有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找到了!!!!钥匙!!!”下一刻,小柯狂喜的声音传来,她几乎喜极而泣了,情绪激动的不得了,“真的有,真的有!!”

    林秋石一看,发现小柯手里多了一把陈旧的青铜钥匙,那钥匙的造型古朴简单,透着时间的气息。钥匙的把手上沾着红色的液体,如果是之前林秋石会觉得是油漆之类的,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一抹红色是人的鲜血。

    “我们有钥匙了,有钥匙了!!”小柯抱着那把钥匙,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看起来情绪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看来虽然平日她表现得很冷静,但是到底还是快要承受不住死亡的压力了。

    “门应该也出来了,可以开始找门了。”熊漆的语气里有些疲惫,他道,“一定要快点,我们没剩几个人了。”

    “一般门都会出现在哪里?”林秋石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一般都是我们住的地方附近,不会特别难找。”熊漆说,“但是十三个人的世界,我也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也不清楚。”

    “好吧。”林秋石看着小柯手里的钥匙,心想至少找到钥匙了。

    阮白洁倒是没有表现出太激动的情绪,她道:“钥匙呢,钥匙归谁保管,让她来我可不放心。”

    受到质疑的小柯满脸怒意:“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不放心?难道你保管我们就放心了?”

    阮白洁似笑非笑,“这可不光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如果你把钥匙弄丢了,我们全都得死在门里,你确定要保管么?可想清楚了。”

    小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正欲说什么,熊漆就按住了她的肩膀:“秋石,你来保管吧。”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这事儿突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正欲推辞,阮白洁却表示了同意,还凑到了林秋石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就拿着吧。”

    林秋石蹙眉:“可是我是第一次进门,没什么经验……”

    “没事。”熊漆说,“我们都对你很放心。”

    “好吧。”林秋石只好同意。

    他伸手接过钥匙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感觉如果不说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铜钥匙而已。

    熊漆提议说大家累了一晚上,先去吃点东西,再讨论门的位置,林秋石表示同意。

    于是熊漆和小柯去了厨房做饭,林秋石和阮白洁坐在客厅里守着程文。

    “他们为什么要把钥匙给我?”林秋石还是有点不解。

    “因为这钥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阮白洁道,“拿着的人,都死的特别快。”她笑了起来,伸出手一根手指在林秋石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当然,你不用担心。”

    林秋石道:“嗯?”

    阮白洁突然低头,浅浅的咬了一口林秋石的耳廓,低语:“我找到门了。”

    林秋石瞬间瞪大了眼睛:“什么?”

    阮白洁:“嘘,小声点。”

    林秋石赶紧收声,压着嗓子道:“你说什么?你找到门的位置了?”

    “对啊。”阮白洁笑眯眯,她似乎对林秋石的耳朵起了浓厚的兴趣,手指头在林秋石的耳廓上划啊划啊,搞得林秋石直痒痒,“你想知道在哪儿吗?”

    这如果是平日,林秋石的所有注意力肯定都得放在阮白洁玩他耳朵的那双手上,但阮白洁此时说的话太让人惊讶,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你知道在哪里为什么不说……啊??”

    耳垂上突然一阵刺痛,林秋石倒吸一口凉气,“你干嘛?”他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右耳上面被阮白洁硬生生的扎了个耳钉上去。

    “没事。”阮白洁还满脸无辜,“就是你戴这个耳钉应该蛮好看的。”

    林秋石摸着耳钉惊了,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先追问门还是追问耳钉的事,阮白洁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道:“那门就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晚上我们就能回去。”

    “小柯和熊漆呢?”林秋石问。

    “他们?”阮白洁似乎对于这两个人的印象不太好,“看我心情吧。”

    林秋石道:“如果可以……也带他们一起回去吧。”小柯虽然脾气差,但熊漆对待他们的态度到底还是不错的,况且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你呀。”阮白洁道,“你就是太心软。”她笑着,“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林秋石被这么说着,莫名的有点脸红,他道:“你别逗我了。”

    阮白洁但笑不语。

    被阮白洁这么一打岔,林秋石直接忘记了问耳钉的事儿,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晚上。直到熊漆他们回来,问他耳朵上怎么多了个东西,他才恍然阮白洁又把他给忽悠了。

