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5章 好久不见
    花豹哥顶着满头玻璃渣,心在滴血,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今天他算是踢在铁板上了,脑袋被人连砸了一堆玻璃瓶,一个脑震荡怕是少不了了。

    谁让这帮饭桶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服软难道让他在自己这脑瓜子上继续砸下去。

    林风拧出个酒瓶正要砸下,闻言停下手:“早说赔钱不就完了吗?”

    “是,那你想要我赔多少?”

    深懂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道理的花豹哥,寻思着大不了赔他个三五千,回头再跟他慢慢算账,正要站起身,林风却一点面子不给的吼道:“跪下!”

    刚站起一半的花豹哥,双腿一哆嗦又跪了下去,这次直接跪在几块碎玻璃上了,痛的他嗷了一嗓子。

    “拿了钱才能起来。”林风晃动着手里的酒瓶,很认真说。

    “是是,我花豹今天认栽了,你说个准确数,就算凑我也要钱给你。”花豹咬着牙齿,几乎从牙缝蹦出来最后几个字,隐隐带着点威胁的意思。

    “十万。”

    林风随口说出一个数字,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你那踏板车多少?!”花豹瞪大了双眼,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声重复了一次,连趴在地上那帮难兄难弟听到这数字,也纷纷露出见了鬼的表情,头一次遇到敲竹杠敲的如此狠的人,就门口那辆小踏板,二手市场五百

    块不要发票,要多少有多少。

    “十万,少一分都不行。”林风重复了一句。

    这摆明欺人太甚,花豹也是暴脾气的人,在温秀县这地方一向只有他敲诈别人,没谁敢打他的注意。

    脑子一热顿时就忘了疼,站起身吼道:“十万,你特么怎么不去抢!”

    花豹双膝刚离地,林风就用手里的酒瓶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回应,咣的一声酒瓶又碎了,花豹哀叫一声重新跪回地上。

    “不给也行,那就试试你头够不够硬。”比狠,十个花豹也比不上林风一块指甲盖,只见他把上面空了的啤酒箱推开到地上,抓起下面箱子里的酒瓶又接着往花豹的头皮上敲去。

    咣……

    这一次他是用上了暗劲,同样质地的酒瓶敲在花豹头顶,只感觉头盖骨都开裂了似得头痛欲裂,才敲碎第二个,花豹哥就扛不住了,嚎叫道:“别砸了,十万块我给!我给!”

    林风停下手,现场恢复诡异的平静,花豹从没被人欺负的如此惨过,偏偏对方手段比他狠辣多了,一言不合就往死里整,想表现的硬气一点都硬气不起来。

    “我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要不我先把车子押在这里,半个钟头我拿钱过来赎车?”花豹心生一计,指着门口那两架灰扑扑的汽车说,只要能让他安然脱身,回头就该林风要倒霉了。

    “让你的人去取钱,什么时候把钱拿来你什么时候可以走人,别怪我没提醒过,我时间很宝贵,超过半个小时价钱翻倍。”林风说。

    见他没一点通融的意思,花豹哥也不敢当面跟他叫板,只好委曲求全点了点头,叫了一名还能动弹的小弟当着众人面对他讲:“你去找杜老板,让他拿十万,就说我让人给扣了,快去。”

    小弟心领神会,连车都顾不上开走,忍痛跑远了。

    花豹哥打的什么算盘,林风多少算是看明白一点,他跑这么远来肯定要帮陈新颖把麻烦全部解决干净,一群混混能耍出什么花样他全都了如指掌。

    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林风回头看着陈新颖,嘴角牵出一抹自然的微笑:“新颖,好久不见。”

    “嗯,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再见林风,陈新颖激动过后,神态显得有些生疏了,似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热情奔放的陈新颖了,或许是她心中的痛还没抹平。

    一看他们就是有故事的人,老板娘拽了拽正拿扫帚想要过去打扫满地碎玻璃的老板,退到吧台后面给两个年轻人留下单独说话的空间。陈新颖带着林风走到旁边的饭桌前坐下,又帮林风倒了杯茶水,她变瘦了也黑了不少,那张精致的脸蛋没有化妆,还有几道变淡的刀痕印在上面清晰可见,几根凌乱的发丝掉在头巾外面,双眼显得有些憔

    悴。

    “这两年你过的怎么样?”林风主动开口,有些没话找话的说道。

    “还行吧。”陈新颖顿了顿放下茶壶又接着说:“至少在这里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倒是你,这么久不见还跟原来一样。”

    有了对话,两人这才找到一点曾经熟悉的感觉,聊起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陈新颖也说起来她离开免国后的经历,她原本只是毫无目的的到处走走,结果刚到这里,她的行李箱和钱包就弄丢了。

    钱和证件自然也没了,身无分文又无依无靠的她从桥上路过时,一时想不开就跳了下去,幸好这家店老板的儿子从桥边经过跳下河里救了她一命,并把她带回了家里。

    当时内心早已疲惫不堪的陈新颖在这对老板夫妻关怀备至照顾下,渐渐的康复,病好后她没有再离开,就留在这家里店帮着做一些打杂的工作。

    “这次找你来,其实是想请你帮个忙。”陈新颖摆弄着茶杯,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你说的麻烦就是这帮上门找麻烦的混混?”林风主动追问道,扭头看了一眼,那边两个小弟正扶着花豹哥小心翼翼坐上椅子,他顿时吼道:“谁同意你起来的,跪下!”

    屁股还没坐稳的花豹哥不知怎的脚下一滑又跪了下去,血淋淋的膝盖一触碰到地面,痛的他又嗷嗷叫了几声。“也不全是他们。”陈新颖偷瞄了眼还是一如既往霸道的林风,小声的解释道:“阿华,就是老板的儿子,前两天去免国那边取货,却被当地人给扣下来了,他们打电话来说阿华在赌场输了五十几万,要不给

    钱就不放人,还要把他卖去做苦力。”“这么巧,这边要拆房子那头就输了钱,不会是这个花豹哥指使人故意下套的吧?”林风把手一指跪在那里花豹哥,对方打了个哆嗦,急忙摇手否认:“这可真的跟我无关,我又不认识免国那边的人。”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