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2章 帕图教的报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暴徒一个接一个被打倒,在棍棒下哀嚎惨叫着,他们虽然人多势众却难以抵挡片刻,士兵排成一排,凶猛的朝眼前人群挥动着木棍,一个个宛如出闸猛虎,面前这帮从没接受过军事化训练的信徒,光靠信

    仰支撑又哪是他们的对手。

    眼看游行队伍在军队的暴力介入下就要被打散了,一名急眼的信徒点燃了手里用来纵火的汽油瓶,猛地往前面抛掷过去。燃烧的汽油瓶在半空打着转,一名士兵眼疾手快,急忙抬高盾牌挡在斜上方,汽油瓶正中这面半人高的防爆盾,轰的一声爆燃起来,士兵半个身体都被溅射的汽油引燃,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旁边的战士

    连忙脱下外套扑打他身上的火焰,还有人捧起地上的沙石泼洒在他身上。就在众人忙着扑灭士兵身上的火焰时,纵火者再次拿起一个汽油瓶,他旁边还有几人也有样学样,纷纷拿起汽油瓶准备扔出去,当这人点燃塞在瓶口的布片,做出抛掷动作正要把瓶子扔出去时,对面陡然

    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

    轰……汽油瓶被子弹射中,直接在纵火者手上炸裂,蔓延的大火瞬间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这人自食恶果,浑身燃烧着倒在地上,嘴里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嚎。

    正规军开枪了!

    见到同伴的惨状,另外几个举着汽油瓶的信徒顿时愣在那里,对面一名军官穿着的男子,正站在车头上拿手枪指着他们。

    林风可从来没下达过不许开枪的命令,一旦暴徒威胁到士兵的生命安全,军官有权利开枪把他们当场击毙。

    在认真起来的军人面前,一帮战斗力低下的暴徒又能翻起什么风浪,枪声一响,意志力不够坚定的信徒已经被吓住。

    当兵的竟然真敢对他们开枪!

    棍棒打两下最多受点伤,如果换做子弹,那帕图神也不见得能保护他们,可能真的会没命!信徒照样有许多欺善怕恶之辈,在军方的强力镇压下,几千人的游行队伍抵抗持续了不到两个钟头就被驱散,其中有一千多人被军方扔上车抓走,他们大多都是反抗最激烈,也是被揍的最惨的一群人,基

    本就看不见一个没受伤的。

    这些人会被暂时拘押在军队,等警方对他们的身份进行一一甄别后,再做下一步处理。乌滋里军方的镇压手段比起其它地方,已经算是相当柔和,在部分重灾区,大量信徒点燃车轮子,用自制的投石索向士兵和车辆攻击,整个城市都弥漫在一股焦臭的气味中,军方发射了大量催泪弹,还用

    高压水枪喷射辣椒水才驱散了游行的队伍。虽然多地遇到了信徒激烈顽固的抵抗,但总的来说,进展还是十分顺利,军警联手让这帮无法无天的信徒尝到了暴力机构的厉害,一夜间所有关押犯人的地方几乎都人满为患,到早上六点,大部分地区的

    暴动已经被平息,林风再次用行动表明拉昂达官方决不妥协的态度。一晚上有近十万名帕图教徒被逮捕,这些人大多都是帕图教的中坚分子,游行示威就是由他们牵头,各地的主教自然也跑不了,被尽数缉拿通过空中运输押往首都,现在正通通蹲在大牢里等候下一步发落

    。席间全国的暴动就这样被平息了,没有了领头者,就算还有近千万的普通信徒也很难组织起来再跟官方对抗,不过也总有一些漏网之鱼的存在,为了报复当局,在境外某些人的授意下,他们开始采用了更

    加激烈的报复方式。

    巴特占领区的警戒程度不比内地低,大街上到处能看见警车在巡逻,暴动已经平息,但这里的军警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只是,他们把重心都放在人员扎堆的地方,却很少关注那些独来独往的人和车辆。

    迪南德是一名水电维修工,同时也是帕图教的狂热分子,昨夜的游行队伍被军队冲散以后,他侥幸逃回了自己家中。

    天亮时,马路上除了满地被遗弃的物品,已经看不见任何游行的人员,许多人都跟迪南德一样,躲在家里暗中观察着情况,这时,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正在做着早饭的妻子忙前去接起了电话。

    对方用那种阴森森的语气指名点姓要找迪南德,妻子壮着胆追问对方是谁,这人沉默了片刻,才幽幽的说:“你就说大主教有事找他,让他听电话……”

    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军警,这时候帕图教的人打电话来找丈夫,显然不会是好事情,恐惧到极点的妻子为了自己的丈夫和这个家庭,小声说了句‘他没在家’,说完就打算马上挂了电话。

    她的手刚放下一半,另一只毛茸茸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妻子吓得抬头一瞧,却见一夜没睡两眼全是血丝的丈夫就站在面前。

    “谁打来的电弧?”迪南德狐疑的问道。

    “是……是一个推销员……”

    妻子结结巴巴的解释着,迪南德却显然不信,伸手在妻子可怜巴巴的注视下将电话拿了过去,放在耳边问:“喂?”

    “迪南德,大主教让我带话给你,可以行动了,为了千万个受当局压迫的教友,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我明白!”

    迪南德缓缓放下电话,如冰锥一样的眼神落在对面妻子身上。

    妻子摇头凄苦的道:“迪南德我求你不要,为了孩子和这个家,别去行吗?”

    回答她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迪南德这一巴掌十分用力,打着妻子鼻血直流的摔在地板上。

    迪南德一脚踩在妻子脸上,弯下腰恶声恶气的警告道:“我有这一切全是帕图大神给的,现在到了我回报的时候,记住,别坏了我的事,否则我先杀了你!”

    说完他才抬起脚,不理会独自哭泣的妻子,转身往车库走去,当路过站在走廊的儿子身边时,他泛着血丝的眼眶中才露出一丝柔和的神色,捏了捏儿子的脸蛋说:“看好你妈妈,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儿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仿佛意识到父亲这一走将是永别,一只手紧紧抓着父亲的衣角,却被迪南德给挣开了,没人可以阻止他去做这件神圣的事情,就算妻子和儿子都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