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5章 密密麻麻
    屋漏偏逢连夜雨,里面那只忙着产卵的巨型蜘蛛像是因为受到打扰,十分生气的发出一声尖利吼叫。

    看样子这下他们两个的麻烦大了,屋里那只光看体形就知道它战斗力不俗,外面还有它数以万计的子孙,一等它从屋内出来,他们两个大概也会被用来做成培育蜘蛛幼虫的温床。

    巨型蜘蛛已经迈着八条长腿往这方向移动过来,铁头没时间细想,扯掉手雷插销扬手抛出,转身带着蝴蝶就往楼梯方向跑去。高爆手雷在空中打着旋,正正砸中巨型蜘蛛的身体,掉在地上轰隆一声就爆炸了,火焰一闪即逝,巨型蜘蛛那庞大身躯被手雷中的钢珠打出一片蜂窝似得伤口,一条毛乎乎的长腿也被炸飞了,墨绿色的液

    体不断从伤口中涌出来。

    更令它恼火的是,辛辛苦苦用丝盘出来的圆蛋,连同里面的小蜘蛛一起被手雷摧毁了一半。巨型蜘蛛大概是想到这千百只还没出世的幼虫就这么惨死,再次愤怒的发出一声尖利吼叫,越多越多的小蜘蛛像是听到了母虫的呼唤,从四面八方甚至那些间隙中都不断有螃蟹一样大小的黑点涌出来,数

    量多到足以让任何人尖叫。

    这些小东西不但会咬人,体内还带有强烈腐蚀性的酸液,铁头吃了一次亏,眼看从头顶掉落的蜘蛛再不敢轻易把它们拍烂,只能拨开到一边去,免得落在身上被它们咬伤。

    脚下厚实的战术靴倒是不怕它们体内的酸液,几脚下去,被他踩死了一片,有些离他较近的小蜘蛛甚至蹦了起来,爬上裤腿试图咬他,铁头急忙把这一只只恶心的玩意儿从大腿上扫飞。正要继续往前面跑,背后忽然响起声重物坠地的声响,他忙扭头一瞧,是蝴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板上,好几只蜘蛛迈动着大长腿顺势就爬到了她身上,如果就这么趴在地上,可能要不了一分钟她就会被周

    围密密麻麻的蜘蛛给包裹了。

    铁头急忙调头回来,三两下将爬上她身体的蜘蛛给拍飞了出去,抓着她一条手臂将人强行提了起来,边跑边问:“你怎么了?”“我……也不知道,这条腿一下使不上劲,刚才被咬过的地方已经没感觉了,应该是中毒。”蝴蝶脸色苍白的说,女人天生就对这些模样恶心的玩意儿害怕,就算经过训练能克服这个缺点,那也只是在一般情

    况下,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眼看过去所有地方密密麻麻全部都是。

    蝴蝶已经彻底感觉不到左腿的存在,全靠铁头扶着才能站立,根本就跑不快,面对还在从四面八方不断涌出的黑点,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喊道:“你先走,别管我,这样我们都跑不出去。”“别说话,要走一起走。”铁头怎么可能遇到危险就抛弃自己的同伴,一手扶着蝴蝶,另一只手不断拍开那些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蜘蛛,至于那些蹦到他们腿上的蜘蛛,他已经完全顾忌不上了,现在只有冲

    出去才有活路,留在这里面,这数也数不清的蜘蛛能把他们啃的尸骨无存。

    腿上不知被叮咬了多少下,趁着毒性还没发作,两人连滚带爬逃到楼梯口前,只要逃到下面也许就安全了,两人全靠这股信念一直支撑到了现在。铁头一只手已经抓住了楼梯前的护栏,眼看希望就在前方,突然他们头顶的吊顶石膏板哗啦一声垮塌了下来,只见无数的蜘蛛犹如天女散花一样从他们头顶掉落下来,措不及防的两人一下摔倒在地,转瞬

    就被这上千只蜘蛛所掩盖。两人的头上身上腿上全部爬满了这些恶心的东西,甚至还有蜘蛛从衣服的间隙钻了进去,不断啃咬他们的身体,从远处看这就像一股不断涌动的黑潮,两人拼命的挣扎,早已顾不上打死这些蜘蛛会灼伤皮

    肤,铁头更是奋起余力从地板上站了起身,他用力甩掉爬在头发上的小蜘蛛,一边脱下外套,猛扫几下将周围清除一片空档。当他回过身却发现,蝴蝶的身上已经让密密麻麻的蜘蛛给爬满了,就像一座鼓起的山包,铁头忙拿着外套拼命在她身上扑打,连扫了几下,才露出蝴蝶那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片刻之间,被蜘蛛包裹住的

    蝴蝶已经昏眩了过去,只剩下微弱的呼吸。

    “嘶……”巨型蜘蛛那庞大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上,幽绿的眼珠似乎正凝视着他们。

    眼看它迈动长腿朝这个方向移动过来,铁头快速捡起刚才扔在地上的背包,里面还塞着好几枚手雷,扯掉插销,将整个背包都扔了出去。

    背包还在空中,蜘蛛变异体尾部射出一团透明的丝线,准确命中了背包,粘连性极强直接把背包粘在了通道的天花板上。

    铁头无心去看这个,一手抱起昏迷不醒的蝴蝶,忍着浑身被蜘蛛啃咬的刺痛,转身就沿着楼梯往下面跑去。可是没跑两步,他脚下一软就失去平衡,带着蝴蝶一起顺着楼梯翻滚下去,蜘蛛注入他体内的毒素开始发挥了效用,两人往下翻滚到楼梯转弯处才停止下来,头昏眼花的铁头抓着护栏试图重新站起,蝴蝶

    就倒在他的脚边,就在这时,背包里的手雷爆炸了。

    轰隆……几颗高爆手雷在一起爆炸的威力,一点不逊于等量的tnt,数千颗钢珠往四周溅射,汹涌的火光直接从那条狭窄的通道一路冲了出来,瞬间不知有多少小蜘蛛被火浪燎成焦炭,巨型蜘蛛也发出声痛苦的吼

    叫。

    铁头还没重新站稳,身体一轻就被席卷来的气浪吹飞出去,蝴蝶也一样,两人撞碎了木质护栏,犹如秤砣般和一堆碎片摔了下去。

    重重摔落在地,铁头忍不住痛叫一声,好死不死他掉落下来的地方正好有根手指粗细竖立的木棍,结果这根前头尖利的木棍几乎整个都没入了他的背心。幸好没有刺中要害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伤的虽然重了一些,但至少他们有希望逃出去了。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