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4章 患难真情
    光是清理这堆乱糟糟的树枝树桠就花去了赵楠不少功夫,腰也开始传来阵阵的疼痛,不知是不是刚才坠机时伤到了骨头。

    最麻烦还是压在范硕胸口这根倒下的大树,赵楠需要用两只手才能把它抱住,试了试往上抬起,一用力,腰上的暗伤就发出撕裂般的疼痛。

    “你快……出来……”

    想到那天杀的林风很快就会循着踪迹找来,赵楠只能咬紧了牙关,双手用力抱着这根表面长满青苔的树杆。

    在她全力以赴的帮助下,树干往上升起了一点点,范硕拼命往外面挪动身体,不顾粗糙的树皮刮裂了衣裳在皮肤上留下道道血印。

    就在赵楠感觉快要支撑不住之时,范硕解脱般的长吁了口气:“出……出来了……”

    赵楠松开树杆,一下软倒着坐在地上,用衣袖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却忘了那里有一大片清淤,痛的她哼了一声,带着点感激的望着范硕说:“谢谢。”

    要不是范硕在直升机上一把抱住了她,可能她已经从上百米的高空跌落下来了,哪还能活到现在。

    “谢什么,只要能救你,哪怕拿我这条命去换都行。”劫后余生的范硕望着一脸狼狈的赵楠,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可惜,赵楠却没留意他眼里的深情,皱着眉头说:“都这样了还耍什么嘴皮子,赶紧走,到了山下我们就安全了。”

    “我的……我的左脚好像断了……”直到这时,范硕才发现左小腿处一阵阵刺痛,别说自己站起来了,连动一下都痛的冷汗直冒。

    赵楠闻言蹲在他身前,帮他把裤腿向上撩起来一些,这一瞧,她却不禁抽了口冷气,只见一截白色的骨头刺穿了皮肤露在外面,光看着就无比的骇人。

    “怎么,很严重?”范硕从她凝重的眼神察觉出一丝端倪,不禁问道。

    赵楠立刻放下他裤腿,摇头说:“没什么,骨折了而已,起来我扶着你下去。”

    这里还是半山腰,距离山下要走不少的路,何况这里没有路坡度十分陡峭,带着腿脚受伤的范硕很难走的快。可是对于一个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救自己的人,就算赵楠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也狠不下心将他抛弃在这里,一旦落在林风手里,那就是死路一条,她只能让范硕将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托着他一瘸一拐扶

    着沿途的树木缓慢艰难的朝山下走去。

    ……

    庄园内,林风已经从几名幸存者嘴里得知,范硕和赵楠就在其中一架直升机上,他倒是挺希望两人就在那架被导弹摧毁的直升机上,不过从里面烧焦的遗骸数量来看,多半不是了。

    在这里并没找到被他们掠走的魏阳,就连这几个幸存者也不清楚他的下落,看样子,还是只有抓到范硕或是赵楠才行。

    望着天空还未彻底散去的那道黑色烟雾,林风让杀人王坐着冰柜车先走,他亲自带着千叶美佳和阿木去追那架可能已经坠落的直升机。

    为了把杀人王这套机械装甲运进国内,之前可是把这堆铁疙瘩拆解成了一个个零件,到了国内又在司机米科夫的帮助下,花了大半天时间才把它重新组装起来。他们在这庄园闹出的动静太大,不超过半个小时一定会有警车赶来查看情况,机械装甲的目标太大,随时可能被警方发觉,一旦被盯上那就麻烦大了,不如让杀人王他们先撤,警方或许国安的人想抓住林

    风三人可不容易。杀人王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他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刚回到车厢内,后面的8?个轮子顿时往下一沉,等车厢挡板降下来后,司机米科夫不知按动了什么开关,只见车厢四周的鱼子酱广告转瞬就换

    上了华夏语的啤酒广告,连车牌也自动更换了。

    除了车头的颜色,整辆车与上山前已经截然不同了,就算警方查看监控,短时间多半也怀疑不到它的身上。

    必须在警方来之前把范硕两人找到,林风他们来到后山,这里比想象中还宽广的多,到处一片郁郁葱葱,植被茂盛生长,连下脚的地方都不好找到。

    望着半空正逐渐扩散开的黑烟,林风相当坚定往西北的方向快步走去,往前走了四五百米顺着陡峭的山壁滑下,没花几分钟时间就找到了直升机坠落的现场。

    严重变型的直升机里只找到两名驾驶员的遗体,范硕和赵楠却都不在里面,他们俩的命也十分大,从百米高空坠落都没能把两人摔死,反而是驾驶员全死了。

    “主人你来看,他们因该往这方向逃了。”

    美佳路过那堆杂乱倒塌的树木时,眼尖的发现一片落叶上那串暗红的血迹,血液还没凝固,说明有人手上而且刚离开这里不久,林风说了个追字,一马当先往山坡下跑去。要带着范硕这个瘸子,两人下山的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儿去,眼看距离山下还有七八十米的距离,这里的坡度更陡,已经很接近九十度了,就算没受伤的情况下,也需要一根绳索才好下去,特别是范硕现

    在这样,想自己爬下去根本没有可能。

    “这里走不通,咱们换条路吧。”满头香汗的赵楠瞥了眼眼前的陡坡,失望的说。

    新伤加旧伤,范硕那张脸早已苍白的没有人色,正要答应,忽然听到一阵脚步踏在落叶上发出的声响远远传来,当即两人脸色同时一变,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好,一定是林风追来了,你先走,我来引开他们!”这种时候,范硕表现的还算是个爷们,抽出那把1911a1哗啦一声拉动套筒,眼神无比坚决的说道。

    赵楠心中不忍,摇头说:“要走我们一起走。”

    “傻啊,咱们一起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会设法拖住他,别浪费时间了,趁他没发现你赶紧走,我一个人死,总好过咱们两个一起死在这里。”范硕不由分说,把她往斜坡的方向推搡。这种时候那还有选择的权利,大不了从这里摔下去,也比死在林风手里要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