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3章 抢劫金库
    ,精彩小说免费!

    跑出驻地的迪马尔人心急着去城外支援快要坚持不住的同伴,并没发觉到蹲在暗中那几百双眼神,当他们进入射程,几发火箭弹率先发射出去,几声炸响接连响起,跑在前面这四辆铁壳战车转瞬就成了四

    团废铁。

    机枪咆哮起来,哒哒哒哒的闪烁着火光,众人手里的步枪也纷纷开火,手榴弹如同雨点一样不断从上空掉落在迪马尔人的军队中。

    轰隆……轰隆……

    完全没有防备的迪马尔人被密密麻麻袭来的弹雨扫倒一片,手雷落在队伍中又是一阵接连不断的绝响,人类脆弱的身体在火光中四分五裂,队形密集的迪马尔人刚一开打,就出现了惨重的伤亡。

    听着敌人的惨叫,蹲在暗处的士兵不停扣动着扳机,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身影在弹雨中倒了下去,反抗却微乎其微。

    措不及防的迪马尔人哪是埋伏在这里的士兵对手,双方人数相等的情况下,交火不到五分钟,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敌人栽倒在血泊中,剩下的人在军官的叫喊下,调头逃回驻地。

    别以为逃回龟壳就能安然无恙,一发火箭弹轻易就把驻地门口的机枪堡垒摧毁,三百士兵紧随在敌人身后,气势汹汹杀入他们的驻地内,乒乒乓乓的枪声响个不停,溃逃中的敌人不时有人中弹倒下去。

    这次伏击十分成功,驻守在这里的迪马尔军队只坚持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一一歼灭。

    清理完驻地内的残余,大量的阿哈利族战士举起复仇的屠刀跑出驻地,冲向迪马尔人的居住区,再没有人能阻止他们复仇的步伐,那些高官亲属居住的小别墅楼就是优先被攻击的目标。

    这些有钱人家里,多多少少豢养着几个保镖,保镖的工作就是守卫雇主的安全,毕竟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国度,出门不带两个持枪保镖在身边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只是这帮没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平常对付一下阿哈利族的难民还行,真要遇上军队也同样抓瞎,有些人放了两枪,发现对方火力太猛,居然扭头比雇主还跑得快。

    富人住宅区在一串枪声中沦陷,成群结队的士兵踹开房门,涌入他们家中大肆收刮起来。

    这些人家里的钱财都是阿哈利族人民的血汗,士兵不会跟他们客气,凡是遇到抵抗不从者,直接就开枪击毙。就在士兵分散袭击那些富豪的时候,林风也领着几十人找到了有沙俄人投资开办的银行,迪马尔人以为沙俄银行没人敢碰,把抢掠来的财富大多数都存入了这里,可以说,只要谁拥有了这个金库里面的财

    富,就能成为阿利伯亚最有钱的人了。

    别人不敢干的事,林风就敢,金库里的钱财本大多都是掠夺而来,现在只是物归原主。银行外面有一个班的士兵警戒,听到外面激烈的枪响,这些士兵早已提高了警惕,当林风带着人来到银行时,双方就在街上展开了激烈交火,一个班的敌人没坚持到两分钟就被全歼,士兵用火箭筒炸开了

    紧闭着的银行大门。

    一群人蜂拥而入,很快就在二楼一间卧室中找到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银行负责人,行长是一名沙俄人,仗着自己外国人的身份死活不肯吐露金库的位置,还叫喧他们这样做只会惹来沙俄军队的报复。

    沙俄军队的报复没到来以前,枪托先捣在这家伙的脸上。

    这一下是林风砸的,别人不清楚,他却早就看出来了,有了联合国的介入,沙俄现在同样是骑虎难下,要是他们能出兵帮助迪马尔人,战争也不会一直打到现在。

    银行负责人被砸翻在地才真正意识到,他要是再不肯配合,今晚或许就是他的死期。

    钱财和生命比起来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何况金库里放着的全是迪马尔人的钱财,他大不了丢掉这份工作,又不会有太大的经济损失,想明白这一点的负责人老老实实把知道的全交代了。

    在他的带领下,众人很快找到了位于地下室的金库,等负责人把金库大门打开,林风留下几个人盯着他,亲自带人走进不大的金库内部。

    里面三面墙上全是一个个整齐排列的金属抽屉,用钥匙挨个把它们打开太慢,林风瞅准一个小格子,轮起枪托用力砸在上门,哐,抽屉外的金属门顿时变了形状,往外一拽就把抽屉扯了出来。

    上面摆着几份文件,随手拿起来扔在地上,露出下面的木盒子,打开一瞧,一张黑色的绸缎上摆着十多颗璀璨的钻石。这里钻石价值也有好几百万,还只是其中一个抽屉,周围起码有一两百个抽屉,不少士兵眼里泛着光,学着林风一样,轮起枪托就把柜子门挨个给砸开,不值钱的东西被扔了满地都是,他们在抽屉里发现

    了大量的外币,还有各种色泽的宝石金子,价值已经无法估算,总之这一次他们算是发财了,就当先向迪马尔人收回一点利息。抢劫完金库,众人扛着大包小包的财物走出银行,街上不时看见东奔西跑的迪马尔人,众人没去管这些普通民众快步向城市另一边的富人区靠近,当走过一间民房时,里面传来女人无助的哭喊声,听上去

    十分凄凉。

    林风脚下一顿,转身往那间民房走去。房门被人踹开了,刚走进显得有些昏暗的房间,就看见一个男子倒在门前,他身下的血水正在逐渐的蔓延着,一双眼还圆睁着,他应该就是这间屋子的男主人,而女主人现在正被一个林风手下的士兵压在

    床上,旁边还站着另外两名挎着步枪的士兵。林风来的时机刚好,那士兵还没得逞,正极力制住在他身下奋力挣扎的女人,一声声凄凉无助的哭嚎也无法让这个兽性大发的士兵收手,站在旁边两名同伴也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反而好整以暇抱着手在旁看好戏,也许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复仇的其中一种方式,曾经有数以万计的阿哈利族女性被迪马尔人糟蹋,他们现在只是以牙还牙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