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初露端倪
    此为防盗章  “出什么事了?”熊漆发问。

    里面坐着的一个男人发着抖道:“楼上, 楼上的尸体不见了。”

    “只是尸体不见了?”熊漆说,“你们是新人么, 尸体不见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被吃掉了。”旁边的女生呜呜咽咽,眼泪流个不停,“到处都是血……”

    熊漆和小柯对视一眼, 知道他们是没办法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于是四人便决定去三楼看看情况。

    他们顺着楼梯往上爬, 到二楼的时候, 林秋石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二楼墙壁上也有了血渍。

    因为是木制结构的房子, 所以墙壁也是木头的棕褐色,林秋石看到墙壁上附着了一些黑色的斑点, 像是什么东西溅射了上去。

    “小心点, 上面可能有东西。”熊漆走在最前面。

    终于到达了三楼, 林秋石终于明白了他们口中的被吃掉了,是什么意思。

    原本摆放着尸体的地方空空如也,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尸体没了, 却多了点别的东西。只见满地都是肉和骨头的碎末,好像尸体被什么东西凶残的撕扯开, 啃了个稀巴烂, 只余下残破的碎片。

    林秋石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的脸色一白, 感觉胃部不适的翻腾起来。

    “吃的挺干净啊。”小柯倒是习惯了, “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唉。”熊漆叹气, “走吧, 把三楼锁了,今天都住二楼。”

    “嗯。”小柯,“我去问下他们具体的情况。”

    他们重新回到一楼,又详细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楼下的人这才将屋子里的事告诉了他们。

    原来熊漆他们走后,一群人就在楼里搜查了一下,结果搜到二楼的时候,他们听到三楼传来了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咀嚼什么东西,外带着狼吞虎咽的吞咽声。

    然后大家数了一下人数,确定三楼没有他们的人之后,就开始冒冷汗了。

    众人没敢上去看,僵硬在二楼观察着情况,等到咀嚼声消失的时候,他们才壮着胆子去三楼看了情况——却只看到了一地的碎肉和骨头。

    “太可怕了。”团队里另外一个年长的姑娘神情已经有些呆滞,她说:“我才是第三次进门里,怎么会就遇到了这样的世界,我们能活着出去么?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屋子里寂静一片。

    熊漆微微叹气,说自己饿了,想找点东西吃,问有没有人跟他一起去厨房。

    林秋石道:“我陪你去吧。”

    阮白洁坐在林秋石旁边,细声细气道:“秋石,我也饿了,我想吃面条。”

    林秋石:“我去看看有没有,有就给你煮一碗。”

    “好。”阮白洁弯着眸子,温柔的看着林秋石,“注意安全哦。”

    林秋石点点头。

    厨房在客厅的左边,这里没有天然气,只有最原始的木柴。

    熊漆和林秋石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厨房,熊漆低着头生了火后才说了句:“我不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们。”

    “什么意思?”林秋石愣了一下。

    熊漆沉默的望了眼门口处,确定外面没有人后,才小声道:“我不能确定我们的团队里都是人。”

    林秋石的后背因为这句话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熊漆说,“我们以为的队友其实并不是队友,而是那些东西。”

    林秋石道:“那你为什么相信我?万一我也是那些东西呢?”

    熊漆看了他一眼:“你不像。”

    林秋石:“……”

    熊漆继续说:“而且他们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几次这种事情的人,都太慌了,比你还慌。”

    林秋石被这么夸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挺怕的。”

    熊漆听到这话自嘲的笑了笑:“你这算什么怕,我第一次进到门里的那天晚上尿了三次裤子。”

    林秋石想到了昨晚那个恐怖的女人,沉默的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心想自己还好把持住了……

    熊漆:“我建议你也最好保留一些线索,不要全部说出来。”

    林秋石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可以问一下你进来过几次了么?”

