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8章 成败在此一举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梅格不到四十五岁已经坐上副总长的职位,可以说不但有能力,而且还相当聪明。

    他那脑子一下就从林风的问话,嗅到了一丝机会,这次有麻烦的或许不是他们,而是总长一人。

    要说起这个梅格与总长之间的关系,只能用水火不容来形容,内部人员大家心里都清楚,上面那位总长能坐到现在这位置,其实与自身能力的关系并不大,完全是因为背后有靠山,要不然也轮不到他了。而梅格作为四个副总长中最年轻的一个,难免会让年近六十的总长大人感到威胁和一点点妒忌,遭到打压也就在所难免,这种事在拉昂达官场司空见惯,总长不喜欢的人,大家都尽量避开他,为讨好总长

    背后使绊子的家伙也不少。

    搞到现在,梅格这个副总长手上的权利已经被架空的差不多了,说难听点,就跟高级看门的差不多,要不然,刚才这事也用不着他一个副总长亲自跑出来过问。

    “我在问你话,你们总长在哪?”林风只见这家伙脸上不断变换颜色,却迟迟没有回答,顿时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次。

    回过神来的梅格暗叫一声坏事,自己似乎高兴得太早,竟然忘了回答统帅的回答。

    趁现在还有机会补救,他连忙两腿一并,本想敬个军礼,结果手上刚一有所动作,却被身后两个士兵一下给按住,要不是看在他手里没武器的份上,早一枪托往他后脑上砸去了。

    士兵显得有些太过谨慎,不过林风就欣赏他们这一点,军人,无时无刻都该保持着警惕,绝不给敌人有任何可趁之机。

    赞许似得点点头,他才说:“放开他。”

    恢复自由的梅格小跑两步来到林风跟前,挺胸抬头敬礼说道:“报告统帅,总长就在顶楼会议室,我马上通知他下来见您。”

    “不用,你带我去会议室好了。”

    “是。”

    梅格上前两步,对一帮站在大楼入口前看傻眼的工作人员呵斥道:“眼睛都瞎了么,看不见统帅要进去,还不给我让开!”

    被他这一吼,门前的人总算回过神,谁敢吃了豹子胆去拦林风的路,忙不迭往两边推开。

    “统帅,里面请。”

    梅格在前面带路,少校亲自带了一个班的士兵跟随林风一同走进大楼。

    行走途中,林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记得你以前在我手下当过兵是吧?”梅格闻言脚下一顿,忙转过身毕恭毕敬的答道:“是的统帅,我以前隶属于空降团第一营副营长,只是在解放布利斯这场战役中,我的左胳膊中了两枪,到现在也不太好使,当不了士兵只能退伍,被安排到

    这里工作,一直到今天。”

    “嗯,那场战斗确实打的挺辛苦,能活着就是一种幸运。”林风拍了拍他肩头,声音柔和了两分:“我就随便问问,不用紧张。”

    “是!”

    梅格转身继续往前面带路,来到电梯前做了个请的手势,等林风进去后他才连忙跟进去,谁知道这时林风又突然问了一句:“你也信教?”

    “是的。”梅格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又补充道:“我们一家都是地魄罗教教徒,信仰天高神,我们追求锻炼自我以达到天人合一境界……”

    梅格一谈起信仰,话夹子顿时就被打开,居然开始向林风宣扬起教义,只不过这个所谓的地魄罗教林风连听都没听说过,拉昂达境内大大小小几十个教派,他还不是全都了解。

    倒是旁边的少校看出林风的困惑,附在耳畔小声解释道:“地魄罗教只是一个很小的教派,近几年才从埃国那边传入我国,地魄罗是当地土语,翻译过来是长生的意思。”

    “哦。”林风点头算是明白过来。

    梅格这时也止住了话头,虽然林风没说过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他已经猜到了**不离十,而且他明白,这或许是一个把总长拉下马的机会,倘若错过,能不能在副总长位置上干到退休都是一个未知数。

    眼看电梯即将抵达顶层,梅格再也按耐不住,主动上前一步说道:“报告统帅,我有事情想要向您汇报!”

    “说。”林风挑了挑眉头。“我知道您来这里,一定是因为帕图教那帮暴徒下午游行示威的事,您这是来兴师问罪,可是我想告诉您,其实不是我们警方不作为,而是有人在背后下了命令,不许我们干涉那些暴徒的‘正常游行’。”梅格

    说完就闭上嘴,此时他已经紧张的听见自己的心跳。

    林风很喜欢他用‘暴徒’这个词来形容那些帕图教徒,点点头道:“哦,你继续说。”“是,我想告诉您,这件事其实与大部分人无关,是总长亲自下的命令,他还把暴徒聚集区域的大部分警力都抽调去了其它地方,我可以发誓,绝对没说一句假话,我们这里几乎所有中高级官员都知道,只

    是他们不敢说出来而已。”梅格一口气把话说完,紧张的都快忘了呼吸。

    “知道了,给我详细介绍一下你们这位总长的背景。”

    听到这话,梅格暗中松了口气,再次挺起胸膛噼里啪啦介绍起来,作为一直遭受总长排挤的人,他肚子里早就装满了怨气,当即就把他知道关于总长的任何事情都一五一十交代出来。此时电梯早已经停在顶层,却没人出声打断他的话,梅格如竹筒倒豆子一样,把知道的全说出来,包括与总长交好的官员,还有他们在帕图教中的地位等等,作为一名高级警务人员,梅格要查这些东西自

    然要比普通人容易许多,只是一直没找到反击的机会,所以才按捺着不动。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机会今天终于来了,总长这个自大狂,招惹谁不好,竟然以为有帕图教撑腰就能挑战王权,阿德西二世时他或许有机会做到,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在掌权,以眼前这位三军统帅一向铁血

    的作风,怎么可能向一个教派屈服,他们这是自己找死!梅格心里已经十分笃定,总长这回要倒大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