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沾血的鸡蛋
    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已经吃了三胞胎母亲做过的几顿饭。

    但每顿饭都有个特点,便是食材几乎都是全素的,看不到一点荤腥,基本上属于有个鸡蛋就算是加餐了——因为这,许晓橙还曾经不满的抱怨过。

    但是今天的食物却不一样,淡色的汤中漂浮着鲜红的肉丸。肉丸的颜色非常漂亮,透出一种诱人的深红色。浓郁的香气窜进了大家的鼻间,如果不是才看到了那么可怕的凶案现场,恐怕大家都会因此食欲大开。

    “你们吃啊。”女人说,“你们怎么不吃?我特意给你们做的。”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带着让人不愉快的微笑,站在旁边轻声道,“可好吃了。”

    没人动筷子。

    虽然眼前肉丸是如此的诱人,但大家显然都联想到了一件比较糟糕的事情——这肉丸到底是用什么肉做的。

    “你们为什么不吃?”女人还在疑惑的继续发问,她撩了撩耳畔的发丝,第一个拿起了筷子,夹住了一颗肉丸,“很好吃。”

    她将肉丸放进了嘴里,雪白的牙齿咀嚼者红色的肉,看起来香甜极了。

    许晓橙又捂住了自己的嘴,看表情似乎又被这场景刺激的有些想吐,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但女人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些似得,用筷子夹住了第二颗丸子,一脸餍足的继续塞进嘴里,大口吞咽。

    “嘎吱嘎吱。”肉丸吃到后面,女人的口中发出了类似于咀嚼脆骨的声音。许晓橙听到这声音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冲向厕所。

    其他人也纷纷离开了桌子,想要离这个女人和这一锅热气腾腾的肉丸远一些。

    女人见到他们害怕的模样,却仿佛不明白为什么,嘴里嘟囔着说我做的饭菜不好吃吗?他们都喜欢吃啊。

    没人说话,大家在这一刻都想念起了那干巴巴的面包,至少那个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吃饭的时候仅剩下的两个三胞胎又出现了,她们手拉这手站在门口,沉默的看着大快朵颐的母亲。

    林秋石离她们比较近,便用余光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果然如阮南烛所说的那般,她们一个人肩膀上有闪光的粉末,一个人的发丝上有。林秋石记得阮南烛说过,肩膀上有的是小十,头发上有的是小土,如此看来,被杀掉的那个姑娘,应该就是她们的姐姐小一。

    双胞胎依旧是神出鬼没,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便不见了踪影。

    这顿午饭搞得大家非常不愉快,本来以为晚饭会好一点,谁知道晚饭的时候,女人又端出来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骨头汤。

    肉汤里面的骨头和萝卜一起炖的,浓郁的香气再次充斥了众人的鼻腔。

    大家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可看见这锅骨头汤脸色却一个比一个难看。

    张星火忍不住低低的骂了起来:“我前几天天天想吃肉什么都没有,妈的今天怎么全是肉。”

    “这肉你敢吃?”唐瑶瑶也有点烦躁,“鬼知道是什么做的。”

    女人见大家还是不动筷子,也不再劝说,而是自顾自的拿起汤勺开始喝汤。那汤虽然大家都没有品尝,但却莫名的让人觉得美味。

    “真好喝。”女人如此赞叹着,“你们不吃,太可惜了。”

    于是大家就一天没吃饭,看着女人吃了满满一锅的肉,喝了一大碗的汤。

    等着女人吃完后,大家才聚在一起沉默的吃着没滋没味的干面包。

    “那汤看起来好好喝啊。”曾如国对于刚才桌子上的食物有些恋恋不舍,“真的不能喝吗?”

    “谁知道那汤是什么做的。”唐瑶瑶不耐烦道,“坚持几天就那么难么,等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你想吃香喝辣也没人拦你。”

    “那个小女孩的尸体呢?被他妈带到哪里去了。”许晓橙小声的发问,她动了动鼻子,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眼桌子上的肉汤,“如果找到尸体,这汤就能喝了吧?”