    熊漆:“六次了。”

    “哦……”林秋石尽量消化着熊漆给他的信息,关于门,团队,还有一些隐藏的线索。

    “你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尽量活着出去。”熊漆自嘲的笑了笑,“虽然我看这个世界是悬了。”

    炉灶里的火被点燃,将铁锅里的水烧的滚烫。

    林秋石在旁边找到了一个装着食材的筐子,里面有面有鸡蛋,甚至还有一些绿色的蔬菜,他把面下下去,又煎了个蛋,食物的香气弥漫在厨房里,祛除了那种阴凉的恐惧。熊漆见状赞了一句:“手艺不错。”

    “还好。”林秋石笑了笑。

    面煮了四碗,熊漆小柯,林秋石还有阮白洁,其他人林秋石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阮白洁也是饿了,捧着碗就开始吃面条,平常人吃面总会有点声音,她却是悄无声息的把整碗面吃了个干净,连汤都没剩一口。吃完之后也不吭声,转头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被她火热的视线盯的发毛,无奈道:“你没吃饱?”

    阮白洁:“吃饱了。”话语刚落,她肚子很配合的响了一下。

    林秋石:“……你吃吧,我再弄点别的去。”

    阮白洁:“不了不了。”

    林秋石:“真的不了?”他作势要继续吃,却见阮白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模样实在是太可爱,让林秋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好了,你吃吧,我差不多了。”

    “好好好。”这次阮白洁没客气。

    两碗面下肚,出去一趟的那种寒冷感总算没了,熊漆一边吃,一边把他们从木匠老人那里得来的信息告诉了大家,当然,他没有说全部,保留了最后一个填井的线索。

    “会不会钥匙就在棺材里?”团队里还是有相对比较冷静的人,其中一个名字叫张子双的男人道,“既然关键线索是棺材,那我觉得大概率就是这样……”

    “唉,希望是吧。”熊漆道,“我计划明天早晨一起去山上砍树,男人都去,女人也可以跟在旁边,实在是怕冷的,就躲在屋子里吧,不过屋子里出了什么事,我们就帮不上忙了。”

    众人讨论之后,都同意了熊漆的提议,虽然有人觉得这种风雪天气上山太过危险,但在这个世界里最危险的其实不是天气,而是那些神出鬼没的脏东西。能早一点造好棺材,离开这里,显然才是上上策。

    这么一耽搁,天色又暗了下来。

    夜幕降临后大家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便早早的回了房间。林秋石提问说为什么不能大家聚在一起,熊漆道:“因为聚在一起,会在固定的时间全部睡着。”

    “什么意思?”林秋石有点蒙,“意思是到了点,所有人都会睡着?”

    “嗯。”熊漆道,“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机制吧,只要在同一个屋子里的人数超过了一个数值,大家就会在固定的时间睡着,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没办法。”

    “那我们岂不是只能束手就擒?”林秋石蹙眉。

    “其实那些东西也不能随便杀人。”熊漆说,“他们杀人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门里世界难度越高,条件就越宽泛,而且有些条件非常的……让人难以理解。”

    林秋石:“比如?”

    熊漆道:“比如可以杀脚上穿了鞋的人。”

    林秋石:“……”他默默的看了眼自己脚上的鞋。

    熊漆见他的模样,笑了起来:“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而已,万一这个世界的条件是可以杀脚上没穿鞋的人呢,你脱了鞋反而死了。况且这些条件不是单一的,有的需要很多条件叠加在一起,所以经过总结规律,晚上一觉睡到天亮反而是比较安全的做法。”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当然,前提是你要能睡着。”

    林秋石因为熊漆的话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他看了眼身侧手里抓着一把瓜子正在漫不经心磕着的阮白洁,总觉得昨夜的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

    似乎只要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变成三楼里那两具冰冷的尸体之一。

    “去睡吧。”熊漆道,“晚安。”

    林秋石点点头:“晚安。”他又唤了阮白洁一声,叫她一起去睡觉。

    阮白洁打了个哈欠,把剩下的瓜子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她揉揉眼睛,嘟囔着:“好困啊,今天早点睡吧。”

    林秋石道:“好,早点睡。”

    三楼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不能使用了,于是所有人都搬到了二楼。

    林秋石依旧和阮白洁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次他有了准备,决定先把窗户锁好,打算把窗帘也拉上,但是这窗帘好像很久没有用过了,怎么都拉不动。

    阮白洁穿着睡衣躺在被窝里哼哼唧唧:“秋石,好冷啊。”

    林秋石还在研究窗帘,闻言头也不回:“冷就多穿点。”

    阮白洁:“……你没女朋友吧?”

