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3章 另一条路
    车队行驶途中,林风用卫星电话与留守船上的潘主任简短交流一番,首都目前形势十分严峻,叛军人数众多,手里拥有不少的坦克战车,尽管正规军已经打的十分顽强,还是有多个街区失守。

    按照老潘的判断,首都可能守不住三天就会被敌人彻底占领,港口也是他们重点进攻的目标,为避免被叛军的炮击打中,舰队已经全部撤出港口,随时可以撤离回国。

    当林风说出自己的想法,哪怕是潘主任早已有了一些心理准备,还是不免被这家伙的胆大妄为给吓到了。在得不到任何支援的情况下,身边带着一百来号人就敢往敌人腹地去闯,试问哪个国家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会像他这样,不顾自身安危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他这也太胡来了,就算要救人,也不至于那自己

    的生命全冒险啊。林风代表的不止是他自己,也不仅仅只是拉昂达的三军统帅,他的存在等于是华夏与东部几国之间的桥梁,桥要是毁了,对华夏造成的损失就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让潘主任去哪里再找一个能让埃国和

    拉昂达领导者都信任的华夏人去。“林风你太胡来了!你必须立刻马上给我回来,听到了没有?救人的事让我来想办法,叛军要是敢动人质,我保证我们的海军舰队明天就会开到叛军的家门口,直接灭了他们!”潘主任神情激动的嚷嚷道,

    他已经快让林风给逼得暴走了,这是什么人啊,一惹就惹大事,非要把他弄出心脏病才肯罢休。

    林风却像没感觉到老潘此刻焦急的内心,坐在奔驰的装甲车里平淡的解释道:“现在说这些晚了,我们的退路已经被叛军大部队截断,你又不是不知道,往首都方向去就是自投罗网……”

    潘主任强行打断了他的话:“那你现在可以带着小王子往南边去,那里还在正规军的手里,到时我会安排人员立刻去接应你们,喂!”

    最后一个字他是用吼得,因为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再打过去,竟然连电话都给关了。

    这头蛮牛怎么就这么倔!潘主任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做出要砸电话的动作,举到一半又被他给强行忍住了,毕竟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人物,潘主任不顾旁人诧异不解的目光深呼吸了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重新拨了几个号码把

    电话放在耳边。

    既然劝不住林风这混球,就只能赶紧向王部那头汇报,看他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

    电话接通了,等潘主任用极快的语速向王部做了汇报后,那头明显传来‘哐’的一声拍桌子的声音,一向温文尔雅的王部在林风这问题上已经不知拍了几回桌子了。

    “胡闹,他这简直太胡闹了!”王部在那头重复的吼着这几个字,显然给气得不轻。

    ……车队离开陶粒瓦不远,一个正规军士兵向少校汇报,他知道另外一条可以通往阿和密度的小路,少校又把这事告诉给做主的林风,林风拿着对讲机沉吟片刻,便同意下来,车队当即改变方向往南边快速移

    动。虽然士兵所指的那条路要比直线前进多绕两三百公里的冤枉路,不过却可以从另一个方向进入阿和密度,想必那帮叛军不会让他们安然无恙的过去,一定会在这条主路上设下各种埋伏,林风还没自大到以

    为靠身边这点人就能解决掉所有叛军,再完好无损的离开。

    没有抵达阿和密度以前,能尽量避免战斗自然最好,哪怕多绕几百公里也能接受。

    车队一刻不停的行驶,没给敌人追上他们的机会,到了快天黑的时候,少校和林风商量过后才决定去最近的一处小镇补充食物饮水和汽油。

    这个小镇位于一片荒漠的边缘,规模极小根本没法和首都外的陶粒瓦相比,连叛军也对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周围也从没看见过叛军的身影。小镇长期遭受风沙的侵扰,到了地方眼前是灰蒙蒙的一片,连街上巡逻的治安警察也习惯将一块纱巾蒙在口鼻前,确认没有发现问题后,风尘仆仆的车队才在小镇唯一的旅馆门前停下,而旁边就是警察局

    。少校带着林风与当地的警局局长见了一面,从对方的话里也证实了少校的推断,小镇除了本地居民很少看见有外地人的身影,更别提什么叛乱分子,这种没有任何占领价值的小镇子,他们都懒得拍兵前来

    攻打。

    此处距离阿和密度只有三四百多公里远,就算明天一早出发也完全来得及,在这位局长的协调下,十多个重伤员住进了当地诊所接受救治,所有的车辆也加满了油。这家旅馆只有十几间房,就算每间房里有两张床,也根本住不下这么多人,林风又拒绝局长让他们分出一部分人住进居民家中的提议,尽管看得出这位局长是一番好意,不过在这非常时期还是小心一点为

    好。

    床位不够就打地铺,凑合着过一夜反正明天一大早就要离开,士兵对此倒也没什么意见,吃饱喝足以后,七八个人一间房回屋睡觉去了。

    小镇虽然还没发现过叛军的身影,必要的警戒却不能少,林风在小镇前后两个入口都安排了四名士兵放哨,外面一有风吹草动就可以立刻回来通知在屋内休息的人。把所有人都安置好了,林风才带着小王子回到自己那间房,作为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他身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沉稳,哪怕是在陶粒瓦最危险的时候,也没见他哭喊过一声,倒是让林风省心不少,

    也对着小男子多了几分喜欢。

    好不容易清净下来,林风拿胳膊枕着头放松的躺了下去,望着坐在对面那张床上还显得有些拘谨的小王子问:“对了,我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尤利塞斯.克伦威尔……”小王子见林风听的不是很清楚,又一个字一个字拆开重新念了一遍。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