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4章 死里逃生
    a ,最快更新王牌特种兵最新章节!

    “头,办公室有找你的电话。”

    眼看这一刀落下去,林风不死也要少个肾了,这时一个狱警却从外面拉开铁门,站在门口招呼道。

    随着他的突然出现,现场的气氛顿时有所缓解,头头扭头问道:“谁找我?”

    因为这里屏蔽了信号的缘故,只能有线电话才能打的进来,对方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办公室,说明是和他熟识的人,或者上面的领导。

    这个狱警对里面的情况早已见怪不怪,连多看两眼的兴趣都没,直接回答道:“他没说自己是谁,只说有急事跟你交代。”

    “行,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头头答应一声,扭头瞥了眼林风,对用刑人员说:“先别急着手术,等我回来再继续。”

    他大概是想欣赏林风被剖开肚子时的表情,却无意中救了林风一次,或许在他没招供之前这帮人还不敢擅自要他的命,不过摘下他一个肾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头头大步走了出去,行刑人员也放下手术刀,回到桌边端着茶水喝了几口,现在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中,只有血珠从刚刚破开的伤口里滴落在下面积起那滩红色水洼里,发出滴答的声响。

    头头还没回来,等他回来以后,又该继续刚才的事了,用刑人员点燃支烟重新回到林风跟前。

    挣脱不开铁链的林风像是放弃了,抬头对着这人说:“给我支烟抽吧。”

    “呵,都这时候了你还想抽烟,不怕吗?”用刑人员笑了笑,夹着那燃烧了一半的香烟放进林风嘴里。

    林风先吧嗒吧嗒抽了两口,两道白色长龙从鼻孔喷涌而出,他这才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开口说道:“我说怕有用吗,你们就能放我一马?”

    “只要你承认了,至少不用挨这一刀啊。”用刑人员诱导着说。

    “谢了,下次再遇上,我不杀你。”林风很认真的盯了他一眼,对方只是摇头苦笑,或许觉得他在痴人说梦话。

    这时头头又从外面回来了,两人也停止了谈话,等待着下一步指令,头头却只站在门口没进来,脸上像吃了苍蝇般恶心,摆摆手说:“先不用管他了,把他关进房间,看好了别让他有机会跑。”

    “头,这是怎么回事?”里面的人不解的问。

    头头不耐烦的说:“我哪知道怎么回事,上头来电话了,明天国安的要过来接人,等他们办好交接手续,把人交给他们就是了。”

    说完,他又嘀咕了一句:“算这小子命大。”

    就连听到这话的林风也觉得自己一定是走狗屎运了,若是这电话再晚来一分钟,那他肚子可能已经被切开了,多几分钟,连肾都被摘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至少今晚不用担心被人开膛破肚了。

    在半空挂了两天两夜林风被放在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地上,手脚早已经失去了只觉,脚底一挨着地,人就往下栽倒,两名狱警一左一右架着他离开了刑房,穿过那条长长的通道,然后打开第一间牢房,直接把人扔了进去。

    哐当!厚重的铁门重新关上,逼仄的牢房里瞬间连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在这个不到五平方米的房间里,只关了他一个人,墙角放这个泛黄的马桶,身旁还有一张铁板床,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了,甚至连张被

    子都没有。好不容易爬上这张冷冰冰的铁板床上,浑身都跟散架了一样的,无处不痛,特别是胸前和大腿上的刀伤,伤口表面已经不再流血,但只要动作稍大一些就会感觉到刺痛,还有背上的枪伤,子弹一直卡在肉

    里,导致伤口到现在还没愈合,周围已经开始溃烂,再不处理,连累到右手胳膊都怕保不住了。

    这些只是表面上的伤势,更严重还是死神小组那些人把他当沙包一样打来踢去所造成的内伤,连骨头都断了几根,换了别人早都痛死过去了。

    遍体鳞伤的伤势,加上连续两日没合过眼,林风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极致,刚躺上这张冷冰冰的铁板,一阵阵强烈的虚弱感袭来,他两眼一闭就直接昏睡了过去。睡了没几个小时,铁门外就传出钥匙插入锁孔里发出的声音,林风十分警觉的睁开了眼,只见那扇送饭用的小窗口射进来一道光线,门外响起一个冷硬的男子声音:“过来拿你的饭,一天就这一顿,别浪费

    了,不然饿死你。”林风拿过装在盘里的晚餐,给犯人吃的东西还挺丰盛,米饭上盖着炒茄子和两根排骨,还有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苹果,盘子下放着一张折叠的四四方方的薄毯,还算有点良心,这张毯子薄是薄了一点,垫在

    铁板上躺着至少寒气不会往骨头里钻。

    “把东西吃干净,半个小时以后我来收餐具。”外面的人说完就哐的一下重新把窗口给扣死了,还不忘上锁。

    狭窄的牢房里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中,林风拿着塑料叉子,耸了耸鼻翼,嗅着这饭菜的香气,却没急着要吃。

    肚子两天没吃过东西,早都饿的咕咕叫了,盘里的食物让饥饿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他饿的能一口把盘子吞下去,可这东西能吃吗?

    刚才送饭那人再三提醒他把东西吃完,他要没事干嘛这么关心一个犯人吃不吃饭,就算饿死了也没他什么责任,他这么说反而有种画蛇添足的感觉。

    唉,饿就饿吧,总比被人毒死要强。

    林风叹了口气,抱着小心为妙的想法,端着盘子来到马桶边,揭开马桶盖,将里面的食物一股脑全倒了进去。

    饭菜没了,那只苹果却被留了下来,把苹果在沾满血污的衣服上擦了擦,放进嘴里咔嚓咔嚓的咀嚼起来,最后连苹果核都被他一口嚼碎吞了。有了这点食物下肚,至少没刚才那样难受了,林风把装饭的盘和塑料叉放回窗口前,重新回到床上躺着,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大约半个小时以后,那人果然前来收餐具了,他先朝里唤了两声,见林风像只死猪一样动也不动,还打起了鼾,嘴角不由露出个阴森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