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5章 逼问
    噗噗噗,眨眼连捅了三刀,这家伙倒下去步枪也顺势到了林风手里。

    这把ak47不知使用了多少个年头,黄胶带在枪身上缠绕了一圈有一圈,不然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

    听到外面发出的响动,前面那间屋子里冲出两个迪马尔人,双方一言不合就开打,隔着不到二十米远,林风连开了三枪硬是连对方一根汗毛都没碰到。

    这枪竟然连膛线都磨平了,能打到目标才叫活见鬼,拿在手里还没一根烧火棍顶用。

    林风随手把枪一扔,快速拔出从林塞那里抢来的手枪,拉动套筒对着前面两人就是‘砰砰’两枪,毕竟是国王的佩枪,拿在林风手里就是弹无虚发,两个迪马尔人头部中弹扑倒下去。从地上这具尸体跨过前,他顺手取下一枚挂在对方衣服上的手雷,往前走了几步就听见一阵汽车的轰鸣从街头对面传来,一辆破破烂烂的皮卡车从那头飞驰而来,车厢上站着一名膀大腰圆的黑人机枪手,

    快速转动重机枪,枪口朝着林风所在的位置就果断开火。

    哒哒哒哒!

    弹雨铺天盖地的袭来,林风单腿一蹭,撞开旁边虚掩的房门,子弹接二连三打在门框周围,墙面顿时多出一个又一个的孔洞,石沙不断往地面掉落。

    机枪手正打的性起,双臂随着机枪一同抖动,嘴里哇哇哇的大叫着,远远就看见一团物体从目标所在的方向往这头飞了过来,咚,物体像石块一样落在他脚边,还滴溜溜的原地打着转。

    当他看清脚边旋转着的是一枚手榴弹,还取掉了拉环时,吓得怪叫一声,就要跳车逃跑,手雷却在他准备起跳的刹那轰隆一声就炸了。

    躲进屋里的林风一眼就看到倒毙在地的尸体,想必这尸体是一个阿哈利族人,他被外面那帮家伙残忍砍掉了头颅,血水已经把地面染红了一片。

    林风左右看了几眼,正要从对面那扇窗户出去,耳边蓦地听见一阵细微的声响,像是压抑的抽泣声。

    走到那张凌乱的木板床前,这声音陡然间就消失不见了,林风一手抓住了床板,猛地向上一抬,床板下面顿时露出两双惊恐的视线,看样子躲在里面这多半是一对母女。

    女儿只有四五岁左右,亲眼看见父亲为了保护她们而惨遭杀害,忍不住哭泣出声,又让蹲在她身旁的母亲给紧紧捂住了嘴,所以林风才会听到那细微的压抑哭泣声。

    “他就在那间屋子里!”

    “上,你们几个给我过去干掉他……”外面传来敌人的吆喝,林风只看了一眼这对母女就把木板重新给她们盖上了,一伙儿迪马尔人大呼小叫的从窗口前跑过,突然这扇木板钉成的窗户哗啦一声碎了,听到声响,这帮人下意识转头望去,只见

    林风随着破碎的木板跳了出来。

    没谁想到他一个人还有胆量跑出来自投罗网,等反应过来林风已经出现在眼前,手枪指着面前这满脸错愕的黑人,砰的一枪,对方脑袋上瞬间多出个血洞。

    砰砰砰!

    林风甚至甚至连一丝想躲的意思都没,站在原地手枪一刻不停喷吐着火舌,每声枪响面前就有一个人倒下。只是眨眼的功夫,子弹就全部发射一空,手枪空仓挂机,面前倒下了七八具尸体之多,脑后传来一声呼啸,一名拿着割胶刀的迪马尔人猛地往林风脑袋砍去,眼看就要砍到目标,林风却像背后长了眼睛,

    突然一弯腰,割胶刀从头顶斜着砍了过去。

    这人忍住心头的惊讶,收回刀还准备砍第二刀,林风已经转过身,一个摆拳顺势捣在对方的脸上。

    别看这家伙长的比林风还强壮几分,硬是被这一拳砸的往后趔趄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当这人晕头转向的重新望向林风,却见他已经弯腰捡起自己掉在地上那把割胶刀,一步步走来。

    这人突然想起挎在肩上的步枪,手忙脚乱的取下来,对着已经走到他跟前的林风就要扣动扳机。

    林风根本没给他机会,轮起手里这把外形像是镰刀一样的割胶刀,一刀劈在他额头正中,噗!

    这些黑人武装战斗力弱的掉渣,但名头却一个比一个响亮,手下有个几十号士兵就敢自称将军,所有迪马尔人中至少也有几十个将军。

    这股在城里大肆杀戮的迪马尔部队,总共也才三四十个人和一辆皮卡车车,就他们一伙人占据了这个城市,结果倒霉到家,好死不死遇上前来寻仇的林风,独自一人就把这支部队给全灭了。等林塞匆匆忙忙带着从驻地召集的人马赶到卡布里市区,战斗早已经结束,一帮人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前行,一路却没遇到任何迪马尔人士兵,当来到刚刚交战过的街区时,只见那辆皮卡还在燃烧的‘噼啪’作

    响。

    林风攥着一名头带红色贝雷帽男子的衣领,从转角处走了出来,被他攥在手里的这位将军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两条腿不断在地上踢蹬,然而根本挣脱不开林风那只铁手。停下脚步,现在的林风在众人眼中就像个杀神一样的存在,血水从他右手握着的那把割胶刀不断往地面滴落,他只看了眼大步跑来的林塞等人,又忙起了自己的事,随手把抓到的俘虏往地上一扔,语气平

    淡的问:“是你们袭击了五十公里以外的难民营吗?”

    “不,不是我们……”这将军让他那冰冷的眼神瞅的头皮直发麻,拼命的摇着脑袋,连鲜红的贝雷帽都被甩落在地上。

    林风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只见他手起刀落,一刀砍落在这人的左腿上。

    叮,由于力气太大,割胶刀砍在地面崩断成了两截,可怜的迪马尔将军,抱着血流如注的断腿,嘴里发出凄凉的嚎叫声,不断的打着滚。

    走到近前的林塞刚好看到这一幕,眼皮不禁跳了跳,喘着气劝道:“别白费力气了,迪马尔人不可能承认他们袭击了难民营,否则那些被杀害的外国人,他们的国家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只要是他干的,我想他会主动承认。”林风轻描淡写的说完,眼神落在一把放在墙边锈迹斑斑平时可能用来劈木头的斧头上。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