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女人
    黑暗之中的画面并不明显,但因为此景太过骇人,导致众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到了上面。

    只见柱子上的浮雕开始扭曲变形,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挣脱出来。这情形持续了不过片刻,众人便看见一只苍白的手,硬生生的从浮雕里面挤出,那双手巨大无比,涂着红艳艳的指甲,在虚空中四处摸索,最后抓住了旁边的木栅栏。

    抓住木栅栏后,这手就好像找到了一着力点,开始拉住木栅栏用力,一点点将自己的身躯和头颅,从那柱子里扯出来。

    整个画面怪异又恐怖,看的众人呼吸几乎停滞。

    “还看什么!跑啊!”阮白洁的声音惊醒了仿佛被魇住的众人,林秋石也恍然醒来,待他再一看去,却发现那东西已经从柱子里挤出来了大半。

    “跑!!”阮白洁道,“跑啊!!”

    她一声令下,众人拔足狂奔,林秋石也不敢再浪费时间,拼足了劲儿往家的方向跑去。

    而身后的声音却越来越响,那东西好像已经从柱子里成功挣脱了出来,开始追逐他们。

    林秋石听到了一种东西在雪地里爬行的声音,他知道此时不能回头,却还是没有忍住,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吓的他一个踉跄,只见那鬼怪果然已经从柱子里挤了出来,看起来是个女人的模样,浑身赤.裸,披散着黑色的长发,但她的身体却比正常人大了好几倍,长长的四肢如同节肢动物一般在地上以怪异的蠕动,面容看不清楚,但最为醒目的,是她手里的那把沾满了红色液体的长柄斧头。

    “操!!!”林秋石终于忍不住骂了脏话,之前几次都有点幻觉的意思,这一次众人如此清晰的看到了这类东西,终于有了自己处于异度空间的切实感。

    队里还有其他人转头的,总之只要看到了这东西的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求生欲使得众人加快了步伐,但雪天路滑,又是村头的小道,再怎么快也快不到哪儿去,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大家便要被追上了。

    “救命——”小柯似乎因为跑的太急,一脚踏空,整个人都摔倒在了雪地上,她想要再次爬起,却因为恐惧变的手软脚软,根本无法发力,“熊哥——救命啊——”

    众人都以为小柯死定了,这种关键的时刻,自己的命能不能保证都是问题,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谁知小柯凄惨的呼唤后,熊漆居然咬了咬牙,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身将小柯从雪地里拉了起来:“快走!”

    “熊哥。”小柯呜呜直哭,眼泪流了一地,她正欲感谢熊漆,就感到一个阴影笼罩在了自己的头顶上。

    提着斧头的女人来了,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被吓的比石头还要僵硬的两人,咧开嘴笑了笑,女人的嘴极大,能看到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牙齿,那双极长的手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她抬手,便对着面前两人劈砍下来。

    “啊啊啊!!!”小柯发出凄厉的惨叫,伸手死死的抱住了熊漆,根本不敢再看眼前的画面。

    熊漆咬着牙也闭上了眼,似乎放弃了挣扎。

    然而就在斧头落下的那一瞬间,两人身上却是浮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斧头落在金光上面,发出一声利器相接的清脆响声。

    高大的女人见状发出一声不满的怪叫,竟是没有再管小柯和熊漆,继续朝着前面的人追去了。

    小柯和熊漆死里逃生,两人都瘫软在了雪地里。

    “熊哥,这是怎么回事。”小柯颤抖着声音发问。

    熊漆沉默了一会儿,哑声道:“你还记得我们刚进庙里拜的那尊佛吗?”

