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8章 任性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早上十点,乘坐着拉昂达国王妃、埃国国王夫妻的专机准时降落在京都机场,这还是两个国家的领导者头一次访问,连美帝方都傻了眼,这两个国家连招呼都没跟他们打,就跑去了华夏,这是想要干啥?

    官方为了表示慎重,由一位大人物亲自出面接待,在浩浩荡荡的迎宾车队使出机场时,道路两边全是高举三个国家国旗前来欢迎他们的群众。在国宾馆阿里娅与阿里木夫妻享受到了华夏最高规格的接待,几十家电视台报社现场直播三国首脑会谈的画面,三方相谈甚欢,还当场搭成了多个合作项目,涉及千亿建设项目,一切都在向着官方最希望

    见到的方向发展。直到王妃不合时宜的问起,请问贵国什么时候能还我国三军统帅一个清白时,现场热络的气氛一下僵硬住了,偏偏这位大人物并不了解关于林风的事,一时弄的满头雾水,幸好站在他身后的助理是个百事

    通,在耳边三言两语大致说了一遍。听说林风就是拉昂达的三军统帅,并且在昨天的雪崩中已经确认死亡时,大人物笑容一僵,心知暗暗叫起了苦,这种事瞒不了,对方要不了两天也会知晓,大人物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在这样一个重

    要的会议上,直率询问关于一个罪犯的下落。

    人都已经死了,还怎么还他清白。大人物避重就轻故意岔开话题的想法还没实施,埃国的国王阿里木也表示出对于林风这事上的关心,而且他表达的很直接,林风元帅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我阿里木可以用王室的名义起誓,他绝不可能

    干这种事情,希望贵国慎重对待此事,以便给我们两国一个交代。

    大人物叹了口气,只能一脸遗憾的告诉他们一个不幸的消息。

    林风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那一瞬,王妃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甚至当着摄像机镜头的面,流下了眼泪。

    王妃竟然哭了?

    阿里木只好让妻子陪着王妃先出去透透气,由他留下来,虽然他也并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但处于礼貌,也只能暂时隐忍心中的不满。

    现场的气氛变得十分古怪,可说已经彻底失控,头发都快被自己扒光的导播灵机一动,直接掐断了信号。

    这次会面可说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一次,双方都不知自己在聊些什么,反而是美帝人看了笑话。会面结束,一楼餐厅已经按照东部国家风俗准备好了丰盛美味的食物来款待贵客,可问题是,这两个国家的主人竟然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原本计划访问三天,结果只过了一上午,他们就向大人物提出辞

    行。

    两国领导者乘坐着专机直接就飞走了,剩下一脸抓狂的工作人员。

    结果不出意料,离开华夏境内以后,拉昂达官方首先宣布,断绝与华夏外交关系,并一分不少退还那二十亿援助资金,所有在建项目全部停工,合作全部取消。这种做法等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在给华夏造成损失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损害本国的利益,但别忘了,阿里娅不但是一国之主,还是个女人,女人一旦任性起来,做起事情根本不计代价,还没回国

    ,就哭着让发言人当着多国记者的面宣布了这项决定。

    最狠的是,拉昂达石油公司也跟着宣布,单方面撕毁贸易合同,中断与华夏能源公司之间签订的石油供应合同,简单点说就是,拉昂达就算石油卖不出去,也绝对不卖给华夏人。

    这样一来,拉昂达每年的损失将超过百亿,而华夏就更惨,做为一个耗油大国,没有了独立的石油供应渠道,以后只能仰仗美帝和沙俄人的鼻息,只要这两个国家说涨价,他们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拉昂达的新闻发布会刚刚结束,埃国官方发言人又站出来了,由于刚开始跟华夏接触,合作项目有限,发言人坚决贯彻国王的意思,除了中断正在新建的高铁项目,同时宣布,希望与美帝方近一步加深联

    系,上次说那个防导系统,现在也可以坐下谈谈。

    为了一个林风的问题,华夏彻底失去了对于东部的话语权,反而是被弄的一头雾水的美帝人,现在正捂着嘴暗自偷笑着。

    统帅的死讯传回拉昂达,所有的民众几乎全部涌上了街头,他们高举着缅怀统帅的标语和林风的画像,来到使馆前示威,人数越聚越多,最后超过十万人,连附近几条街都被堵塞的水泄不通。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国的使者们,这下连门都出不去,他们谁也弄不明白,昨天之前都还好好的,拉昂达人因为林风的缘故,对华夏人都特别的亲切友好,游客来这个国家,甚至都不用花钱,就有爱屋及

    乌的民众好吃好喝的款待他们。

    可现在也因为林风的缘故,所有华夏人在这里几乎成了过街老鼠,所有工厂全部关停,华夏语课程直接取消,所有商店旅馆挂出招牌,拒绝接待华夏人。

    虽然没有闹出人命,但这样的情况却愈演愈烈,到最后,还是王妃出面,派出军队才把使馆人员和工人从愤怒的民众包围中解救出来,送到机场请他们离开。

    ……军方指挥部愁云惨淡,肖心琼端坐在会议桌前,桌子两边坐满了狼牙公司的人,就在这种沉默中度过了十分钟,魏阳第一个站起身,把帽子往桌上一摔,骂骂咧咧道:“艹,姓赵那贱人害死了老大,老子要

    回去给老大报仇,你们谁要跟我走?”

    “我!”陈火站起来,望着对面的肖心琼敬了个礼,郑重的说:“我要求辞职,现在我做的任何事情,都与拉昂达和你们无关。”

    说完他拔掉上衣扔在桌上,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的站起身,二话不说脱起身上的军服,他们要回去给林风报仇,为了不连累到拉昂达,只有辞去职位才行。“我不准。”见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肖心琼冷冷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