    林秋石面露无奈,心想这姑娘也是心够大的,就算看到了尸体,他也不想尝这锅汤的味道。闻着再香又如何,谁也说不清楚原材料到底是什么。

    “找找看?”唐瑶瑶说,“之前我还以为有问题的是三胞胎,现在倒是感觉,有问题的是三胞胎的母亲。”

    “不如我们先找找尸体?”阮南烛忽的提议,“反正这屋子也不大。”

    那女孩的尸体被打扫起来之后也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好在这屋子不大,想要找到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那就找一找吧。”唐瑶瑶同意了阮南烛的提议,“正好我们没有搜过这个房间,顺便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

    于是一行人便开始在屋子里四处检查。

    这屋子并不大,三室两厅而已。厨房是重点检查对象,林秋石在厨房里看到了一些食材。这些食材几乎全是素的,而且看起来很不新鲜了,也难怪做出来的东西味道那么糟糕。

    厨房旁边就是厕所,厕所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比较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厕所里那个巨大的浴缸。

    浴缸里有些黑色的污渍,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使用,林秋石仔细看了看,感觉那黑色的污渍有些像血液,但又不是特别的确定。

    众人找了一圈,几乎把屋子的每个角落都翻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那一袋子尸体。

    “到底放哪儿去了?”唐瑶瑶道,“难道这里还有别的房间?”

    阮南烛思考了片刻,忽的起身去了厨房。

    唐瑶瑶说:“你去厨房干嘛?哪里都找过了……”

    谁知道阮南烛进了厨房片刻,众人便听到了一句:“找到了。”

    林秋石赶紧跟了过去,发现阮南烛站在冰箱门口。冰箱门此时大开着,露出了里面一个黑色的袋子。

    那袋子就是昨天女人用来扫到小女孩尸体的裹尸袋,此时被塞满了整个冰箱。

    “居然放在冰箱里。”唐瑶瑶感觉有些恶心,“我再也不想吃她做的东西了。”

    阮南烛伸手就将那黑色的袋子从冰箱里拖了出来。

    林秋石见状道:“你要做什么?”

    “检查一下。”阮南烛低着头,“你们不是想吃肉么?”

    说过自己想吃肉这话的曾如国讪讪笑了:“我也不是一定要吃……”

    阮南烛没理他,解开了袋子的绳索,将袋子里的东西露了出来。里面果然是小女孩的尸体,尸体被砍的乱七八糟,有些地方甚至无法辨认出具体的部位。

    看到血腥的尸块,阮南烛的表情非常冷静,他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袋子,然后抬头:“没有缺少比较关键的部位——至少骨头汤不是用她女儿来熬的。”

    众人:“……”

    唐瑶瑶看着阮南烛干笑:“祝萌,你也太冷静了吧。”

    阮南烛说:“不冷静的都已经死了。”她沉思片刻,“现在的问题是她为什么要杀掉她的女儿。”

    “谁知道呢,或许是她疯了?”唐瑶瑶烦躁道,“我们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嗯。”阮南烛随口应声。

    这一天大家都没吃什么东西,就随便啃了几口面包。到晚上的时候都被饿的无精打采,最惨的是那锅肉汤一直摆放在桌子上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众人想着女人美滋滋喝汤的样子,都有点扛不住,纷纷表示自己有点困了先去睡觉。

    林秋石也饿了,没滋没味的啃了一个面包之后就回屋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阮南烛躺在他的旁边,说:“你知道以前为什么每家每户都会生那么多孩子吗?”

    林秋石说:“不知道……”

    阮南烛侧过脸,把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因为那时候没电子产品,他们晚上都没事情做。”

    林秋石:“……”

    阮南烛:“你看我们现在……”

    林秋石冷静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表示自己还是有电子产品的。

    阮南烛:“你手机还有电啊?”

    林秋石:“我带了充电器……”

    阮南烛陷入了沉默,片刻后,委屈道:“你就知道玩手机,都不陪我说说话。”

    林秋石被阮南烛搞的神情恍惚,有种自己仿佛真的有了个可爱的女朋友的错觉,而这可爱的女朋友此时正在和自己撒娇,埋怨自己不够热情。

    “好吧,你想说什么?”林秋石把手机收了。

    阮南烛说:“你猜今天晚上会死人吗。”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阮南烛会突然说这么一句。

    “我觉得会哦。”阮南烛伸出手,搂住了林秋石的腰,轻声细语,“因为鸡蛋上,已经沾了鲜血。”

