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5章 他们的头头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天,外面的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四周也逐渐陷入了黑暗中,检查过外面已经没什么人以后,林风用锋利的刀尖插入锈蚀严重的窗户缝隙,稍用力一挑就把窗户给弄开了。

    两脚无声落在地上,他小跑两步来到墙角蹲下,细细打量着四周。

    吃过晚饭的迪马尔人多大已经回寝室休息去了,周围这些民房早已被他们占据,充作士兵的营房,漆黑的周围只安排了少量的哨兵,迪马尔人大概就没想过,软弱的阿哈利族有胆量主动向他们发起进攻。

    只要小心别被站在楼顶上那个哨兵发觉就行,林风把视线一转,眼神瞄向离这儿不远处那栋灯火辉煌的二层小楼,门上的牌子上隐约可见‘水务局’三个字。

    趁着哨兵转身望着另一个方向的机会,他猫着腰就窜了出去,一路小跑着来到水务局那栋小楼前,耳边清晰听见一阵妇女凄惨的哭喊和男人猖獗的笑声,声音正是从面前这个房间里面传来。前方有两个背着枪的巡逻士兵说说笑笑着走了过来,林风躲在墙边的阴影中,身体紧贴着墙壁,只有一双眼神眨也不眨的注视着走近过来的两人,右手已经捏紧了匕首,倘若对方发现了异常,那他就只能

    冒着暴露的风险先下手为强了。还好两个家伙光顾着说话去了,浑然没有发觉墙边那团阴影,就这么说笑着从林风的眼前走了过去,等他们走远了以后,林风踮着脚尖来到门前,将虚掩的房门轻轻推开一道缝隙,女子凄厉的哭喊声更加

    清晰的传入耳中。

    这间屋里有十几个迪马尔人正对抢掠来的妇女做着禽兽不如的事,听到这声声凄厉的哭喊,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愤怒,杀机从林风的眼中一闪而过,但只是迟疑了片刻,他又重新把门关上离开了。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像现在一样不得不做出一些舍弃,如果为了救里面这几个女人而暴露了自己,任务失败不说,可能还会有更多同伴为此失去性命,就算他能杀了里面的迪马尔人救下她们,也只是

    暂时,因为他没把握带着这么多女人无声无息从敌人眼皮底下离开这里,事后迪马尔人还会用更凶残的手段来报复她们。

    所以他只能选择视而不见,至少那些可怜的女人暂时不会丢掉性命,只要打败了这伙迪马尔人,她们就能得救。

    顺着楼梯上到二楼,这里要比楼下清净许多,隐隐听见电视机播放电影的声音,在这贫瘠的地方,一台电视机绝对算得上是稀罕物,普通士兵绝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沿着走廊继续前行很快就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电视声正是从这里面传出,里面正有两个男子在大声说笑,连门被轻轻推开一道缝隙都没察觉。这里原本是水务局官员的办公室,办公桌后面坐着一名穿花衬衫的男子,正用手支着下颌专注盯着电视机画面,他的双手十根指头上带了好几枚硕大的金戒指,在进门的右手边,还有一名挎着枪的黑人男

    子正津津有味的瞧着电视机。

    能有士兵保护着看电视的人,多半在这里身份不低,说不准他就是这伙迪马尔人的头头了。推开门,林风一个箭步窜进房间,里面这两人见到突然冲进来个人影同时愣了愣,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林风手里那把匕首已经从站在门口这人的脖子间抹了过去,坐在椅子上那人迅速拿起摆在桌上那把手

    枪,林风猛地一抖手,将匕首射飞出去,正中对方握枪的手。

    惨叫声刚响起就戛然而止,林风已经捂着这人的嘴把他按在椅子上,抓住露出手背的刀柄往外一拔,噗,这人又痛的闷吼了一声,浑身直抽搐。

    这时,门口那士兵才捂着血流不止的脖子扑倒在地,林风将滴血的匕首在面前这人的衣服上擦了擦,冷冷的问道:“你就是这里的头儿?”

    被捂着嘴这人急忙摇头否认,难道他以为不承认就没事了吗?

    林风把他往桌子上一掼,哐当,左手仍然死死捂着他的嘴,右手却把刀子插回了腰带,空出手捏着对方一根小拇指利索往上一掰。咔嚓,这人左手的尾指骨被他给硬生生拧断了,那种被掰断骨头的感觉比被一刀剁掉还要疼了十倍不止,这人喊又喊不出来,痛的两眼直翻,鼻子不断抽着冷气,他显然不是个有骨气的人,当林风再次问

    出同样的问题,他居然把头点的更小鸡啄米一样。

    “很好,好好配合下去,我就不折磨你。”

    林风很满意这回答,咧嘴笑了笑,只是落在对方眼里却无比狰狞。

    “你们为什么要袭击难民营?”林风看似很随意的问。

    谁知这次对方却不老实,竟然来回的摇起了头,脾气不是很好的林风当即捏着他的左手无名指往上一掰。

    咔……

    啊!

    这人的眼珠一下瞪得溜圆,脖子上青筋毕露,身体在桌上剧烈挣扎起来,可是根本就摆脱不了林风这只铁钳一样的大手。

    “你还有几次机会,想说实话吗?”林风逼问。

    对方无助的摇着头,眼中竟然出现了几分哀求的神色,是在求林风放他一马?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咔嚓……中指也断了,左手就剩下两根指头,痛的上气不接的这人几乎是哭着在摇头。

    不是他们?

    按理说他连自己身份都承认了,承认难民营是他派人干的,至少能在死之前少受罪不是,为什么他始终不肯承认?

    林风不信邪的抓住他食指掰断,然后是大拇指。

    五根指头全部断了,快痛晕过去的头头看着林风又把目光放在他右手上,身体触电似得抖动起来。

    “真不是你们做的?”林风忍不住问道。

    这次对方却狂点起了脑袋,这倒是奇怪了,这附近难道还有一伙儿迪马尔人在活动不成?

    “那你知道是谁干的?这附近还有别的迪马尔军队?”他松开捂在对方嘴上的手,这人大口大口吸着气,可怜巴巴的说:“我发誓,我正不知道是谁干的,这片地区除了我们已经没别的军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