    林秋石莫名其妙:“女朋友,为什么要有女朋友?”

    阮白洁陷入沉默,等到林秋石拉好窗帘转身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跟条死鱼一样硬邦邦的躺在床上。

    林秋石还没搞懂:“你怎么了?”

    阮白洁声音轻轻的,她说:“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林秋石陷入沉思,他看着阮白洁美丽的面容,终于有个想法,他说:“有。”

    阮白洁露出满意的笑容:“你想说什么?”

    林秋石:“那个,就是那个……今天要是咱遇到鬼,你能跑慢点吗?”

    阮白洁冷漠脸:“不行。”

    林秋石怒了:“那你他妈的问我想说什么,睡觉!”

    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的被窝,背对背开始准备睡觉。

    本来按照熊漆的说法,能安静的睡着是渡过这一晚的最好情况,但是林秋石脑子里全是各式各样的念头,一时间竟是完全无法入睡。他身后的阮白洁倒是跟头猪似得,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气得林秋石牙痒痒。

    随着夜渐深,温度也越来越低。好在被子挺厚,身边又睡着个温暖的活人,所以倒也不太难熬。

    林秋石闭着眼睛,梳理着白天的线索,意识开始逐渐模糊,眼见就要陷入深眠之中。然而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却隐约听到了一种有些奇怪的声音。和昨天的敲击声不同,这声音来自他们头顶的天花板,那是一种黏腻沉重的东西,从三楼楼顶上缓慢拖过的声音。林秋石的听力敏锐,原本的睡意瞬间消除,他的呼吸顿了顿,还是缓慢的睁开眼睛,看向了他们头顶的天花板。

    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陈旧的木头。

    然而林秋石的身体却开始发冷,因为他清楚的听到,那声音在移动到他头顶上的时候停了下来。

    “吧嗒,吧嗒。”黏糊糊的敲击声刺激着他的耳膜,这敲击声越来越响,让林秋石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他咬了咬牙,正欲从床上坐起,身旁却伸出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

    “你在做什么呢。”是阮白洁迷迷糊糊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林秋石压低了声音,“楼顶上。”

    “声音?什么声音。”阮白洁道,“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别动了,我冷。”她的气息轻轻的喷打在了林秋石的耳畔,带着冰雪的气味。

    “你……”林秋石还想说什么,却感觉阮白洁搂着他手紧了一下。

    “睡吧。”阮白洁这么说。

    林秋石只好闭了眼睛。

    阮白洁用手指缓慢的勾着林秋石的腰侧,这本该有些暧昧的动作,此时却充满安抚的味道。

    楼顶上的敲打声还在继续,林秋石却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睡意又开始在脑海里浮起,他终于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

    林秋石在阮白洁的怀里醒来了。

    阮白洁伸着手臂,将他整个人都搂在怀里,下巴靠在他头顶上,被他叫醒后还迷迷糊糊的磨蹭:“别闹,再睡会儿。”

    林秋石:“……”卧槽。

    他躺了一会儿,见阮白洁还是没有起床的打算,只好道:“我要起来了。”

    阮白洁:“唔……”

    林秋石:“阮白洁?”

    阮白洁:“昨天晚上叫人家小甜甜,今天就叫人家阮白洁。”

    林秋石:“……”

    不过虽然这么说,阮白洁还是松了手,然后就靠在床头看着林秋石穿衣服。林秋石穿了一会儿总感觉气氛有点奇怪,琢磨了一下扭头看向阮白洁:“你能别这个眼神吗?”

