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9章 过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木见他上钩慢条斯理的走到办公桌前,瞄了眼地上那堆掉落的文件,微微一笑右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个黑色物件。

    “不许动!”约克逊顿时紧张起来,手里的刀片不经意间划破了赵楠脖子上的皮肤,一滴血水冒出来沿着刀尖往下滚落。

    “别激动,你看,这只是个遥控器?”

    黑木笑着举起右手上的物件好方便对方看清,这确实是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而已,见约克逊的眼神稍微缓和一些,他按了下开关键,顿时一束光从头顶天花板打在对面的墙上,原来上面装了个投影仪。

    办公室装有投影设备没什么好奇怪的,当一张金发女子的照片出现在幕布上时,约克逊却像见了鬼一样,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这位凯瑟琳小姐真是美的就像天使,可惜红颜薄命,这么早就走了……”

    黑木嘴里‘啧啧’了两声,用那让人厌恶的笑容扭头注视着对面的白人,轻声:“听说,您跟她很熟是吗?”约克逊脸色一变,埋藏在心底最不愿提起的回忆一下出现在眼前,他和照片上这个女人岂止是熟,原本他们是一对情侣,对方是一名演员,而他则是普罗汉斯家族下一任继承人,骄傲的贵族家庭自然不会

    允许普罗汉斯家族的长子与一个戏子通婚,于是就像许多苦情戏里所演的那样,不断有人阻挠两人在一起。

    而约克逊却没有大多数男主角那样不顾一切的魄力,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最终退缩了。

    故事还没完,两人之前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是个男孩,当约克逊向女方提出分手没多久,这位放弃事业为他生儿育女的女演员选择了自杀来结束痛苦。

    凯瑟琳死了,他们的儿子也被女方父母带回老家抚养,约克逊除了每月都会按时寄去一笔费用当作孩子抚养金外,为了家族的颜面,始终没跟自己的亲生儿子见面。

    多年后,约克逊已经与另外一位贵族出身的女子组成了新的家庭,可是约克逊总是难以忘记之前那段恋情,甚至有时候还会出现幻觉,把睡在他身边的女人看清凯瑟琳。

    或许是心里这份愧疚不断折磨着约克逊的内心,又或者是不肯瞑目的凯瑟琳在作怪,约克逊的这位贵族妻子一直怀不上孩子,后来一检查,查发现原来是他身体出了问题,而且几乎没有治好的可能。

    约克逊想到了他和凯瑟琳的那个儿子,跟同样苦恼的妻子商量过后,决定把孩子带回来抚养。可是天不从人愿,等他亲自驾车去到凯瑟琳的家乡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时,却被残酷的现实再一次击败,他已经七八岁大的儿子,因为一次意外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结果造成脊椎神经受损,从颈部以下全

    都失去了知觉。

    望着坐在轮椅上儿子这张酷似凯瑟琳的脸庞,约克逊决定带他回去,承担起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又是好几年过去,哪怕找来全世界最好的医生给儿子看过,依然无法治好他身上的顽疾,可怜的小约克逊注定这辈子都只能像个植物人一样度过了。

    凯瑟琳的死一直是约克逊心中的痛,乍一见到这张照片,情绪难免有些失控的咆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急,继续往下面看。”

    黑木慢条斯理的打开了网络连载,画面上出现正在连接的字样,大约十几秒后,眼前出面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消瘦的脸颊还能隐约看出与眼前的约克逊有几分像似。

    这不是录像而是视频连线,四个亚洲面孔的男子就站在男孩的身后,他们见到画面中的黑木,齐齐鞠躬问好,用的自然是东洋语。

    看到这一幕,约克逊哪还能不明白,对面这家伙派人去挟持了他儿子,一定是想逼他放弃调查,如果换了别的威胁,约克逊绝对不会妥协,反而会迎难而上,可儿子却是他唯一的软肋了吧。

    当即情绪就更加激动起来,厉声就指着对面的黑木吼道:“你们这帮败类快放开我儿子,否则我先杀了她!”在他刀尖离开赵楠脖子的刹那,原本软弱的像只小羊羔的赵楠眼神一凛,伸手抓住他握刀的手腕,用力往前一掼,还在大呼小叫的约克逊哪想到眼前这女人的身手竟然如此厉害,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已

    经不由自主的腾空,最后哐当一声眼冒金星的地板上。

    “你怎么能这么粗暴对待我们的贵客?”黑木反而责怪起赵楠来。

    “对不起。”赵楠忙鞠躬认错。

    浑身都快散架的约克逊躺在地上,目眦欲裂看着向他走近过来的黑木,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黑木蹲下身,伸手将约克逊缓缓扶了起来,并主动帮他拍打着背上那些灰尘,嘴里若无其事的说:“我说过,我对约克逊先生您没有任何恶意,您如果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不过还请您先看完再说,好吗?

    ”

    约克逊也弄不明白这人到底再卖什么关子,如今对自己最重要的儿子落在他们身上,也只能按照对方说的去做,于是用鼻子不满的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黑木笑笑收回手,扭头对着屏幕说道:“准备好了吗?”

    “随时可以开始。”对方语气恭敬的回答道。

    “那现在开始吧。”一名男子推着小约克逊往旁边走去,镜头也跟着他移动过去,只见房间的另一边已经被布置成了手术室,三面拉着帘子,中间放着一张小小的手术台,两个穿着白大褂带口罩的人员已经在忙碌的准备着了

    。看到小约克逊一脸无助的被抬上手术台,当父亲还未平复的心情此刻又再次激动起来,只是这一次赵楠早有准备,为了不让他打扰到接下来的‘演出’,她迅速将一支注射器的枕头刺入了约克逊的手臂,指头

    往下一压,针管内的液体瞬间注射一空。“你们……”刚说完两个字,约克逊脚下一软,噗通坐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