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6章 炸毁堤坝
    有一点林塞没有猜错,林风确实没走,不过他现在却在距离卡尔湖数百公里远的卡恩格附近,这里属于迪马尔人的地盘,就算他想去卡尔湖捣乱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太阳才刚刚升起,同样是一夜未睡的林风上身缠着绷带,就坐在一块水泥石墩上面,不过他的双脚却是悬空的,距离下方湖面足有几十米的高度。眼前是一个长度超过百米的大型水坝,正是因为十几年前有了它的存在,经常遭受水灾的西南部地区才能风调雨顺这么多年,现在又到了涨潮的季节,巨大的海浪不停拍打着这道堤坝,就像一个被困在这

    里的囚犯,不停尝试着破开阻拦越狱而出。

    有仇不过夜一向是林风的做事风格,这一次原本他可以看在哈库拉维克多等人面上一走了之,林塞错就错在不该杀死那么多无辜的人,就连忠心耿耿的哈库拉都不放过。

    林风望着下方平静的湖水,随手掏出上衣兜里的香烟放进嘴里,刚把香烟点燃,一辆沾满泥水的吉普车风驰电掣的驶来,吱嘎一声在他身后停下。肩上同样缠着绷带的陈火光着膀子从车里跳下,手里还拿着卫星电话,他仰着头对坐在上面的林风大喊道:“队长,肖心琼打来电话,她说蒂安娜她们已经安全抵达拉昂达,现在正送往医院治疗,让你放心

    ,你的小情人不会有事。”

    这话说的,哪怕是借陈火的嘴表达林风也听出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他只能苦笑一声,叼着烟回头问:“现在几点?”

    陈火低头瞄了眼手表:“当地时间差不多快十点了吧?”

    说完他又抬头拿手挡着刺眼的阳光,大声道:“还有一件事,迪马尔人的首领希望能亲自跟你见上一面,想问你有没有时间?”

    “没时间,咱们准备回家吧。”

    林风说完,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搭在肩头上,站起身把嘴里的烟头吐了出去。

    烟头还在半空旋转,只听他吐气扬声的道:“炸!”

    这座阿利伯亚耗光大半国库请外国人修建的堤坝,在他声音落下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堤坝中心位置被炸开一道数米宽的缺口,澎湃的海水当即迫不及待涌入进去。缺口附近的水泥随着水流的冲击出现蛛网一样的裂纹,并且迅速往四周蔓延,巨大的石块哗啦啦的掉落进涌动的水流中瞬间就被卷走,当林风从高台下来时,缺口已经扩展到超过十五米块,缺口周围的堤

    坝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龟裂……崩塌。

    ……此时林塞一帮人正陪着笑容与安德里大使站在最大的那个矿洞前,由于废弃的太久,通向矿洞深处的铁轨已经锈迹斑斑,而那些开采设备,凡是有用几乎都被搬空了,四周空荡荡的一片,要想重新恢复开

    采,只怕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虽然都在安德里的意料中,但看到属于自己的矿山成了这幅样子,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眼前这个林塞和族人在他看来,就是一般活脱脱的乞丐,竟然把什么都给搬走了一点没剩下的。

    关于这点,安德里强烈要求对方归还矿车等设备,林塞一听懵了,这些破烂当初被他们一并带走是事实,可这都过了一年多,让他上哪儿去把这里的东西找回来。

    这本是无关痛痒的事情,所有的物品加起来,还没有一车矿石值钱,安德里这狐狸却利用这件小事,堂而皇之的要求在此地派遣士兵防守。林塞一听忙摇起头,其它的事还可以商量,但决不同意沙俄人的部队在他们大后方安营扎寨,谁知道这帮唯利是图的老毛子安的什么心,万一他们暗中还跟迪马尔人有什么勾结,在自己背后捅上一刀那不

    全完了吗?

    安德里其实只是想彻底控制矿山,而不是由眼前这群乡巴佬来说了算,所以也不肯让步。

    双方正在为此事纠缠不清,谁也没有留意不远处的沙滩正逐渐消失在水面下。

    胳膊掰不过大腿,最后一番讨价还价,林塞勉强同意沙俄人在此处驻军,不过数量却不能超过五百,这是他能忍受的极限了。

    五百人守住一座矿山是完全足够,安德里正要答应,站在他身后的同伴突然惊呼道:“水……涨水了。”

    林塞本身会一点俄语,听到这人的大呼小叫只觉对方是不是脑子有病,自从修建了堤坝,卡尔湖一年四季都是如此的平静,最近又没持续下过大雨,涨什么水?

    只是,这念头刚出现,站在他身旁的卡布基也突然惊叫起来:“陛下快看,水涨起来了!”如果说沙俄人大惊小怪也就算了,卡布基却绝不可能说谎,林塞闻言立马回头一看,变得浑浊不堪的湖水距离他脚后跟只有不到半米,他明明记得刚刚看的时候,距离河边还有四五米远,也就说,短短几

    分钟时间,湖水就涨了上来。

    “怎……怎么会这样……”林塞难以置信的嚷道。

    这时卡布基的脑子显得异常清醒,大惊失色的喊道:“是堤坝,该死的迪马尔人把堤坝给炸了,想要淹死我们!”就两句话的功夫,水已经淹没过了脚底板,再待下去只怕用不了两分钟就会淹过他们的头顶,在林塞的带头下,安德里等人面无人色跟着他往来的方向狂奔,但是涨水的速度显然比他们跑步快了不少,还

    没跑出百米,水都淹过了膝盖。

    有人踩着水花跑着跑着,一脚踏空摔进了水里,幸好他会游泳在水里挣扎一番总算找到地方重新站起来,没人知道脚下是平地还是斜坡,所以不时有人摔倒。

    跑到一半,水已经淹过了大部分人的腰部,气喘吁吁的林塞突然看见令他绝望的一幕,高度超过五米的大浪正从对面往这个方向席卷而来,按照他们跑步的速度,根本逃不出去。

    “快跑!”

    脸色巨变的众人纷纷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可惜没等他们冲出水面,那道巨浪就已经把一群人全部吞没了。林塞水性极佳,这一刻也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身体在水中不停翻滚,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稳,他忙憋着一口气,手脚摆动拼命向水面划去。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