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6章 胜负已分
    法斯特显然没真正见识过护**的威猛,所以才自以为是的认为可以靠手里这些兵力守住麦格哈。

    战斗打响以后,装甲部队以势如破竹的势头,歼灭了敌方为数不多的坦克战车,当步兵直接暴露在坦克炮口下时,他们的噩梦开始了。

    在现代化的火控系统帮助下,疾驰中的坦克车也能做到相当高的命中率,每一声炮响,炮弹总是准确落入密集的敌人防线中,炸死几个甚至几十名士兵。随着轰轰的炮响,敌人的防线遍地开花,到处都是爆炸产生的火光,横飞的弹片不断收割着生命,曼军用车辆和障碍物临时拼凑成的防线在炮火下如纸糊般脆弱,十分轻易就被坦克撕开缺口,冲刺着驶入

    人堆,机枪疯狂扫射。

    几十辆坦克就把这道防线给彻底摧毁,当装甲战车与步兵同时逼近过来,这道防线就宣告彻底失守。曼军士兵在这里留下大量尸体,屁滚尿流往第二道防线溃退,可是他们仅仅坚持了不到半个钟头,法斯特根据周围地形设计的第二道防线根本连一半都还没构建完成,就看见大量丢盔弃甲的士兵就像难民

    潮一样,连滚带爬朝着方向退来。

    “怎么回事?!”法斯特表情一僵,抓着一名逃回来的军官衣领大声质问道。

    “失守……我们的防线失守,敌人已经杀过来了。”军官喘着大气回答道。

    “什么!”法斯特把心头的震惊都写在脸上,第一道防线尽管只是用来延缓敌人的脚步,本就没打算能守住多久,可那里也布置了近万士兵和所有的装甲车辆,本以为撑住几个钟头完全没有问题,他做梦都没想到,

    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跑回来告诉他,防线失守了!

    就算是一万只鸡,也不可能半小时不到就全部杀光,难道是在做梦不成?

    “元帅……他他他们杀过来了,我们快撤,否则就全完了。”这军官并没发觉对方脸上已经阴云密布,一激动之下,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你这个懦夫。”

    怒从心来的法斯特把军官一脚踹翻在地上,回头对另一名军官叫嚣道:“一定要给我守住这里,不然我们就一起去死……”

    “是!”这军官大声答应道,只是那略显慌乱的眼神却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这里还守得住吗?

    答案是肯定的,肯定没法守住。上万士兵心惊胆颤或蹲或趴在掩体物后,作为二三线部队的一员,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没上过战场,国会楼的战斗已经把这帮人给打怕了,几十支部队轮换着上去进攻,却只留下遍地的尸体,真正勇敢的战

    士和精锐早已经在之前就打光了,只剩下这些就是一帮乌合之众。让他们打打顺风仗还行,像眼前这种局面,战斗还没开始,好多人的手脚都开始不听使唤的颤抖着,大雨劈头盖脸的浇下,让他们睁不开眼,忽然地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颤抖,前线指挥官顿时明白,敌人杀

    过来了,连忙声音尖利的吼道:“准备战斗!”

    第一辆vt4那庞大厚重的车体冲破雨幕出现敌军视野中,指挥官像表达死战不退的决心一样,举高的右手用力挥下,嘴里大吼道:“开火!”

    霎时,四五枚火箭弹从士兵的肩头上争先恐后飞驰出去,作为守备部队,除了少量装甲战车,火箭筒就是他们主要可用来对付坦克的武器了。

    几发火箭弹至少有三发同时命中冲在最前面那辆主战坦克,火光不断闪烁,巨响接连传来,曼军士兵还未来得及欢呼,就发现正面装甲被炸的发黑的那辆坦克,居然毫发无损的从烟雾中冲了出来。

    轰!炮口前火光闪动,一发炮弹就落在离指挥官不到五十米的地方,那里至少有十多个士兵,随着一声炸响,破碎的人体被掀飞到十几二十米的高度,这群倒霉的家伙,一个都没能活下来,他们所在的位置出

    现一个直径接近十米的大坑。没有重武器的士兵拿什么去跟坦克集群作战,人再多也只能轮为被屠杀的对象,坦克接连开火,到处都是升腾的火光,曼军士兵在这帮钢铁怪兽面前,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光靠少数的火箭筒根本无法阻

    挡钢铁洪流的前进步伐。战斗刚开始就注定了结局,虽然前线指挥官不断在调兵遣将,试图阻挡这支装甲军团片刻,但一切布置在密集的炮火下都显得是那么徒劳,这里也没能撑住半个小时就宣告失守,连这位被法斯特刚提拔起

    来的前线指挥官,也被一发炮弹炸的尸骨无存。

    一轮战斗下来,上万人曼军士兵死的死降的降,只有少部分见势不妙拔腿逃了。法斯特眼看守不住,想从另一个方向先逃离这里,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前方也出现一支拉昂达部队,正往这方向包抄过来,无法可想的法斯特情急之下,只能带领残余士兵逃入这片建筑区内继续负隅顽抗

    。

    护**将这片区域包围的水泄不通,法斯特逃都没处可逃,只能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战斗打到这地步胜负已分,坐镇指挥车上的肖心琼无心在此处浪费更多时间,亲自带着一个装甲营赶往国会楼方向。此时,那里的战争早已经结束了,车队停在公路边,动作矫捷的士兵跳入淹过脚踝的红色水洼,迅速控制了周围这片地区,当肖心琼从车上走下时,刚刚还下个没完的大雨突然停了,微风吹拂着细雨在空

    中飘落,没有了大雨的阻碍,众人总算可以眼前的景象。

    这里只是战场的尾端,尸体大多数已经被曼军收敛,光是这样,看着到处都是红色的水洼,还有被烧的漆黑的战车残骸,就足以想象出当时战斗的惨烈了。

    肖心琼踏着湿滑的草地走上斜坡的那一刻,既然早有心里准备,还是让眼前这一幕给震住了。国会楼四周原本是一片开阔地,如今放眼望去,地上倒满了层层叠叠的敌人尸体,数量多到数都数不清的地步,两天时间,这里至少倒下超过五千人,用尸山血海来形容眼前的画面也不为过。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