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2章 救人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本就是说好的事情,哪有人还没见到就要把钱给他们的道理,可是有人听到陈新颖的要求却不爽了,不等老板发话,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就拍着桌子站起身,大步朝他们走来,嘴里骂骂

    咧咧的道:“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你们讨价还价的余地?把钱拿过来。”

    对方大概是觉得这五十万来的太容易,不打算放人,还准备扣着人质好继续榨干他家里每一分钱。

    俗话说盗亦有道,不讲规矩的人在哪儿都不会走得长远,如果他们收下这五十万放了人,或许林风图个省事还真不会把他们怎样,偏偏有些人贪心不足蛇吞象,把自己说过的话当成放屁。

    男子的伸手直奔箱子而来,这是准备要强抢,只不过林风不答应的事情,他把手伸再长也没用,没等碰到箱子手腕就被一把捏住。林风的左手就像铁钳一样捏着他的手,别看男子长的五大三粗,手被抓住根本动弹不得,稍一用力,手腕传来钻心的疼,仿佛骨头要被人给捏碎了般,疼得眼前这男子嗷了一嗓子,两腿不受控制跪了下去

    。

    一上来就动手,比陈新颖预计的情况还要火爆,没等她做出反应,林风已经把她扯到自己身后,抬脚往前一踹,从正面扑来那人眼前一花,胸口发出声闷响,身体就像炮弹倒飞回去,哐当当……一动上手,满屋子的人扔下手里的碗碟,从四面八方冲向林风,此时被林风捏着手腕那人还跪在地上嗷嗷的惨嚎着,捏在手腕上那只手非但没有放松,反而还在不断加力,疼得他死去活来,嚎叫声都嘶哑

    了。林风根本不屑出手,两个脚轮番踢出,对面的人就像故意往他鞋尖上送一样,上来一个就被踢飞出去一个,鞭腿能把人抽的在空中翻滚几圈才落地,哪怕有人反应够快,挡住林风踢来的脚,也扛不住脚上

    传来的巨力,只能怪叫着摔飞出去。

    一时间乒乒乓乓的闷响络绎不绝,陈新颖再次见识到林风彪悍的一面,眼睛里全是闪烁的小星星。

    能把架打的如此帅气霸道的男人,她只见过林风这一号,对面这帮长相凶恶的家伙在他面前就像土鸡瓦狗一般,上去一个就倒下一个,十来号人眨眼就差不多全被踢翻了。

    “啊!!!”

    被林风捏着手腕那人嘴里发出一声高昂的尖叫,两眼一番脑袋耷拉下去,那只手的腕骨竟然被硬生生给捏碎,换了谁也扛不住这样的痛苦。

    这种人死有余辜,今天落在林风手里,即便不宰光他们,弄个残废以后也别想再出来害人,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就在林风一脚一个把打手踢的满地翻滚时,老板回过神,快速从背后掏出一把大黑星,刚拉动套筒,突然对面的林风喊了一声‘中’,陈新颖交给他用来防身那把折叠水果刀已经被打开,并抛飞出来。

    笃!

    水果刀一瞬间就洞穿了老板握枪的手臂,巨大的力道还把这只手给钉在身后的木墙上。

    这时,老板嘴里才发出一阵杀猪似的惨嚎,血水沿着手臂往下哗哗的流淌,疼得他根本没勇气用左手拔出刀子,只能惨叫着一边惊恐看着林风一步步往他走来。

    “人被你们关在什么地方?”林风站在他面前问。

    “别得意太早,你们出不去的……”老大还想嘴硬,瞪着眼珠子还没把狠话放完,嘴里顿时又发出一阵更加凄惨的嚎叫。

    原来林风正捏着刺穿他手臂的小刀刀柄,还来回的转动,本来只是一个小伤口却让他硬生生给搅成了个血洞,血水开始滋滋的往外面涌,面相凶恶的老板明显不是什么硬汉,转了才两下,就疼得求饶了。

    “人……人就关在厨房后面……”老板气喘如牛的说。

    “你带我们去。”林风攥着到用力往外一拔,霎时老板又忍不住嚎叫了一声。

    弯腰捡起他掉在地上那把大黑星,这枪看着有一定年头了,上面的烤蓝已经斑驳不堪,试着拉了拉套筒,弹簧拉力还行,又取出弹夹瞄了眼,里面总共就六发子弹。

    以林风的专业眼光来看,这枪打超过二十米的目标子弹绝对发飘,用来唬人还是不错。

    没收了。揣进裤腰带里,拽着老板血流不止的手臂就往外面走去,奇怪的是,刚刚站在门口玩指甲刀那光头却不见了踪影,楼下的院子也没看见一个人影,这帮人没那么胆小,遇到一点事就把他们吓跑,现在多半

    藏在暗中等着偷袭他才是真的。

    林风很大男人的把陈新颖护在身后,一手拖着脸色苍白的老板,遇到什么突发状况还能用他来当作人肉盾牌。

    来到院子,老板满头冷汗指了指旁边的那扇门,门后是一条通道,再往里走就到了厨房。

    厨房旁边还有一个房间,那里本来是用来堆放柴火之类的杂物,现在又被他们用来关押人质。

    木门上了锁却扛不住林风一脚,当这两扇木门打开的刹那,一股恶臭瞬间扑面而来,这股屎尿的臭气差点熏得陈新颖把早饭给吐出来,里面没有开灯,眼睛一时还很难适应这昏暗的光线。

    “阿华,阿华……”陈新颖迫不及待趴在门框边呼喊了几声,过了几秒才有人带着不敢置信的声音回应道:“新……新颖,是你吗?”

    林风也找到了墙边的电灯开关,一拉绳子,房梁上一盏白炽灯亮起来,总算让他们能看清眼看的情况。

    这里面被关着还不止一个人,加上阿华,足足五个人,他们不知在这里被关了多久,一个个眼眶深陷,胡子拉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恶臭。

    人质在这里的待遇简直连猪狗都不如,他们身下只有一堆干草,一个满是污垢的不锈钢脸盆里装着猪食一样的食物,五个大老爷们吃喝拉撒都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解决,难怪味道如此难闻。其中有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小男子,他在这里不知道被关了多久,一件白衬衣已经快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见到林风他们,只会一个劲‘呵呵’的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