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1章 伪善的背后
    顺着走廊来到一处清净的地方,林塞扭头对跟在身后的士兵说:“你去前面等我。”

    “是。”

    看着士兵走远,林塞回头丢给满头雾水的卡布基一个凶狠的眼神,那表情就像要杀了他一样。

    卡布基显然没明白过来,国王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呐呐的问:“陛下,怎……怎么了,难道我们又打了胜仗您还不高兴吗?”

    “刚才过去那群难民你不觉得眼熟?”林塞不答反问。

    卡布基露出思索的神色,转瞬又摇摇头,坦诚的表示不记得了。

    这里每天都能看到大量难民,他哪能记住每一个人长什么样子,只是林塞今天的反应确实十分奇怪,好像他闯了什么大祸一样。

    “那好,我告诉你。”林塞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蒂安娜没有死。”

    卡布基听到这个消息竟然吓了一跳,激动的道:“这……这不可能啊!”

    他说的如此笃定,要不是林塞已经可以确定人就在手术室,或许又让他给蒙混过去了。

    “现在人就躺在手术室,难道还有假的不成。”林塞不顾形象,一把攥住他衣领,低声咆哮道:“你必须诚实的告诉我,你确定亲眼看见蒂安娜死了?!”

    “我……我……”林塞那张在非洲人中还算俊朗的脸,此刻却显得有些狰狞,卡布基居然不敢与他对视,过了片刻才呐呐的说:“当时现场十分混乱,死了几百个人,我们也没时间一一检查那些死者的身份,只放了把火把整

    个难民营全点燃就撤了。”

    听到他的回答,林塞气的直喘粗气,要不是这家伙是自己信得过的心腹,自己早忍不住要一枪崩了他,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这个蠢货,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当初我怎么会听信你的建议!”林塞极力压制着怒火,贴在对方耳边低声咆哮道:“现在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如果蒂安娜醒过来认出是你,我们会有大麻烦的!”

    卡布基正不知该如何解释,突然想起刚才从楼梯口出来时,把小姑娘吓得躲到别人的身后,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长的吓人,还恶作剧一样的笑了笑,现在回想起来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不好了陛下,我想刚刚那群人里有人已经认出我了……”卡布基不敢隐瞒,硬着头皮说。

    “什么!”

    林塞的惊呼声响起,连几十步外的士兵都听见了,正诧异的扭过头。

    ……

    蒂安娜的手术还算顺利,只是花了不少的时间,两颗子弹头已经全部从她体内取了出来,现在只等她清醒就能脱离危险。

    医院已经没有空的病房,何况他们不敢把林风的朋友硬塞进一帮伤兵住的房间,最后院长腾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装上两个屏风,输氧机心率监护仪搬入房内,当作临时病房。林风出来时并没见到小女孩和她那帮难民朋友,他问过士兵,说是已经给他们安排了午饭和住处,也就放下了心,现在他一门心思都在失而复得的蒂安娜身上,自然不会轻易离开,相信士兵还不敢对自己

    撒谎。

    在病房里干坐了两个多钟头,当麻醉药效果散去,蒂安娜竟然睁开了眼,一看见坐在面的人确定是林风,激动的她差点没缓过气。

    等她恢复安静后,林风拿出那条在尸体身上发现的项链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望着代表和平的鸽子吊坠,蒂安娜的眼神一黯,脑海中逐渐回想起当时那段惊心动魄的画面。这条项链是她的没错,不过难民营那帮志愿者中,有一个女生也是美帝人,而且跟她关系特别要好,眼看那女生的生日快到了,蒂安娜身上没别的东西,就把这条项链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对方,谁想最后

    却让林风误以为那具烧焦的尸体就是蒂安娜。

    当时蒂安娜中枪以后,还多亏了艾达和那帮受过她帮助的难民,连她也没想到他们会冒着生命危险从护栏外翻回来,就为了把她救出去,为此还有好几个人因此丢掉了性命。

    之后这群死里逃生的人就藏在野外,心惊胆颤的度过每一天,那段时间,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蒂安娜多亏了他们照顾,又一路抬着她前来这里求医问药,要不然也不可能遇到林风。

    “那你当时看清,袭击你们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吗?”

    林风握着她的手轻声问道。

    蒂安娜露出思索的神色,最后却摇了摇头,看样子,她跟林风差不多都属于脸盲,大部分非洲人看上去无论肤色还有模样都差不多,很难只看一眼就记住。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不过答应我,如果林塞前来问起,你就说你记得那些人的模样。”林风在她耳边小声交代。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是在怀疑什么吗?”蒂安娜有些纳闷的问。

    “还不知道,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其它的交给我来处理。”

    刚说完,门外响起敲击声,没等屋内的人回应,门已经被推开了,露出林塞那张用惊喜来形容的脸。

    “上帝,真的是你吗,蒂安娜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林塞只独自一人前来,手里还拿着捧鲜花。

    来到病床前,将他亲手采摘来的鲜花递给蒂安娜的同时,嘴里忍不住感叹道:“能再见到你,我实在太高兴了,这一定是上天对我们最大的恩赐。”

    “谢谢,我也一样。”蒂安娜礼貌的点头微笑着。

    “你怎么知道是蒂安娜在这里?”林风替蒂安娜接过鲜花,放在旁边的柜子上,一边故作疑惑的问。

    “当然是士兵告诉我的,他说是个金发外国女人,还能令你如此紧张,亲自守在手术室里,我一下就猜到是蒂安娜了。”

    林塞随意的拉过一张凳子,在林风旁边坐下来,他眼中闪烁的喜悦之色倒是十分真诚,一点看不出伪装的痕迹。

    提到这事,蒂安娜苍白的脸上不由生出两朵红晕,能为了她义无反顾独自跑来这个战乱的国家,除了眼前这个男人,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了。东拉西扯闲聊了几句,林塞装作随口一问的样子问道:“那你还记得当初袭击难民的那伙迪马尔人都长什么样子?你知道为了给你报仇,林风可是亲自带着人,把这片地区大大小小的迪马尔武装都横扫了一遍,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敢袭击难民营。”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