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2章 起死回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风又来到十二宫地盘,这次却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

    陈晨被幻抱着走进了龙王的房间,其他人也散了,就剩下诡羊和林风等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

    来的路上,林风把想问的全问了,结果这帮家伙一个个守口如瓶,除了说些没用的东西,一讲到关键处就闭口不言,只说是龙王叫他们去救林风,至于原因,自己去问龙王吧。

    他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大多已经结疤,巳蛇是个轻熟女,鲜红的嘴唇,漆黑的指甲油,偏偏她像是对林风感兴趣的很,一双电眼总是不断在他身上游弋。在已蛇的坚持下,林风接受了她的治疗,结果他很快就后悔了,这位美女治疗的方式不简单,借口给他清理头上的伤口,胸都快蹭到他鼻子了,一阵阵的幽香钻进鼻孔,只要睁开眼就能看见两个半圆在离

    眼睛很近的地方晃悠。

    “哟,小弟弟,你是不是内伤发作,怎么流鼻血了?”当发现林风鼻孔流出两道殷红的血线时,这罪魁祸首还故意捂着红唇,大惊小怪的嚷着,说完又‘咯咯咯’的娇笑起来。

    这女人代号已蛇,多半是个杀人不见血的人物,林风才不想去招惹对方,也懒得去解释他鼻子确实有伤,又恰好在这时候发作。浪归浪,已蛇还是拿着手术刀利索的切开外面的烂肉,将埋入肉里的弹头轻巧的挑了出来,双方似乎都忘了用麻药这东西,林风的注意力全在龙王那房间,也没觉得怎么疼,当感觉皮带扣被打开,他才回

    过神,却见这位性感美女已经蹲在前面,指了指他大腿上的枪伤。

    等林风真把外面的长裤去掉,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竟然有点脸红,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因为见了什么不该见的心情激动。

    她从林风身上一共取出来五颗子弹头,还有那纵横交错的剑伤,已经结疤的伤口又被她重新把伤疤给切掉,等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水,再用指头将一个罐子里漆黑的药膏均匀涂抹在伤口上。

    这种药膏闻着有股怪味,刚涂抹在伤口上时就是阵火辣辣的刺痛,就跟涂了辣椒水没什么两样,等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痛麻木了,只感觉伤口附近有蚂蚁爬一样,巨痒无比。

    已蛇把林风给包扎的像个粽子一样,这才拧了拧他的脸蛋,扭着腰消失在门口,大厅就剩林风和诡羊两个。

    诡羊独自在咖啡机前鼓捣了半天,回来时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放在林风面前,似乎他知道自己手艺不怎么样,嘴里不忘说:“以前都是幻泡咖啡,今天我只能亲自动手,你就凑合着喝吧。”

    林风说了声谢,正好有点口干舌燥,端着杯子抿了口。

    难喝……实在太难喝了。

    虽然他多少有点心理准备,可也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难喝的咖啡,就跟喝苦胆汁一样,满嘴的苦味,其它啥都吃不出来。

    “怎么,不好喝?”诡羊搅动着咖啡勺,一直关注着林风脸上的表情。

    “还……还行。”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林风昧着良心说,眼神注视着诡羊,似乎想看看他喝下这咖啡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谁知诡羊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见林风说话时愁眉不展的样子就知道答案了,所以十分干脆把咖啡勺一扔,收回手说:“算了,我还是等一会儿幻出来再让她重新弄好了。”

    正说着背后那扇房门推开了,幻走出来,对着急忙站起身来的林风说:“爷爷叫你进去。”

    说完,她才看见林风手里那剩下的大半杯咖啡,俏脸上写着不可思议,仿佛是在说:你喝了羊哥煮的咖啡?

    林风要早知道诡羊煮的咖啡这么难以下咽,那他宁愿渴死也不会碰一下,只希望别被毒死就好,点点头,将咖啡杯放在桌上:“龙王找我?那我先进去了。”

    他心急着陈晨的安危,也不等两人答应就与幻擦肩而过进到了房间。木门被幻给关上了,她却没跟着进来,这间房的装饰跟上次一样,林风却没心情再去试探案几后那幅山水屏风的奥秘,快步绕到屏风后门,只见满头白发的龙王,手里拿着根银针站在床前,作势准备扎下

    ,却迟迟没有下手,好像在酝酿什么。

    原本仙风道骨的瞎老头,此刻额头已经见汗,连那身颇有古风的青色长衫也被汗水湿透,似乎为人扎针是件极为累人的体力活。一看治疗到了关键时候,林风也没敢打扰到龙王,踮着脚走近几步,昏迷不醒的陈晨出现在眼前,为了方便救治,她已经被扒的一丝不挂,浑身雪一样的白皙,只是胸口前的枪伤破坏了这浑然天成的美感

    。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看见不穿衣服的陈晨,林风心里也生不出任何的杂念,默默看着这一切。

    陈晨的头脸还有身上已经扎了好几十根银针,龙王手里最后这一根显得特别慎重,大约等了两分钟,他捏着银针的手才一点点下降,正指着陈晨心脏的位置。

    龙王虽然眼睛瞎,下针的手却很稳,似乎一点不担心扎错地方,最后一针逐渐没入雪白的肌肤里,林风竟然不由自主跟着长吁了一口气。

    “你检查一下她的脉搏。”龙王说完转身往外面走去,步伐看起来有点漂浮,这回是把他累得不轻。

    屏风后就只剩下他和陈晨了,林风试探着把指头搭在陈晨的颈侧,当指尖触碰到她冰凉的肌肤,顿时就感觉到微弱的脉搏,龙王不愧是十二宫之首,这医术说是起死回生也不为过了。

    林风难以按奈心头的激动,朝着外面喊道:“有……有了……”

    “那就好,桌子上有罐黑色的膏药,你把它涂在病人的伤口上,然后出来我有话跟你说。”林风转头一瞧果然发现旁边的柜子上摆着个瓶子,里面装着漆黑的药膏,拧开盖子,那股说不上什么的气味扑鼻而来,林风顿时就可以确定,这跟刚刚蛇女涂抹在他伤口上的药膏一样,应该是一种专门用来治疗外伤的奇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