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6章 第二天
    当航母接到请援信息,紧急出动‘大黄蜂’战机赶往机场支援时,这里的战斗竟然已经结束了,五百多名装备精良的帝国士兵连半个钟头也没能坚持到,现场一片狼藉,火光星星点点在黑暗里闪耀,三架大黄

    蜂拉低飞行高度呼啸着从上空穿过,然而除了尸体以外,并没看见交战的双方,连通讯器里也始终无人回应。

    得到舰队司令的授意,战机继续深入搜寻着他们的踪迹,在这片荒芜地区,又是漆黑的晚上,只要有一点亮光就十分容易被他们发现。照推断,袭击机场的敌人应该走不了多远,战机围绕着四周快速搜寻了一圈,但并没发现任何敌人的踪迹,他们只好继续扩大搜寻范围,当战机一口气往前飞行了几十公里远后,突然发现前方山顶有红色

    光点出现。

    没等他们靠近一探究竟,报警器首先侦查道雷达波信号,发出嘀嘀嘀的提醒音,远处那红色光电竟是敌人的防空导弹!防空导弹的飞行速度极快,报警声充斥在耳边,飞行员立刻控制战机做出各种规避动作,就在导弹逼近的刹那,战机尾部发射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红外干扰弹,轰隆,导弹在空中爆炸了,大黄蜂颠簸了一番

    总算完好无损冲出了爆炸范围。

    飞行员不由长长出了口大气,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惊险,三架战机重新汇合在一处,正要向指挥部汇报这里的情况,控制台上的报警器居然又不分先后激烈的响起。

    这次是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出现了多个红点,足足有四五个之多,吓得亡魂皆冒的飞行员急忙推动控制杆,战机尾部喷出的火光瞬间明亮了许多。

    三架战机在敌方雷达锁定下,做出各种高难度规避动作,但在导弹多方位的攻击下,一切都只是徒劳,随着一阵巨响,先后有两架战机凌空爆炸了,只有一架飞出了导弹射程,狼狈的夹着尾巴逃了。

    ……

    天际出现了一线曙光,曼国首都麦格哈却度过一个难熬的夜晚,枪声几乎响了整整一夜,直到现在才总算消停下来。

    但国会楼的战斗并没有结束,只要挟持了他们总统和高官的匪徒没被歼灭,战斗就会一直持续下去,而且越来越激烈。

    国会楼外面这片空旷的草坪上横七竖八倒满了曼国士兵的尸体,还有许多被摧毁的装甲车残骸在冒着黑烟,一切都显得触目惊心,曼军付出了超过两千人伤亡的代价,硬是没能冲破斜坡上那道死亡线。

    也不能怪曼军太过无能,用多出敌人几倍的兵力打了一夜都没能攻陷这座大楼,如果总统和那帮高级官员没被挟持,这栋楼早都被火炮夷为平地了。限制曼军实力的地方实在太多,要怪就怪这帮劫持者的头头太过卑鄙,不过他们的好日子相信很快就要到头了,超过三万士兵正陆陆续续从其他地区赶来支援,早上的时候这里已经集结了超过两万人,后

    面还有更多部队会陆续抵达,挟持者插翅难飞。

    硝烟逐渐散尽,战场又恢复了刚开始的宁静,只剩火焰噼啪燃烧的声音。这已经是第三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了,一夜没睡的空降团战士趁机靠着墙壁闭目养神起来,士兵还从后面厨房找到大量烤饼烤羊排之类给高官们准备的宵夜,这堆食物分到每名空降兵手里也就勉强够果腹,

    但在战场上,能吃到这样美味的食物已经算难能可贵,能帮助大家尽快恢复损耗的体能。

    林风把分到手里的食物放在一名伤员的身旁,这一晚上的交战,他们也不可避免出现许多伤亡,特别是那十几个伤势较重的重伤员,得不到有效的救治,只能看着他们被伤痛折磨着慢慢的死去。

    连自己人都不够吃,这几十个被俘虏的权贵就只能饿肚子了,不过他们一个个长的膘肥体壮,想来就算饿上几天也不至于被活活饿死。战士们随身携带的干粮还能支持两天,困扰他们的除了弹药,还有饮水也是一大难题,虽然林风一占领这里就交代士兵收集容器尽可能多的储存饮用水,但要是供应近千号人,储存的饮水还是消耗的十分

    快,特别是战斗结束,神经松懈下来以后就感觉特别的口干舌燥,每个人都会忍不住多喝两口水来缓缓神。

    打了一晚上,大家是又困又饿,脏乎乎的手拿着分发的食物就大口大口啃食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没多少时间留给他们细嚼慢咽,战斗马上又会开始,不想饿着肚子打仗,就要尽快把食物消灭掉。

    “敌人上来了,准备战斗!”

    听到班长的呼喊,战士把剩下半截卷饼一口塞进嘴里咬着,拿起放在腿上的武器迅速进入战斗位置。白天让视野变得更清晰,通过射击口能清楚看见敌方大量士兵以散兵线的队形缓缓往这里逼近,眼看敌人踩着草坪就要登上那道缓坡,战士们已经把食指把食指搭在了扳机上,这时几发烟雾弹先后从远处

    飞来掉落在国会楼四周,白色的烟气瞬间弥漫在四周也遮挡住空降兵的视线。

    随着烟雾迅速弥漫,敌军移动速度也明显加快,几乎是小跑着冲上前面的斜坡,就在他们动作矫健的越过尸体堆时,一声响亮的‘开火’宣告战斗开始。

    一楼窗户前的重机枪率先开火了,两把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将密密麻麻的子弹发射出去,刚刚跨越过尸体堆的敌人还没跑上两步,就先后炸出朵朵血花摔倒在地。越来越多的曼军前仆后继冲上斜坡,转瞬又被子弹扫倒,到处都是士兵临死前发出的惨叫,这次他们像铁了心一定要攻下这里,巨大的伤亡没有吓退他们,反而越来越多的士兵在军官的吆喝声中咬着牙齿

    冲了上去。敌人的身影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利用周围那些被击毁的战车残骸作为掩体开枪朝楼内射击,充作射击平台那辆横着摆放的卡车,被子弹打的叮当作响,车厢上半蹲着四名战士不断朝开枪,突然一声闷响,一名战士满脸是血往后摔倒,几名医务兵七手八脚将他从洞口扯进来检查伤势,立刻就有士兵跳上车厢填补空位,继续往外射击。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