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4章 更狠
    花豹哥什么场面没见过,当着兄弟的面如果被一把破菜刀给吓住,以后还用不用出来混了?

    “怎么不敢砍,真当我是吓大的?”

    花豹看着攥着菜刀迟迟没有动作的陈新颖,得寸进尺的上前一步,拿眼神在陈新颖身上来来回回打量着,嘴里啧啧有声的说:“这身段还是不错,就是这脸……太磕碜,老子可下不去手。”

    “哥,咱们晚上不开灯不就看不见这张脸了?”身后的小弟接了句嘴,顿时惹来同伙的一阵哄笑。

    “婶婶,放手。”

    陈新颖最不愿被人提起就是脸颊两边这几道伤痕,对方却不断在她伤口上撒盐,用力一挣摆脱老板娘的手,把刀举起了一半,冷冷的盯着花豹哥说:“你再说一次。”

    花豹哥‘嘿’了一声,拍了拍自己头顶,对陈新颖狞笑着道:“老子说你丑咋的,你想砍我来啊,你们几个别帮忙,老子现在就站在这里让你砍,来,动手啊!”

    伸长脖子耀武扬威的样子,似乎料定陈新颖不敢动手。只是这一次花豹哥显然看走眼了,陈新颖以前可不是什么淑女,脾气一上来敢拿着陈生的猎枪到处追杀林风,这两年不知她经历了什么,就算脾气有所收敛也不至于被一个混混吓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

    花豹哥说话的同时,陈新颖已经咬牙挥刀朝他伸长的脖子砍了过去。

    花豹哥确实言出必行,站在原地没有动,其实他就是反应不过来,还没意识到不秒那把用来剁骨头的刀就照直砍落下来,这一刀的力气别说砍中脖子,就算砍在身上别的部位,至少也得是个重伤。

    就在花豹哥即将血溅五步之时,他那几个小弟完全没有反应,倒是另一只手从背后拽住了他的衣袖顺势往后一拽,花豹哥不由自主倒退了两把,那把锋利的剁骨刀以毫厘之差从他脖子前划过。出手的人正是林风,他倒不是想救这位花豹哥,只是不愿意看见陈新颖为了一个地痞流氓把自己搭进牢里去,不过花豹哥虽然逃过一劫,但还是免不了血光之灾,刀尖从他胸前划下去时,留下道一指多长

    的破口,连里面的皮都给割破了。

    “你特么真敢啊!卧槽,见血了……”花豹哥直到感觉胸前一痛才反应过来,顿时惊得冷汗都冒出来了,这婆娘还真敢下手,要不是背后这人拉他一把,恐怕自己这条命就没了。

    想到这里,花豹哥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回头看着林风道谢说:“谢了兄弟。”

    咣当!

    林风还没回答,对面响起铁器掉地的声响,陈新颖手里那把剁骨刀已经脱手掉在地上,她满是惊喜和诧异的看着对面的身影,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还带着几分不敢相信的喊道:“林风……”

    “好久不见。”林风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又扭头看向花豹哥和他那帮小弟,指着门外还倒在地上那辆红色踏板车说:“先谈谈我们之间的问题,你撞了我的车是不是该赔偿损失?”

    花豹哥并不傻哪还看不出他们之间认识,那张脸顿时就阴沉下来,凶厉的目光注视着林风:“赔钱,我陪你母,给老子打!”

    刚刚差点被人一刀切断喉咙,花豹哥哪还能不怒,出来混了这么久谁不给他花豹几分面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当即就吆喝着小弟要给他们一点好看。

    他的小弟早就在摩拳擦掌,他们干点别的不行,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听到大哥的吆喝,一个小弟十分生猛撑着同伴肩头凌空一个飞腿往挡在前面的林风踹去。要是被这种小瘪三给踢到,那林风才是真的不用出来混了,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半空中的混混就想皮球一样往后倒飞出去,哐当一下,撞翻一张桌子和板凳才掉在地上,捂着肚皮嗷嗷

    的惨叫。

    林风已经放下脚,谁都没有看清他刚才是如何踢出那一脚,但这已经不重要了,跟着花豹哥一起来搞事的五六个手下,硬着头皮冲上来,转眼就被林风打的满地找牙。他看似没怎么用力的一拳,打在人身上发出‘咚咚’的闷响声,而且出拳的角度十分刁钻,就像专业的拳击选手一样,左勾拳右钩拳直拳摆拳,打人就跟打沙包似得,光听着乒乒乓乓的击打声都感觉十分渗人

    。

    花豹哥见小弟们被揍的鬼哭狼嚎眼看就要全倒下了,他暗中一发狠,随手从堆在柜台旁那堆啤酒箱里摸出一个啤酒瓶,大步往林风走去。

    “小心!”

    林风一拳击中最后一个混混的脸颊,几颗碎牙随着一口血水喷溅出来,听到陈新颖的惊呼,他就像背后长了眼睛,头也没回单手就把落到一半的啤酒瓶给捏住了。

    花豹哥只觉手上一空,那只啤酒瓶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但林风转过身,花豹哥心头不由咯噔一下,倒退着问:“你……你想干什么?”

    “你刚才不是表现的挺有种,嚷嚷着叫人家砍你,现在,我来成全你。”

    林风说完突然加快步伐,一下出现在正不断后退的花豹哥跟前,酒瓶哗啦一声跟他额头来了个亲密接触,碎玻璃漫天飞舞,花豹哥不由惨叫着身体一矮。

    别以为这就完了,林风刚砸碎手里的酒瓶,右手又从箱子里抽出来一瓶,挥手继续敲在花豹哥头顶。

    “花豹哥是么!”

    哗!

    “出来混的是么!”

    哗……

    “欺负女人有意思么!”

    “撞了我的车不赔还要打人是么!”林风每说一句,手里的瓶子就在花豹哥头顶敲碎一个,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敲碎了五六个瓶子,旁边的陈新颖和老板夫妻已经看傻眼了,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比花豹还横的人,连他那几个小弟也躺在地上忘了

    叫痛,耳边尽是酒瓶碎裂声,照这样砸下去,一箱啤酒瓶很快就要砸光了。“别,别打了,我配钱,赔给你行吗?”花豹哥硬生生被砸的跪在满是玻璃渣的地板上,满头都是碎玻璃和血水的嚎叫道,再不求饶,只怕要被他这么活活的砸死。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