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8章 死亡陷阱
    ,精彩无弹窗免费!

    饼干已经吃不出原来的味道,咬起来咔咔的作响,牙齿不好根本咬不下嘴,林风吃着却像无比的美味,细嚼慢咽着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手掌还放在嘴唇下接住那些掉落下来的碎屑。

    半袋饼干再怎么节省也很快就吃完了,把手掌并不多的碎屑倒进嘴里一口咽下,林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吧唧着嘴。

    对于他这个大胃王而言,这点食物连三分包都做不到,可惜已经没吃的了,随手抓过把雪花擦了擦手,这才重新站起身。

    这时,远处随着风声传来阵阵马达鸣响,时间差不多了,看来是该到最后决战的时刻了。

    眺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片黑点正在远处迅速拉近,距离天彻底黑下来,还有大约半个钟头的样子,他们比自己预计的来早了一点。

    林风的眼神逐渐变得坚毅起来,他将要以一个人的力量应付死神小组加上几百名安保局的人,或许在所有人包括范硕和赵楠看来,他这么做只是以卵击石。

    即便是事实,他也会让这帮高高在上,挥手间决定一个人生死的大人物们尝尝痛苦的滋味,想要杀他,那就要做好付出百倍代价的准备。

    “他在那里!”

    雪撬车已经增加到了五十多辆,跑在前面还是死神小组的一群人,其中一人眼神很好,隔着几百米远就发现一处山坡下那小黑点,当即指着那方向大声朝同伴招呼道。

    “冰雹,留他一口气,我要见到活的。”

    范硕作为死神小组的核心人物,自然不屑亲自动手去对付一个苟延残喘的猎物,何况他车上还拖着身骄肉贵的赵楠,怎么可能自己跑去以身犯险。

    反正他相信手下这帮人,很快就会把林风带到他的跟前。

    雪撬车来到一处山坡停下,范硕扶着紧缩着身体的赵楠下了车,见女神小脸有点发白,忙脱下带着自己体温的外套披在她肩头上。

    “谢谢。”或许是被他的诚意打动,赵楠的语气终于柔和了几分。

    “给,你用这个看的更清楚。”范硕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拿过手下递来的望远镜转手递给赵楠,手臂顺势揽住她的细腰,安慰着道:“别担心,这次他逃不掉了,我保证十分钟不到,就把人给你抓到面前。”

    “我不想见他。”

    “那好,不见就是了,一会儿我单独跟他说两句,再宰了他。”范硕点头说。通过望远镜,赵楠已经清楚看见远处山坡下那人的面孔,那张大多数男人不具备充满了阳刚之气的脸庞令她深恶痛疾,霎那,对方仿佛也发现了她的注视,忽然转头望着这方向,抬起右手做出个手枪的动

    作。

    砰!

    林风朝她做了个口型,然后转身就往里面逃去。

    这家伙死期将至,还敢挑衅对方,差点没把赵楠的鼻子气歪,嘴里叨咕着不知骂了句什么,范硕却自讨没趣的问:“你在说什么?”

    “没事,把你的手拿开。”赵楠不理睬苦笑的范硕,上前几步专注的看着远方。五十多辆雪撬车在雪地上疾驰,一路卷起白色的雪雾,气势非同一般,冲在最前面的就是死神小组的成员冰雹,他的异能能把沸腾的开水瞬间凝结成冰块,还能控制冰锥杀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连剑仙

    鹏宇跟他单挑,恐怕也没必胜的把握,算是小组中的第二高手了。

    坐在他身后的同伴代号火炮,是个用枪的高手,给他一把枪,百米范围内就算是只苍蝇都能一枪给你打下来。

    两人一冰一火,配合却十分默契,有他们两个出马就足以解决林风了,跟在后面的人大概只能当作陪衬。

    范硕的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仿佛已经看见了结局。

    此时火炮端着步枪从座位后站起了身,没等他开枪目标已经扭头窜进了视线的死角。

    “往左追!”火炮端着枪,粗声粗气的说。

    “知道。”冰雹答应一声,拧紧了油门,身下的雪撬车再次提速发出嗡嗡的轰鸣冲刺出去。

    林风逃进了两个山坡的夹缝中,中间只有一条宽不到十米的通道,但已经足够车辆通过了,雪撬车飞驰到转弯处,一个漂亮的甩尾就调正了方向,速度不减继续往夹缝冲去。

    砰!

    火炮在背后开枪了,枪响的刹那,跑在前面一百米的林风像是有所感应,猛然朝前扑倒。

    那个子弹嗖的一声从他头顶飞过,只差零点几秒就把他爆头了。

    一枪没中,林风顺势翻滚了几圈,脚下一蹭又向前冲刺出去。

    这感觉就像在猎杀野兔一样,目标出奇的灵活,冰雹一个劲轰着油门,嘴里哈哈大笑:“你没打中,今晚喝酒你请客。”

    “槽。”火爆啐了一口,重新瞄准前方的林风。

    林风跑起来毫无规律可言,经常跑两步就换个方向,火爆又射了两枪,总是以毫厘之差打在旁边。

    就在他气急败坏的责怪冰雹把车开稳一点时,通道前方蓦地出现一条纤细的丝线,在这一片雪白中很容易让人忽略它的存在,但忽略却是致命的。这是一根绷紧的钢丝绳,就横在这条道路上,全部注意力都在林风身上的两人,当发现这条出现在几米外的钢丝时已经晚了,雪撬车以超过一百码的速度呼啸着冲刺了过去,冰雹只感觉脖子上一凉,接着

    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最后噗通一声掉在路边的雪堆里。

    钢丝在这种情况下变得无比锋利,割掉了冰雹的头颅后,又瞬间把站起身的火爆从胸口横着切割开,两具只剩半截的尸体被雪撬车载着又往前冲刺了几十米远才撞到山坡停下来。

    也幸好两人为了争功冲在最前面,其他人起码落后他们二三十米远,不然死的人将会更多。有了他们两个的牺牲,后面的人总算发现那条横在路中间已经变成红色的钢丝绳,一个个急忙捏死了刹车,不过冲在前面那架车上的死神成员在惯性作用下,眼看来不及了,危急关头,两人动作敏捷的从车上直接跳了下去,下一秒,雪撬车就从钢丝绳下方冲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