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4章 又感染一个
    ,精彩小说免费!

    怎么从感染者的包围中出去,倒是个难题,不过林风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对策。大学入口处,成群结队的感染者还不肯散去,就在周围漫无目的的晃悠着,一个被汽车压断了双腿的感染者,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正用双手在地上爬行前进,凡是他路过的地方,地面都留下一道深红的

    印记。

    爬着爬着,感染者突然扭过头,望向学校里面。

    两束灯光在远处出现,接着就听一阵汽车喇叭声响了起来,声音吸引了在场游荡的感染者,他们都保持着行走的姿势,迟缓的扭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过了不到十秒,之前从这里路过的军用吉普又调头回来了,感染者的智力还想不明白对方为何敢如此的大张旗鼓,现在他们只意识到食物又回来了。

    驾驶吉普车的人已经换成了少校,林风坐在副驾室,距离学校大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时,只见他拉开车门就轻巧的跳进了旁边的花丛里,只留下车上的两人继续往前行驶,一路大张旗鼓的按着喇叭。

    在快速聚集过来的感染者没有把道路堵死以前,少校咬牙驾车从缺口处冲了过去,那个趴在地上的感染者还伸着手臂拦在路中央,吉普车速度不减,直接从这倒霉蛋的手臂上碾压了过去。

    “他们快追上来了。”莎伦在背后小声的提醒道。少校闻言把油门踩下去一点,速度已经降下来的吉普车再次加速往前行驶,车后面是一大群紧追不放的感染者,双方就这样一追一逃,逐渐去远,等周围都清静下来,林风这才从植被后探出头,前方道路

    上大部分的感染者已经追撵吉普车去了,只剩下少数几个在原地徘徊。

    掏出少校留给他的战术刀,林风踮着脚一路小跑悄然无声来到一个感染者的背后,大概是受夜晚的影响,感染者傻愣愣的望着汽车的方向,还没发现背后多了个人。

    手里的刀噗嗤一下从后脑刺入,感染者身体一颤就像断线木偶般往地上倒去,林风顺势一把将他接住轻轻的放下,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用同样的方法把周围几个感染者全部解决,林风握着还在滴血的小刀往歪倒在路边那辆装甲车走去,要想带领大家从感染者的重重包围中冲出去,没一辆结实耐操的装甲车开路怎么行?

    这车外观上看不出什么毛病,应该还能启动,只要想办法让它重新回到马路上就可以了。

    “呃……呃……”

    那个被吉普车碾压过两次的感染者竟然没死,只是手脚都断了,他正趴在地上扭头望着林风,嘴里发出渗人的怪叫声。

    林风只好一刀结果他悲催的命运,来到装甲车前仔细打量了几眼,一半的车身都倾斜在道路下,只要把右前轮弄上公路就能行。

    这个简单,林风在附近找了几块石头,依照高矮顺序垫在车轮前面,希望这石头和下面的软泥能承受得起这辆装甲车的重量,要不然还有得他忙。

    爬上装甲车,上面的舱盖还开着,他没急着进去先趴在舱盖口听了一下,顿时就听见一阵细碎的声响。

    应该只有一个感染者在车内,那就好办多了,林风捏着小刀纵身跳了进去,双脚刚落地,对面一名穿着军服的感染者扭头就朝他嗷嗷的扑来。

    还是一刀结果了对方性命,暗自向这具尸体说声抱歉,拖着他打开后车厢门,把尸体推了下去,锁好车厢门后,他快步来到驾驶位坐下,手法娴熟打开各种仪器检查起来。

    花了两分钟确认这车跟刚出厂的一样状态良好,林风这才轻轻踩着油门,试探着驶上垫高的石块,在他努力的控制下,总算不负期望把车驶上了马路。

    轰,排气管喷出黑烟,马力全开往治疗点高速驶去。他们三个这一走就是三四个钟头,现在已经是半夜了,隔离区内的人只要还能动的几乎都走出帐篷,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他们回来,当吉普车出现在视野中,人们忍不住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许多在周围

    游荡的感染者听到他们的呼喊,又激动的扑倒钢丝网前,对着里面的人们一阵嗷嗷怪叫。士兵开枪射杀了徘徊在门外的几个感染者,这才合力拉开这扇异常沉重的铁门,吉普车迅速驶入进来,背后还跟着一辆装甲运兵车,看到这车众人心有不免又多了几分希望,不过现实已经注定他们很快就

    要失望了。当下了车的少校在众人期盼眼神下黯然摇了摇头,刚刚还欢呼的场面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正被高烧咳嗽折磨的病人更是掩面痛哭起来,谁也不想变成外面那些喜欢吃人的丧尸,可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

    他们又无能为力。

    少校正在向众人说明下一步计划,从林风已经走到了秦菲菲面前,关切的问她:“你姐姐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在昏迷。”秦菲菲语气有些哽咽,又不甘心的问了句:“你们真的没找到解药?”

    “嗯。”

    林风用力点了下头,拉着她往帐篷方向走去,一边解释道:“放心吧,你姐不会有事,这一趟不算白跑,我已经知道解药在什么地方,很快我就可以拿它救回你姐姐。”撩开帘布,秦嫣还在病床上安静的睡着,只是她的脸颊就像打了腮红一样,手放在额头都感觉烫手,许若曦寸步不离守在病床前,看见林风掀开帘子进来,她眼神不由一亮,但是当看见直掉眼泪的秦菲菲

    时,聪慧的她顿时明白了什么,眼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哀伤。

    “收拾一下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去市区,只有那里才更安全,我好放心去拿解药。”林风说。

    许若曦正要说话,喉咙却奇痒难耐,忙捂着嘴用力的咳嗽了起来。“你……该不会也?”林风的眼神顿时更加凝重,莎伦被感染的可能还没排除,家里这又被感染了一个,要说她只是感冒那就太巧了,偏偏这时候感冒怎么可能,一直呆在这封闭式的空间里,即便一直带着口罩,也同样有感染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