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8章 心有余悸
    血流不止的范硕被紧急送往医院,幸好两处枪伤都没打中要害,只是流的血比较多,看上去比较吓人,以范硕的身板这点伤还死不了,反而是脖子上那道被钢丝勒出来的伤口,只差那么一点就割开了他的

    喉管,连给他检查伤势的医生都说是他命大,这都没能把他弄死,只有命大才能解释的过去。

    下午的时候,麻醉剂的效果逐渐消退,范硕也慢慢恢复了意识。

    虽然门口就有四名国安的人员保护着他,可范硕却找不到一丝的安全感,那个林风就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为了杀他一个,死了几百号人,他居然还活着!

    他一定还会再来,下次自己就不一定有这么命大了。

    刚刚从鬼门关路过的范硕从没像现在一样担忧过,他明白,只要他或者林风还活着一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林风迟早还会再来找他报仇。

    挣扎着坐起身,还好自己的手机并没遗失,和钱夹钥匙之类的物品一起放在床头柜前。

    手机只剩下最后半格电量,范硕犹豫一下,选中父亲的号码却迟迟没有拨打,最终还是找出赵楠的号码打了个过去。

    现在还是下午,电话没响几声就接通了,因为这个手机用的是新卡,电话那头的赵楠一时间没想到是他,只疑惑的‘喂’了一声。

    “是我。”

    听到赵楠略显慵懒的声音,像是还在睡午觉,范硕心头竟然有些酸楚,没急着说出林风这事,反而问了一句:“知道我出事了吗?”“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今天早上不是已经放出来了吗?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放心,绝不会有事。”赵楠在那头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在穿衣服,见范硕没吭声,她只好耐着性子又说:“我现在在国外,

    没什么事就挂了,我先去洗个澡,今晚回来见面再聊。”

    “等一下。”范硕急忙叫住了她。

    “怎么,连半天时间你都等不了?”赵楠用肩头夹着手机,当着背后男人的面,将披在身上的睡袍系好。

    范硕并不清楚赵楠在电话那头做些什么,压低了声音却十分慎重的说:“我想告诉你,林风还活着!”

    “你说什么?”果然,赵楠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

    范硕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说……林风他还活着,今天早上我差一点就死在他手里。”

    说完,他听见电话里细微的声音,顿时警觉起来:“你和谁在一起?”“一个朋友,正好他也认识林风。你刚才说林风还活着,不是跟我开玩笑?”赵楠显然还不肯相信,毕竟当时那种情况没人可以活下来,她亲眼看见十几米后的积雪将地面的一切都掩埋,人在那种环境下怎

    么可能不死?

    “我中了两枪,现在正在医院,你觉得我可能骗你吗?”范硕低沉的说。

    那头又安静下来,赵楠似乎捂住了话筒,过了片刻,她说:“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我。”

    “嗯,到时联系,你也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范硕又给鹰翔的人发送了一条短信息,然后不等对方答复,随手将电话卡取出,咬牙掰成两段连电话一起扔进床边的垃圾箱里,这才起身,一步步走到门口。

    “你醒了?”坐在走廊上负责保护他安全的四名国安人员急忙站起身。

    “多谢,我已经没多大问题了,不用再麻烦大家。”

    范硕客气的说道。

    他的身份毕竟不是犯人,坚持要走,国安的人也不能强行拦着他。

    对方还告诉他一个极为不好的消息,上午袭击他的那伙人逃走了,直到目前还没抓到。

    果然是这样,又让林风给逃了,范硕叹了口气,林风迟早会来找他,这地方是一分钟也不能待下去了,再次谢绝了四人的保护后,范硕扶着墙一步步走进电梯。

    来到楼下,三辆suv正好停在出口前,车门打开,一个个西装笔挺的鹰翔组成员在他们头儿的带领下纷纷下了车,就像迎接英雄凯旋一样,毕恭毕敬的注视着正被头儿扶着走下梯坎的范硕。鹰翔的成立,离不开范硕父辈的大力支持,要不然这帮被淘汰的人员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哪像现在这样,任务虽然有一定的危险,但一年也就那么几次,而且每月发放的津贴也十分丰厚,堪比大城市

    白领阶层的收入,所有这帮人对范家是感恩戴德,范硕让他们往东绝不会向西,许多人却忘记了,每月领的那些钱可不是范家掏自己腰包给的。来到敞开的车门前,已经快成惊弓之鸟的范硕先下意识往里面扫了一眼,确定车里没藏着别的人,他才动作艰难的坐了进去,前后两架车里全是来保护他的好手,还随身带了武器,就算林风敢来也不见能

    讨的好处。

    有他们在身边守着,范硕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淡淡的说:“回家。”车队出发了,即便司机把开车很稳,屁股下还坐着柔软的真皮座椅,可那里的伤口却还不断传来阵阵刺痛侵蚀着神经,范硕只能侧过身体坐着,保持半边臀部悬空的造型,这一用力,腰上本来麻木的伤口

    又开始痛起来了,自己这种状态坐车真是活受罪。

    困扰范硕的不止是林风还活着,还有那个鹏宇,居然联合林风一切暗算他,当时要不是看见鹏宇坐在驾驶室里,他也不会掉以轻心中了圈套,现在仔细想想,鹏宇当时的情况好像很不对劲?

    现在多想无益,反正无论是鹏宇或者沙怪沙丘在出现在眼前,范硕也不会再轻易相信他们。车队驶出了城市来到郊外,范硕说的家在离城几十公里外那座仙鹤山的半山腰处,那座庄园名义上是他家一位亲戚的财产,实际一直是范硕在住,那里不仅环境优美,更重要的事没什么闲杂人等来打扰到他,整个仙鹤山相当于是他的私人地盘,任何人想要上来,都必须经过他的点头允许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