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8章 救命
    金黄色的火焰瞬息燃尽了卡尔的衣裳,从他身体表面疯狂窜出来,那些粘住身体的蛛网瞬间也被烧融,正虎视眈眈逼近过来的巨型蜘蛛感觉到这股炙热火焰带给它的威胁,竟然下意识往后退开几步。

    它想跑,可有人却不让,卡尔就像一个大火球张牙舞爪的扑来,蜘蛛这次为了自保,挥舞着镰刀一样锋利切带有锯齿的前脚往对方身上凿去,卡尔居然不闪不避,徒手握住了从头顶落下的前脚。

    蜘蛛那绿油油的眼珠仿佛闪过一抹惊惧的神色,下一秒,围绕在卡尔身体四周的金色火焰再次疯长了一尺,炙热的火星燎烤的蜘蛛惊声尖叫,听着就像女人在极度惊恐的情况下发出的叫喊。

    被他握在手中那锋利的前爪,外面的硬壳犹如钢铁般坚硬,可是在这金黄色的火焰燎烤下,竟然有被碳化的迹象。

    咔!

    随着卡尔往外一用力,巨型蜘蛛身上最坚硬的部分竟被他徒手折断了,尖利的叫声快要把人耳膜刺穿,巨型蜘蛛意识到威胁,想要退开,卡尔却根本不给它机会,直接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它。卡尔与这巨大的身躯一起倒在地上,火焰还在疯狂的燃烧着,澎湃的火光中不断响起这只巨型蜘蛛凄厉的惨叫声,周围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小蜘蛛,仿佛听到了母亲的求救,一只只犹如飞蛾扑火一样,前仆

    后继冲向他们。

    这火焰连巨型蜘蛛也着不住,何况是比它小了几百倍的子孙们,刚靠近火焰,就听见‘啪啪啪’的爆响声不断,蜘蛛越死越多,最后现场只剩下巨型蜘蛛的惨叫在屋子里回荡着了。

    成了,感受到蝴蝶胸口又有了心跳,头上出汗的林风这才松开手,以蝴蝶的身体素质,只要熬过了刚才最危险的时候,相信她一定能坚持活下来。

    “她怎么样了?”见林风站起身,躺在另一头的铁头不由关切的问。

    “好了,她不会有事。”林风用力点了下头,铁头不由发出如负重释的出气声音。帮蝴蝶把衣服扣子一颗颗重新扣上,不远处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悲惨嚎叫的巨型蜘蛛在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中折腾了半响,最终哀鸣一声,肥大的尾部首先啪的一声爆裂,里面飞溅的液体瞬间又被烈焰气

    化。

    那些送死一样连接不断冲过来的小蜘蛛,随着巨型蜘蛛的死迅速散去,钻入四周那些缝隙中,转瞬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它们从来没出现过。

    火焰逐渐褪去,露出赤条条的卡尔,刚才那轮惊险刺激的搏斗耗光了他所有的潜能,现在就像条死鱼,四肢大张着躺在已经烧焦的蜘蛛变异体旁直喘粗气。谁又能够想到,被秋田会折腾出来的怪物竟然还具备了生育的能力,以这只巨型蜘蛛为例,逃出来短短半天,就以抓获来的人类作为温床,孵化出数以万计的小蜘蛛来,倘若让它在这里多呆上两天,整个

    城市恐怕都要被它的子子孙孙所占领,到时人类只能沦为它们的粮食,光是想着就令人头皮发麻外加背脊骨发凉。

    秋田会那帮疯子倘若继续实验下去,多弄出几个这样的物种,人类迟早都要毁灭在他们手里。林风不由庆幸起来,幸好老潘果断找上他,决定执行这项可以说是十分冒险的计划,如果让东洋人多发展两年,情况只怕就要比现在糟糕百倍千倍了,可惜没有如果,这次一劳永逸捣毁了他们的老巢,那

    帮野心勃勃的东洋人估计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他,结果老家被拆了不说,连秋田会最大的boss也被干掉了。

    解决了巨型蜘蛛,事情还没完,七个信号塔已经安装好接收器,现在就等这里了,接收器只有一个,在蜂针的身上,现在人却不见了,听铁头说很可能蜂针三人在二楼孵化室,只希望他们还活着。

    楼上还隐藏着不知多少蜘蛛,随身携带的武器用来对付这些小东西有种鸟枪打蚊子的感觉,又不能无视它们的存在,若是被咬上几口那麻烦就大了。时间紧迫,现在没功夫来把这些多不胜数的小东西一一清除干净,林风去到旁边修车间内,搬了一个满满当当的汽油桶出来,随手还捡来一根拖把,将拖把布深入油桶里搅动了几圈,再用火点燃就成了个

    火把。

    留下缓过口气的卡尔在门口照顾他们两个,林风独自举着凶猛燃烧的火把上去了二楼。长长的通道还保持着爆炸后的景象,只不过地板和两边的墙边又冒出许多趴伏在上面的小蜘蛛,它们似乎也嗅到了食物气息,纷纷竖起前腿做出进攻的姿势,数量虽然没有刚才那样密集,也绝不算少,光

    是两边墙壁就至少有上百只。

    不知这些恶心的小东西长大后,会不会变成刚才那只巨型蜘蛛一样,用人类作为养料疯狂繁殖下一代。

    林风拿火把一晃,周围的小蜘蛛吓得纷纷后退,逃的慢一点被火星一燎就从墙上掉落下来,再一脚把它踩的汁水四溅。走近巨型蜘蛛孵化室,封闭式的环境里空气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那百十个被蜘蛛丝卷起来的温床被一颗手雷摧毁了三分之一左右,有一具赤条条的尸体就趴伏在门口,林风一边拿火威胁周围试图靠近

    过来的小蜘蛛,一边拿脚尖将挡在门前的尸体挑开。尸体翻滚几圈,面朝上躺着,林风这才发现,这个大约四十来岁的男子居然还有呼吸,胸口在微微起伏着,只不过他这肚皮就像怀了双胞胎似得,被撑的溜圆,又像在里面塞进了一个皮球,圆滚滚的肚皮

    上那层皮肤已经被撑的很薄,仿佛只要那针轻轻往里一戳就会嘭的一声爆裂。被林风那脚一踢,躺在地上这人竟然睁开了眼睛,并身手一把攥住了他的裤腿,张开嘴声音嘶哑的用东洋语求救道:“救……我……”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