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7章 祸害遗千年
    “加速……”

    林风自然不会傻的等后面那辆车追上来,一脸淡漠瞅着还在垂死挣扎的范硕,一边淡淡的命令道。

    已经被催眠过的鹏宇就是个傀儡,林风让他现在去死多半也不会有任何犹豫,当即不顾旁边老大的死活,一脚把油门踩下去,引擎的轰鸣声提高了数十分贝。

    范硕现在如果还能说话,一定指着鹏宇的鼻子骂娘,没见过这么坑老大的,完全是把他往死里整。

    鹏宇啊鹏宇,你特么疯了不成?!

    不管范硕现在怎么想的,卡宴瞬间提速起来,刚刚靠近的奥迪转瞬又被甩出十多米远,奥迪车上的人员见此情况,愈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边呼叫同伴增援,另一面又再次加快车速朝前猛追。真的坚持不住了,由于缺氧范硕的耳朵已经开始嗡嗡作响,那张本来白皙的胖脸早已涨的通红,换做其他人,早该被勒死了,偏偏他硬是撑到了现在,但是若继续这样下去,也要不了多久,他这条命就保

    不住了。

    正当范硕在心头大声嚎叫,自己还不想死时,笔直朝前行驶的卡宴突然车身一震,身后传来哐当的撞击声,那辆老款奥迪a6竟然强行追了上来,并用车头撞击卡宴尾部。

    卡宴车上的人也跟着车身一同剧烈晃动,范硕的感受最为清晰,勒住脖子的那根钢丝瞬间一松,虽然马上又死死往后勒紧,却让他多了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

    “再开快点!”鹏宇就跟个木头人一样,要林风下命令他才会加速,车头保险杠都被撞掉的奥迪还在后面紧随不舍,显然不把前车逼停就不会罢休,原本想无声无息的干掉范硕,最后没想却变成这样,负责监视范硕的人

    ,反而成为了他的救星。

    哐,奥迪像头疯牛一样,再次撞在卡宴的尾部,车尾都被撞凹了进去。

    “算了,还是我来吧。”现在已经惊动了国安,暗杀无疑是失败了,不过并不影响林风干掉范硕的决心,只见他抽出别在腰带后面的手枪,枪口还加装了消声器,当在范硕的面,哗啦一声拉动套筒,直接指向范硕这颗左右摇摆起

    来的大脑袋。

    噗!枪口前火光一闪,就在这当口,范硕在求生的本能驱使下,强行把脑袋往前一低,子弹嗖的一声从他头顶飞过打在窗外一辆停放在路边的汽车上了,尽管这一挣扎让他脖子被钢丝勒的血水直冒,但至少命

    算是暂时保住了。

    可是,躲过一枪并不能代表什么,随着阿木用力勒紧,吐出舌头的范硕只能昂头靠在座位上,无助的斜睨着对面黑洞洞的枪口。也不知是林风运气不好,还是说范硕今天命不该绝,正在他又一次扣动扳机要把范硕一枪爆头时,前方路口陡然冲出一辆越野,被人催眠后的鹏宇反应显得十分迟钝,由他控制的卡宴几乎是没有丝毫减速

    ,一头撞在这辆冲出来的越野车车身上。

    哐当……

    噗!林风手指一勾,身体却随着车身的巨震往前一趴,原本射向范硕脑袋的子弹,这次更是鬼使神差打在他的腰上。“啊!”额头多了个大包,刚刚摆脱钢丝束缚的范硕经不住痛叫一声,心知自己还是中弹了,在求生意识的趋势下,他顾不得查看腰间的伤势,一脚踢开已经撞变型的车门,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滚下车,摔

    在地上。

    “别让他跑了!”

    林风趴在阿木腿上,枪口伸出车窗,噗,刚刚爬起身往前窜出两步的范硕,屁股上应声炸出团血雾。

    就这么死了那才叫冤枉,范硕顺势扑倒在地上,快速往前面越野车的地盘下翻滚过去,又是两发子弹以毫厘之差打在他身旁的水泥地面,溅起的石屑在他那张惊慌的胖脸上划出数道血口。

    “放下枪!”

    越野车上的三人相继跳下车,原来是接到同伴消息,抄近路赶来支援的国安人员,三人眼看情况紧急,发出警告的同时朝着林风伸出手臂的车窗就是砰砰几枪。

    手臂收了回去,侥幸逃过一劫的范硕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躺在地上大叫道:“救我!”

    这些人虽然恨不得害死陈晨的凶手被人千刀万剐才好,但自身的职责又不允许他们做出这种见死不救的事,即便范硕有罪,也该交由法律来严惩,以暴制暴是绝不允许的行为。

    卡宴车里,除了傻乎乎的鹏宇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林风跟阿木基本没受什么伤,也不知这范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这样都能让他逃掉,现在反而是他们三个自身难保了。

    林风不想跟国安的人自相残杀,伸手一把将鹏宇扯到后座上,自己从座位间的缝隙跨过去来到驾驶室,挡风玻璃上布满蛛网般的裂纹,他试着按下启动键,引擎吭哧了两声竟然打燃了火。

    挂上倒挡不忘瞥了眼后视镜,那辆奥迪停在十几米外,车上跳下来四人,正要往这方向奔来。

    当即一脚踩下油门,卡宴轰鸣着往后急退,林风快速一打方向盘,车头就调转了方向,嗡嗡两声之后照直往正跑来的四人撞去。

    “小心!”四名训练有素的国安立刻停在原地,抬枪就射,子弹啪啪啪的连续打在挡风玻璃上,林风尽量趴低了身体,任凭子弹从身边飞过。

    四个人眼看汽车迎头撞来,急忙往两边跳开,这时卡宴的速度已经提起,嗡嗡咆哮着撞掉了停在路中央的奥迪左侧车门,旁若无人往来的方向逃去。

    “各单位主意,一辆损毁严重的黑色卡宴正往滨河路方向逃逸,车上人员持有枪支,请警方协助我方拦截此车,重复一遍……”

    一名国安放下对讲机,扭头看着满身沾满灰尘,腰上和臀部还在血流不止的范硕,故作好心的问:“你没什么事吧?”

    “你说呢?”范硕反问了一句,要不是良好的涵养,他早就跳脚大骂了,这帮浪费纳税人钱财的饭桶,竟然放跑了林风,现在还回过头问他有没有事,难道身上这两个枪眼他看不见吗?等到他们呼叫救护车来,估计他的血都流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