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0章 王妃的顾虑
    这一晚林风就像串门一样,走完东家去西家,每个老婆的感受都要尽量去照顾到,还好米糖和王妃没在,不然林风还真有点照顾不过来了,所以说老婆多也不见的全是好事。特别是王安雅怀孕这事,把两个年纪最小的老婆刺激的不轻,秦菲菲不用说了,连小鹌鹑一样的蔚薇也变的主动起来,要不是林风这体格子又注射过超能干细胞,一般人还真扛不住每晚这样左拥右抱的生

    活。

    这怀孕好像也会感染一样,第二天大早林风出现在王妃的寝室,一见她与往日落落大方不同,那嘴角含笑羞答答的神情,林风仿佛被一道灵光劈中,张口惊呼道:“你也怀孕了?”

    “嗯。”王妃羞怯的点点头,双手轻抚着微微凸起的小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快坐下让我看看,有多久了,男孩还是女孩?”

    林风就跟大多男人一样,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忙扶着王妃在床沿坐下,小心轻抚着她没有一丝赘肉的肚皮。

    “算起来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这件事我谁都没有告诉,毕竟……”哈利亚说着说着,低着头声音渐渐小了起来,就像犯了错的孩子。

    两个月,那就跟王安雅怀孕的时间差不多,也不知王妃会给自己生个小公主还是小王子,林风瞅着肚皮傻乐了一阵,忽然回过神来,从王妃话里竟然感觉到一丝苦涩的味道。

    因为怀孕不高兴吗?

    肯定不是,真正困扰着王妃的,却是她现在这身份。毕竟她是着国家的主人,堂堂一国之主,而且又是个寡妇,倘若怀孕的事情被泄漏出去,只会沦为别国的笑柄,到时就连拉昂达的国民恐怕也会遭到别国人的耻笑,那些恶毒的嘴脸一定会把拉昂达的国主

    比作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

    想到这些,怀上孩子的喜悦就被深深的担忧冲淡,这一刻阿里娅多希望自己能做个普通女人,只要一直陪在自己喜欢的男人身边就是了,其它那些风言风语都无所谓。

    可是,她既然作为这个国家的君主,就得为拉昂达和下面千千万万的民众考虑,无边的压力让阿里娅快要喘不过气,只要眼前这男人宽厚的臂弯才能给她带来一丝安全感。

    “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想到伤心和无奈的地方,阿里娅将头依靠在男人肩头,又像喃喃自语般的说。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我娶你啊。”

    林风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张口就来,阿里娅本来就是他女人,还能让她受半点委屈,无名无分把孩子给生了?

    “可是……我们这里规定寡妇不能再嫁,否则会给自己现在的丈夫招来厄运……”王妃泪眼婆娑说得却是实情,而且实际情况要比她现在说得还严重百倍,帕图教是东部第一大教派,在拉昂达的信徒数量已经占了国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别小看这个数字,三个人里就有一个他们的信徒,

    已经是相当恐怖的事情。帕图教起源古印,那里本就是一个极度歧视女性的国度,传到东部后就更变本加厉,在帕图教信徒家中的女人基本没任何地位可言,男人可以允许娶三妻四妾,却要求女人必须从一而终,没经过丈夫的允

    许,甚至不能与陌生男子说话。

    如果女人出轨,对她们的处罚也是非常严厉,轻则遭受鞭打,严重的话,信徒会把这种不贞的女人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活活折磨死。

    而寡妇在信徒眼中,更是不详的象征,即便不是帕图教信徒,倘若娶了一个寡妇作为老婆,也会遭到那些信徒的羞辱唾弃甚至是攻击,所以在东部死了丈夫的女人,几乎是嫁不出去的。

    当初王妃登上王位时国内外就有不少帕图教徒反对的声音,认为她这个寡妇管理这个国家,只会给国家带来灾难,不过当时刚刚平定内乱,军权集中掌控在林风一个人手中,谁也没法阻止阿里娅的上位。之后似乎印证了帕图教关于寡妇不吉利这个说法,拉昂达基本就没消停过,三天两头作战,打完东边又打西边,好几次差点被灭国,虽然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国土面积和实力也在不断增长,但那些别有用

    心人士却一直利用帕图教的影响力在背后兴风作浪。

    他们不断强调,拉昂达的战争正是因为由这个寡妇执政的原因,要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死于战火。一帮神棍不去指责那些侵略者,却把所有的错误推到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身上,他们仿佛看不见,阿里娅执政这一年多来,拉昂达领土扩张了十倍有余,人口近四千万,三万护**将士在东部所向霹雳,

    令敌人闻风丧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谁都可以欺负的弹丸小国。

    这些功劳他们都看不见,凡是有一点天灾**,又会跳出来指手画脚一番,全是阿里娅的错,好像只要阿里娅退位,年年就会风调雨顺,再不会有战火,连世界都和平了。帕图教的教义符合许多大男子主义的人士,所以在东部地区发展的很迅速,连不少中高级官员都是这个教派的忠实信徒,王妃在私底下跟三军统帅有一腿这事或许他们还能容忍,一旦两人正式举行婚礼,

    就等于是在打所有帕图教信徒的脸,指不定这些人会闹出什么样的乱子。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后,阿里娅就一直在被这个问题所折磨着,甚至瞒住了所有人,她不愿意毁去肚子里这个小生命,却也不想给林风带来厄运,和遭受别人的攻击,要知道,在大多数人眼里,娶一个寡妇

    是极为羞耻的事情,无论这个寡妇的身份有多尊贵。

    林风多多少少了解她心里的顾虑,开玩笑,他娶老婆还需要看谁脸色不成?对于帕图教那套歪门邪说,他更是嗤之以鼻,娶寡妇会给自己招来不幸,也不知哪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狗东西想出来的理由,脑子有病才会当真,王安雅不就是寡妇,两人一起这么多年,林风哪次遇

    到危险不都逢凶化吉了吗?所以娶一个寡妇是娶,娶两个也一样,林风才不会相信这个。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