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3章 一只蜘蛛
    两人分秒必争,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地方,眼前就是一座高二十多米的信号塔了,蝴蝶拿着枪在下面警戒,不过看起来还算安全,周围并没发现变异体的踪迹,这些凶残的家伙,似乎大多都集中在人口密集

    的城区,像这种临近郊区的地方,反而更加安全。

    “小心。”蝴蝶将接收器抛给铁头,对手接住揣进怀里,就这么徒手攀爬起身前这巨大的铁架,只见他像猩猩一样灵活,手抓着铁杆几个纵跃就爬上了信号塔的顶部,掏出匕首撬开接线盒,将接收器按照青鸟的交代

    装在里面。

    等铁头落回地面,前后也就花了十分钟不到,在下面放哨的蝴蝶也没发现任何危险,他们这一组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相信其他人也会很快搞定,接下来就看回去实验室的零号了。

    “三组任务完成。”

    “很好,我这里也弄好了,先回集合点待命。”林风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明白。”

    蝴蝶放下通讯器,正要招呼铁头回去,突然发现通讯器亮起了一闪一闪的红灯,这是在极度危险下发出的求救信号,显然有人遇到了麻烦,而且还不小,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求救。

    “是五组蜂针他们出事了,在附近的人员马上过去支援。”林风也同样接到求救信号,并在通话器里快速说道。

    五组去的那个点正好离铁头他们最近,两人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回到车上,蝴蝶打开通讯器屏幕上的卫星导航,铁头已经发动了汽车,踩下油门猛地窜了出去。

    五组他们要去的那个信号塔,离市中心不远,危险程度稍大,所以他们有三个人,按理说就算他们遇到一群变异体,也不至于全军覆没,除了发送求救信号以外,就连通讯器也联系不上这三个人了。问题似乎有些严重,猎刀的人一向同进退,关系好的就像兄弟姐妹,现在蜂针他们三个出了事,众人如何能不急,铁头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地,一路磕磕碰碰不知多少,终于在十几分钟以后赶到了事发地点

    。两人心急着去救同伴,把车就停在目的地外马路对面,车窗外就是蜂针他们要去的那座信号塔,几十米的信号塔建在一栋三层高的楼房上,下面是一家4s店,门口的卷闸门已经垮塌下来一半,地上还有一

    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血迹一路延伸到店内,但由于里面没有开灯光线太暗,谁也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情况,总之感觉特别的诡异。拉开车门下了车,两人端着枪并肩走到门前,仿佛也被这股诡异的气氛感染,蝴蝶有些心神不灵的瞥了眼街道两边,按理说,这里即便是条小街,但距离市中心不远,在这个人口密集的地方现在竟然连个

    人影都看不见,甚至除了微风刮过地面杂物发出的飒飒声,连一点杂声都听不见。从4s店的入口望进去,里面光线昏暗,什么都看不真切,一种莫名的危机令两人有些迟疑,最保险的做法自然是等大伙儿赶来,再一同进去,人多力量大,即便里面全是变异人也不怕,可目前其他人还在

    赶来的途中,救人如救火,多拖一分钟蜂针就多一分危险。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抬高枪口从门口走了进去。小心翼翼的两人一边行走一边打量着这四周的环境,这个上千平的展厅里别说是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顺着地上那道拖拽的血迹一路往里走去,很快就来到通往二楼的旋转梯子前,血迹一路往上,也就

    是说,变异体很可能不在楼下而是在楼上。

    铁头沿着楼梯继续往上面走了几梯,远处忽然响起叮当一声脆响,断后的蝴蝶忽然拿枪指着那个方向,低声说:“在那边。”

    展厅隔壁就是修理间,只隔着一扇落地玻璃,现在那扇玻璃已经被撞碎了大半,玻璃渣掉落满地都是,里面实在太黑,连一点光线都没,实在看不清到底藏没藏着东西。艺高胆大的铁头给蝴蝶使了个眼神,当先端着枪往修理车间走去,尽管他放轻了脚步,脚底踩着碎玻璃还是不可避免发出咯吱的响声,往往是看不到的敌人才最危险,因为对它一无所知,它可能从任何一

    处突然出现,发动致命一击。

    吸取了藏在汽车后排那只变异兽的教训,两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一前一后注视着周围缓慢强行,蝴蝶握枪的双手不知不觉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

    封闭的空间内空气显得有些沉闷,隐隐散发着一股汽油的味道,铁头刚刚走到一辆掀开引擎盖的车前,车身另一边突兀响起‘叮’的一声脆响,神经紧绷的铁头并未选择逃避,而是第一时间就窜了出去。

    靠墙并排摆着三个汽油桶,上面摆放着一个打开的工具箱和杂七杂八的工具,油桶的下方有一个扳手,铁头只看一眼就可以肯定,刚才那声脆响就是扳手掉在地板发出的声响。可问题是,这周围并没有人或者变异体,连风都没有一丝,扳手好好摆在上面怎么偏偏这时候掉下来,就在铁头皱眉生出这样的疑惑时,背后戒备的蝴蝶蓦地惊呼一声,当铁头转身冲回车头前,只见蝴蝶

    坐倒在地,一手捂着小腿,另一只手指着前方提醒道:“它在那里!”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团巴掌大小的阴影正用迅捷的速度往汽车底盘下窜去。咬了人还想跑哪有这么容易,在它即将逃进车底下的一刹,一只大脚重重落下踩在这团阴影上,发出噗的一声,当铁头收回脚,那团阴影已经被踩成了一滩烂泥,不过他还是从那几条毛绒绒的长腿看出,

    这分明是只蜘蛛,只是这东西的体积有些太大,个头都快赶上大闸蟹了。

    “是什么?”蝴蝶已经扶着车头站起身,紧张的问道。“不是变异体,是只蜘蛛。”铁头说这话时也不由觉得好笑,他们没被变异体伤到,反而让一只大蜘蛛给咬了。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