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7章 霸道
    ..王牌特种兵

    “林风!”许小冉相信自己没看错,坐在外宾专车上,被大量装甲车保护着的人不是林风能是谁,只是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每次当自己遇到危险时,这家伙总是会及时的出现在面前,就像他有心灵感应一样

    。

    就在小女警惊声喊出林风的名字时,头顶上空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她下意识抬头望去,只见两架军绿色的直升机从一栋高楼后飞了出来,打开的舱门口,有士兵正端着枪瞄准这个方向。

    即便小女警明知这肯定也跟林风有关,还是忍不住张大嘴巴,一点都不淑女的傻看着。其他人比起她还不如,这飞机大炮都上来了,吓得混混们连指头都不敢稍动一下,事还没完,两架运兵装甲车冲到他们跟前一个急刹,舱门推开,一个接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跳了出来,如狼似虎的扑向这

    帮吓傻的混混。

    “放下武器,蹲下!”在黑洞洞的枪口前,混混手里的铁锹木棍‘乒呤乓啷’掉了一地,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谁要是不听警告,或许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这群身负艰巨任务的士兵可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轮起枪托就往他们脸上捣

    去。被砸翻了几个反应慢的混混后,现场除了许小冉三人,其他人跪了一地,好多人还在打着哆嗦,窦康成高举着双手,那脸上的表情就像想哭又哭不出来,刚才在许小冉他们面前表现出来的那股狠劲早已消

    失无踪了,因为他知道,警察绝不会轻易开枪杀人,而这帮当兵的却不同,从他们认真的眼神不难看出,不听话,随时可能突突了他。

    “你这怎么回事?”

    林风拉开车门下了车,那瞬间,现场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车顶上的机枪手两眼一眨不眨注视着这伙人,随时有开枪的可能。

    “你……你你……”许小冉望着走近过来的林风,嘴巴好像不听使唤了似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隔得远还没注意,走近才看清,许小冉白净的脸颊上有道显眼的血痕,足有一指多长,弄不好将来还会留下疤,林风捏着她的下巴,摆弄木偶似得,左右来回瞅了好一会儿。

    “你干嘛?”被他这一摆弄,许小冉总算回过神,俏脸一红,忙伸手把林风捏着她下颌的手拍开。

    啪!

    清脆的声响吓了众人一跳,连老牛也急忙摆手向这群士兵解释:“别误会别误会,他们是朋友,好朋友的那种……”老牛显然是太过紧张了,士兵还没到不问青红皂白就开枪杀人的地步,首长交代给他们的任务是保护这位重要外宾的人身安全,眼睛没瞎都看得出来,外宾和这位女警关系匪浅,怎么会有人对这女警动手

    。“别动,让我看看。”林风才不管那么多,捏着许小冉肩头想让她转过身,谁知一碰到左肩,许小冉闷哼一声,那里被木棍砸中的地方已经红肿,刚才忙着跟人动手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消停下来才发觉手臂

    都快抬不起来了。

    “林风,我们正在缉拿疑犯,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好吗?”

    被这么多人看着,小女警只觉两边脸蛋烧的慌。

    “老实点别动……”

    林风不由分说将她衣领解开颗扣,稍稍往旁扯开一下,只见她肩头已经红肿起来一大块。

    “谁干的?”林风低声问,许小冉摇着头说没事,这点小伤对她而言算不了什么。

    “通知医院,我朋友受伤了,给我安排最好的外科医生。”

    “是!我们马上联系。”一名军官连忙答应道。

    林风转过身,看向还跪在地上这帮混混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多年杀伐,死在他手里的敌人不知多少,当他严肃起来,光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是你?”林风走到一名满身花纹的混混跟前,淡淡的问。这混混在众人中也算‘哥’字辈,在警局的案底也不少,刚才就是他一棍敲在沈乐志手上,把手枪给打掉了,相当的狠辣,可是在林风面前,只是一句问话,就吓得这位哥打起了哆嗦,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连说‘不是我’。

    出来混,有几个真正不怕死的?欺软怕硬的人到是不少,遇上林风,现场就找不出敢站出来跟他叫板的人了,那冷冷的眼神依次从这群人身上扫过,众人纷纷低头不敢跟他对视,当眼神落在满脸横肉的窦康成身上时,窦康成心头瞬间‘咯

    噔’了一下,急忙转过头避开那束视线。

    尽管他已经认怂,林风却没放过他的意思,从穿着打扮已经看出一点端倪。

    踱步走到窦康成面前,两名持枪士兵寸步不离跟在他身后,当林风往窦康成面前一站,周围的人忙挪开身体,唯恐被牵连道。

    “抬头。”

    像鹌鹑一样埋头盯着地面的窦康成迟疑着缓缓抬起头,仰望着眼前这霸道的男人。

    “你是他们的头?”林风随口问道。

    “我我……我不是……”窦康成本想狡辩,但在对方的眼神逼视下,他心知瞒不过去,老实的说:“我是他们……他们的老板。”

    “只要你承认就对了。”

    林风咧嘴笑了笑,却让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几度:“站起来。”

    “唉。”窦康成老实巴交的答应一声,颤颤巍巍站起身。

    他估摸着,眼前这人为了那个女警,少不得要收拾他一顿,就算对方今天把他打个半死,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谁让自己眼瞎,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物。

    林风却一点没出手打他的意思,手指向不远处的地面,那把掉落的警枪还在地上放着,命令的口吻说:“去把它捡起来。”

    “啊?”窦康成以为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闻言一愣,不过转瞬他脸上就失去了颜色,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拿了那枪,对方完全有充足的理由开枪把他当场击毙还不用负责。想到这里,斗大的汗珠一颗颗从窦康成脸上滴落下来,衣服都被湿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