    阮白洁:“什么眼神?钱放在桌子上了,你自己拿着走吧,把烟递给我,我要来一根。”

    林秋石:“……”这是事后烟还是怎么的?

    阮白洁:“怎么,还不肯走啊,五百可是我们昨天说好的,多一分你都别想要。”

    林秋石无话可说,把衣服穿好之后噔噔噔的下楼去了。

    其他人已经坐在了客厅里,吃着村民送来的早饭,林秋石照例数人数,发现除了阮白洁之外屋子里少了三个人。

    熊漆看见他,示意他坐过去。

    “昨天没发生什么吧?”林秋石问。

    “没有。”熊漆道,“没死人。”

    没死人就好,林秋石舒了一口气。

    事实上昨天晚上非常的平静,甚至于众人连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听到。林秋石试探性的问他们有没有在楼上听到什么动静,大家的说法却都很一致——很安静的一夜,除了外面的风声,就没有别的声音。

    “吃完饭我们就去砍树把木材给木匠送过去,速度得快一点。”熊漆道,“看着天气只会越来越冷,而且昨天晚上居然没有出事……”他言语之下似乎有些疑惑。

    “嗯,是啊。”林秋石随口应了句。

    剩下三个人也陆陆续续下了楼,阮白洁是最后一个下楼的,她依旧穿着那身漂亮的长裙,只是在外面加了两件相对比较厚的外套,还套了一条大棉裤。因为长裙很长,所以她走路走的很慢,姿势也十分的优雅。

    林秋石看到她来了,有点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秋石。”阮白洁唤了他的名字。

    林秋石无奈的嗯了声。

    “你怎么不理人家了。”阮白洁,“人家想吃你煮的面条。”

    林秋石:“中午给你做吧,现在来不及了。”

    阮白洁:“你昨天晚上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小柯正在喝粥,听到这句话噗的一声差点没呛死。熊漆的表情也微妙了起来,眼神有意无意的在林秋石和阮白洁之间逡巡。

    林秋石哭笑不得:“行了啊,别闹了,昨天晚上的确谢谢你,中午给你做面条,多给你煎两个蛋。”

    “好吧。”阮白洁妥协了,“唉,有葱花该多好。”

    这么冷的天,有绿色的蔬菜吃已经是很幸运的事,至于葱花什么的就别妄想了。

    大家大致的吃了早饭,又穿上了御寒的衣物,一行人便提着斧头准备出门。

    砍树的地方是在村边的山林里,只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那里。因为下雪,小路变得更加狭窄,只能让一个人行走。

    这上山还好,下山估计拖着木材估计就更麻烦了,林秋石走在小路上时心里这么想着。

    他们十一个人里,还好有人是会木工活儿的,那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自称是个木工,会砍树,也会做简单的家具,但是棺材那种东西就不太懂了。他走在最前面,选了几棵树然后开始教大家怎么砍树。

    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没干过这事儿,虽然有人教,但第一次上手都颇为生疏。

    林秋石拿着斧头比划了两下,砍下第一次后,只在树干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痕迹。

    “你这手法还是不对啊。”阮白洁站在旁边,把手插在兜里,哈着白气,“力气得往下使,不然斧头这么沉哪里抬得动。”

    林秋石:“你砍过树?”

    阮白洁:“我看过别人砍树。”

    林秋石哦了声。

    阮白洁道:“小心一点哦,别伤到自己。”

    林秋石点点头,继续挥动斧头。这事情比他们想象中的麻烦多了,一上午的时间几个大男人轮换着休息就砍倒了一颗树。

    “怎么办,熊哥。”有人道,“怎么办?”

    熊漆看了看天气,咬咬牙:“走吧,把这棵树扛着回去了,明天再继续。”

    虽然才下午三点多,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且空中又开始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看样子晚上可能会有场大雪。

    林秋石道:“一口棺材一共需要几根木头?”

    “村长说是三根。”熊漆道,“努力两天,就差不多了,来,谁过来搭把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