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9章 来晚一步
    沉默了不到十秒,两名忍者同时低吼一声,一起朝林风发动了进攻。

    林风不退反进,瞅着其中一道身影就扑了过去,长刀从半空落下,被他一棍子敲打在刀刃上,迎面砍来的长刀顿时就偏离了方向,林风轮起另一只手上的甩棍,用力往对方头部砸去。

    合金材质的甩棍在空中呼啸,面前的忍者迫于无奈只能收刀挡格,叮,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刀口立刻被崩开道米粒大小的缺口,忍者也被这股力道震得情不自禁退开了一步。

    这时另一边的忍者挥刀杀到,就在他准备一刀从背后砍向林风的刹那,耳畔一阵劲风刮过,惊得他急忙在地上翻滚出去,可背上还是无可避免留下五道翻卷的血口。

    周可可终于找到出手的机会,岂会让对方好过,身体刚落地两腿一蹬,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再次朝这名忍者扑了过去。

    刚才有心算无心之下伤到对方,等这忍者认真起来,周可可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两人动作都十分灵敏,要不是空间有限,他们可能跑起来更欢,短时间两人很难分出胜负。

    不过有了周可可分担压力的林风,顿时气势大盛,两根甩棍在他手里千变万化,快的只能听见呼呼的风声,面前这失去外套的忍者只能疲于招架毫无还手之力,手里那把东洋刀上全是坑坑洼洼的缺口。林风一口气的功夫挥出十几棍,强大的臂力让对方每接一刀身体都要跟着颤动,连续十几棍过后,忍者已经被逼到了角落,这人已经意识到再不还手就要被这样活活耗死,当即强行磕开林风扫来的一棍,

    纵身而起想要来个力劈华山。

    这个忍者不会想到,他的一举一动早在林风的算计中了,当他跃起到一半时,林风对直了一脚踹在他胸口上。

    咣!

    一声闷响,忍者带着满嘴血水倒飞出去,这次直接撞到墙壁又摔在地上。林风举起甩棍正要趁他病要他命时,意外却发生了,只听见咔的一声,他头上的天花板竟然毫无征兆的垮塌了下来,同时掉下来还有七八个夜行衣打扮的忍者,七八把长刀组成密不透风的刀网当头罩落下

    来。

    林风也是被这突然的情况吓了一跳,等看清人影,顾不得击杀眼前这人,一边格挡一边往后慌忙退让。飞舞的烟尘中,叮叮当当的撞击声络绎不绝,等声音停止下来,林风已经被一群忍者围在了中间,他的左边肩头多了一道指长的血口,左手的甩棍也掉在了地上,不断流动的血水正顺着他拳尖滴落在地面

    。

    只要眼睛没瞎就看得出,这是东洋人的圈套,他们显然知道自己一定会来这里,所以事先在范硕的房间布下埋伏?

    范硕跟东洋人勾结?

    或者是赵楠那女人……这么说起来,一切就好解释多了,赵楠杀害亲善华夏的东洋内阁成员平田良,很可能就是受到这帮东洋人的指使,还顺便嫁祸给自己。

    眨眼的时间,林风已经想了很多,原本非杀不可的两人,在背后居然跟东洋人勾结上了,那更不可能放过他们。

    七八个忍者团团把他围在中间,步伐沉稳的移动着位置,其中不知谁还了声‘杀’,一群人挥舞着长刀同时扑向了他。

    林风把右手剩下的甩棍用力一扫,拨开迎面砍来的两把长刀,攥紧的左拳凭着背上挨一刀,一拳砸在面前忍者的喉结上。

    咣!

    面前这忍者眼里带着错愕,张嘴吐出一口血水,仰面就往后倒去。

    为了干掉他,林风背上多了一条血口,这点伤对他而言算不了什么,左手顺势夺过身前倒下这忍者手里的东洋刀,反握刀柄头也不回往后一送。

    扑哧,重物倒地的身影再次响起。

    八个忍者瞬间就被解决了两个,林风所面对的压力顿时大减,甩棍连续磕开几把砍来的长刀,一棍子扫在一名没来得及退开的忍者脸上,清脆的骨折声中,对方的眼珠都被这狂暴的一击给砸爆了。

    叮叮叮……

    周可可终于用利爪割破了对手的咽喉,不等捂着脖子的对手断气,她转身就朝打斗正酣的一群人扑来,本就被林风这头猛虎打的快有些招架不住的忍者们,现在还不得不分出两人去阻挡周可可。

    那个埋伏在床上反而被差点被林风干掉的忍者显然是这伙人的头头,趁着同伴围攻林风的这点时间,他终于缓过口气,随手捡起一把尸体手里的武士刀,加入到同伴的行列中。

    这帮忍者的身手都不弱,可惜林风比他们更强,所以打起来显得十分的憋屈,反而是林风就跟吃了大力丸似得,一根甩棍直来直往,速度飞快,挡格不了几下往往整条手臂都给震麻了。

    噗!一名进攻不成反被林风用甩棍敲碎天灵盖的忍者扑倒在地上,此刻房间里只剩下忍者的头儿一人,其他的全部成了尸体,林风提着那根变得滑腻的甩棍把他逼到墙角,只见甩棍的前端除了血迹还粘了不少

    白色豆腐渣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多半是地上那些尸体的脑花。

    黏稠的血水还在顺着甩棍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板上,林风冷冷的问道:“说,赵楠和范硕被你们藏在什么地方?”

    已经成孤身一人的忍者看看林风,又看看周可可,眼中浮现出一抹狠色,只见他缓缓把东洋刀举过头顶,高喊了一声‘杀’,飞蛾扑火一样冲向另一边的周可可。

    跑出没两步,林风的一条腿从旁边踹来,把他踢得翻滚了出去。没等他有站起身的机会,林风轮起手里的甩棍,呼的一声砸落在这个忍者头顶,这棍子前端有颗乒乓大小的实心铁球,一下就能把人头盖骨砸碎,林风还不解气似得,连续挥手一顿猛砸,等到停止下来,

    忍者的脑袋已经血肉模糊,血水溅了满墙都是。“来晚一步,范硕已经被他们给转移了,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