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7章 无尽的追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范硕骑着雪撬车带着赵楠和一帮死神组成员来到现场,看到地上留下那滩血迹才彻底相信了头头的话。

    从接近二十米的地方摔下来,还被狙击步打了一枪,这都不死?

    范硕不禁抬头望向半空中的缆车,就连他此时也感觉脑仁有点疼,看样子事情还不算完,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怪物。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瞥了眼地面上那串脚印和沿途星星点点的血迹,嘴里吐出一个字:“追!”

    十多辆雪撬车组成的先头部队当先沿着林风留下的印记追了出去,后面还有数百人的大部队,吉北地区通往外界的通道已经被军队彻底封死了,林风这次就算插翅都难以飞的出去。

    一群人追出去四五百米,地上的脚印消失在眼前。

    范硕提着一把r50卡宾枪当先下了车,走到这处斜坡边缘,拿开罩在眼睛上的防风镜往下望去,这里距离下方山脚大概有七八十米的距离,这个狡猾的家伙,显然是顺着这道斜坡逃走了。

    “他去了山下,追!”

    范硕说完回到雪撬车上,调转方向一马当先朝着通往山脚的道路驰去,其他人自然紧随他身后,浩浩荡荡的雪橇车队转瞬一个不剩全跑的没了踪影。鹅毛般的大雪还在不断飘落,转瞬就把他们曾经留下的痕迹掩埋的一干二净了,就在那串脚印消失的对面有一处微微隆起的雪包,像这样的雪包满到处都是,但如果细看的话或许就能从这处雪包看出点不

    一样的东西。

    全部人都走了以后,这处雪包轻轻抖动了几下,然后哗啦一下,一道人影从里面坐了起来。这个人正是林风,在雪堆中躺了十来分钟,手脚都快要冻僵硬了,还有更糟糕是他腰上的伤口,被一发狙击弹擦过,紧紧还只是被擦了一下而已,旋转的弹头撕下了那里一大块皮肉,还在腰肉留下个硬币

    大小的血槽,幸好没被一枪打中身体,要不他已经可以跟这世界说再见了。确认敌人已经走远,藏在雪堆下的林风这才敢翻身爬起来,低头瞄了眼伤口,血水已经把羽绒服周围染成了红色,可惜这么好一件衣服,又给弄破了,这笔帐迟早要算,现在还是趁他们没反应过来之前,

    先离开这里为妙。

    林风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扛着那个装着食物饮水和武器的大包,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往前面逃去。

    他们坐着雪撬车从这里绕到下面山脚大概需要十几分钟,再耽搁一下,一来一回差不多能给他争取到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必须在那帮人反应过来之前,先离开这里,一旦被包围住,那就全完了。

    就像林风估计的一样,从他离开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范硕骑着那辆雪撬车再次回到这里,胖脸上写着气急败坏几个字。

    他竟然让一个猎物给耍了,山脚下根本找不到一点留下的踪迹,那时他才明白过来,林风根本就没往山下跑,那串脚印只是障眼法。

    “混蛋!”

    一向笑里藏刀的范硕,今天忍不住多次爆出粗口,他已经发现旁边那个像是被挖掘过的雪包,鲜红的血迹清晰可见,刚才林风就是藏在距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将他们所有人都骗过了。

    感觉自己受到愚弄的范硕,跳上雪撬车就往前方追去,坐在背后的女人虽然一个字也没说,但那眼神带着丝丝怜悯,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

    吉北部队大规模出动,封锁了所有出口,现在这片区域已经被彻底隔绝,成了范硕等人的狩猎场,猎物自然就是早已伤痕累累身心疲惫的林风。林风也明白自己出不去了,为了逮住他,对手已经不下了布下了天罗地网,无论落在哪一方面人的手里,赵楠都有千百种办法干掉他,要活下去就只能想办法自保,要他们知道,招惹了孤狼出来的人会是

    什么下场。

    t部队号称华夏最神秘最强大的一支部队,任务成功率几乎是百分百,但那又怎样?

    既然他们要赶尽杀绝,已经无路可逃的林风决定豁出去,与这支华夏最强大的部队来一次硬碰硬,就算死了去到下面,也能挺起胸膛向老爷子交差:我没给咱们孤狼丢脸!

    既然打定主意,林风干脆来个反行其道,所有人都觉得他会想方设法离开吉北时,他却朝反方向,那片雪山深处移动。

    这样一来,范硕他们又白白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在这满天飘舞着雪花的世界里,连侦查卫星也不好使,只能纯靠人力进行拉网似得搜索。

    追兵也是人,这鬼地方长连累月平均气温是负二十三度,哪怕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时间一长也直呼受不了,才一个白天时间,就有好些个因为受不了这酷寒的环境,身体出现冻伤的情况。

    要是在这地区待上十天半个月,估计减员会达到一半。

    范硕等人想要速战速决,林风却像故意带着他们在这里兜圈子,东跑西逃总是能用各种出乎人意料的办法,逃脱他们的包围。但他毕竟只是凡人**,而且身上的伤势还十分严重,光靠两条腿在敌人层层围追堵截下又能逃到哪儿去,经过一天的追逐,最终他被堵在几座雪山之间的地区,范硕相信要不了几个钟头就能把这家伙找

    出来干掉。

    为防止他利用夜色逃跑,四周到处都安排有大量人员警戒,林风要敢出来就是死路一条。

    确定周围已经布置的万无一失,范硕和头儿才各自带着人马进入这片‘狩猎场’,垂死挣扎的林风跟猎物有什么不同,马上就是他的死期了。林风眉毛上已经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渣,他喘着粗气顺着山坡缓缓滑下,最后找了一处背风的位置坐着,这才有空打开已经轻了不少的口袋做最后的准备,在这种严寒地区,想要保持热量就需要不断进食,从小卖部偷来的零食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手里最后这半袋威化饼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