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0章 荒漠前行
    弹头卡的很紧,要用两根指头夹着往外面拔,当林风用力把弹头拔出的刹那,血水一下就飙射了出来,用撕碎的破布草草包扎了一下,等林风回过头看向吓傻的小王子时,对方竟生生打了个激灵,一个劲

    的摇头唯恐林风也用这样的方式帮他把体内的弹头取出来。

    他显然是多虑了,林风切肉取弹头是为了更好应对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战斗,不然谁吃饱了撑着才愿意这样自虐。

    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两人并排躺在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王子在一阵摇晃中惊醒,他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林风背上,在这片荒芜的野地上前行着,他记得自己刚睡下没多久,怎么现在天已经亮了,炽热的阳光灼烤着这片满是龟裂的土地。

    “醒了?”林风没有回头去看,速度不减朝前面走着。

    “嗯。”小王子揉了揉眼睛,问出心中的疑惑:“你走了多久?”

    “大概三四个小时,你要还困就继续趴我背上再睡会儿。”林风边走边说。小王子主动提出要下来走路,休息了几个钟头伤痛似乎减轻了许多,身上也有了一些力气,林风却没答应,他现在很赶时间,这片鬼地方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出去,就算小王子没受伤,以他行走的速度估

    计要多花一倍的时间,还不如直接背着他走,反而更快一点。林风背着他在这片一望无际的荒野上大步前行,在火辣辣的阳光照射下,气温直逼四十度,走在空旷的荒野连吸入的空气都带着灼热的感觉,就跟洗桑拿没什么不同,汗水如雨下,衣服裤子都让自己的汗

    水给打湿了。

    趴在背上的小王子把外套举过头领,为林风遮挡着暴烈的日头,林风回头笑了笑快要冒烟的嗓子连话都不想说,继续加快脚步,利用树枝的阴影辨别方向,快到中午的时候估摸着走了不下一两百公里。

    即便林风这样的‘铁人’也累得不行,最主要是找不到水喝,随着身体的水份大量流失,他已经感觉头有些发晕。不想死在这片鸟不拉屎的荒野中,就只能不停往前行,林风现在全靠顽强的意志力在支撑着自己,小王子也好不了哪儿去,缺水让他嘴唇干涸开裂,看周围的东西都是重影,只怕没等林风带他走出这片荒

    漠他就支撑不住。多亏了有林风这一路的鼓励,才让他勉强打起精神又坚持了两个钟头,当远处出现一片绿油油的景物时,趴在背上的小王子仿佛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已,可是等他看清瞬间又焉了下去,原来那片深绿色并

    不代表他们走出了荒野,前方还是千篇一律荒芜的景象,只是那个山坡上长了许多的仙人掌而已。

    小王子郁闷的快要掉下眼泪,失望溢于言表,可林风却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突然加快步伐,几乎是一路跑到这片有半人多高的仙人掌前。这个季节,仙人掌上接满了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红色果实,林风先把小王子放在松软的沙地上,这才走到一颗仙人掌前伸手将最大那颗果实掰了下来,只见他抽出军刀三两下就把外面的皮给削掉露出里面

    白色的果肉,咬了一口,清甜可口的汁水涌了出来,滋润着快要冒烟的咽喉。

    林风随手把咬过一口的果实塞给小王子,对方还是一脸诧异像是在问,这玩意儿能吃?

    “可甜了,快吃,不够这里还有的是。”林风说着又伸手摘了一个,快速削掉果皮狼吞虎咽的啃食起来。见他吃的如此香甜,三两口就吞掉了一个果子,小王子难免有些眼馋,拿起上面还有牙印的果实试探着在上面小小的咬了一口,不苦不涩反而带着股清甜,他那黯淡的眼神瞬间一亮,也学着林风那样大口

    大口的吞咽着这难得的美味。啃光一个,可还远远不能满足饥肠辘辘的肠胃,小王子只好又厚着脸皮找林风再拿一个,两人吃的满嘴果肉,就像八辈子没吃过一顿饱饭一样,身边已经甩了不少的果皮,直到周围几颗仙人掌上的果子都

    被他们吃了个干净,一大一小两个家伙才心满意足躺在砂砾上,舒服的直喘气。吃饱喝足的林风正想说歇五分钟再走,突然空中传出的轰鸣引起了他的注意,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几个钟头,应该不是自己的飞机,他眼神一凛,急忙抱起还躺在地上的小王子几个箭步窜到一块突出地面

    的大石头边上。

    “快趴下,是敌人的侦察机。”

    两人刚把自己藏好,只见一架飞机以极低的飞行高度从他们上空划过,显然帝国人和叛军还没死心,连飞机都派出来搜寻他们的下落。

    等这架侦察机去远了,林风抬头望了眼刺目的天空,抱起小王子说:“我们走。”

    两人继续上路,小王子趴在林风背上,声音清脆的问:“你想带我去哪儿?”

    林风脚下不停,想也没想就说道:“帮你打叛军。”

    小王子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还天真的说:“那真是太好了,这些可恶的家伙杀害我父亲,您会帮我惩罚他们对吗?”或许是想起惨死在敌人轰炸下的父亲,小王子的眼睛有些泛红,隐隐有哽咽声从背后传出,不管他的身份有多尊贵,毕竟还只是一个不到十二岁的孩子,现在整个王国兴亡的重担都压在他幼嫩的肩头上,

    他这样的表现已经算是很坚强了。可能是因为当上父亲的缘故,林风难免对这可怜的孩子生出隐恻之心,拍了拍他屁股,故作轻松的说:“哭什么哭,既然你现在已经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就得拿出一个男人的样子,只有女人才会躲在被窝里

    哭,是个男人就该挺高胸膛,用你的拳头让那些敢于冒犯你的人尝到厉害!”

    “嗯!”小王子果然是对他言听计从,闻言拿衣袖擦掉眼角的眼泪,重重点了下头。继续往前走了三四个钟头,太阳就快要落山了,林风停下脚步,拿出裤兜里一直处于关机中的卫星电话,露出犹豫的眼神。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