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血之羞辱
    想着想着,封啸麟大步走出房间,可怜的东方嫣然早已无力的蹲在地上,泪水无意识的流淌着,显然,以前的她,并没有经历过这非人的血腥。

    “嫣然,你没事吧!”

    “夫君,嫣然没事。”

    东方嫣然倔强的看着封啸麟,坚强的站起身子,她知道,想要与他永远在一起,唯有适应所经历的一切。

    “封啸麟,这里有上古龙皇图的气息,别着急走。”

    九幽灵猫看着世界之树上的叶片,神情也是尤为激动,这副场景,与当初在天山之时的一模一样,只是稍显有些微弱而已。

    “难道上古龙皇图不在村子里?”九幽灵猫暗暗猜测着,但以她这小小的妖物,就能预测到世界之树的真谛吗?现在的她,连一丝皮毛都没有掌控啊!

    “这村子死气真重。”

    封啸麟揽着东方嫣然的腰肢缓缓走出村子,看样子,上古龙皇图或许已经被人夺走了,而拥有碎片之人,正是新娘。

    “这向哪追?”封啸麟站在村口,顿时有些犯愁,四面八方,走错一步,便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突然,靠在他胸口上的东方嫣然大喊一声:“血,夫君,你看,地上有血。”

    “血?”封啸麟打眼看去,赫然,正是沾染血迹的小草,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好样的。”封啸麟大笑一声,在她的红唇上狠狠裹了一下,笑眯眯的说道:“嫣然,为夫晚上好好奖励你。”

    “哼人家才不要呢!一点都不享受。”东方嫣然撇撇小子,一副可爱的样子,诱惑正是这不经意间的表现。

    “真的不享受吗?昨天谁叫的那么欢?都盘我身上了。”

    “那那是你强迫我的。”

    东方嫣然的小脸瞬间羞红,现在的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太羞人了,羞愧的她都不敢与他恩爱了。

    “好啦好啦。”封啸麟抚摸着她的秀发,半抱着她,循着血迹,找寻着这次,上古龙皇图不容错过。

    不知不觉中,两人竟来到一高山之上,而血迹也悄然消失。

    “没了?怎么会?难道受伤那人被抛尸了?”

    封啸麟望着山下,并没有浓重的血腥味,就连寻常野兽都不见一只,处处充满了神秘感。

    “夫君,我能帮你。”

    “你能帮我?怎么帮?”封啸麟马上问道,他好像幡然醒悟一般,貌似他对自己这个妻子,并不了解,甚至连她的神力都不知道。

    “咯咯咯,哼,让你看看我的本领。”

    东方嫣然轻灵一笑,只见一抹蓝光在她体内悠然绽放,而后向四周溅射而去,所过之处皆出现一玲珑身影。

    “嘿嘿,这就是我的镜像神力,现在只能制造三十个影像,实力只有我的七成。”

    封啸麟好像着魔了一般,丝毫没有把她的话听在耳中,反而不断的看着那三十个一模一样的东方嫣然。

    这大手顿时又不老实了,这摸摸那看看,这勾搭勾搭那摩擦摩擦,但她们好像没有感觉,只是单纯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反倒是真正的东方嫣然面红耳赤。

    “哼,臭不要脸。”东方嫣然小手一挥,三十人瞬间会意,全数散去。

    “嫣然,我碰她们,你有感觉?”

    “嗯。”东方嫣然点点头,看着满脸邪意的封啸麟,她的心不争气的砰砰直跳:“不许你干坏事。”

    “坏事?什么坏事?”封啸麟嬉笑着问道。

    “就是哼,不理你了。”东方嫣然撅着小嘴,侧过身子,她发现她根本说不过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夫君,他怎么绕都能把自己绕进去,最可气的是,无论说什么,都能把话题转移到羞羞的坏事上,简直不可理喻。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呀!”

    封啸麟从后面抱住她的小腰,两人无缝隙的贴在一起:“小妮子,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只要你,她们三十个难道还比你诱人吗?”

    “哼,谁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虽然话语平淡,但她脸上的笑容却早已出卖内心。

    “不委屈了?”

    “哼,人家原谅你了,还不行吗?”

    “行,我晚上好好奖励你几十次。”封啸麟贴近她耳边,再次小声说道,可怜的东方嫣然只能轻咬着嘴唇,羞涩的她,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放开我放开我。”

    黑暗的地牢中传出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一个绝美少女四肢被捆绑着,悬于刀山火海之上,而她身上居然连一件衣物都没有,玉体裸露在空气中,血红色的痕迹遍布其中。

    “臣不臣服于我?”

    眼中横有刀疤的男子阴冷的看着琪悦,手中执握的正是拇指粗细的长鞭。

    “噗。”

    一口鲜血直接喷了他一脸,琪悦双眼血红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想让我臣服于你,除非我死。”

    “哈哈,真逗,你们这些守护者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冥顽不灵呢!”男子冷笑一声,直接把长鞭丢在地上,大手一挥,铁链牵引着琪悦,重重的拍在地面上:“听说你们的身体都是要给自己夫君的,这次我还真要破例品尝一下。”

    “你敢。”琪悦紧闭牙齿,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无耻之徒,她沉默似的闭上眼睛,或许这就是她最终的宿命了,临行前,还要被人羞辱一番。

    “呀何,含苞待放?你居然还保留着贞洁。”

    男子冷笑一声,也不客气,大手又是一挥,在铁链的牵引下,琪悦直接以“大”字型摆在地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