    林秋石陷入沉默,开始思考阮南烛话语中的含义。

    阮南烛却并不详细的解释,只是温声道:“睡吧,明天见。”说完就闭着眼睛,陷入了沉沉的深眠。

    阮南烛睡了,林秋石却没能睡着。

    这狭窄的屋子如同棺材一般逼仄,如果是有幽闭恐惧症的人在里面一定会觉得喘不过气。

    好在林秋石并没有这个毛病,但他依旧感觉到了浓重的不适。天已经黑了,雾气变得越发浓郁,透过浓雾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景物。矗立在平日上的楼宇,孤零零的立在原地,与世界和隔绝起来。

    夜晚是寂静的,这种寂静却给人带来了一种安全感,林秋石希望这样的寂静可以保持到天亮。

    然而阮南烛的话语,却好像成为了预言。

    凌晨三点左右,林秋石从梦中醒来了。他的耳朵里,钻进了一种让人觉得十分不愉快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是利器在凿着墙壁,沉闷却刺耳,一下,两下,声音近在咫尺,林秋石仿佛和声音的源头只有一墙之隔。

    他睁开了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意识自己的确不是在做梦。

    阮南烛还在睡觉,林秋石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他叫醒,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声音的频率开始变快了,好像是外面的人失去了耐心,加快了速度。

    “咚”“咚”“咚”,一声接着一声,林秋石伸出手,轻轻的推了推阮南烛,道:“南烛,醒醒。”

    阮南烛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里是一片清明,仿佛刚才熟睡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一样:“怎么了?”

    “外面有声音。”林秋石说,“好像有人在凿墙壁。”

    阮南烛看向他们旁边的墙壁。因为是旧楼,墙壁并不厚,声音也很容易传播。他伸出手,轻轻的将手掌贴在了墙壁之上,随后脸色微变,道:“往后退一点,离那墙壁远一些。”

    林秋石点点头,“怎么了?”

    “外面有东西。”阮南烛说,“不知道是什么。”

    两人点开了灯,借着屋子里的余光,看向那面继续在发出声音的墙壁,敲击声连绵不绝。

    如果只是敲击声也就罢了,很快,林秋石就明白了阮南烛让他远离墙壁的原因。

    只见并不厚实的墙壁之上,竟是渐渐的被凿出了一个小孔,那小孔后面,慢慢的伸出了一个尖尖的锥子……

    因为房间太小,林秋石的床边就是墙壁,这锥子又长又尖,对着他躺在之后头缩在的位置戳了过去。林秋石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如果他刚才还睡在床上,恐怕人都凉了。

    锥子伸进来之后,又退了出去,似乎因为没有看到鲜血,又连着戳了好几下,在都没有看到鲜血之后,终于放弃了,收回了那尖尖的锥子。

    声音安静了下来,林秋石道:“走了?”

    阮南烛蹙眉:“再等等。”

    “我看看。”林秋石突然想到什么,他弯下腰,朝着被凿出来的洞口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没把他的魂儿吓到,只见洞口外面,堵了一只黑色的眼睛,那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带着一股子癫狂的味道。

    那眼睛也看到了林秋石,在知道自己杀不掉他之后,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外面。

    林秋石被这一幕吓的冷汗都出来了,低声骂了两句:“卧槽,外面到底是人是鬼。”

    阮南烛道:“不知道,先别出去,等天亮再说。”

    林秋石抬手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嗯……”这情形简直和恐怖片里的一模一样,他万万没想到就会在那里看到一只眼睛,他们还对视了片刻。

    “你怎么那么容易醒。”阮南烛问,“这声音也不大啊。”

    “我听力特别好。”林秋石说。

    “好像的确是。”阮南烛说,“每次你都是第一个醒的。”

    林秋石叹气,又看了那洞口一眼,“还好醒了。”不然现在他脑袋估计已经被开了个洞。

    然而他刚松一口气,就听到这咚咚咚的声音再次出现,只是出现的位置比刚才远了一些,似乎是去凿其他人的墙壁了。

    “卧槽,他还没放弃啊。”林秋石骂道,“我们怎么办?要去通知他们吗?”

    阮南烛看了眼林秋石:“你在里面等着我,我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秋石道:“一起吧,出了事儿也好有个照应。”

    阮南烛似笑非笑:“你不怕?”

    林秋石:“这不是你在么。”

    阮南烛闻言笑容更深,他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全身心信任别人的样子很诱人?”

    林秋石一愣:“什么?”

