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1章 复仇(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我就要去我王叔家……”这儿子撒起泼简直不可理喻,杀人不眨眼的吕飞却拿这宝贝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打又打不得,骂了又不管用,只能任凭他在车上胡乱。

    “看你平常把孩子宠成什么样了,这王叔又是谁,我怎么不认识?”吕飞原本随口一问,妻子却有些心虚的瞥了眼后视镜,勉强笑着说:“就他们学校门口卖小孩子玩具的,咱们儿子一来二去就跟那家老板认熟了,一口一个王叔的叫,你看看还得怪你,经常不回家也不陪儿

    子,所以才跟别人那么亲热,这叫父爱缺失。”

    “我不是工作忙吗,这次回来,应该能多休息几天吧。”

    吕飞忘了王叔这事,想起惨死在雪原下那些同伴,不由郁郁的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见你回家好像不怎么开心。”妻子扭头问道。

    汽车这时已经驶出了县城,拐进旁边的小路。

    面对娇妻的询问,吕飞只摇了摇头,收拾起情绪说:“别多问了,其实也没什么,这次回来说不定以后就不走了,这样也能好好陪陪你们两个。”

    “啊,你不走了?”妻子听到这话显得十分震惊,甚至忍不住回过头问道。

    “小心看路……”

    这时前方一辆渣土车正驶了过来,吕飞急忙指着前方大声提醒一句。

    娇妻急忙踩下刹车,对面那辆渣土车距离他们还有十几米远,却像刹车失灵了一样,一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因为下坡的缘故速度越来越快。

    这条道就两米多宽,根本没法错车,现在想跳车都已经晚了,吕飞反应迅速一把抱住还在哭闹的儿子,一边对吓傻的妻子喊道:“抓紧!”十几米眨眼就到,话刚出口就听轰隆一声,车上的人被撞的左摇右甩,耳边全是娇妻的尖叫声音,保时捷再怎么金贵,也撞不过满拉满载的渣土车,大车上的司机还猛轰着油门,车头直接把保时捷撞的不

    断倒退,最后哐的一下,车头变型的保时捷直接从道路边缘翻滚下去,掉进路旁的泥地里还轰隆轰隆的翻滚了两圈才停止。这辆红色的保时捷已经彻底毁了,车窗玻璃洒落了一地,三个人全被卡在车厢内,过了好一会儿,身体倒立的吕飞首先清醒过来,顾不上检查自己的伤势,摇了摇被他抱在怀里的儿子,又对驾驶室的娇妻

    喊道:“老婆……老婆……”

    还好两个人都只是晕过去,还能感觉到呼吸。

    吕飞紧张的心情稍微松弛下来,很快意识到,刚才的事故不像是意外,都撞上了渣土车司机还在轰油门,这分明是谋杀。

    到底什么仇怨会让对方开车想把他们一家撞死,吕飞想不起自己有多少仇人,反正被他当作目标击杀的不下百人,也许是这些人的家属或者朋友前来复仇了。

    现在来不及仔细思索这些,出于职业习惯,他将一把防身用的手枪藏在小腿枪套里,伸手一摸,就把枪给取了出来。

    推开车门,吕飞钻出来,立马就发现站在对面的三男一女,对方既没有上来动手的意思,也没有帮忙救人,就这么站在十多米外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吕飞没时间多想,举起手枪指着对面这四人,冷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撞我们的车?!”

    他不傻,从这几人的穿着就不难看出,他们哪一个也不是真正的渣土车司机,至于为什么撞他,只要问问就清楚了。

    “找你报仇的人。”魏阳冷笑一声,迈步走了过来。

    “报仇?我跟你有什么仇,就算有仇你可以找我,为什么要伤害我老婆儿子?”

    吕飞把枪口抬高,对着越走越近的魏阳厉声警告道:“站住,我开枪了!”

    这时,他的脑门后突然被一截冷冰冰的物体给顶住了,以他多年的经验,顶在后脑上的是把手枪,但对方竟然可以无声无息从背后靠近过来,令他十分的惊讶。

    “你们赢了,别伤害我老婆和儿子,有什么话就说吧?”

    既然生死落进了别人的掌控,吕飞倒也干脆,直接把枪往脚前一扔,问道。

    魏阳弯腰捡起这把他叫不出型号的手枪,在手里摆弄了两下,这才凑近吕飞耳边,逐字说:“是林风让我们来找你的。”原本暗自猜测着他们身份的吕飞,听到从对方嘴里吐出林风这两个字,顿时身体一颤,连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实在是林风当时给他留下太深刻的影响,特别是引爆山峰上积雪拖着几百人为自己陪葬那

    一幕,每当想起,他总是暗自庆幸不已。

    如果当时他也在下面,恐怕会跟其他人一样,直接被大雪埋了,但现在也不一定能找到尸体。

    哪晓得,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林风的人竟然这么快就来找他复仇了。

    “这里是华夏,你们杀了我,你们也一样活不出去。”吕飞假装镇定的说,他多希望现在有什么人或车辆经过,如果报警,警察最快只要十几分钟就能赶到这里,或许能救他一命。

    可是今天却奇了怪,车祸发生已经好几分钟,周围竟然连个路人都没有。

    陈火拿着枪从背后走了出来,枪口十分用力顶在他额头上,淡淡的道:“我们是死是活用不着你来费心,说吧,还有什么遗言,说完我们好送你上路。”

    吕飞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明显的杀意,他意识到自己这次恐怕躲不过了,但是,他可以眼也不眨一枪打爆目标的脑袋,当轮到自己要被人打爆脑袋时,他却突然恐惧起来。

    “放过我老婆和儿子……”吕飞带着些哀求的说。

    陈火瞥了眼在车内昏迷不醒的两人,点头答应道:“可以。”

    然后他又说:“没别的要求了吧,那你该上路了。”

    说完他就要扣下扳机,这时吕飞却不淡定起来,在枪口即将喷出子弹前,他突然喊道:“等一下,你们听我说,不是我杀的林风,我可以告诉你们所有的事情,只要你们别杀我!”

    看着拿枪指着他这人脸上浮现出笑容,吕飞偷偷松了口气,他明白自己的命暂时保住了。

    谁知,陈火却说了:“我知道。”

    “不!”

    砰!枪口火光一现,吕飞应声栽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