    “不好看吗?”阮白洁说,“你为什么要嫌弃我,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林秋石:“……你不要无理取闹。”

    阮白洁化身嘤嘤怪:“你居然说我无理取闹,你好过分,嘤嘤嘤。”

    没交过女朋友的林秋石露出绝望的表情。

    通向村庄的只有一条小路,因为刚下过雨,小路泥泞不堪,走在上面需要格外的小心。

    林秋石和一个高个姑娘走在小路上,这姑娘似乎是个混血儿,眉深目阔很是漂亮,她个子很高,甚至还要比林秋石要高一些,身上穿着身不合时宜的长裙,眼睛里裹着充盈的泪水,姑娘轻轻抽泣着,小声道:“这里到底是哪儿啊?”

    林秋石说:“你之前是在哪儿?”

    姑娘道:“我家厕所里。”

    林秋石:“我是在我家走廊上。”

    姑娘道:“走廊……?”

    林秋石抬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空:“你是不是开了一扇门?”

    姑娘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她道:“对。”

    林秋石回头看着她:“我也是。”

    一阵风吹过,刮着树梢上的叶子簌簌作响,将周围的气氛衬托的更加静谧,天空中突然开始飘起了小雪,仿佛在催促他们加快进程,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到达前面被丛丛树木包裹起来的村庄。

    两人经过交谈,林秋石知道姑娘姓阮,叫阮白洁。

    林秋石听到这名字时愣了三秒,然后违心的夸赞了一句:“好名字。”

    阮白洁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瞪了他一眼,说:“男人都是骗子。”

    林秋石:“啊?”

    阮白洁:“别以为我没看过小黄文。”

    林秋石:“……”看来这姑娘好像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柔弱嘛。在往村庄走的时候,两人交换了一下信息,得知对方都是因为打开了一扇门,而突然出现在了这荒郊野岭。

    阮白洁开的是自己厕所的,林秋石开的是自家走廊上的。

    “那门是黑色的铁门。”阮白洁声音细细的,“什么装饰物都没有,我当时在还在疑惑,家里怎么突然多了这么一扇门,也没多想,就顺手拉开了……”

    拉开的下一秒,他们就出现在了这荒郊野岭。

    林秋石道:“我开的也是黑色的铁门……”他刚说到这里,就看见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那身影很高,应该是个成年男性。

    “前面的大兄弟!!!”林秋石远远的招呼了一声。

    那人的脚步顿住,似乎听到了林秋石的声音。

    林秋石赶紧跑上前去,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好,请问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男人转头,露出一张满是络腮胡的脸,配上他高大健壮的身躯,乍看上去简直像像是一头熊:“你是新来的?”

    林秋石道:“什么新来的……”

    男人不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身后有些害怕的阮白洁:“走吧,到村子里再和你们解释。”

    林秋石道了声好,三人便一起朝着村子走去。

    这里的季节似乎是冬季,天色暗的格外的早,刚到这儿之前明明夕阳还挂在天上,一转眼就只剩下黑压压的云层和飘下的雪花。

    林秋石一边和男人搭话,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里除了村庄之外,并没有别的光源。周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林海,没有道路更无人烟。

    林秋石从兜里掏出根烟,递给了男人,男人却摆摆手拒绝了。

    “大哥,这是哪儿啊。”林秋石问。

    男人道:“你叫我熊漆就行。”

    林秋石心想这还真是人如其名,他还欲再问,却见熊漆做了个停的手势:“你别问了,等到了村庄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哦。”林秋石道,“好吧。”

    于是一路无言,三人努力赶路,在天色即将完全暗下来之前,总算是到达了村前的小路。

    熊漆明显松了一口,朝着身后的黑暗中瞟了眼:“还好到了,走吧,先去和他们会合。”

    新来的,他们,林秋石抓住了这些关键词,虽然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此时此刻这种不妙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阮白洁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她没有再哭,那张漂亮的脸蛋煞白一片,眼神里透着恐慌。

    熊漆继续往前,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了一栋村头旁边的三层小楼里。

    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了年轻女孩的声音:“谁呀?”