    阮南烛:“算了,没事。”

    两人走到门边,打开了铁门,铁门发出的嘎吱声格外刺耳,这声音一出,外面的凿墙声立马停了。阮南烛先走了出去,林秋石跟在他的身后。走廊上没有灯,一片漆黑,林秋石为了照亮,打开了手机里的手电筒,朝着前面照了过去。好在这走廊并不长,站在尽头便能将整个走廊一览无余。林秋石记得声音的来源是在右边,于是便朝着右边走了两步。

    “等等。”阮南烛突然拉住了林秋石,“那里有人。”

    林秋石朝着阮南烛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发现了一个蹲在角落里的人影,他仔细一看,面露愕然:“这不是三胞胎小女孩儿么?”

    “还真是。”阮南烛道,“小姑娘,你在那儿干嘛呢?”

    缩在墙角里的人影慢慢的立了起来,她穿着可爱的小裙子,扎着可爱的羊角辫,面无表情的朝着林秋石和阮南烛走了过来。

    “我睡不着。”小女孩儿声音带着稚嫩的味道,她走到了林秋石的面前,抬起头看向他,“我睡不着了。”

    “快回去吧。”林秋石说,“太晚了,外面不安全。”

    小女孩闻言,却是看了眼自己家门所在的位置,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朝着家的方向去了。

    林秋石和阮南烛,看着她再次消失在黑暗里。

    “是她么?”林秋石疑惑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阮南烛抿着唇:“她身上头上都没有粉末。”言下之意,便是她既不是小十,也不是小土,而是那个被人砍成了几大块的死者小一。

    林秋石:“……或许是他们洗个澡换了衣服?”

    阮南烛嘲讽的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因为这件事,后半夜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

    阮南烛倒是一贯的心大,搂着林秋石睡的憨甜无比,甚至早上起床的时候还赖了一会儿床。

    “我跌掉了,需要秋石亲亲才能起来。”阮南烛趴在床上。

    林秋石对于阮南烛的撒娇表示很痛苦,说:“哥,你能不能别用这张脸撒娇?”

    阮南烛:“为什么啊,你不喜欢萌萌了吗?”他表情楚楚可怜,大大的眼眸里开始充斥泪水——当真是很有戏精的职业修养了。

    林秋石说:“萌萌,站起来。”

    阮南烛:“……”

    反正在床上折腾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磨磨蹭蹭的去洗漱完毕了。洗漱的时候阮南烛这货还没演够,靠在林秋石的身上说:“林林哥,你昨天晚上好厉害呀。”

    林秋石还没吭声,这话就被旁边刷牙的曾如国听去了,眼神一下子变得暧昧了起来,说了句:“年轻人真是身体好。”

    林秋石咬牙切齿:“我怎么厉害了?”

    阮南烛说:“讨厌,非要人家说的那么清楚吗?”

    林秋石差点没把嘴里的牙刷咬断。

    今天早上起来,早饭又变成了没滋没味的干面包,不过经过昨天的折腾,大家都觉得干面包还是挺好吃的……至少原料不会是奇怪的东西。

    “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儿。”吃饭的时候,唐瑶瑶小声的开口道,“我吃饭之前去看了一下冰箱,里面的尸体不见了。”

    “不见了?”许晓橙瞪圆了眼睛,“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的午饭又要有肉了?”

    提到肉,大家的胃部又开始翻腾了起来。

    “说不定是个误会呢。”唐瑶瑶说,“昨天不是检查过尸体,那尸体没有缺斤少两么?”

    “谁知道。”阮南烛说,“少了一两块肉难道你能发现?”

    众人聊天的时候,那双胞胎刚好从卧室里走出来。

    林秋石想起了什么,他站起来装作去拿电视的遥控器,路过了双胞胎的身边,趁着这个机会,看了一下两人的身体。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女孩儿,一个肩膀上有亮粉,一个发丝上有亮粉——那昨天林秋石和阮南烛看到的那一个,又是谁呢?还有凿墙壁的人,难道就是死去的小一?

    想到冰箱里的那一堆碎尸块,林秋石的喉咙上下动了动。

    阮南烛对着林秋石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林秋石微微摇了摇头,告诉了阮南烛答案。阮南烛见状也不惊讶,只是平静的笑了笑,道:“今天的干面包挺好吃的。”

    “每天干面包的味道不都一样吗?”唐瑶瑶不高兴的说。

    “当然不一样。”阮南烛说,“死前的最后一顿饭,总归比平时的食物要美味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