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5章 发现目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头头刚刚把话说完,就见范硕摇头说:“林风不是那种蠢货,明知外面已经被军队封锁,还要闷头往外面逃,我敢肯定他一定还藏在附近,人多眼杂才不容易被人怀疑,至少我有七成的把握,他就在这个滑

    雪场……”

    他说的那个蠢货不就是自己吗?

    头头脸上一红,心里却并不服气,硬着头皮说:“既然你这么肯定,那我们就去看看好了,正好顺路,如果他藏在那里,我们这么多人很容易就能把他找到。”

    范硕再次摇头:“不,人太多容易打草惊蛇,你带人守在外围,其它的交给我们来处理。”

    竟然范硕都这样说了,头头也不再坚持,他仍然坚信自己的判断,反正去了也是白去,随他们折腾好了。

    ……

    林风一直都很警觉,哪怕是在熟睡当中,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也会瞬间惊醒,但这次他却睡的特别沉,等外面传来一声吱嘎的开门声,才猛然睁开眼睛。

    凌晨的时候,他在这里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后,就顺势倒在医务室的床上准备休憩一会儿,实在是太困了,闭上眼竟然直接睡了过去,等到有人推开门进来他才突然惊醒。

    还好窗外拉着帘子,进来那人还没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的他,不然,只要大叫一声他麻烦就大了。

    轻手轻脚的翻身下了床,外面那人很可能是这里的医生,关上门就再没听到出去,反而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睡之前他把用过的东西全部放进了桌下的垃圾桶里,不然肯定会被对方发现端倪。将帘子轻轻撩开一部分,只见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正背对着他,拉开柜子,将刚脱下的外套放了进去,她却没急着把白大褂穿上,似乎感觉毛衣里面有什么东西硌得慌,拿手挠了几下也不顶用,干脆直接

    把毛衣给脱了下来。女人只穿着件内衣,中央空调让室内一直保持着比较舒适的温度,即便什么都不穿也不会着凉,她手拿毛衣抖了几下,忽的转过身,林风急忙放下帘子,还做贼心虚的屏住了呼吸,如果被她发现帘子后面

    藏着个男人,还不被当成偷窥狂?

    女人的注意力似乎全放在这件毛衣上了,并没发现微微晃动着的布帘,她走到灯光下,将毛衣反过来仔细检查着上面有什么东西硌到她了。

    蓦地女人似乎感觉到哪里不对,缓缓抬头望向挡在面前这道帘子,直觉告诉她,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该不可能有人藏在里面?

    犹豫着伸手捏住了这道遮挡严严实实的帘子,藏在另一头的林风也跟着紧张起来,抬起手,随时做好在女人喊叫前一掌劈晕她的准备。

    就在双方都把心提起来时,门外忽然有个女人再喊:“医生、医生快点来一下,楼下有人把手割伤了,流了好多血。”女人回头答应一声,松开帘子手忙脚乱的将毛衣套在身上,这时,面前似乎有阵风刮过,她急忙把衣服穿好,还是决定要看一看帘子后藏着什么鬼,咬牙攥着帘子猛地一掀,里面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

    林风背着个大包,感觉就像在做贼,幸好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围在楼下那间昨晚被他砸碎玻璃的小卖部外,帮着老板清点损失,打扫破碎的玻璃渣,有人还因此割伤了手,流了好大一滩血在地上。

    趁着没人注意,林风一溜烟钻进旁边的更衣室通道里,大早上也有人在游泳,林风在更衣室里拿匕首连撬了几个衣柜,很快就找到一件还算合身的长款羽绒服和毛线帽。

    换上新衣服和帽子,将自己这身脏兮兮的外套塞进柜里,他才站上窗户跳了出去。外面虽算不上人山人海,也有不少的游客,大概跟最近放假有关,都想来这儿领略一下极寒之地的风景,游客大多拿着自带或是租借的滑雪工具往前面的缆车方向走去,坐着拦车到达对面山顶就是滑雪场

    了。

    林风与他们背道而驰,显得有些突兀,休息了几个小时还不足以让早已透支的身体和体力恢复,他只想找个更安全的地方休息,等天入黑以后,在想办法离开吉北。

    走着走着,林风忽然脚下一顿,就在视线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出现两个熟面孔,他一眼就确定自己以前见过这两人,是在葵山家里的时候……死神小组的人竟然找到这里来,林风暗道一声糟糕,忙把毛线帽拉低几分,转过身跟着一群七八个男女老少的身后,闷声不响的往缆车方向走去,一边暗自观察着四周,果然很快就在不远处又发现两个熟

    面孔。

    这次麻烦大了。

    林风跟在这家人身后往前走着,只希望能蒙混过关。可是他瞒过了周围这几个死神小组的人,却没能瞒过站在高地上的范硕,他手拿望远镜,镜头在人群中不断游弋,最后却像有心电感应一样,锁定在林风的背影上了,在他脚边,趴着一名枪手,长长的枪

    管正对着斜下方滑雪场的方向,只要范硕一声令下,他会一枪打爆目标的脑袋。

    范硕虽然没能看到望远镜里这人的正脸,却感觉这人就是林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拿起对讲机低声说道:“沙怪,在你三点钟方向那个带黑色线帽的男人,你过去看看是不是他?”

    “知道。”

    沙怪答应一声,很快就找到已经走到二三十米外的那人,眼前他们排着队正要坐上逐渐靠近的缆车,沙怪当即撞开挡在前面的几个人,在一阵责骂声中,飞快跑了过去。

    前一辆缆车徐徐离开乘坐点,要下一班才轮到这一大家子人,沙怪三两步来到目标身后,伸手拍在他肩上:“喂,你东西掉了。”这人的身体明显一抖,沙怪暗道声就是他了,抓着对方衣服猛的往身前一拽,这时,面前的人也转过了身,这张脸不是林风还能是谁,他手里还捏着把击锤大开的手枪,在沙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枪口顶在他下颌果断扣下了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