    小柯点点头。

    “可能是他护了我们。”熊漆抬目,看向女人奔去的方向。

    “所以那些一个人进庙的……”小柯显然是明白了熊漆的意思,她想起了一个人进庙时并没有看到他们所见到的那尊慈祥的佛像,而是看到了面前这个拿着斧头的女人。

    “死定了。”熊漆苦笑。

    林秋石和阮白洁狂奔一路,最后也差不多经历了和小柯熊漆同样的时。不过这次却是阮白洁把力竭的林秋石护在了怀里,面对眼前狰狞的怪物,她似乎并无太多恐惧,甚至分神轻轻的吻了吻林秋石的头顶,说了声不怕。

    林秋石本来想帮阮白洁拦一下,结果却被阮白洁抱的死死的,几乎是动也不能动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斧头朝着他们劈来,接着在他们面前被金色的光芒拦下。

    “呵。”阮白洁笑了。

    林秋石一个愣神,便看着女人迅速转身,朝着他们身边的人奔了过去。那人也看到了林秋石和阮白洁身上发生的事情,然而不过愣了几秒,就发现女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我们是不是得救了?”那人对着林秋石发问吗,“我们身上的光……”

    “噗嗤”——是利器破开身体的声音。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整个人就被锋利的斧头劈成了两半,直到临死前,他的脸上都还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似乎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事情放在他身上,就是不同的结局。

    林秋石坐在雪地里,看着鲜血淌了一地,女人发出咯咯的笑声,提着斧头继续找别的人去了,留下一地血红的残骸。

    他抿了抿唇,想要抑制住自己呕吐的**。

    “没事了。”阮白洁在旁边拍着他的背,“结束了。”

    林秋石道:“是因为进庙的人数不对吗?”

    阮白洁没说话。

    林秋石:“单独进庙的有两个人,他们是不是……都死定了。”

    阮白洁道:“我也不知道。”

    对啊,这种问题的答案,谁知道呢。

    林秋石雪地里站起来,对着阮白洁伸手:“走吧,回家。”

    阮白洁笑了笑,握住了林秋石的手。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家聚在家中时,人数再次减少。

    果然如林秋石所预料的那般,独自进庙的人,没有一个活了下来。那个拿着斧头的怪女人,夺去了他们的性命。

    “她把尸体全部带回去了。”有人说着自己看到的情形,“那尸体被砍成了两半,她一边笑,一边把尸体提了起来,拖进了庙里。”

    “所以是那个木匠骗了我们?”小柯哑声道,“如果我们真的按照他说的法子进了庙里,岂不是所有人都得死?”

    “死不了。”熊漆语气疲惫,“至少能剩下一半吧,这里面一般不会团灭,至少也会留下一半。”

    “留下一半也没用,谁知道她还会不会来。”阮白洁倒是恢复的很快,这会儿又靠在椅子上开始慢慢的嗑瓜子了,她嗑瓜子的模样也很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优雅,“就算她一天杀一个,都够呛的。”

    众人陷入沉默。

    “已经拜了庙,我们是不是可以做棺材了?”有人发问。

    熊漆点点头:“明天去和那个木匠说一声,不过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自然没那么简单,井可还是没填呢。填一口井在现实世界里或许不是什么难事,但在这个世界里,却足够要人命了。

    谁知道填井的时候,里面会冒出点什么东西。

    不过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大家被那玩意儿追着跑了一晚上,又亲眼目睹了同伴的惨死,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了。

    于是众人早早的散去,准备好好休息一晚。

    至少今晚,不用担心会死人了。

    林秋石躺在床上,看见阮白洁躺在了他的身侧。

    “今天谢谢你。”林秋石说,“你太厉害了,我居然体力还不如你。”

    今天逃命的时候,先跑不动的是林秋石,看阮白洁的状态,他甚至怀疑她能一路蹦跶着回家。

    “男人体力不好可不行。”阮白洁深沉的说了句。

    林秋石:“……”

    阮白洁:“你说对吧?”

    林秋石:“……”对你个头。

    阮白洁侧过脸,笑意盈盈的看着林秋石:“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阮白洁道:“你活着出去了,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林秋石想了想:“如果活着出去了,我就回老家结婚?”

    阮白洁:“你有女朋友?”

    林秋石笑道:“设计师加班狗哪里的来的女朋友。”

    阮白洁:“梦想总是要有的嘛,等出去了我给你在淘宝上买个女朋友好了。”

    林秋石:“……你真是个好人。”

    阮白洁:“客气啊兄弟。”

    两人聊了会儿天,便慢慢的陷入了深眠之中。这一晚林秋石一个梦也没有做,似乎他也习惯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无情。

    第二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