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8章 激烈战斗
    哈萨木丁今早上遭人挟持已经在国内掀起了惊涛骇浪,军警死伤数百,到这时还没把人找到,现在这帮胆大包天的挟持者竟然冲进了国会大楼,拿着枪指着在场所有官员,宣布他们被绑架了!好多人脑子转过不过,愣愣望着站在那辆卡车前威风凛凛的那人,直到林风朝天花板扫射了一梭子,子弹将挂在那上面的水晶吊灯打的四分五裂,大大小小的水晶玻璃洒落下来,众人这才回过神,忙按照

    对方的要求,双手抱头老老实实蹲在地上不敢吭声。国会大楼与总统府邸之间只隔着一片草坪,国会大楼就跟帝国的白色宫殿一样,是整个国家的权利中区,这里也可以说是曼国境内警戒程度最严密的地方,不算楼里的内保人员,光是长期在这里布防就有

    一个营的警卫队士兵,有多辆装甲战车同时待命,大楼的顶部还安装了帝国最新型号的防空导弹。

    按照当初的设计,即便帝国出动海军陆战队强行发起进攻,依靠这里的防御力,抵挡一两个钟头都完全没问题,而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二十公里的军营能在半小时以内集结完毕赶来支援。

    虽然这样的事件一次都没发生过,但演习几乎每年都会举行,无一例外,袭击国会大楼的人员最终都将陷入援军重重包围,然后被逐一剿灭。可这次不是演戏,国会大楼设计的那套防御体系,在真正的闯入者面前形同虚设,对方只用了一辆卡车就强行冲进了严密保护中的国会大楼,说来可笑,外面还在枪声不断,打的十分激烈,想来警卫部队

    正在跟这伙袭击者交战,但坐在会议室里的高级官员,却已经全部沦为了别人的俘虏,这简直是所有人的奇耻大辱在场这帮官员中,最低也是某个部分的总负责人,连副职都很少,还有一位上将三位少将,总之首都上得了台面的高级官员中百分之八十今晚都聚集在这里商议国家大事,结果便宜了林风,被他给一网打

    尽了。林风大概也没想到收货会如此的‘丰盛’,算上哈萨木丁,他这等于是绑架了曼国全部的高层人员,看到这一张张写着惊恐不安的脸,他感觉这次成功的把握又多了两成,四成总是有的,就看肖心琼和阿里木

    指挥的联军部队,能不能尽快击溃曼军赶来这里增援,倘若时间拖得太久,只怕他们这帮人最后会被敌人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老天保佑!

    外面空降团战士还跟这里的警卫队打的激烈,现在没空一个个去审问这帮高官,林风留下陈火和一个连的战士在此处设防看押这帮俘虏,自己则从卡车撞出来的那个大窟窿走了出去。在空降团士兵突然袭击下,警卫部队一照面就遭到了惨痛打击,两辆装甲车停在入口处还没等开动起来,就被士兵发射出去的火箭弹给摧毁了,一队队训练有素的战士在黑夜下穿行,黑暗中不时有膛焰闪

    现,一串串连成线的子弹,打在刚刚从附属楼冲出来的警卫队士兵身上,敌人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打的人仰马翻。两名战士借着队友的掩护,快速从草坪突进到那栋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的两层附属楼下,只见他们背部贴着墙壁,头顶上方一队敌军正蹲在水泥护栏后猛烈的开火,哒哒哒的枪响络绎不绝,弹飞出去的弹

    壳不断从上方掉落下来。

    几十米外的战友正以战车残骸作为掩护,与护栏边的敌人展开对射,趁双方打的火热,两人各自取出一枚手雷,扯掉插销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突然拔腿冲了出来。当楼上正打得火热的敌人发现这两人的存在,还没来得及开枪,他们已经同时抛出即将爆炸的手雷,然后迅速转过身扑倒在草坪上,那两颗抛出去的手雷撞到敌人背后的墙面,还在掉落下去的途中就直接

    爆炸了。蹲在水泥护栏后射击的敌人有一半直接被气浪掀飞出去,剩下的也被密集的弹片打中,栽倒在血泊中,破碎的石块如雨点一样砸落在两名战士身旁,等石头雨告一段落,硝烟还未散尽,两人又生龙活虎的

    跳起来,端着冲锋枪加入到另一边的战斗中。战斗十分激烈,枪声爆炸声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停歇过,在残酷的战争中容不得有一丝马虎,否则很可能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一队空降团士兵顺利来到附属楼另一侧,就在他们继续往前突进时,遭

    到藏在暗堡中的敌人射击,一下就有三名战士中弹倒地,其他的人一边开枪还击,一边拖着中弹的战友退回墙后。三个伤员中只有一名士兵大腿被子弹刮去了一块皮肉,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他这伤势算是最轻的了,有两个身上直接被机枪子弹打中,一人血水染红了胸口,已经没有了呼吸,另一人听到枪响的瞬间侧

    了下身体,肚子却被一发呼啸而来的子弹撕开道口子,一截肠子就挂在外面,看着异常的可怖。

    这人嘴里发出阵阵疼痛难忍的闷哼,虽然他还有意识,但情况却并不乐观,在战斗中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能存活的可能不到两成。就是只有半成活下来的可能,战士也不可能抛弃与自己并肩战斗的同伴,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根本找不到医务兵在哪里,他们的班长就双手捧着那截掉在外面的肠子帮他塞回肚子里去,然后拿过止血喷雾在

    伤口来来回回喷了几下,血水还是在一刻不停的涌出来。

    班长也清楚,自己帮不了这个同伴多少,现在时间对他们而言就是生命,每一秒都不能浪费,不然会有更多人为此死去。

    就在他帮同伴止血时,另一队士兵并没发现那处隐藏在黑暗中的暗堡,刚跑出没多远,就遭到机枪的猛烈扫射,一瞬间就有好几名士兵中弹倒地,剩下的扑倒在地被弹雨压制的抬不起头。

    “帮他注射一支止痛剂,压住伤口等医务兵来。”队长说完,扯过阵亡那名士兵背上的火箭筒,迈步就冲出了掩蔽处。

    暗堡中的敌人顿时就发现了他,枪口朝着这方向不断喷出火舌,子弹打的周围的草叶不断翻飞,队长单腿跪了下去,发射筒里的火箭弹尾部喷出一道赤红的烈焰,高速向着那头呼啸而去。

    火箭弹发射出去的同时却像耗光了队长全身力气,他仰面倒在柔软的草坪上,胸前衣裳正有暗红色的血迹在迅速蔓延。轰隆,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暗堡暴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在火光中被炸上了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