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4章 绑架要挟
    游行示威失败后的第二天,损失惨重的帕图教不甘心就此被拉昂达驱逐出境,随着大主教一声令下,保卫帕图神的圣战已经彻底打响。

    疯狂起来的信教徒连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其他人的性命,各种有预谋的袭击令刚刚恢复下来的局势又再次掀起波澜。

    这一次,是东部第一大教派与拉昂达官方的权威争夺,帕图教有一万个输不起的理由,而拉昂达官方更不能输,输了,失去了不只是王室的威严。

    就在各地发生爆炸案的同时,首都已经进入了一级警戒状态,前来这个有着东部明珠之称城市旅游观光的游客会突然发现,大街小巷多出许多身穿军装制服的身影,就连路过的警车也多了许多。以阿里娅女王命名的小学修建的冠冕大气,因为阿里娅的关系,许多官员大臣都自发将家族适龄子女送到此处就读,久而久之,两千名学生中,起码有五成来自官员家庭,于是这里的又被外人称之为贵族

    学校。离中午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一辆警车提前来到校门外,虽然首都目前为止还很平静,但梅格却再三告诫下面的警员,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为防备帕图教那帮狂热分子,所有警员早已全部取消休假,

    倾巢出动守护在各个重要地段。

    梅格考虑的很周详,几乎所有人员密集区域都能看见警察的身影,只要一旦发现可疑情况,就能立刻进行妥善处理。

    警车刚刚停在贵族小学的门外,迎面就有三名黑袍男子埋头往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那身宽大的黑袍立刻引起一名警长的注意,当即拉开车门,在三人走到学校门口前出声叫住了他们。

    “你们三个是做什么的?”

    这三个年纪轻轻的男子怎么看也不像来接孩子的家长,何况现在时间还早,没理由提前一个多钟头跑到学校来,非常时期,警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三人听到警长的问话,扭头望着他,却没人做出解释。

    警长从他们那带着几分凶狠的眼神瞧出不对,立刻做出拔枪的姿势,语气严厉的质问道:“我在问你们话,马上回答!”

    车上的警员从他紧张的语气里察觉到问题,立刻拿起对讲机就要向总台请求增援来协助。就在此时,两辆私家车风驰电掣一样从转弯处驶了出来,吱嘎一声停在距离警车不到三十米的地方,两架车连接跳下几个同样穿着黑袍的男子,他们把自己的脸严严实实包着,只露出一对散发凶光的眼睛

    。当警长注意到他们端在手里的自动步枪,拔出自己的佩枪时已经慢了一拍,几把步枪同时对着他开火,砰砰砰……在一阵清脆的枪响中,警长身中多弹倒在地上,正在呼叫支援的同事见状,拉开车门半蹲在

    后,朝着那几个家伙就开枪了。

    砰!

    一名黑袍人员肩头中弹摔倒在地上,没等这名警员有开第二枪的机会,对面那几把自动步枪已经对着他疯狂扫射起来。

    车门上顿时多出一个又一个弹孔,警员压低脑袋蹲在后面,只能听见哚哚哚的闷响,还好警车车门都加装了防弹钢板,不然普通车门根本抵御不住步枪子弹的穿透。

    等到对面枪声稍微停歇一些,这名悍勇的警员从车门旁探出身,朝着对面的人影就是砰砰几枪。

    又一名黑袍男子中弹摔倒,不过这位警员的运气也到此为止了,一捆引燃的炸药被对方抛掷了过来,正好掉落在车头前,又翻滚着进入了底盘下面。

    这警员清楚看见掉下的是一枚炸药,当即转身就猛往路边跑去,只是还没跑上几步,背后就发出轰隆的爆炸声,一阵狂猛的气浪瞬间将他掀飞出去十几米远。就在双方驳火时,之前被叫住那三人转身就往学校大门走去,里面的保安听见动静,忙跑到门前来查看,这一看却吓得他亡魂皆冒,站在门口这三人从袍子里取出各自的武器,砰的一枪,正往回跑的保安

    背部中弹,扑倒在地。

    另一人则把霰弹枪对准大门的锁孔处,一枪打碎了门锁,三人推开门口这扇铁门,朝外面招招手,那帮黑袍扶着中弹的同伴上了车,径直驶往学校。不到十分钟,接到消息赶来的警察已经抵达校门外,那辆被炸毁的警车还在冒着黑烟,赶来的七八个警察纷纷下了车,这时,对面小学的楼顶却冒出一个人头,他正是黑袍人中的一个,只见他把枪口指向

    下方的警车果断扣下扳机。

    一阵激烈的枪响中,警员身旁的汽车瞬间多了一串弹孔,一名警员被子弹射中了肩头,被一群同事连拖带拽弄到警车另一面藏着。上面的枪声还在不断的咆哮,等打光一个弹夹,警察纷纷起身准备还击,当他们枪口指着楼上,却看见歹徒怀里抱着个小孩,枪口指着他们大声喊道:“都给我听好,限你们一个小时以内释放所有被扣押的

    帕图教徒还有总长威尔科特斯,否则我们就炸了这个学校!”

    说完这家伙居然松开手,把怀里的人质从五楼顶上直接抛了下来,这是一个警告,幸好楼下栽种了不少的树木,孩子压垮了树枝才摔在地上。

    听到小孩的嚎哭,一帮警察顿时急眼了,纷纷举枪就射,一名警官借助同伴的掩护,拔腿往受伤的小孩方向跑去,他跑起来非常迅速,袭来的子弹总是以毫厘之差打在身旁。

    但就在他抱起受伤的小孩往回跑时,那空荡荡的学校大门口,又出现一名穿黑袍的男子,他手里端着一挺机枪朝着警官的背影就开火了。连成串的子弹打的警官趔趄几步,在他即将栽倒的刹那,几个同事冒着枪林弹雨冲到了他跟前,把孩子交到一个同事怀中他才一声不响倒在血泊中,为了救出这个孩子,当场就有两名警员牺牲,一人伤势严重,不过,很快就有一队军车就从公路上驶来,架在战车上的机枪一通扫射,打的楼顶上那人连脑袋都不敢探出。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