    “是我,熊漆。”熊漆说。

    “是熊哥啊,进来吧。”女孩道,“我们就等你了。”

    熊漆伸手推门,嘎吱一声轻响后,露出了门口的景象。门口是一间宽阔的客厅,此时客厅里坐了大约□□个人,他们围着一盆熊熊烈火,像是正在讨论什么。

    “新人?”有人看到了熊漆身后的林秋石和阮白洁。

    “新人。”熊漆慢慢的走进屋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坐吧,小柯,你和他们解释。”

    小柯就是给熊漆开门的女孩,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面容清秀:“你们也坐吧,我简单的说一下情况。”

    林秋石和阮白洁对视一眼,两人坐在了靠近门边的位置。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小柯的态度并不热情,“我们需要在村庄里待上一段时间,解决掉一些问题,就没事了。”

    林秋石:“什么问题?”

    小柯道:“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得明天去找村长……”她说,“你们里面有唯物主义者吗?”

    林秋石举起手:“我。”

    小柯道:“那你的信仰得改一改了。”

    林秋石:“……什么意思?”

    小柯说:“意思就是,这里会发生超自然事件。”

    林秋石:“……”

    众人对林秋石和阮白洁两个新人的态度十分冷漠,除了小柯之外,甚至没有其他人和他们主动打招呼。

    在进来之前,林秋石以为他们是在讨论事情,但是在里面坐了一会儿后,林秋石却发现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几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火焰发呆,有的人则拿着手机在玩游戏。

    在这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无法联系外界,不过还是可以玩玩单机类的游戏。

    林秋石简单的数了一下,屋子里加上他一共是十三个人,九男四女,从面容上看,大部分都比较年轻,其中年龄最大的应该不超过四十。

    火堆里的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阮白洁坐了一会儿似乎有些困了,她环顾四周,见大家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小声的问了句:“那个……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可以睡觉的房间吗?我有点困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阮白洁问出这一句话之后,屋子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算了,也该去休息了。”熊漆站起来,“不然到时候还是会在客厅里睡着,分一下房间吧。”他看了眼林秋石,“你和她一起吧,晚上小心一点,别到处乱跑……”

    阮白洁道:“我和他一间?可是……”

    熊漆叹气:“男女有别?等你过了第一晚就知道这里不讲究那个了,命都没了,还什么男女有别。”

    阮白洁还想再说什么,却见众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便只好作罢,答应和林秋石一间。

    林秋石见她一副担心的模样,只好出言安慰:“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阮白洁点了点头。

    三层楼,一共九间房,但看他们的样子却并不打算单独分开住。最少也是两人一间,有间房还住了三个人。

    “走吧。”熊漆说,“明天见。”

    众人散去,在离开之前,小柯突然走到林秋石身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不要太相信别人,只要能活过这一次……”

    林秋石正欲发问,却见她匆匆的离开,看样子不打算再和林秋石再多说什么什么。

    “走吧。”阮白洁道,“我们去睡觉吧。”

    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的房间在二楼走廊的右边,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床边挂着人物画报。

    这里没有电,只能点盏煤油灯,因为灯光不太亮,整个屋子里都呈现出一种陈旧的色调,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林秋石本来以为阮白洁会嫌弃一下环境,却没想到她比自己适应的还快,迅速的洗漱完毕后就摸到床上躺着去了。

    反而林秋石坐在床边有点别扭。

    “睡吧。”阮白洁把头也埋在了被窝里,声音有些闷闷的,“你不累么?”

    林秋石道:“有点累。”

    “对啊,今天一天都太奇怪了。”阮白洁说,“我甚至怀疑你们是不是节目组请来恶作剧的,但是恶作剧哪有这么全套……”

    林秋石脱下外套也爬进了被窝,为了避嫌,他和阮白洁虽然在一张床上,但是却盖得两床被子:“是很奇怪。”

    阮白洁道:“还有那些人,你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了么。”

    林秋石说:“他们在害怕。”

    “对。”阮白洁道,“他们在害怕……所以,他们在怕什么呢?”

    林秋石想了一会儿,正欲说话,却听到身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扭头,看见阮白洁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秋石顶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在昏暗的灯光中,陷入了某种沉思。他其实挺佩服阮白洁的,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地方,突然遇到这么多奇怪的人,也亏得她能眼睛一闭就睡着。

    不过林秋石想着想着,睡意逐渐涌上了心头,他闭着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半夜,林秋石突然惊醒。

    他躺在被窝里,听到了一种模糊的撞击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